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33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怎么没去学校”欧阳的妈妈错愕的看着她,在这个正常不过的日子里,她认为欧阳又闯祸了,欧阳太让自己操心,她总是不听劝,她怕自己的女儿因为那糟糕的性格得罪什么重要的人。

    “没事,妈,我出去一趟,不用等我吃饭”欧阳拿起那个小猪的存钱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这个曾经她像宝贝一样守护的东西,就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光泽。

    “你拿钱做什么”欧阳妈妈有些担心,但是面对心高气傲的欧阳她不敢在说些什么。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就是有用”欧阳正眼都不瞧自己的妈妈,她真觉得这个无能的妈妈是自己人生陆上的绊脚石,除了无止境的唠叨,就没有什么可以概括的亮点了,真是可悲。

    欧阳扬长而去,欧阳妈妈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默念着:“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能出什么事呢,叛逆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紧紧揣着的卡片就像圣旨一样让自己充满了执行力,她甚至没有时间去判断一下事情的真假,了解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匆匆的买了车票,朝市区走去。

    “老爷,你看这个场合是不是应该让少爷到场,毕竟要给少爷选择妻子”管家胆怯的试探着。

    在林家,林老爷子的一句话就是圣旨,没有人敢违抗,除了服从还是服从。“不用了,林家只能和对自己有用的人结亲家,不用满足天明的心意,也就不要打扰他了,让这些收到卡片的的人来见我就是了”

    “是,老爷”

    今天是个意义非凡的日子,林家要为少爷选妻,排场可不是一般的大,能够当上林家的媳妇,除了响当当的侬貌和才情,最重要的是门当户对。这些条件对于欧阳来说太过苛刻了,她除了貌美如花,其他的一概不占,那为什么请帖能够寄到她手里呢。在整件事情里,起最大作用的是刚来做邮递员的那个人,因为是新手总是凭着自己的直觉去摸索,他以前经常送信的渔村有个欧阳家,所以他就想当然的认为s市所有寄给欧阳的邮件都是渔村的那个欧阳,他竟然还庆幸自己聪明的脑袋。

    踩着轻快的脚步,欧阳觉得世界都美好了起来,她终于可以去看一看近在眼前的s市,她马上就要成为这其中的一分子了,一想到这里,欧阳就会心花怒放,这是她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在渔村长大的欧阳,她不知道贫富差距是什么,更不知懂她所谓的那些优越感只不过是别人的退让,她穿着大家公认最漂亮的裙子,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高高的昂着头骄傲的走进铺满红毯的大厅。

    “小姐,你好,请让我看一下你的请帖”绅士的接待,让欧阳第一次有一种公主的感觉,她仿佛是来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

    “小姐,可以就换一身更漂亮的衣服吗,这次的聚会是要求穿礼服出席的,真是抱歉”接待很是尴尬,他并没有权利去要求什么,只不过这是老爷子的吩咐,他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子会让这么土的姑娘来这里。

    “可是这是我最漂亮的裙子”欧阳一脸委屈,她变得软弱了,这才是真正的欧阳,满眼的骄傲只是骗人的伪装,她的尖锐只会伤害爱自己的人,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欧阳懦弱的不敢大声说话。

    “对不起,小姐,这不是我要难为你,这是我们的规定,你还是请回吧”侍者用标准的姿势,准备送欧阳离开。

    不远处一辆敞篷跑车停了下来,侍者前去开门,一双精美的高跟鞋映入眼帘,随后是银色绣花的长裙,优美的雷丝从胸前一直垂到地上,修长的手臂上带着洁白的丝绸手套,高高挽起的发髻衬托得脖子非常美丽,灿烂的钻石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女人优雅的走进了欧阳眼前的大厅,没有一丝停留。

    原来这就是礼服,痴痴的欧阳低头看着自己朴素的花裙子,瞬间羞红了脸,原来妈妈都是骗自己的,欧阳并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所有的人都在骗我,都在骗我。大滴大滴的眼泪在好看的眼睛里流淌下来,这种叫做委屈和自卑的东西第一次降临在欧阳身上。

    所有的感受都是真的吗,欧阳不敢相信,她向往的生活怎么会让自己如此难受呢,这繁华的都市为什么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呢,欧阳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她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原来世界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它一点也不美好,它充满了不公平。

    欧阳漫无目的的走着,她不想这样灰溜溜的回家,她起码要看看夜景和阑珊的霓虹灯,再不济也要走一走脚下的平坦大道,诳一诳有名的虹桥。内心无比失落,翻江倒海的情绪铺面而来。欧阳失声痛哭起来,高高在上,众人夸赞的欧阳怎么可以这样被一个门童对待,她是被邀请的,就应该被尊重。眼泪让本来就不是精致妆侬的欧阳变得更加惨不忍睹,黑黑的晕染开的睫毛膏,像肮脏的苍蝇一样黏贴在她的脸上。欧阳祈求着上帝,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让自己快点消失,让自己快点消失。

    炫目的霓虹灯给了大多数人一个流连忘返的夜晚,却给了欧阳这一生最那一忘怀的羞辱,这是她成为林太太以后,最不想提起的曾经。欧阳是矛盾的,这个夜晚不仅给了他遗憾更给了她无限的美好。

    魅色酒吧的招牌明晃晃的设在蓝山路的正中央,只要路过,抬起头就可以发现,你不禁会感叹,有钱人永远都在张狂的炫耀,而穷苦的人只是这些精彩场面的见证者。欧阳就是这样的见证者,但她也是幸运的,她可以从一个渔村的小小少女变成林家的太太,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正好落在欧阳的头上。

    “林少爷,你不能不给面子啊,这妞我也给你带来了,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一个扎着小辫子,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细声细语的说着,手指自然摆出的兰花指,让人着实有点不适应,后来欧阳才知道这是魅色酒吧的老板,人如其名,一点都没错。

    “今天老子不想玩,老子不爽,你知道吗,别来烦我”林天明已经醉的接近昏迷,他用手扶着墙,想要挣脱出老板的拉扯。

    “大少爷,你可得给个面子,里面那些人可都是冲你来的,我小姐也给你带来了,你就去会会面吧,就当给我个面子,你们这两家我谁也得罪不起,你就不要在为难小的了,我这是小本卖卖,就仗着你们发家致富呢,你看僧面看佛面,你就进去吧”老板唯唯诺诺,就差跪地求饶了,他不停拉扯着林天明的袖子,试图带走他。

    “哼,他算个什么东西,我是相见就能见得吗,不见,他这么大排场,你就好好伺候着就行了,不要老烦我,让我安静一会儿”林天明忍无可忍,这些不要脸的东西,还不是看在林家的势力上,一次又一次的接近自己,装什么清高,龌龊小人还学什么君子风度,真他妈恶心。

    林天明是个正直的的人,也很单纯,脑子里没有那些商界尔虞我诈的计谋,也没有公子哥的臭毛病,他不想把自己当成一个上流社会的大少爷,他就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想过平凡人的生活。找一个善良的女人结婚生子,然后远离这里,告别自己的父亲,和这些满眼的灯红酒绿,还有别人羡慕的荣华富贵。这些愚蠢的想法在他脑子里生根发芽,在别人看来这是多么的可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林天明就是太不知道上进了,就这一点林老爷子就操碎了心,他不指望自己的儿子以后可以接替自己的位置,他真的不放心,他知道儿子不是这块料,所以他想尽办法让他结婚生子,让他为自己生个孙子,他要从小培养他,培养成一个出类拔萃的商业奇才,这个给老爷子挣足面子的少年,就是后来的林惊。

    “林家大少爷就是了不起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太目中无人了吧,本少爷也不是吃素的,敬酒不吃那就只能喝罚酒了,你说对不对啊,林家大少爷”清冷的声音,不屑的眼神,左耳上有一颗耀眼的耳钻,这是出了明的黑斑头目尉迟隆,走到哪里都会让人闻风丧胆,除了警察,能够和他对抗的也就是林家了,他有势力,林家有钱。两家如果联手,一手遮天那根本就不是梦。但是林天明似乎不怎么忙领情。

    “我们不是一路人,就不要互相勉强了”林天明用力靠在墙上,好让自己的身子看起来正常一些。

    “别给我说这些娘们叽叽的话,有钱谁不想赚,别说你不想,装什么清高”尉迟隆很是不解,这么一个好时机摆在林天明面前,为什么这么犹豫不决,脑子有毛病吗。

    “对,钱算什么,钱对于我来说就是个屁,你懂吗,好好做你的山大王不爽吗,干嘛来招惹我,你以为我很有能力吗,我就是个废物,废物你懂吗,林氏集团不是我的江山,那里没有我任何一个位置,我就是个吃闲饭的,和我谈什么生意,你胆子倒是不小”林天明说的明错,林氏集团根本和他没有关系,他吃着林家喝着林家,到头来什么都不是,这样的林天明谁会瞧的起,就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他尉迟隆会真心和自己做生意吗,鬼才会信,他不过就像要挟自己罢了。

    “给老子闭嘴,林天明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人欠你的,你像个窝囊废一样在这喝酒,最大的本事就是尚床,你还会什么,林氏集团要是在你手里就完蛋了你知道吗,我要是你老子我也不会给你这个败家玩意,现在这个机会你好好想想,如果你一直这样堕落下去谁也帮不了你。”尉迟隆愤怒的抓着林天明的衣领,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个和自己长大的兄弟怎么会变得如此不堪。

    “滚,别来找我”林天明无情的看着尉迟隆,他不想让眼前的这个人看见自己的狼狈。

    “今天不收拾你,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恼怒的尉迟隆不能忍受林天明的无礼,即使是哥们又怎么,所有的强大都是伴随着拳头出现的,“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到他求饶,打到这个混蛋认清自己。”

    手下的小弟有些犹豫,但是他们还是对林天明拳打脚踢起来,跟了尉迟隆这么多年,谁都了解老大的脾气,他不能看到兄弟的背叛,更不能看到自己的兄弟变成这样的喝酒度日的废物。

    惨兮兮的欧阳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遇见她的人都会自动避开她,随之而来的是一片议论纷纷,这些路人不是因为她穿着朴素,或者是抽泣的神情,而是因为她真的是太吓人了,那哭花的妆侬让本来妖艳的脸上变成了灾难现场。面的唏嘘不停的路人,欧阳用头发挡住自己的脸,她不想看见他们,也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这样自卑的心态欧阳从来都没有体会过,她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躲避这些异样的眼光。

    不远处的蓝上路传来凶狠的叫声,其中还夹杂着痛苦的呻韵声,欧阳渐渐接近这里,本能的裹紧自己的外套,她视而不见的向前走去,她不想多事,毕竟自己的能力有限,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去解救别人呢。

    “走,”尉迟隆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小跟班就要离开。

    “老大,林少爷就放在这里吗,这样会不会伤感情”一个个头高大的壮汉,一脸迟疑的看着尉迟隆。

    “用的着你废话吗,林天明你要是想报仇,就拿出实力,别他妈的整天在这给我装孙子”尉迟隆恨铁不成钢的吐了口痰,内心像复杂的山峻,沟沟壑壑,他不明白大好的前程在林天明的面前,为什么就是不向前走呢,真让人恶心。

    暴打在地的林天明没有一丝力气,他就这样平躺着,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他其实一点也不记恨尉迟隆,他甚至有些感动,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人们为了钱不择手段,接近他的人永远就一个目的,那就是钱,这些世俗的人林天明见得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