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5章
    最近忙的事情太多,没有顾上,民政局的一幕幕,再一次出现在林惊眼前,他一定要找出这个人,他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物敢与和林家公开对抗。

    林惊回家打开灯的时候看见侬安坐在屋角的椅子上,托着腮,那一身蓝色的长裙看上去就像一块布景一样沉重。因为她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侬安这几天有点不对劲,林惊这么想,难道出什么事了。

    “还没睡”

    “我等你”

    她慢慢的笑了起来,眼神很清澈的看着林惊,她问,“宴会精彩吗”但是侬安没有等待林惊的回答,她似乎看穿了一切,“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还真是有些心酸,但是现在我很平静了。”

    林惊笑了起来,以前那个冰冷的侬安慢慢的融化了,她把林惊当成了最信任的人。

    “看你委屈的样子,明天去海边,我听说尉迟恭在那开了个奢侈的烧烤餐厅”林惊温柔的抚模着侬安的头发,像对待孩子似的宠溺。

    “总裁,洗澡水已经放好了,”管家前来打扰,怕侬安一时疏忽说漏了嘴。

    “知道了”林惊看着侬安俊俏的侧脸,“我一会就好”嘴角浮现出坏坏的笑侬。

    侬安看着林惊走向浴室,昏黄的壁灯烘托了一个沉静的背影,没有了往日的蛮横,像个调皮的小男孩,一边拉扯着衣服,一边回头冲侬安微笑。侬安的心里有一缕美好的香气在散发,就像置身于薰衣草花海里,浪漫的让人迷醉。她想不出用更好的场景去形侬了,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只要有林惊在她身边,无论什么境遇都不在是恐惧,反而变成了一场有趣的冒险。

    “太太,今天”管家还没有说完,侬安就打断了他。

    “今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林惊去了家宴,我一直在家看书”侬安眼神里充满了肯定,她不想管家再提起这件事情,所有的一切她想自己去承担,这次和老爷子的会面,侬安明白了,所有看似简单的决定,背后都是浴火重生的勇气,她虽然不知道未来和林惊会不会顺利的在一起,但是她不想看着林惊陷入两难的境地。

    如果侬家平安无事,她就会离开林惊,侬安不想成为林惊成功路上的绊脚石,她想到了奶奶,当初的奶奶是不是也在这样的心境中,做出了选择,为了成全自己的爱人,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长久以来,林惊并没有了解过侬安真实的想法,一直独断着用自己的方式去保护着她,但是当林惊真真切切的看着侬安坐在自己对面,微笑着看着他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很温暖。因为林惊会幻想,他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细心的照顾给侬安带来了一丝安定。

    “林惊,你过来呀”当侬安闯祸的时候总会这样嚣张的叫着林惊。他的手指划过侬安的脸庞,故意装出一副很霸道的样子问她:“说,你又闯什么祸了”

    “这个—”侬安甜蜜地拖长了声音,“你送我的项链”

    “侬安,我可不会原谅你”林惊笑了,弯下腰找寻着。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窗外绚丽的烟花绽放着,今晚多少家人相聚在一起赏月,侬安有些落寞,想起了往年的中秋节。

    林惊抱歉的把手搭在侬安的肩膀上,他说:“太抱歉了,它好像自己藏起来了,没有找到。”

    “那可是你送我的”侬安一阵惋惜,幽幽的说,“林惊,对不起”

    林惊长长地叹气,他真的不想看到这么知书达理的侬安,伴着浪漫的烟火,林惊站起来光上了灯。他走过去,低下头亲吻着她的头发,亲吻她的眼睛,他说:“那就好好补偿我吧”一片漆黑之中,只有侬安的电脑屏幕还亮着,是一种很好看很幽静的蓝。他抚模她,抚模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还有皮肤上那些美丽的雀斑。他的手像一条温暖的河流一样大气地经过岸边的满目疮痍,侬安笑了,她说:“我现在就像没有腿的螃蟹一样尴尬。”他无线疼惜地把嘴唇落在她的背上,他说:“你不是,你只是生活在岸边的美人鱼。”

    周末的海边人满为患,看来这次有点失误,不过这么秋高气爽的天气闷在庄园里还真是可惜。波光粼粼的大海就是大自然馈赠给人们的礼物,远看像一面反光的镜面,把阳光反射的五光十色,海鸥随着海风起舞,优雅的身子像是大海的精灵,不时的在侬安头顶飞翔,远处打闹的孩子,嘻嘻的笑声感染着每一个人,不禁都露出了笑脸,侬安伸开手臂,有点泰坦尼克号的感觉,飞舞的秀发凌乱的缠绕在脸上,衣裙像是撒欢的宠物,总想着挣脱缰绳,随风而去。

    林惊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笑脸,他轻轻的闭着眼睛,很久没有这样放松的享受一下阳光了,脚下的沙滩包围着他,柔软的像是海绵,林惊脱下鞋子,奔跑着,看起来真是幼稚的好笑,侬安看着林惊追赶海鸥的样子,笑出了声,那个严肃的林惊变得俊朗,头发在阳光的衬托下变成了温柔的亚麻色,白色衬衫和远处的云朵融合在一起,远处奔跑的这个人,让侬安羡慕不已,面对优美的景色,她只能远远的看着,长发披肩的侬安会给人一种安然恬静的错觉,在天水之间文艺气息十足,其实不然,侬安是活泼的,她羡慕穿着比基尼晒太阳的女郎,羡慕乘坐滑翔伞飞翔的刺激,她现在甚至羡慕可以在大海里畅游的孩子,她低头看着自己双腿,“你什么时候可以走路呢”口气胆小的像个孩子。

    当侬安抬起头的时候,眼前的景色消失了,没有了刺眼的阳光,也不见了蔚蓝的大海,更看不见奔跑的林惊,只有温柔懒懒的海风在耳畔呼啸,她在移动,但是自己的双手双脚没有使一丝力气,是根本就不能使出力气,有个粗糙的大手在捆绑着她,“林惊”侬安大声呼喊着,她害怕起来,这是绑架吗,心里像被无数的石头沉重的压着,喘不过气来,侬安的意识在慢慢消失,她想沉沉的睡去,不受思绪的控制,身体的力气在慢慢抽空,虔诚的心灵连一丝祈祷的力气都消失了。

    “不要伤害她,这小姑娘还有用呢”是个年轻的声音,语气透露着霸道和冷冽,在侬安睡着之前这是她听见的最后一句话,这个人的声音伴随着她沉沉睡去,在一片嘈杂中侬安失去了意识。

    “大哥哥,有个人让我把这个给你”一个乖巧的小男孩走到林惊面前,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像璀璨的星空一样美丽,他很无辜,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会会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个小小邮递员,不过好像还蛮好玩,茫然的眼神里透露出了笑意。

    林惊看着手里的蓝色信封,以为是侬安给他的惊喜,转念想想也算是个惊喜,只是没有那么美好就是了,“小朋友,是不是一个大姐姐让你给我的”林惊很有耐心,他很喜欢长得好看的孩子。

    “不是呢,是个大哥哥,他长得可帅了,像你一样帅”小男孩嘴甜的不得了,努力的踮起脚,像个小大人一样拍了拍林惊的肩膀,“那个大哥哥说了,看到这封信你会很高兴的,他让我给你加油,你们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林惊突然觉得有些怪异,猛地直起身,看向侬安的方向,可是侬安已经不在了,他环顾了一周,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凌乱的遮挡住林惊狭长的眼睛。

    “大哥哥,你们是在做游戏吗”小男孩依然笑盈盈的,期待着林惊的回答,想要和他一起玩这个看起来紧张刺激的游戏,因为他看见林惊的表情一会笑一会冰冷很是热闹。

    “谢谢你小朋友,大哥哥有重要的事情,不能跟你玩耍了”林惊安慰着小男孩,慌忙穿上脚边的鞋子。

    “大哥哥,你如果不跟我玩的话,就找不到侬安”小男孩是个复读机吗,还是机器人,他怎么做到智商卓越的。

    林惊停下慌张的动作,当他听到侬安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知道侬安再一次因为他牵扯进了困境中。他急促的撕开手里的信封,一张小小的纸条滑落出来,里面没有其他东西,纸条上也只是写了简简单单的一行字,“在玫瑰餐厅吃饭舒服吗”林惊知道这是个线索,是对方出的字谜。

    这一刻的林惊被彻底激怒了,侬安就在他的眼前被带走,他竟然毫无察觉,是有多无能,林惊开始怀疑自己,双手握紧的拳头,奋力的砸向车门。

    看见愤怒的林惊,小男孩被吓哭了,没有了刚才伶牙俐齿的模样,嘴里喊着“妈妈”,朝人多的方向跑去。

    清醒过来的侬安,被眼前的惊喜感动的有点想哭,这是谁的房间,她想起林惊,是林惊吗。她捂着嘴,真是不敢相信,满屋子的玫瑰花,洁白床单上的花瓣,放在玄关上的香薰蜡烛,窗边放着的酒杯,幸福有点来的太突然。侬安沉浸在完美的想象中。

    “看起来,林太太很是高兴啊,”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侬安觉得有意思紧张,努力摇着摇椅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你不用找了,我不在你的身边,玫瑰花喜欢吗,第一次见面真是照顾不周,不过这次要让你失望了,希望有缘再见”声音停止,原来是音频里放出来的声音,侬安好奇的摆弄着眼前的玫瑰花,这是谁呢,听声音一点也不熟悉,侬安在努力的回想,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她努力拨开无处不在的玫瑰花,想找到一些线索,她抬起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个人叫我林太太,他没有叫我侬安,说明他不是冲我来的,他是冲林惊来的”

    侬安对这个陌生生感到恐惧,他竟敢子林惊的眼皮子底下把自己带走,说明他很张狂,他针对性很强。浪漫的花房,像血红色的现场,让人觉得恐怖,侬安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讨厌这玫瑰花。

    玫瑰餐厅真的是面如其名,里面都是灿烂的玫瑰花,香味扑鼻,每张餐桌的花瓶里,摆放的都是玫瑰,粉色,蓝色,红色,白色,甚至还有名贵的黑色。这个餐厅装修的古朴高雅,但是今天的客人不是很多,吧台上的服务生看到慌张的林惊走了过来,“先生你点餐吗”

    “不用了”林惊环顾四周,没有看见他想找的人。

    “好吧,我想这把钥匙是你的”服务生在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拿出钥匙递给林惊。

    林惊拿过钥匙,抓起服务生的领子,眼神充满的愤怒像火焰一样喷涌出来,“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服务生感觉很是无辜,他紧张的解释着:“先生,请你冷静,我不知道谁给我的,他只是留了一张字条告诉我,把这把钥匙给一个不点餐的人,我也很是困惑,但是我认为我是在帮你”服务员一头的冷汗,本来以为做了一件好事,却没想到惹火上身了。

    林惊把服务生推到一边,语气恶狠狠的说“你知道什么,最好原原本本的给我说一遍,要不然”

    “好的先生,你不用怀疑,撒谎对我没有好处,但是我只能告诉你,这把钥匙是我们客房的,是哪一间的我不清楚,它没有吊牌,不过说来也奇怪,今天下午,钥匙上所有的吊牌都没有了,以至于现在都没有客人顺利入住,我感到很抱歉。”服务生耸了耸肩“那封信上还说,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林惊觉得这个人就是针对自己来了,显然他这个想法和侬安想到了一起。林惊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线索,他觉得不会有人无聊到恶作剧。

    “你愿意帮我一起找人吗”林惊对刚才的态度感到惭愧,语气有些缓和,他必须要找个帮手,要不然得找到什么时候。

    “好的,先生,乐意效劳。我很理解你的心情”服务生倒是通情达理,没有和林惊计较这些小事。

    “我们餐厅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餐厅,负责客人的饮食,二楼和三楼是客房,每间客房都有独特的设计,放置的玫瑰品种也不一样,还有就是来我们这的情侣比较多,所以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服务生自豪的介绍这餐厅的设施,感觉林惊不是来解救侬安的,而是来投资的,当他转过头,对上林惊面无表情的脸,有点尴尬,那股冷气场,让他明白了,现在自己很是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