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7章
    “那新闻是什么,是我瞎吗”林惊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公司的形象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就是生命,现在这就是最命中要害的一击。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la

    “林总,会不会有人故意陷害,这种可能是不能排除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最有可能的就是华西集团,这是对他们最有力的方法”林博毕竟是林惊的长辈,想任何事情都很周全,也沉着冷静的多。

    “对,林总,不排除这样的说法,华西集团公然的撕毁合同,我认为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对,林氏集团是我们用毕生心血经营起来的,我们不会忍受这样的污蔑”

    众人站了起来,他们相信林氏集团,相信林惊,相信在坐的每一位负责人,他们都是用时间和生命还维护者林氏集团,如果林氏集团没有这些精英骨干是走不到今天的。

    “好,林博跟我去现场,我要当面问个清楚。”

    林惊冷静了,他不能让愤怒埋没了理智,现在是林氏集团的紧要关头,冲动只会让人失去方向。

    乌云密布的虹桥被看热闹的人围的水泄不通,黑压压的人头攒动着,议论声,刹车声,警笛声,让这个平静的虹桥变得热闹非凡。虹桥一直是标志性的建筑,它横卧在磅礴的江面上,连结着江河的两岸,静静的给人们带来便捷的交通,平坦宽阔的桥身,还有晚上流光异彩的霓虹灯,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浪漫的让人流连忘返。但是,长久以来,这个美丽的地方成了生命的终结点,被遗弃的孩子,没人赡养的老人,受伤的女人,遭家人反对的情侣,破产的商人,他们都选择在这个雄伟的虹桥上结束自己的生命,它就像个摆渡人,迎接着走投无路的灵魂。

    “这林氏集团真是黑心,这么大公司,多少钱没有,连工人的血汗钱都不给,真是坏良心”

    “就是,太让人失望了”

    “听说林氏集团的总裁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办事一点都不靠谱”

    “也难怪,年轻气盛的,就知道享受,哪关注这些”

    “估计林氏集团是不行了,鼎盛的时期已经是过去,越来越不行了”

    人们就是这样,永远会同情弱者,不管事实真相是什么,林氏集团永远逃脱不了罪责,面对弱势群体的威胁,林惊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他相信自己的团队,相信自己的原则,但是面对这个拿生命开玩笑的民工,他真的手足无措了,林惊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做事干净利落,但是打感情牌不是他的长项,他真的很是费解,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轻易地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难道他不知道生命是多么宝贵的财富吗。

    几年前的那场车祸,在林惊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抹去,那天同样是这种天气,乌云压顶让人心里很压抑,当时的林惊太过于年轻,面对周菲的咄咄逼人,他能做的不是安慰,除了争吵就是无视。在周菲幼稚的心灵里,对于爱情的定义就是退让。

    但是林惊是一个不会退让的人,他从小在严格的教条里长大,内心里深深埋藏着正义和理想,他不允许蛮横的周菲这样无礼取闹,更何况是她犯错在先。林惊可以接受周菲的移情别恋,这是爱情的不确定性,每个人都有喜新厌旧的贪婪,但是他不能接受周菲的背板,对于一个可以把爱情当作筹码来兑换金钱的女人,他厌恶至极。

    林惊真的不明白是谁给了周菲这么大的勇气,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坦然的回到他身边,他觉得特别可笑。林惊其实就是比谁都嘴硬,他很清楚,周菲对于他意味着什么,她曾经是自己的梦想,是他发誓用生命来保护的女人,一句简简单单的分手怎么可能把周菲的影子抹掉。面对周菲胡搅蛮缠和献媚,林惊没有一点办法,他逼着自己忘记周菲,可是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林惊的一瞥一笑都成为了周菲的动力,她总是猖狂的戳着林惊的软肋,她认为林惊的是不可能轻易忘记自己的。是的,她的猜想很对,林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忘记她呢,她是这么的让人伤心。

    所有的压抑和愤怒就在那一刻全部都爆发了出来,林惊忘记了手握的方向盘,忘记了旁边的周云,所有的理智被冲动侵袭着,就是那一次剧烈的争吵,让林惊失去了最重要的勇敢,他怨恨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周菲的埋怨。

    当理智离你而去的时候,不堪设想的事故就是这么意外的来临了,当林惊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他已经被安全气囊撞击的神智不清,趴在他身上的周云表情是剧烈的痛苦,她的双腿被变形的车门卡住,鲜红的血象涓涓的河流,川流不息的喷涌着,使她美丽的秀发变得更加鲜艳起来,如果世间真的有妖艳的彼岸花,估计就是这样的颜色,美丽的让人心痛。

    在阵阵眩晕中,林惊努力想要抱起周云,但是周云好像太累了,她努力着说着:“原谅周菲吧,她不够懂事,好好照顾她”就是这句话,他束缚了林惊的任性,它成了林惊这辈都无法摆脱的魔咒。

    在林惊的心里,那个爱人的位置不再属于周菲,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辜负周云的嘱托,是周云用生命拯救了他,让他在迷茫中找到了方向,他惭愧没有好好珍惜周云,痛恨自己的年轻,痛恨自己被周菲的表面所迷惑。但是时光不同情任何人的眼泪。

    在每个乌云密布的阴天,林惊的内心就会想起周云,想起这些让人惧怕的往事,它生长在林惊最温暖的心脏里,那里没有了周菲,但是他又不得不好好关照周菲,他想赎罪,他想安慰一下自己残缺不全的心灵。

    经历过生死的境地,人们才会幡然醒悟,才会学会珍惜。林惊也不例外,他在血淋林的往事里学会成长,变得安稳和沉默。

    就是因为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让林惊变得越来越珍爱生命。他怎么可以允许有人因为钱就放弃宝贵的生命呢,他倒是想要看看自己这次又犯了如何天大的失误,让这个工人可以有勇气站在耸立的桥梁上。

    林惊看着车窗外人山人海的记者,站在旁边指指点点的群众,他显得有些憔悴,他其实有些委屈,他没有了下车的勇气,他想逃避,这一点也不像林惊,不像那个高高在上的林惊。突然林惊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在磁性的音色里,暴露无疑的是此刻的怯弱。

    “我找到那条项链了”侬安婉转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林惊有什么异常,自顾自的说着,每一个字眼里都透露着喜悦。

    “好,我知道了”,林惊现在没有心情听见这些,他不知道自己要以怎么样的态度去打开这个车门。

    “我相信你可以”侬安坚定的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她或许不知道这对于林惊来说是多么大的鼓励。

    当尉迟恭火急火燎的赶到庄园的时候,侬安就已经明白,肯定是林惊出事了。在这一刻,侬安波澜不惊的内心,在一点一点的沦陷,她不是一个乐观的人。林惊的侧脸,林惊微笑的嘴角,林惊喝咖啡的神情,她能想到所有林惊的样子,就像幻灯片一样重复出现着。

    她的眼睛里没有泪水,只是呆滞的望着尉迟恭,她多么想流泪,可是她哭不出来,在最痛苦的时候,眼泪好像被已经流干了一样,侬安觉得眼睛有些难受,她努力的抬起手揉搓着。

    “嫂子,不好了,林惊那边出事了”尉迟恭毕竟是个粗枝大叶的男人,他没有发现侬安怪异的动作,他慌张的打开电视。

    其实,尉迟恭很是纳闷,这么利落的林惊,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他真的很是不明白,他觉得一定是有人在预谋着什么,很明显这个目标就是林惊。

    “主持人,你好,现在你看到的就是拥堵的虹桥,积聚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林氏集团的负责人现在还没有露面,我们不禁在猜想,林氏集团是不是已经猖狂到什么都不在乎了,现场的群众都是义愤填膺,想要替桥上的民工讨个说法”记者这个行业里的人,永远都不嫌事大,她们总是期盼着事情可以像电视剧一样精彩,巴不得处处是新闻。

    “看,嫂子,现在林惊估计已经在去往现场的路上了,我真担心他出什么事”尉迟恭不知所措的看向侬安,他希望侬安可以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救林惊于火海之中,“我真是太无助了,想不出任何办法”

    “尉迟少爷,你先冷静一下,只要林惊没事就好,只要林惊没事,就是最好的消息”侬安的眼里掉落了一颗大大眼泪,伴随着泪水的落下,她的内心变得安定了许多。

    侬安绞尽脑汁的想着,想着,她毕竟不是什么商学院毕业,也不是林氏集团的一员,她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把集团的损失降到最低,但是侬安是女人,看问题的角度当然和男人不一样,她没有去关注这些可以用数据说话的结论,她更在意内心世界的构造,既然这是一场情商的对抗,那么理性是不管什么用的,所有的证据都不如感情来的实在。

    “尉迟少爷,你对这件事了解多少”侬安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好像是一个民工,说是因为林氏集团没有给他工钱,他没法给自己的老母亲看病,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这对林氏集团的信誉可是不小的打击,林惊肯定会暴跳如雷”尉迟恭一想到现在林惊的处境就无法冷静。

    “好,你可以动用一下人脉关系吗”侬安眼睛明亮的像一颗宝石,反射出的光线异常的刺眼,那是她智慧散发出来的光芒。

    “放心,嫂子,林惊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吩咐就是”林惊有尉迟恭这个好兄弟应该是很幸运的事情,虽然大多时候他总是很掉链子,但是关键的时候可是比谁都灵光。

    这一刻的尉迟恭让侬安很是惊讶,她知道玩世不恭花花公子的形象不是尉迟恭本来的样子,但是她没有想到,尉迟恭可以这么不辞辛劳的帮助林惊。

    “我不相信林氏集团会拖欠工人的工钱,我对林惊的做事风格很有信心,看样子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捣鬼,一次次的陷林惊于不意中,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尉迟少爷,麻烦你去查一下这个工人的身份,看看他的家里什么状况,还有什么人,有什么样的苦衷,既然我们不知道对方是谁,我们就要在这个工人的身上入手,我们要用感情牌,把这场闹剧平息”侬安毕竟是上流社会的大家闺秀,什么样的商战没见过,耳濡目染,就学会了那么几招,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好,我现在就去办”尉迟恭没有迟疑,他佩服侬安的机智和才华,他在心底里希望侬安可以始终如一的陪伴在林惊身边,那会是林惊的幸运。

    看着尉迟恭走出庄园,侬安关闭了电视,她不喜欢闹腾的场面,她也不想关注这件事情的进展,她对林惊有信心,他觉得过于的担心是多余的,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做林惊背后的女人,默默的支持他。

    思前想后的侬安,还是不放心林惊,她相信林惊的办事效率,但是她不想林惊的内心太过煎熬,她拿出手机打通了林惊的电话,没有什么多余的紧张和安慰,就是鼓励,作为妻子的鼓励。

    林惊挂断电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内心没有了什么犹豫,周菲也好,周云也好,就在侬安的声音里,烟消云散了。他微微的一下,此刻乌云密布的天空,渐渐放晴,或许侬安就是那个可以吹走阴霾的太阳。

    “总裁,我们下车吧”林博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内心有些惶恐,虽然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这样压倒性的场面还真是让人害怕。

    “好,”林惊扣起了上衣的扣子,整理了一下头发,依然帅气逼人,微微皱起的眉头,让他成熟了很多。

    有很多眼尖的群众,远远的就看见了林惊,这时候的人群更加的急躁,不知道他们是在看热闹,还是林惊的粉丝,表情看起来还真是夸张,有许多年轻的小姑娘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这可是传说中的总裁啊,现实中的白马王子,场面越来越失控,警察真是很无奈,面对群众的见异思迁,他们着实很是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