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30章
    嫣然看着眼前这个因为不好意思微微脸红的林惊,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开心,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离林惊这样近,她可以清晰的看见林惊的眼角的雀斑,他根根分明的睫毛,他脸上所有的一切,“好啊,但是你要帮我把头发绑起来”,慕侬嫣然故意刁难着林惊,她想满足一下自己贪婪的内心。

    “好啊,只要你答应帮我写作业”林惊爽快的答应了,拉着嫣然就向位子上走去。

    嫣然惊讶的看见书桌上的早餐,茫然的看着林惊,她心里有些纳闷,她从来不会奢望林惊会喜欢自己,但是这样贴心的早餐不禁让嫣然想入非非。

    “那个,早餐是给你的,我不喜欢吃,分享给你吧”林惊嘴硬的毛病是从小就有的,在他上中学的这段时间里,这个毛病真是惹了不少祸。其实,林惊心里很过意不去,每次考试都是嫣然冒着被老师发现的危险给自己传答案,每次不想做作业的时候都要拜托嫣然,所以他就买好了早餐,想要安慰一下自己羞愧的内心,但是他的这个善良的举动却增加了嫣然的信心,她会偷偷的想,林惊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喜欢上自己。

    “哦,谢谢你啊”嫣然的大小姐脾气,不允许她有其他的言语,一板一眼的写起作业来。

    笨手笨脚的林惊就这样默不作声的站在慕侬嫣然的身后摆弄着她的长发,其实林惊有些迟疑,他从来没有帮女孩子绑过头发,连自己的妹妹诗音都没有,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忙烦的事情,他甚至不知道嫣然为什么会让他来给自己绑头发,难道她自己不会绑吗不成熟的男孩子怎么会懂女孩子的心思呢。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嫣然很是紧张,她不知道背后林惊的表情,她甚至不知道林惊是怎样帮自己扎头发的,但是那偶尔可以感觉到的手指,那双手揉搓发丝的温柔,让嫣然在未来的日子里都难以忘怀。

    激请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一开始你觉得它是海浪,惊涛骇浪之中你忘记了自己要去到什么地方。但是到后来,你变成了海浪,你闭上眼睛不敢相信原来自己也拥有这般不要命的速度和力量。还没完,还有更后来的后来,在更后的后来里你就忘记了你自己原先并不是海浪,你像所有海浪一样宁静而热切地期待着在礁石上粉身碎骨的那一瞬间。

    经历过这件美好的事情之后,嫣然迫不及待的就在自己的日记本里把这经历所有的一切一个瞬间都不敢错过的记了下来。在这种让自己也害怕的震颤中,她依然满怀感恩。她感谢上帝让自己遇见林惊,这个她或许永远都不会得到的林惊。但是没关系,已经变成海浪的人永远心怀谦卑,因为它的梦想原本就是倾尽全力的破碎。

    日子像瀑布一样越过越快,转眼夏天来临了。在这个充满槐花飘香的季节里,嫣然和林惊的命运交错在了一起,这是嫣然忘不了林惊最重要的原因,她其实也不知道这种情窦初开的少女怀春,随着时光的流逝会变得那么深刻。

    “慕侬嫣然,你可以帮我看一下这个题吗”今天是什么日子,这让嫣然很是迷茫,白如月和自己认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主动走到自己面前,她看着白如月拿漂亮的脸庞,陌生的不想作声,但是嫣然不能就这么示弱。

    “好,”嫣然总是觉得这很不正常。

    当白如月看到林惊为嫣然绑头发的那一刻,嫉妒的种子就在她的心里生根发了芽,女生的感觉很敏锐,白如月也是这样,她警惕的神经告诉她,慕侬嫣然会成为她的敌人。两个女生的恩怨就这样产生了,当然林惊不知道这些,在他的记忆力对于这两个为自己争斗的女人没有多少印象。

    白如月在嫉妒心最旷野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嫣然的日记本。

    它从嫣然的书包里掉了出来。白如月知道这不对,但是那天中午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她的嫉妒心催促着让她打开,她想自己并没有恶意,只是好奇。她有些犹豫,但是手已经翻开了日记本,她随便翻开了一页。

    恶意就是在这个时候慢慢滋生上来的。她看到了那个她认为除了她谁也没有资格触碰的名字:林惊。

    其实并不奇怪,白如月心里应该比谁都明白,除了自己有很多人喜欢着林惊。他在每个人的眼里都是那样的完美。那这些女生里肯定也包括慕侬嫣然。白如月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变得不理智,最让她恼火的是那些字里行间烫人的字眼。

    与其说这是白如月的恼怒,不如说是心生畏惧。慕侬嫣然你一个满嘴钢牙的雀斑妹凭什么这么认真的喜欢林惊。林惊才不会看上你这种俗到脚的人。你有什么权利用这些暧昧的字眼来形侬我白如月看上的人。

    白如月内心里的那座火山在爆发,她甚至想出了一个卑鄙的年头。我倒要让你看看我白如月是谁,慕侬嫣然你等着瞧。

    阴谋就这样在阴谋中酝酿着。快上课的前十分钟里,大家都陆续来到学校利用这段闲散的时间聊着天。白如月扫视了一下四周,很好,班里最能起哄,最爱凑热闹的人都在,这很是让白如月满意。就在这个时机,白如月轻盈的走到讲台上,她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嫣然,嘴角不自然的挂着微笑。

    白如月在讲台上站定,清了清嗓子,教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她学着主持人的口气,满脸微笑的站在那里:“大家下午好,今天我要为大家讲一个灰姑娘的故事,你们想不想听”同学们都好奇一样的正过身,起哄的说着“想”,随后就是一片寂静,这个时候嫣然看着台上滑稽的白如月微笑了起来,她觉得白如月这一瞬间特别可爱,她对接下来的恐惧没有任何预感。

    “这次灰姑娘的主角是谁呢,是一直默默无闻的慕侬嫣然,她真的是个绝赞的实力派演员,我们大家真是忽略了她的才华,来让我们给慕侬小姐响起热烈的掌声。”

    一片欢呼声不自觉的爆发了,接着是掌声,然后众人把掌声变成了节奏,几十个男孩女孩混成了节奏的呼喊:“慕侬嫣然,慕侬嫣然,慕侬嫣然”。嫣然愣住了,她有种强烈的不安,她甚至有些无法呼吸,她看着讲台上的白如月那干净的脸庞,变得越来越丑恶,像是血满喷张的巫婆,那好像看见了她手里的毒苹果。

    白如月啪的一声,把日记本扔在了将桌上,那清脆的撞击声让嫣然心惊胆战,她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日记本,那是我的本子,那确实是我的,嫣然一遍遍的在心里确定着,我的本子为什么在白如月手里,她什么时候拿走的,聪明的嫣然当然知道她想做什么,她了解白如月,她为了自己的那点贪婪可以出卖任何人。嫣然心里慌了,不,没有那么简单,是怕了,她不想看见自己心底的秘密被公之于众,她不想被林惊瞧不起,她就像安静的过着自己的日子,白如月为什么要来打扰她。

    “大家想知道这里面写了什么吗,好烂漫的相遇,王子和公主的美好故事,大家想不想听,想听的举手”白如月很是猖狂,她目中无人,在这个班级里,没有人可以跟自己争抢林惊,这是白如月最无法忍受的挑衅。

    “不想”满脸兴奋的白如月和几十个同学,寻着声音看向教室门口,所有人的表情都固定住了,拿是中无法形侬的场面。

    林惊倚在墙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看任何人的表情,他自顾自的拿着外套,不屑的眼神表露无遗,他其实不知道白如月要宣读什么,他只是知道那个本子是慕侬嫣然的别的人没有资格打开,他了解白如月,这个伪善的人。

    像暴雨一样的欢呼声突然寂静下来,嫣然有点不敢相信,她以为自己这次肯定会栽到白如月的手里,看样子显然没有,她看见林惊一言不发的走向讲台,拿起那个红色的本子,向自己走来。是嫣然看错了吗,在林惊转身的瞬间,她仿佛看见了白如月的眼睛里荡漾着旷野的泪水。

    “你不要太过分”林惊说的很平静,他没有袒护谁也没有偏向谁,他就是觉得白如月不应该这样公然的挑衅,这样太没有教养。

    “林惊”白如月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瓦解,那不是愤怒,是赤果裸的悲伤,她没有想到林惊会公然的为了慕侬嫣然对抗自己。

    当林惊还享受在英雄救美的男人本色中的时候,他不知道就是这次勇敢的出手相救,让自己在慕侬嫣然的心中留下了永生抹不掉的痕迹。

    林惊和慕侬嫣然的人生慢慢的相互靠近,无声无息中交错在了一起。慕侬嫣然第一次畅快淋漓地享受了一个青春期女孩的情窦初开。

    混乱嘈杂的办公室里,有一股浓浓泡面的味道,这是一种让人作呕的感觉,来回奔走的员工像赛跑一样神色慌张。自从上次的跳桥事件发生以来,所有的职员都在日日夜夜的加班,使林氏集团处在一个积极的备战状态,所有的人都吹响了紧张的号角,生怕一不留神就出什么差错。

    林惊看着生活在恐惧里的员工,神色紧张起来,眉头一点点皱紧,他知道如果在这样下去林氏集团的资金肯定会周转不开,恐怕会形成资金断裂带,这是林惊最不想看到的场景,一但形成资金断裂带,香叶别墅这个计划就不得不放弃,然而除了这些,华西集团在着急收购地皮,林惊有些看不明白,他们难道要拿地皮来做菜园子吗,他们是不是傻,一串串的问号在冲击着林惊,但是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华西集团上钩,不管他们多么的有实力,面对强大的林氏集团也就是个刚上市的新手,林惊想好好的和他们周旋周旋,想要一口吃个胖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林惊突然想到了侬安,眼神里露出无限的温柔,一直以来发生了这么多让人费解的意外,林惊觉得很对不起侬安,两个人的婚礼也因为公司的忙碌一推再推,很多媒体记者都在散播谣言,这让林惊很是不安,他怕这些喜欢八卦的记者翻出陈年旧事,他更怕侬安因为自己再一次的受到伤害,他要尽快给侬安一个归宿。

    落地窗上映出热闹非凡的夜景,暖黄色的灯火,穿梭不息的车流,还有无限闪烁的霓虹灯,以前每次加班,林惊都会端着咖啡站在这里出神,没有什么工作,也没有什么烦恼,他就是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心里难得特别的平静。如果你碰巧在马路对面的话,抬起头就可以看见这孤独的一幕。林惊修长的身影倒映在面前的玻璃上,暖黄色的灯光显得很温馨,只有林惊自己知道,在茫茫人海中遇见那个可以拯救自己的人有多么难。

    侬安的出现,或许是老天的刻意安排,她就像天使一样降临在林惊身边,虽然他们两个人的相遇并不浪漫,仔细想想还有点恐怖,但是林惊不否认,侬安的出现让他从新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他不禁微笑起来,他在想这算是爱情吗,曾近有一个人告诉过林惊,“爱情不是那个人张灯结彩的带来了热闹和喧嚣,而是有了她你的内心再也没有了荒凉”。

    “管家,给太太收拾好衣服,明天我要带她去见个人”林惊回到家,他不在犹豫,他就想简单的和侬安在一起,那种急迫的心情,打乱了林惊的思绪。

    “总裁,真的下定决心了吗”管家笑盈盈的看着高高在上的林惊。

    “嗯,我已经想好了”

    墙上的钟声滴滴答答,林惊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床上,这个时候的林惊变得异常安静,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些个夜晚,那些日日夜夜失眠的日子,那个时候的林惊还不懂什么是放手,他执着的抓着回忆,每当到深夜,都会被恐惧的噩梦惊醒。

    最近几天,也不知怎么了,林惊总是会梦见周菲,梦见和她在一起的那些场景,梦里的周菲还是原来的样子,长发飘飘,不时的回头对着林惊微笑,她奔跑起来,林惊想要喊住她,但是好像没有什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