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6章
    林惊的内心比刚才平静了一些,起码现在他知道了侬安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他左思右想,感觉像是个恶作剧,可是谁会这么无聊呢,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只是为了开个玩笑吗。

    “先生这里就是我们的客房,你打算怎么做呢”服务生满脸愁侬,这么多的房间要猜到什么时候。

    “一个个的试”林惊拿着钥匙一个锁孔一个锁孔的尝试,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是正确的,不一会,林惊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着急着开着每一扇门,脑海了想着侬安,胡思乱想好像不是女生才有的专利,现在的林惊已经变成了以为想象力丰富的创造者,他没试一扇门,侬安各种凄惨的表象就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久久不能磨灭,林惊简直就要疯了,他第一次觉得住酒店是个这么累的事情。

    房间里的侬安,已经翻找的没力气了,她瞬间明白过来,对方又不傻,怎么会把重要的什么东西放在这样显眼的地方呢,肯定是在那个角落里,她把枕头里,冰箱里,花盆里,她甚至把土都倒了出来,依然一无所获,侬安冷静的思考着,突然她想到了林惊,现在不是找这个的时候,林惊发现自己不见了肯定会很着急,她要想办法出去,自己是不是傻,怎么现在才想起来。侬安大声喊着“林惊,林惊,我在这里”“外面有人吗”没有任何声音,侬安把耳朵贴到门上,想努力的听一听走廊里的声音,但是什么也没有,“天哪,隔音效果这么好,这可怎么办”侬安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她伸出手拍打着房门,猛烈的撞击声响彻了整个走廊。

    “先生,你听这是什么声音”服务生制止住准备开锁的林惊,“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林惊专注的听了几秒钟,没错,就是侬安,他能够听出侬安敲打门的方式,一下重一下轻,林惊观察的很仔细,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他寻着声音跑了起来,跑到走廊的尽头,声音停止了,侬安接着敲,林惊还没有找到你,不要放弃,声音再次响起。

    “在这里,在这里,”热情的服务生呼喊起来,兴奋的像重了大奖。

    林惊没有犹豫,以最快的速度用钥匙打开了锁,推开门的一瞬间,他看见了侬安美丽的脸庞,身后的玫瑰花含苞欲放,林惊上前紧紧抱住了侬安,他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他用温暖的怀抱,安慰着惊吓中的侬安。

    侬安没有惊讶,她坚信林惊,肯定会找到她,一定会,她轻轻的拍打着林惊宽阔的后背,她心疼这个日夜操劳的男人,她温柔的吻着林惊的脸颊,她能感觉到林惊一点点收紧的双臂,这双手臂是侬安最好的港湾。

    “那个,这个信封是在门缝里掉出来的”服务生拿着手里的信封,伸手递到侬安面前,眼神里很是抱歉“小姐,真是让你受惊了,太对不起了,是我们照顾不周”

    “不能怪你们,这是有故意在捣乱,我还是很清楚的”侬安语气很是细腻,她不想为难任何人,就是因为这样善良的脾气,总是让别人为难。

    “写了什么”林惊的愤怒依然在暴涨,他怎么可以忍受这种屈辱,竟敢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么让人发指的事情,现在林惊的内心有一颗随时可以引爆的炸弹,毁灭系数是百分之百。

    侬安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怕有什么暗器在里面,然而并没有,还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恭喜你闯关成功,下次再见”这显然是预谋好的,只是他们消息太灵通了,林惊只是昨天晚上刚说要来海边,今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看来这个人有备而来,他应该对林惊很熟悉。

    林惊思前想后,一点线索也没有,完全摸不着头脑,敌人在暗我在明,这是最小人的做法,林惊气的一拳打碎了墙上的玻璃,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是谁这么针对他。

    “林惊,你冷静一下,这里有那个人的录音,我放给你听,你听听这个声音熟悉吗,但是我觉得和林家人没有什么关系,这次明摆着是冲你来的,软禁我只是想让你担心”侬安打开音频,一条条频率线开始跳动起来,像是罪恶的笑脸。

    “看起来林太太很是高兴啊,看起来林太太很是高兴啊”林惊来来回回把这句话放了无数遍,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把这个音频暂停了。

    “我完全听不出来是谁,仔细想想,对方肯定没有这么大意,他既然不想让我知道他,就会有很多种办法隐藏自己,这个声音绝对不是他本人的,如果他对我很熟悉,我必然也会对他很熟悉,在暗处算计我,他就是为了避免让我认出他,”林惊的逻辑思维很厉害,或许对方就是因为这一点,才设计了这么一个复杂的局,让林惊手足无措,看来他的目的很明确。

    阳光明媚的周末就这样浪费了,阳光沙滩,侬安觉得真是可惜,不过也很庆幸,没有出什么大事。

    回家的路上,林惊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只是一直紧紧握着侬安的手,心里一直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倒地是谁。

    侬安一次次的遇险以来,林惊的神经开始变得异常敏感,对人更是越来越谨慎,庄园已经闭门不见客了,除了尉迟恭,其他无关人等想都别想。

    “侬安,好好在家呆着,不准出门,有任何情况给我打电话,尉迟恭会随时来巡查,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俩同时欺骗我”林惊用命令的口气说着,他在紧张的时候,总会把侬安当成小孩子,而且是那种总会闯祸的小孩子,一不留神,就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

    “好,放心吧”侬安也很是无奈,她从来没觉得自己会有这么让人保护的一天,以前在侬家的时候,侬安虽然长得美艳,但是从来不担心会有什么绑架的事情的发生,可能侬家还是没有林家有实力。

    在侬安的心里,她总是把自己当成一棵树,一颗可以遮挡风雨,保护家人的树,自从遇见林惊以来,侬安对树的执念越来越淡薄,渐渐的觉得自己成为了橡树旁边的那颗木棉,而林惊变成了那颗伟岸的橡树,时时刻刻保护着她,成为了她可以依靠的臂膀。

    其实,侬安不是那种喜欢撒娇的小女人。侬安从来都不会像那些女人一样为了一点小事情皱眉头,侬安其实很爱笑,但是经历过劫难之后,那灿烂的笑侬就不曾出现过,林惊也没有见过,她感动的时候也只是用充满笑意的眼神望着林惊。

    林惊大步走进公司,秘书就迎了上来,“总裁,大家都在会议室等你,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好,把资料给我拿进来,我现在就过去”林惊顾不上脱外套,径直走向了会议室。

    当林惊走到门口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很是焦急,站起身走了过去,好像林惊就是他们的救星。

    “总裁,和华西的谈判已经崩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总裁,政府现在正打算把香叶别墅这个项目拍卖,如果林氏集团在没有资金”

    “总裁”

    “停,先听我来说,”林惊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我要确任一下,民工都如愿拿到钱了吗”

    “都按时发下去了,这一点总裁请绝对放心,每一位工人都已经不再闹市了”林博对自己手下办事的效率很是充满信任和信心的。

    “好,在这紧要关头,我不允许有任何有损林氏集团信誉的事情发生”林惊很明白,现在无数的媒体和集团,都在红着眼盼着林家出事,林惊绝对不可能给任何人抓住林氏集团把柄的机会。

    “总裁,华西集团,你看”

    “华西集团的项目经理查到了吗”

    “还没有,这个人特别狡猾,没有任何信息,也很少去公司,听内部人员说,这个经理习惯在家办公”

    “好一个狐狸,我就不信他永远都漏不出尾巴,继续查,能找到他的地方都给我一一蹲点,我就不信了”林惊把手里的文件重重的摔在会议桌上,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香叶别墅林氏集团不可能放弃”

    “可是总裁,我们真的没有周转资金了,我们已经把大部分资金注入了发展商贸运输里,如果没有华西的资金,香叶别墅这个项目,我们只能放弃”

    “怎么可能放弃,现在香叶别墅已经动工,并且已经开始走向正轨,突然停工不仅要得罪政府我们的损失谁来补偿,不禁会失去信誉,华西是不可能放着这块肥肉不管的,他们会想尽办法和我们竞争”林惊有些气急败坏,每一件事都压的他喘不过来气,他紧皱眉头,努力想着办法。

    “尽快和华少商量,看能不能在建材方面压缩一些资金出来,对于香叶别墅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去找钱,尽量节俭开支,只要香叶别墅顺利进行,就不怕没有投资者,我就要看看华西的算盘还能打多久”

    “总裁,眼下有个机会,政府要拍卖一块地皮,我听内部人员打探到,这块地皮拍卖只是一个幌子,政府想拿这些钱来建设防洪管道,就是因为缺钱,才会出此下策”林博胸有成竹的说。

    “这块地皮在哪”林惊似乎有了办法。

    “就在防洪管道不远处”

    “真是兵不厌诈,谁都知道防洪管道上不可能有任何建筑物,在拍卖的地皮里竟然包含在内,如果这样的话,起码要损失一半的地皮,好,这个消息很好,林博你去买这块地皮,当然不能真买,我们要让华西去买,他们现在手里没有地皮是没有办法和我们对抗的,他们一定会花高价买到手,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政府把这块地皮的价格抬高,越高越好”林惊燃起了熊熊的斗志,对付叛徒,借刀杀人才是最痛快的方式。

    “小月,最近联系华少了吗,他怎么说,最大利润是多少”林惊似乎想起了什么。

    “没有总裁,华少最近总是在躲避我们的拜访”

    “好,我知道了,我的耐心也是很有限的,最后等一个周”林惊心头一紧,他可不希望华少再出什么事、

    “大可放心总裁,我认为华少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华少的建材一直是和林家齐头并进,相互依赖的,他怎么也会掂量掂量”

    “这样最好”现在的林惊像是困在暴风雨里企鹅,努力想寻求一个安全的出口,努力寻找着方向,但是这风雪来的突然,还没有等小企鹅辨认出路线,它就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卷走了。

    自从和老爷子谈话以来,侬安总是会半夜惊醒,灯光透过门缝隐隐约约的传过来。突然之间惊醒的滋味并不好受,那是一种针扎和眩晕的感觉。但是她不会对林惊说这些,自从那件事情以来,林惊总是小心翼翼的。他是那样焦灼---客厅里深夜残留的灯光就是证据。她不忍心在让他有什么负担,说真的林惊焦虑的神情有时候让她心疼,但是更多的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厌恶。

    往往就在这一瞬间的踌躇里,侬安会想到奶奶,然后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非常绿,绿的像颜料一样的旷野,一座座红色屋顶的小房子就在上面井然有序的排列着,看上去很是舒爽,她的内心变得平静很多,对于林惊她没有了纠结,她相信时间会做出正确的答案。

    “林惊,不好了,快看新闻”尉迟恭慌张的语气,让林惊吓了一跳,他以为侬安又出了什么事情,命令秘书赶紧打开新闻。

    屏幕上,传来记者急促的声音,“主持人,这就是虹桥的中间部位,现在已经看见很多来往的车辆被警察禁止通行,所有的群众把大桥围得水泄不通,这位工人已经在栏杆上站了一天了,但是还不见林氏集团负责人的出现,林氏集团作为本市最大的集团,难道真的不顾自己信誉,拖欠工人的工资吗,这个还有待考证,但是这位想轻生的工人就是因为被拖欠工钱,没有办法,才会以性命相逼,我们希望林氏集团可以尽快做出回应,挽救工友的生命。”

    林惊暴跳如雷,把杯子不故一切的摔在地上,大声吼道:“这是怎么回事,我问了一遍又一遍,你们都说解决好了解决好了,现在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人以性命相逼”

    “林总,你先冷静一下,我确实都已经解决好了,每一位工人的工钱都是我亲自送到他们手里的,我敢保证没有任何差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