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36章
    欧阳走在林天明的身后,皎洁的月光打在他俊朗的侧脸上,她想自己是喜欢他的,如果他真的可以留下来就这样安静的过一辈子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她上前走了几步,在后面抱住林天明,她感到了林天明微微颤抖的身体,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声,她真的好想拥有这个人,在每个怀春的少年女心里,林天明就像白马王子一样的存在,这时候的欧阳还不在一钱,因为她还没有足够成熟。

    “你我对不对,要不然我们就在这里结婚吧”林天明就站在那里,没有多余的动作,他感受着后背传来的温热,越来越近的两个人在心里筹划着属于他们的未来。

    夜色里的海面起来有些恐惧,那撞击礁石的海浪像一声声怒吼,让人么心生畏惧,这壮烈的场景,上演着浪漫的情话剧,显然很不和谐,但是情比什么都伟大,起码林天明是这样认为的,找到那个不图他钱财还能他的女人是非常困难的,不过上天眷顾他,让自己遇见了欧阳。

    在渔村大家没有身份登记,林老爷子即使发动了所有人脉也没有找到他们,这里像世外桃源一样的存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常年不变的规律,自从来到这里林天明放下了大少爷的架子,他每天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伴着夕阳去校门口接欧阳,两个人手拉手的回家。村里的人一开始很好奇林天明的身份,不住的打听,欧阳夫妇也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但是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这段美好的岁月给欧阳留下了珍贵的回忆,尤其是林天明离开的时候,孤独的欧阳就是靠着回忆勇敢走下去的。

    日子像孩子的滑梯,很快就过去了,林天明和欧阳在一起已经一年了,欧阳长成了思想成熟的大人,身形渐渐风韵起来,在林天明的滋养下,女人味十足,这对幸福的恋人过着让所有人羡慕的生活,这不禁让欧阳充满的满足感,这个时候的欧阳还是个把情当作一切的女人。林天明也很是好奇,为什么这次老爷子没有来找自己呢,难道是妥协了,这个年头很快被否定。老爷子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他不可能放着自己的儿子不管,这个心计深重的父亲让林天明感到害怕,眼前的平静或许就是孕育疯狂的摇篮,林天明不敢在想下去,太恐怖了。

    欧阳夫妇着逐渐稳定下来的两口,心里觉得踏实多了,他们催促着两个人赶紧要孩子,趁着年轻还能帮他们着,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本以为一切就这么平静的进行着,但是噩梦往往是伴随着平静而来的。

    那年的夏天雨水特别的多,欧阳刚生下双胞胎的男孩,也就是林枫和林吉,一家人笑的合不拢嘴,张罗着请大家伙吃喜宴,结婚的喜宴没有办,生孩子是天大的喜事,一定要好好张罗张罗。

    这几天的林天明总是有些不对劲,他沉浸在喜悦中,但是总是心慌的要命,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他猜不出是什么,这一次没有想到老爷子身上,在内心里林天明已经放弃了会林家的想法,认为老爷子会和自己一样,渐渐的在忘记这件事情,但是事情怎么会如此简单,老爷子想要办成的事情,怎么会放手不管,这不是他老人家的风格。

    “老爷,已经找到少爷的下落,就在不远处的渔村”

    “废物,一群废物,这么近的地方你给我找了一年”老爷子气急败坏,他已经心力交瘁,没有哪一位父亲不挂念自己的孩子,“不能让那些图谋不轨的人先找到他们,快去接他们回来,现在和林家做对的人有的是,天明现在就是最好的砝码,我不允许发生任何意外”

    没错,在林天明消失的这段时间里,林老爷子可是操碎了心,刚刚建立的上市公司,不能没有继承人,有太多贪婪的眼睛正在盯着林家这块大肥肉,在加上林天明的消失,更让这些贪婪的人野心勃勃。

    阴暗的地下车库,一辆豪车停在那里,身边的罗罗好像在着什么:“少爷,林家那边的人林天明已经找到,你”

    “不要多话,保住口风,千万不能让尉迟隆知道这件事情,要不然坏了大事,对谁也没好处,”隐没在黑暗中的人不见什么样子,零星的烟火在张狂的冒着烟圈。

    “好,的这就去办,保证给少爷一个完美的结果”

    “这样最好,别给我出什么幺蛾子,干利索点,要不然林家的股份还是没有我们的份”

    一场阴谋的厮杀将要拉开帷幕,远处渔村的人们正沉浸在梦乡里,这场讨伐林家的奇义没有什么正义可言,这完全就是阴谋,把林家扼杀在摇篮里的阴谋,那些肮脏的蛀虫已经深入到林氏集团的内部,他们要合力瓜分这个蒸蒸日上的企业,在金钱的诱惑下,罪恶都显得如此壮烈。

    林老爷子很庆幸林天明可以违背自己的意愿和欧阳在一起,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或许就在那天舞会上林天明就早已死于非命了。那天欧阳和林天明走后,一群带着面罩的黑斑成员来了一场枪战的警告,虽然没有人伤亡,但是金色大厅变得一片狼藉,前来赴约的人们四处逃窜,老爷子就这样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他们寻找着林天明,挟持住了林天明,就相当于套住了林家,不过让他们失望了,林天明早已经走在去渔村的路上了。老爷子想想都后怕,他虽然不了解欧阳是什么样的女人,但是可以跟随没有任何地位和钱财的林天明,这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他对欧阳刮目相,虽然林家需要用联姻来稳固自己的地位,但是现在来是没有用的,蛀虫一天不除,林家就别想过安稳的日子,所以老爷子慢慢的不再反对这两个人的结合,他内心充满了感恩,要不是欧阳的出现,林天明或许要经历一场意想不到的劫难。

    所有的事情都不能高兴的太早,当老爷子还在庆幸的时候,危险已经悄悄降临在林天明身旁了。

    大雨滂沱的夜晚,林天明像往常一样把院子门锁好,当他转身回屋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喊叫,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一声又一声的叫声让林天明意识到有人真的在呼救。在这个村子里,基本没有什么外人来,除了林天明,村里的所有人都是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互相帮助,尽全力为对方着想。难道有人被困住了,林天明没有多想,这些对林天明照顾有加的村民,他是不会放任不管的,他拿起雨伞匆匆的走了出去。

    “嗨,能听见我话吗”大雨打湿了林天明的后背,他寻找着呼救人的身影。

    这里哪有什么人,只不过是一个圈套罢了,怎么会有人傻到在大雨天出门呢。

    “阳阳,是你吗,你是不是又乱跑了”

    阳阳是村里的一个男孩,上次因为被藤蔓缠住,林天明出手相救,这一次林天明依然觉得是阳阳这个捣蛋鬼。

    林天明刚刚踏进树林的深处,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就是这一脚,他就再也没有站起来。林天明被一个麻袋罩住,他瞬间慌乱起来,觉得自己中了圈套,他努力的想要挣脱,但是对方的人手太多,他被压制住了。

    “这不是林大少爷吗,这么悠闲自得呀,一年没见过的怎么样啊,”一个尖锐的声音闯入林天明的耳朵里,他分辨不出这是谁的声音,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见过。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你而来,林大少爷这是什么身份,可值钱了”对方张狂的笑着“愣着干什么,还不好生伺候着”

    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林天明的身上,他努力的反抗着,但是都无济于事,他像蛇一样扭动着身体,痛苦的喊叫着。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这里是渔村,他自己比这些人可要了解地形,林天明知道在不远处有一个陷阱,那是专门用来抓野兽的,但是用在这些人身上也是可以的。

    林天明艰难的站起来,他用力和对方厮打起来。

    “你们这些废物,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一个林天明吗,一群饭桶”

    声音刚落,拳头的力气又加大了,林天明咬紧牙关,忍耐着,他把所有的痛苦都积攒起来,等待着自己的爆发。林天明努力的向远处跑去,这时候,对方的头目见状不妙,掏出刀子威胁着林天明,但是他不能退让,所有的退让只会让邪恶更残暴。两个人扭打成一团,在大雨的冲刷下,对方头目明显很是急躁。

    林天明脚下没有站稳,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对方抓住这个机会,用刀子捅向了他的腹部,林天明躲避不急,鲜血喷涌而出。要是放在以前,林天明不会害怕,他甚至可以豁出性命和对方争斗,但是现在的他有了顾虑,他有了自己的家。当欧阳的模样和孩子的笑脸出现在林天明的脑海里时,他留下了眼泪,他仿佛明白了很多现实。林家就是林天明的保护伞,既然生长在林家就要为林家负责,不能一味的逃避,试问自己,真的不喜欢优越的生活吗,当然喜欢,只是因为自己的懒惰不想去面对险恶的嘴脸罢了,不管自己逃离到哪里,林家少爷的名号是不能改变的事实,如果这一次自己可以大难不死,他选择回到林氏集团,为自己的家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他妈的真不要命是吧,那我成全你”

    当明晃晃的刀子再一次举起的时候,林天明一个激灵,利用自己身高的优势把对方踹入了陷阱,智慧的渔村人再一次解救了自己。腾空而起的渔把歹徒拦截在一个包围圈里,谁都不可以乱动,如果一旦重量失衡,脚下的土地就会塌陷,这可是要命的事情,在这样大雨的深夜,一但掉下去,大量的泥水就会灌入挖好的洞里,即使你不怕山里夜晚的寒冷,但是泥水会活活的让你窒息。

    “我告诉你们要想活命,就不要乱动,”林天明慌乱的脱下衣服捂住伤口,拼命的像家里跑去,一路上跌跌撞撞,对欧阳的依赖在他心中泛滥着,他要变的强大,他要去保护自己的家人。

    “天明,你在吗,天明”欧阳发现了消失的林天明,“刚刚不是去关门了吗,怎么用这么长的时间”

    欧阳穿好衣服,准备去院子里,她拿起伞,顺手给孩子们盖了盖被子。

    “天明,你在哪呢”没有任何回声,欧阳不禁好怕起来,这深更半夜的能去哪呢。

    就在欧阳焦急的时候,她见了躺在门口的林天明。

    “啊,天明,你怎么了,不是去关门吗,怎么会这样,天明,你能听见我话吗,天明,你不要吓我”欧阳的眼泪像喷涌的瀑布,她害怕,害怕的整个身体都瘫软下来。她见了渗出衣服的血迹,她知道天明受了很重的伤,一声声的哽咽让她喘不过来气。

    “没事,我没事”林天明艰难的出这几个字,伸出手去抚模欧阳。

    “怎么会没事,路这么多血,是谁干的,是不是你爸爸找到我们了”欧阳心头一紧,理智完全丧失了。

    “傻瓜,我爸爸怎么会派人来追杀我呢,我可是他的亲儿子,他怎么会舍得”

    “可是,他不是反对我们在一起吗”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既然他们能找到我,就明林家现在一点都不太平,爸爸肯定是被控制住了,要不然他回来解救我们”

    “那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抓你”

    “我是林家的独子,一旦控制了我,就会直接威胁到老爷子,逼他让位是最好的砝码,来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对方已经开始动手了”

    “好,天明,你我该怎么做,我听你的”

    “欧阳,我相信你,打从第一眼到你,我就知道你会给我勇气,现在你要冷静,林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你仔细听我讲。现在把孩子们藏起来,你去魅色酒吧找尉迟隆,他会帮我们,你千万不可以让别人认出你来。当初我们俩为什么结婚补办酒席,即使因为这个,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我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的存在”。

    “好,你要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