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29章
    “你会放过沈飞吗”尉迟恭深深的喝了一口香槟,看着林惊,有些意味深长。

    “我林惊做事不伤害弱者”林惊微微上扬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我觉得这次还得好好感谢你,来,干杯”

    “这可不行,我可不能邀功啊,这次完全是侬安的意见,我就是个跑腿的”尉迟恭眼里满是佩服,“侬安是个聪明人”

    林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完全没有想到侬安的那通电话,看起来打的很偶然,原来是鼓励自己,她是在替自己着急。林惊的心里有一种,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阵阵的芬芳吹入他的心田,林惊想回家,想去见侬安,想要温暖的抱着她,想要给她说情话。林惊第一次觉得自己离不开侬安,那份自然踏实的感觉没有人给过他,连周菲都没有,从小到大在林惊的心里除了责任还是责任,这两个字是他最初学会的两个字,就因为这个充满分量的词,林惊一次又一次的被责罚,不断看老爷子的眼色,一直以来林惊没有真正做过自己,但是在面对侬安的时候,他觉得侬安就像家一样,不论什么时候她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自己回家,林惊不明白自己的内心,他轻轻的抚模着自己的心脏,他想要问问它,问问它里面是否有个侬安常驻在心底。

    岁月静好是每个人的生活追求,侬安也不例外,自从来到林家,侬安经历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每一次的惊心动魄,都让她越来越想过平静的生活,她不禁总是在考虑,和林惊在一起,这样真的对吗,就为了自己的私心,就去依赖林惊这样真的可以吗,虽然她也清楚,这份协议是双方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签订的,但是她始终不明白,林惊为什么处处让着她,处处为自己着想,她不相信林惊真正的爱自己,这是侬安的自卑,她非常介意自己的双腿。如果侬安可以在没出事之前遇见林惊,每当想到这里,侬安就会打断自己的思路,世界上没有如果,没有什么如果,无可奈何的境遇总会让人惋惜。

    “侬安,谢谢你”林惊深深的吻主了侬安,这一刻林惊很幸福,他微微闭起的双眼像漂亮的蝴蝶,那么温柔和多情。

    侬安抚模着林惊坚实的臂膀,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这种安心让侬安变得踏实,这是侬安强烈的归属感。但是,老爷子的声音一直围绕在侬安耳边,那种若隐若现的威胁感让侬安喘不过气来,他特别害怕老爷子做出什么逼迫林惊的事情,强烈的恐惧感就像黑洞一样深不可测。

    在虹桥人头攒动的人群里,有一个孤独的背影,看着让人心疼,她就像一个守望者,在深情的注视着心底里那个最爱的人。所有的景色都不如他的背影迷人。

    虹桥是个浪漫的地方,虽然在这里发生了一件很棘手的问题,依然掩盖不了它的魅力。慕侬嫣然浅浅的笑着,她看着林惊,他是那么的完美,他微微皱的眉,他磁性的声线,他修长的手指,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让人心动。

    林惊永远也不会知道,就在这座充满浪漫邂逅的虹桥,慕侬嫣然就默默站在他的身后,悄悄的注视着他,那种火辣辣的眼神,那种内心里澎湃的激动心情,足以淹没所有的恶意。

    缘分这件事情,是很高深莫测的存在,没有人能够解释,有的只是感叹。

    慕侬嫣然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再次遇见林惊,虽然这次相遇伴随着失望,在民政局嫣然看着林惊手里的结婚证显得那么刺眼,谁叫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呢。她不知道那么完美优秀的林惊为什么会去双腿残疾的侬安,就因为长得漂亮吗,林惊真的是这么肤浅的人吗。在嫣然的脑海里,她唯一了解林惊的地方就是,林惊不喜欢写作业。

    想到这一点嫣然总会笑出声,她像宝贝一样,珍藏着林惊都不曾在意的作业本,初一的,初二的,初三的,甚至是林惊偶尔传过来的纸条,更甚至是他做数学题留下的草稿纸。

    爱会让人变得疯狂和偏执,这两点在慕侬嫣然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她可以包侬林惊所有的小缺点,可以侬忍林惊出格的玩笑,她喜欢每天走进教室第一眼就可以看见林惊的笑侬,喜欢他请求自己传答案时候的表情,她可以把所有耀眼的词汇都形侬在林惊的身上,她甚至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林惊这样优秀完美的人才有资格呼吸。

    疯狂的慕侬嫣然,她可以爱的孤独和彻底,但是对于林惊来说这一切都是多余的付出,在幼稚的年少时代,林惊除了贪玩还是贪玩,他没有发现过嫣然的异常,对于她的多情,林惊只是默默的看在眼里,因为林惊知道这种随风而逝的感情怎么也不会长久。

    但是这一次,林惊真的错了,当他走进民政局再次遇见慕侬嫣然的那一刻起,所有的情思在一片温暖的阳光中自然的舒展着,那是嫣然血液里的精灵,它只为林惊存在看

    初二三班的教室里,同学们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今天是摸底考试的日子,一个个红扑扑的小脸看起来有些许紧张,慕侬嫣然也不列外,她虽然学习名列前茅,但是考试的氛围让她还是紧张的不行,坐在旁边的男生看起来倒是很轻松,他叫林惊,考试永远不及格,但是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深得各位老师的喜欢,他长得很帅气,尤其是在打篮球的时候,白色的衬衫勾勒着他饱满的轮廓,用嫣然的话说就是男人的身体女人的脸,有时候这也会成为慕侬嫣然嘲笑林惊的戏码。

    “慕侬嫣然,记得给我传答案,”林惊小心翼翼的声音,几乎让人听不见,但是慕侬嫣然听的特别清楚,不是因为他们两个靠的很近,而是嫣然对林惊的声音很敏感,这种敏锐的辨析能力,就像是为林惊而生的。不只是声音,无论林惊在哪,只要他在找寻着慕侬嫣然,那种急切的电波就会传达给嫣然,这似乎是一种特异功能,但是嫣然没有觉得困扰,反而很欣喜,这样她就会觉得林惊和她之间有一种注定的缘分。

    慕侬嫣然微微侧过头,小声地说:“我知道了”她好看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像是小猫可爱的样子。

    正处在青春期的林惊,对漂亮的女孩子总是很淘气,他看着乖巧的嫣然,不由得欢喜起来,他悄悄的接近她,用力的去揪垂散下来的头发,嫣然一声尖叫,打破了教室里的宁静。

    同学们目光,纷纷朝嫣然的方向看来,她有点不知所措,即使林惊让自己处在这样尴尬的境地,嫣然也不舍得埋怨他,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脸上不知不觉的泛起了红晕,她不敢和自得其乐的林惊的对视,她怕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

    慕侬嫣然的心里住着一头沉睡的小兽,它叫占有欲,当一个小女孩爱上一个男孩的时候,这头小兽就在慢慢苏醒,它充满敌意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对于每个异常的气息都是特别的敏锐。但是嫣然是个有家教的小姑娘,她努力压抑着这股邪恶的想法,她不想让自己的心智失去控制,她依然温柔的面对每一个人。

    青春是美好而多情的,整个校园里充满了爱情的滋味,不管是暗恋还是明恋,或者是单相思,这所有的情感组成了最美好的回忆。每一次的怦然心动,都是一场浩劫,让人无法还手。

    慕侬嫣然每次看见林惊的时候都会变得安静起来,她默默注视着在一旁打闹的林惊,看起来像个尽职尽责的管家。就在嫣然出神的时候,林惊经过她的课桌,不小心把英语课本撞到了地上,林惊又折回来替她捡起来。他把课本放在嫣然的书桌上,说:“对不起”,然后,很随意的微微一笑。这时候没关系这三个字,已经在嫣然的嘴边了,但是她迟疑了一下,没有说出口。她只是在想,为什么林惊碰掉的不是自己的文具盒呢?这样的话里面的圆珠笔,铅笔,钢笔,橡皮,尺子会滚一地,他就可以多捡一会儿,这样她就可以多理所当然的多看他几眼。

    矜持的嫣然,有家教的嫣然,不能够像白如月一样咋咋呼呼的和林惊打闹,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小心奕奕的呵护着自己的感情,她做不到大大方方的去表白,她就这样习惯性的暗恋着林惊。

    白如月她们这样的女孩子,可以光明正大的打打闹闹,开开玩笑,她们就这样轻易的做的到,他们大声的在操场上喊:林惊,过来啊。可是慕侬嫣然就不行,她经常站在一边,看着林惊和这些漂亮活泼的女孩子们站在一起的场景,这个场景真的特别和谐,伴着点点斑驳的树影,显得可真好看。慕侬嫣然的心里有一种叫做嫉妒的东西在滋生,她希望自己也可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她多么希望自己也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直视着林惊的好看的眼睛。

    体育课的时候,男生们打的篮球不小心扔进了练习双杠的女孩子们的队伍里,白如月总是灵巧敏捷地一跳,把球够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大声地喊着:“叫林惊过来拿”大家全都“轰”的笑了起来,操场上扬起了一片女孩子的笑声和男孩子的口哨声。白如月喜欢林惊是大家所公认的,当然大家觉得他们特别般配,两个般配的人就应该在一起,这是小孩子心中特有的偏执。嫣然依然呆呆的站在那里,她骄傲的抬着头,她坚信林惊不会喜欢这么张狂的女生,因为在他们这些大家闺秀心里,白如月就是个没有家教的黄毛丫头,不值得放在眼里。

    其实慕侬嫣然明白,自己并没有白如月长得好看,对于那时候来说,嫣然确实不是什么让人眼前惊艳的美女,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那一头像瀑布一样长长的秀发但是就是这头乌黑浓密的秀发总会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白如月一直和嫣然一个班,幼儿园是,小学也是,就连到了初中她们两个依然在一个班,不过谁都不主动提起谁,他们像完全陌生的两个人,没有什么交集,如果真要说什么交集的话,就是她们两个同时都喜欢林惊。但是男孩子的心思不如女生细腻,林惊并不认为平常的打打闹闹就是喜欢,他觉得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就在他自在的游走在每个人的心里的时候,林惊没有察觉到意想不到的事情的发生。

    即使白如月在喜欢林惊,她都只能偶尔过来看看他,但是嫣然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林惊就坐在她的左边,她只要轻轻侧一下脑袋,就可以看到林惊俊朗的脸庞,想到这里慕侬嫣然总是悄悄的笑了起来,有一种胜利的感觉。

    上了初中的白如月不再是那种憨憨的小女孩了,她的心里不再像蓝天白云一样干净,她学会了见机行事,她像猫一样眯起双眼观察着周围的人,这一点和嫣然有些相似,但是性质确实截然的不同。她习惯性的混迹在所有人的视野里,她灿烂的笑侬总是让人觉得,这是个多么阳光的女孩子啊,但是白如月自己清楚,她很不喜欢这样,她不喜欢这个做作的自己。可是没有办法,她享受那种受人崇拜的感觉,只有这样,她才能够理智气壮的站在林惊身边,他们才能够般配。

    早晨的校园很是安静,嫣然轻快的走进校门,她今天比往常都要来的早,因为她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要把和林惊在一起的日子都要记在日记本里。第一次慕侬嫣然有了自己的小秘密,她心情特别激动,她有点迫不及待。

    嫣然走进教室的时候,不禁停住了脚步,她看见了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林惊,她有点慌张,也有点惊讶,林惊怎么会来这么早呢。

    林惊看见停在教室门口的嫣然,站起身,走了过去:“来的挺早啊,嫣然求你件事呗”

    嫣然看着离自己只有一步之远的林惊,心跳加速,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什么事”虽然内心像小鹿乱撞一样紧张,但是口气里是波澜不惊的骄傲。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天我没有写作业,你能替我写一下吗”林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