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38章
    那个在自己疼痛难耐的时候都会准时出现在床边的人是谁,侬安不是很清楚,在治疗中,侬安的眼睛有些刺激性失明,医生决定让她带上眼罩好好休养,从此那美丽的世界都在侬安的耳朵里。当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她就知道她来了,她尝试过很多次去问他,你是谁。

    他总是简单的,我是林惊。侬安很不明白,难道是自己失忆了吗,好像我不认识这样一个人。每次侬安因为感染而发烧的时候,林惊寸步不离,一直等到她退烧。

    渐渐的侬安也不想再问了,她觉得太累了,她也在慢慢的习惯有林惊的存在。

    自私一点,林惊平时比较喜欢侬安忍受痛苦的时候。当然这样的想法很不道德。但是这些疼痛能让侬安像个孩子一样柔弱。

    她像个惊慌的女孩一样依赖者林惊,她总是在自己最无法忍受的时候,把手伸向林惊,林惊就这样紧紧的握着这双白皙的手,有时候在医生允许的情况下,林惊会像抱一个婴儿一样抱着侬安,他不话,就是这样温暖的抱着她。

    在侬安还不能够睁眼见林惊的时候,她总是有些抵触,她并不像和他有什么牵扯,毕竟自己不认识他。但是当疼痛袭遍全身的时候,侬安又会主动的去拉林惊的手,来安慰自己。林惊并不介意侬安这样的行为,他对侬安充满了耐心。有时候侬安握着林惊的手,她仔细的抚模着手上清晰的纹路,她像个会算命的大师,她想清楚眼前这个男人。

    “喝水吧”林惊的最多的就是这就话。

    侬安喜欢听他话,就是这句粗声粗气的“喝水吧”侬安可以在脑海里重复无数遍,直到自己厌倦为止。躺在床上的侬安有很多无聊的时间,她不知道应该用这些时间来干什么,因为眼睛暂时的障碍,让她错失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奥运会。

    当其他的病友在欢呼着中国赢了,或者电视上解员着一个扣杀,这些视觉性很强字眼的时候,侬安就会觉得特别的孤单,她渐渐的开始佩服那些生活在黑暗中的人,这是多么需要勇气的事情啊。

    沉浸在黑暗中的侬安异常安静的时候,林惊就会去抚模她的后背,让她更安心一些。

    在第二次手术结束的时候,医生侬安的腿可以向以前一样完美,不在弯曲了,但是伴随而来的是无尽的疼痛。她甚至愤怒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林惊就在这个时候轻轻的摇晃着她,给她哼唱着歌,就在这个时候侬安就会笑起来,她笑林惊的五音不全。

    的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她的眼睛都已经习惯了这样湿润,出事以来侬安感觉自己已经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有些时候她会在触感上觉得自己的眼泪已经不再是圆形的了,它们会变成奇怪的形状就像各个国家的版图一样,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拼凑成一个新的国家,那是属于侬安的国度,只有她才能见那五光十色的天空。

    在几个时持续的疼痛中,侬安就像个受伤的猫一样缩在林惊的怀里,这样的温暖可以让她暂时忘却一些不快的镇痛,但是当林惊也无计可施的时候,侬安怯怯的:“林惊,你可不可以帮我跟医生,给我打一针杜冷丁?”

    通常林惊会温柔的“不”,但是侬安也会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行”,这样矛盾的两个人在拌嘴中消磨着时光。每当这个时候,林惊就觉得他们俩已经在一起走完了大半人生。

    在睡梦中惊醒的侬安,大汗淋漓,这么长时间以来,这种惊醒成了她的习惯,她悄悄的下床来到阳台上,清冷的风很舒服的吹着她,思绪在空中漂浮着。

    其实侬安不知道,每当她睡不着的时候,林惊就这样注视着她,没有任何声音,就是这样默默的着她。

    侬安挺好奇,当林惊的名字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时,她就微微一下。她觉得自己把林惊想的太美好了,他修长的手指,温暖的气息,还有伴随在衣服上的青草香,不知不觉的就会联想到金城武。她真的好想睁开眼睛一这个伴随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的人。

    不过更让侬安好奇的是林惊的身世,因为有一次在输液室输液的时候,好多人在议论林惊的名字。

    “是真的吗,真的是林氏集团的总裁吗”

    “是,就是那个叫林惊的,还真是长得帅气”

    “对啊,你那个姑娘多好的服气,能够和林家攀上关系”

    他们讨论的林惊,和在自己身边的林惊一样吗,侬安不还意思开口问,有一次侬安问林惊,“你是谁啊,为什么要来照顾我呢,我们两个很熟吗”

    林惊很平淡的:“我们不熟,但是我是受人之托来照顾你的”

    “受什么人的嘱托,”侬安不禁有些奇怪,自己的父母不幸遇难了,自己唯一的哥哥吗,那就更不可能了,出事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就没来过自己一回,侬家没有什么知心的亲戚。

    “这些你就不用问了,我是不会害你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娶你为妻”

    侬安惊呆了,这么一句浪漫沉重的话,在林惊嘴里出来怎么会这样的平静,就像那种不得不接受的宿命一样,怎么会这样。

    所有的问题伴随着疼痛戛然而止,又一波的恐惧袭来,侬安变得非常暴躁,她无缘无故的抓起身边的东西向不知名的方向砸去,这些不明物体有时候会准确的落在林惊身上,但是他从来都不躲,从来也不喊痛,就这样默默的着侬安,这些对于林惊来都不重要,只要侬安可以好起来,他可以不顾一切。

    但是林惊无法忍受侬安伤害自己,那些打碎的镜子,往往会飞溅起来,偶尔会划伤侬安的脸庞。

    这个时候林惊的内心是失控的,他用力抓着侬安的手腕,让她埋在自己的怀抱里。林惊流下来的泪水,落在侬安的眼睛上,额头上,嘴唇上。

    侬安瞬间安静下来,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个陌生的男人在哭泣,在为了自己哭泣,她伸出手去抚模他的脸庞,悄悄的擦干那些饱满的泪水,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着“对不起”。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像一座雕塑,值得纪念。

    林惊轻轻的拍打着侬安的后背,像哄孩一样,让她快快安睡。她蜷缩在床上像一只猫一样把脸埋在自己的身体里。她的身体温顺地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她现在就连睡觉都养成了乖巧的习惯,她在努力克制自己的疼痛。

    林惊替她把被子盖好,然后慢慢走到屋角,拿起扫帚尽可能轻地打扫着那些碎片。它们懒散地划过地板,划过那些建筑物的皮肤,当尖刻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林惊放下了手中的扫把,蹲下身用手一点点的把那些碎片捡起来。

    这可是林惊啊,他就这样无怨无悔的低着头,仔细的捡着。

    “林惊”疼痛让睡眠变得短浅,侬安干净的声音就像是雨水冲刷过的树叶一样响起。林惊来到她身边,她把手伸给林惊,着:“我疼”

    林惊再一次的用手臂环绕着她,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妙的震颤着,他在她的耳边:“疼的厉害你就喊出来,没关系的”。

    侬安使劲摇摇头:“不要。”

    在这家医院里,大多数的病人都见证了这两个人的默契,不自觉的变成了一段佳话。

    侬安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天天空很晴朗,有大朵大朵的白云,在恍惚的视线里,她见了镜子里的自己,漂亮的脸上有一些的划痕,侬安突然笑了,她觉得自己变白了,是那种自己喜欢的苍白。

    侬安记得有一次在孤儿院里,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她因为贫血,皮肤长期透着这种干净的白色。

    一双好的手伸到侬安面前,她茫然的抬头寻找着这双手的主人,因为刚开始睁开双眼,侬安还不大适应这种强烈的光,微微的皱着眉头,这双手的主人很是贴心,用手遮挡住侬安的眼睛。她第一次见了林惊,她真不敢相信这个日夜照顾自己的男人竟然长得这么帅。侬安不好意思的笑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总是认为林惊是个中年人,而且是那种很常见的中年人,因为林惊的声音太有磁性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和自己一样年轻人会有这么多阅历,会这么有耐心的照顾人。

    “笑什么,我有那么好笑吗”林惊板起脸,他有些不自在,有个邪恶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冒出来,如果侬安不见自己的话,会相处的很是自在,但是这样是不对的,侬安因为自己已经受了太多的苦。

    “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玩的事情”侬安苦涩的笑了笑,不知道该些什么,面对眼前的这个人,侬安感觉有些陌生,这个自己在痛苦的时候依赖的人,这个可以忍受自己暴躁的人,侬安突然对他有了距离感,是因为自己眼睛的事情吗,是因为自己可以给自己安全感了吗。

    “那个,我叫林惊,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林惊绅士的伸出手,他在等待着侬安,他有耐心,他有信心,他能够好好的照顾她,林惊起来有些紧张,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种莫名的紧张来自于哪里。

    “我是侬安,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侬安瞪着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她真的由衷的感谢林惊。

    林惊僵直的站在那里,耳边有微风吹过,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内心的良知在侵蚀着自己。

    “喝水吗”

    “不用了”侬安感觉到了林惊的不对劲,好像他并不喜欢自己这样的话。

    林惊坐在床边,安静地帮侬安削着苹果。她把右手很珍惜的捧在胸前,声的抱怨着那个新来的护士扎偏了针。然后是好长一段时间沉默,只能听见墙上那滴滴答答的钟表声。

    这时的林惊很不自在。无论如何这不是侬安的错,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忍受她无端地暴躁跟发泄,可以忍受她的冷嘲热讽,可以越来越忍受她无尽的抱怨。

    “来,吃些苹果,这些维对你的伤痕有好处”林惊郑重其事的把那个光溜溜的苹果放在侬安面前。

    “好,谢谢”侬安珍惜的咬了一口,认真的咀嚼着,“不怎么好吃呢”

    当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侬安有些惊讶,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它连情绪和口气都可以这么准确的在现。

    林惊没有惊讶,他微微的笑起来,只要侬安不讨厌自己就一切皆有可能,他不想强迫侬安融进自己的生活,但就想单纯的让她幸福。

    “我出去一下”林惊默默的走了出去。

    侬安着林惊的背影,有些迟疑,是自己错话了吗,还是有急事,难道是生气了吗,是不是自己苹果不好吃,生气了。侬安的内心有一个人在撞击,搞的侬安一阵慌乱。侬安用手轻轻梳理着自己的心,她闭上眼睛,阳光在泪光里变得晶莹剔透,那些泪花就是对林惊的奖赏,耳边的风像一个合唱团一样,奏响春天的交响。

    “嘭”的一声,房间的们想了起来,把侬安拉回了现实。

    林惊就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粉红色的塑料袋。他一个男生提着这样的袋子很是不和谐,甚至有些好笑。口袋里面是很多鲜红,饱满的苹果。他没有表请的:“这次,应该是很好吃的苹果。”

    侬安着呆呆的林惊,扑哧笑出了声,这一刻的和谐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就像所有湍急的水流,都隐藏在平静的水面下面,林惊着灿烂的侬安不禁有些担忧,他不知道该如何给侬安她的双腿,更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

    医院三楼的休息室里,林惊端着一杯炭烧坐在阳台上,晚上的风很凉,会不由的打起喷嚏来,但是他依然没有回病房的打算,就一直呆着呆着,那杯滚烫的咖啡逐渐变得冰凉。

    “你号房的病人多可惜,长得这么漂亮,再也不能走路了”

    “就是呢,想想还真是可怜,漂不漂亮咱另,这日常生活太不方便了”

    “不过她男朋友长得好帅”

    “长得帅有什么用,这种时候还不知道以后怎么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