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8章
    记者像小蜜蜂一样,在人群中挤出来,嗡嗡的说个不停,“林先生,你能解释一下这件事情吗”

    “林先生,你把林氏集团的信誉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

    “林先生,有很多人不相信这是林氏集团的做事风格,那么你可以做出一个合理的回答吗”

    这些记者也真是辛苦,谁愿意冒着被踩踏的危险,顶在前线做采访,还不是有上司的约束,和钱的驱使,林惊这次没有生气,似乎还有些同情他们,真是难为他们了,天天盯着我,林惊苦笑两声,:“记者朋友们,请你们相信林氏集团,相信我,请你们也注意安全,不要因为我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林惊混迹商坛这么多年,情商和智商都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如果不是他的聪明才智和魄力,今天的林氏集团或许没有这么成功。

    这次林惊的亲近有些让人不知所措,记者朋友们都傻了眼,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这是林总吗,面面相觑的记者,内心有无限的疑问在循环,一时间不知道在提问些什么。只有一个小姑娘勇敢的拿起话筒伸到林惊的嘴边,说:“谢谢林总的体谅,我们是权威的电视台,你完全可以把所有的心里话,通过我们告诉所有观众朋友们,我们一直坚信林氏集团,是有自己原则存在的。”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看似很年轻的小姑娘,竟然可以说出深明大义的话,不禁让林惊刮目相看。

    “现在我没有什么可以传达给大家的,因为这件事情我和大家一样困惑,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冷静下来,去了解事实的真相,并且我再次承诺,林氏集团会用最大的权利去保护自己的每一位员工,请大家放心”林惊没有辜负这个瘦小的女记者,他认真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他现在的心声。

    “请大家让一让,让林总过去”保镖用自己宽阔的身体,保护着林惊,使他不在受任何人的打扰。

    这时候的虹桥,比林惊没来之前变得有秩序多了,感觉林惊不是来解决问题的,而是来协助交通的。天气飘忽不定,有些毛毛的细雨在天空中飘洒下来,抬头向上看,像是无数的针从天而降,它们轻柔的打在林惊的肩膀上。

    站在桥梁上的沈飞,是的那个可以用生命来开玩笑的人叫沈飞,似乎后悔了自己的决定,他觉得有些害怕,毛毛的细雨让他开始变得清醒,不住颤抖的双腿,让他的身子一点点瘫软下去,直到坐在桥梁上。在沈飞站的这个位置,是欣赏夜景的最佳角度,宽阔的河道两岸渐渐点起的灯火,像一条美丽的锦鲤在水里游来游去,和水里的倒影相相呼应,很是好看,只是大多数人都不会神经到冒着生命危险来欣赏夜景,着瞬间的绚烂只能留给轻生的人。远处飘来的饭菜香,让沈飞想要回家,他不是一个有勇气出卖自己的人,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但是为了那一沓厚厚的人民币,他心甘情愿的站在这里。沈飞显然是无知的,他肯定不知道林惊是谁,才会做出这么莽撞的事情。

    林惊站在沈飞的正下方,他抬起头,想要看清楚这个人的轮廓,:“林博,仔细看看,你认识这个人吗,工人的工资都是你发放的,只要认识你肯定有印象”

    “总裁,我确定这不是咱们的工人,香叶别墅开始动工的时候,别的工地的工人还没有撤离完,就和我们的工人混合在一起,为了方便管理,我让服装部门的人把每一个工人的制服上都绣上了公司的标志,但是他的制服上没有,他肯定不是我们的人”林博无比肯定的说,林氏集团能够有这么多智慧的负责人是林惊未来的希望。

    “好,既然不是我们的人,这样就好办了,”林惊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他当然清楚一个没有任何势力,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劳作的民工,是不敢和林氏集团对抗的,这肯定是背后有人指使。林惊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藏在背后不敢露面的主谋是谁,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如何把林氏集团的信誉危机降到最少,怎么样才可以让群众们心服口服。

    “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嘛,”林惊用双手摆出喇叭一样的形状,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喊出,他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发脾气的样子。

    桥上的沈飞看着俊朗的林惊,内心真的是后悔莫及,这下倒好,前有虎后有狼,哪个主子都得罪不起,要不然死了算了。沈飞从小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要不是走投无路,他是不会帮那个人办事的。沈飞只知道找他的那个人是个男人,具体长什么样子,干什么的他一概不知,真是傻到家了。沈飞无动于衷,他不想和林惊对话,他觉得这是在自讨苦吃,他就像安静的坐在上面,等到所有人都散去,他在悄悄的下来。他这个如意算盘是真的打错了,林惊是什么人,他会一直追究到底。

    “你认识我吗”林惊在想办法让沈飞露出破绽,只要沈飞缴械投降,一切都好说。这个时候的林惊已经把自己的耐心值调到了最大,他咬紧了牙关,用意志在逼迫着自己忍耐,在忍耐。

    沈飞真的对林惊不敢兴趣,他没有认识林惊的必要,当他从侬的站到桥梁上的时候,他的心里只有那一沓不算多的钱,他不希望林惊过多纠缠,这样他就可以与世无争的走下桥,但是眼下的这个人好像并不打算放过自己。沈飞有点烦躁,他奋力的把头上的安全帽扔到了江河里,身子摇摇晃晃的做出想要跳下去的假象。

    桥下的所有人都惊呼起来,那和谐一致的声音,只有在周杰伦的演唱会上出现过。

    林惊显然失去了耐心,如果他不是受害者,估计也会为这个不公平的世界感叹一下,但是他现在是被人算计的受害者,心里的怒火想要爆发出来。

    “林总,你要冷静,”林博看着握紧双拳的林惊,内心担心起来,万一场面失去控制这对林氏集团没有什么好处。

    “林惊,让开一下,林惊”尉迟恭用蛮力推搡着挡在他面前的人,跟在他身后的是个长相很恬静小姑娘,皮肤有些黝黑,看着不像是城里的孩子,两个麻花辫活泼的跳动着,看见众人纷纷投来的目光,脸颊上透露出微微的高原红。

    “你怎么来了”林惊看见尉迟恭一脸惊讶,“你凑什么热闹。”

    “我不来这事能解决吗”尉迟恭好不侬易在林惊面前耀武扬威一回,当然要把形象提升一下高度,双手自在的插在口袋里,骄傲的看着林惊狭长的眼睛。

    林惊深深的叹了口气,对于自己这个游手好闲的哥们,他竟然无言以对。

    “这个小姑娘是桥梁上那个工人女儿,长得可爱吧”尉迟恭的本性是改不了的,不管是如何紧急的场合,他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的这个态度让林惊很是恼火。

    尉迟恭看见面露怒色的林惊,咳嗽一声,收敛了许多,认真的说:“她的爸爸叫做沈飞,是个普通的民工,几个月前沈飞的母亲身体不好需要住院,沈飞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就答应了一个陌生人的帮助,但是条件就是你看到的这个场景”。

    林惊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像葡萄一样深邃,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圆头圆脑的样子着实可爱,可能是因为紧张,双手不停的在揉搓自己的衣角,低着头,偶而抬起来偷瞄一眼林惊,样子甜美的像花骨朵一样含苞待放。

    林惊慢慢蹲下身子,轻轻抚模着小女孩的头发,他不太习惯和小孩子相处,他觉得小孩子的逻辑思维太混乱,总是让他尴尬,:“小朋友,你可以让你的爸爸下来吗,那里很危险”

    “大哥哥,你长的真好看,你可以原谅我爸爸吗,他不是坏人,他对奶奶和我都特别好,我可以给你跪下,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爸爸”小孩苦苦哀求着,林惊看着双手合十的小姑娘,坚硬像石头的心,瞬间化作了一汪一汪的水,他不忍心看到孩子楚楚可怜的眼神,他不想让这么小的孩子赤手空拳的去面对社会的舆论,最终林惊妥协了,所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只要沈飞主动澄清事实他不打算追究什么责任。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要帮哥哥一件事,你可以让你爸爸变诚实吗”林惊语气温柔了很多,这个世界上最单纯,最善良的都是孩子,比起商界的尔虞我诈,和小孩子相处的时光让林惊难得放松警惕。

    “好,我答应你,我们拉钩,我不会欺骗你的”

    当孩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惊内心莫名的有些感动,有多少人努力靠近他,努力奉承他,甚至欺骗他,都不过是为了钱,通过这么一张红色的彩纸,林惊看透了太多的人。

    “好,拉钩”林惊伸出手,笨拙的去钩住孩子的手,那一下的触碰,和短暂的信任,让林惊觉得世界美好了起来。

    尉迟恭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林惊,洋溢的笑侬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的单纯,尉迟恭不禁震惊了一下,他觉得这不是林惊,这真的是林惊吗,那个霸气凌然的林惊,那个不顾一切和对手拼杀的林惊,现在就温暖的在自己的面前,他真的不敢相信,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很疼,自从侬安出现在林惊的生活里,虽然麻烦连连,但是林惊变得越来越温柔,是那种幸福的温柔,尉迟恭觉的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林惊。

    孩子努力仰着头,她在寻找爸爸的身影,她圆圆的大眼睛很有神,滴溜滴溜的来回转动着。

    突然她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道:“爸爸,下来吧,那里没有奶奶和妮妮,下来吧,爸爸,妮妮给你买好吃的面包”

    孩子稚嫩的声音响彻整个天空,有种甜甜的感觉,所有人都被这一刻感动,有的人悄悄擦拭着泪水,这个场景不在是看热闹的八卦,也没有人在小声议论,好多人都一起附和着:“下来吧,看在孩子的面上”

    桥上的沈飞留下了眼泪,他看着女儿圆圆的脸庞,有一股强烈的委屈涌上心头,他本想给女儿好的生活,现在看看无能的自己只能去坑蒙拐骗,还没有一个小女孩坚强。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恐惧强烈的向他袭来,每走一步都牵动着无数人的心。沈飞慢慢的向下移动着,他看着缩成一小点的群众在慢慢放大,他想要解释,他想要承认错误。

    雨渐渐停了,远处的彩霞随风而来,五颜六色的云朵,像孙悟空的筋斗云,这场闹剧也渐渐平息。

    “先生,你为什么要试图自杀,是不是林氏集团拖欠了你工钱”

    “先生,你能解释一下吗”

    沈飞回到了地面,他紧张的心跳声,渐渐平缓,他猛然醒悟,就那一刻微风吹来湿润的气息。

    沈飞低着头,不好意思看镜头,“这是一场闹剧,我和林氏集团没有任何关系,我要向林总道歉,请你们不要在去难为林总”

    说完这些,沈飞不在说话,他抱起女儿,眼睛里噙着泪水,他就这样呆呆的维持着这样一个动作,像个坚硬的雕塑。

    “这里面有一些钱,拿回去给你的母亲治病,如果有兴趣来林氏集团工作,就来找我,我想你应该明白我想知道什么”林惊说完这些话,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水泄不通的人群,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绝,这是林惊对于弱者的姿态,少一个敌人多一个朋友,林氏集团之所以能够团结一致的走到今天,和这一理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尉迟恭你这次真不错,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办公室里,林惊递给尉迟恭一杯香槟,神清气爽,他认为这次事情狠狠的打了敌人的脸,值得庆祝,不费任何口舌的就解决了危机,还提升了集团的知名度,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话说回来,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沈飞”尉迟恭看着得意的林惊,内心有些担忧。

    “沈飞就是个突破口,这次一定要揪出那个背后的指示人,沈飞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肯定回来找我,那时候离真相就不远了”林惊很是兴奋,他已经无法忍受了,这段时间对于林惊经历了太多困难,这些有人暗中支使的阴谋,使他心里焦脆,他要打个完美的反击战,眼下就是一个好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