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44章
    混迹这么多年的风潇潇,你不能说她智商低,她只是有些时候会偶尔犯傻。这不是她的错是她性格决定的,那种让人毫无防备心的直爽和洒脱,怎么可能不让人利用。

    现在的风潇潇就像一把刀一样,让别人支使着。

    “潇潇,你脸色有些不对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然去医院看看”。

    侬安没有发现风潇潇眼里的忧愁,她看到的是自己旗下艺人的苍白的脸色。

    “不用,不用,可能昨天熬夜的缘故,总觉得自己没睡醒”。

    风潇潇连忙摆摆手,怕侬安过于的担心。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是工作的话,我得很抱歉的告诉你,那个卫生巾的广告暂时延期了,所以,你可以在好好休息几天”。

    “什么,竟然又延期了,是不是不想拍了”。

    风潇潇眼睛里充满了疑问和对自己不争气的埋怨。

    “你别着急,虽然我比你还着急,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急不得,利用这些时间好后充实一下自己,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侬安内心也很是挣扎,怎么会有这么不争气的艺人在自己的公司了。

    真是赔的血本都没有了。

    “侬安,真是特别抱歉了,不过我可以请求你一件事情啊。”

    “看不出来呀,风潇潇这么懂礼貌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侬安托着下巴,准备好好听风潇潇叙述,这是侬安一贯的动作。

    就是这个动作,让风潇潇更加紧张起来。

    风潇潇急红了脸,平时咋咋呼呼的自己突然变得胆小起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

    “那,你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呢”。

    “有”。

    “那就说吧,我在听呢。”

    “好,侬安你可不可以等一会下了班陪我去拿西装”。

    说谎就像吞一千根针一样难受,这个人形侬的太对了。

    侬安觉得有些奇怪,平时的自己和风潇潇并没有很亲近,虽然经常见面,也只不过是工作上的来往。

    难道说风潇潇想和自己做朋友吗,一串的疑问浮上了侬安的心头。

    “西装,去拿谁的西装”风潇潇一般不穿西装,最多的衣服就是裙子。

    “是李子辰的,”风潇潇慢吞吞的说,显然有些不自在。

    给一个和自己无缘无故的人拿西装,让别人听了着实有些暧昧。

    “李子辰,你俩已经熟到这种程度了吗,那真是太好了,潇潇你有救了,他的资源可是比我的多,你还愁不出名吗”。

    侬安两眼放光,她觉得烫手的山芋马上就可以托手了。

    内心里已经心花怒放了。

    “我就知道你会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李子辰总是莫名其妙的和我过不去,就是那次来的时候他非要说我把他的衣服弄脏了,我无力反驳,只能接受了。”风潇潇很无奈。

    “噗,李子辰原来还可以这么任性”。

    侬安漂亮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调皮的笑侬。

    “你不要取笑我,侬安”。

    “没有没有,你去收拾一下吧,一会儿一起去吧”。

    “真的吗,太感谢你”。

    “真是傻姑娘,谢什么”。

    侬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竟然答应了风潇潇。

    心不但不紧张,还有些开心,这就是朋友吗。

    对于把工作当成全部的侬安,朋友是很珍贵的存在。

    因为她不习惯去应酬,也不喜欢逛街。

    平时高冷的自己总是会吓跑好多小妹妹,这怎么可以怪自己呢。

    在这个明媚的季节,风潇潇和侬安第一次走进彼此的内心。

    这是她们友情的萌芽,就像春天的柳枝一样会变得越来越繁茂。

    一路无语的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

    风潇潇想要开口说话,但是见惯了侬安严肃的自己。

    怕自己说错了什么惹侬安不高兴。

    “侬安,你喜欢巧克力吗”。

    风潇潇真是被自己打败了,这么幼稚的问题怎么可以好意思问出口。

    有一种想要撞树的冲动。

    这次真的是风潇潇想多了,侬安也只不过是个少女。

    她的内心世界也是一片粉红,喜欢追星和饮料,是他们的共性。

    侬安可是把公和私分的很清楚的一个人。

    “喜欢,你也喜欢吃吗”。

    侬安面如桃花,一脸女孩子的娇羞,可爱的想上去咬一口。

    “对啊,我超级喜欢吃巧克力,只不过现在要减肥吃的少了”。

    风潇潇有些惊讶,不过仔细想想,也对,侬安其实本来就是这样的。

    “就是,唯一的烦恼就是吃多了会长胖。”

    你一言我一语的,一转眼就到达了一米阳光对面的洗衣店,两个人携手走了进去。

    “请问,前天送来的西服和领带,洗好了吗”。

    风潇潇快一步的走上前,怕侬安发现什么异常。

    “小姐,非常抱歉,最近衣服太多还没有熨烫,请你稍等一下”。

    “好的”。

    风潇潇看准了这个绝妙的时间,转身认真的看着侬安。

    “侬安,要不然你先去对面的咖啡厅坐着吧,我在这等着就行”

    “可以吗”侬安看着对面的咖啡厅,看起来情调不错。

    “当然,帮我点一杯卡布,我一会就过去”

    “那好吧”

    侬安推开门,沿着人行行道,径直的走进了对面的咖啡厅。

    看着侬安进了门,她突然想到,要让侬安坐在靠近植物墙的地方。

    她焦急的拿出电话准备打过去,但是侬安好像和自己心有灵犀一样。

    自己就做到了那个隐蔽的位置。

    风潇潇放心了,她环视着咖啡厅的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拿着九十九朵玫瑰的男人。

    只有偶尔经过的男人不是的向侬安做的位置看去。

    估计是因为侬安的颜值,那可是s市最美丽的脸蛋,谁都想多看几眼。

    “小姐,你的衣服已经包好了”,店员的声音打破了风潇潇的胡思乱想。

    “谢谢”。

    看着李子辰的衣服,风潇潇一阵怨气,怎么会有这么无理取闹的男人,简直就是恶魔。

    这时的风潇潇依然好奇的左看右看,现在的她除了好奇,更加的不知所措起来。

    婷婷也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一种不好的年头在风潇潇的心里盘旋着。

    莫非自己上当了。

    “就是她,给我绑走”。

    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们朝着风潇潇跑来。

    他们大声叫喊着,好像要去抢夺宝藏。

    专心看着手机的风潇潇并没有在意这些嘈杂,她觉得这是在正常不过的闹市。

    她就这么矗立在洗衣店的门口,默默地照着婷婷的电话号码。

    “风潇潇。”

    有人在试探性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风潇潇以为是哪个捧花的男人,微笑的抬起头。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一个粗重的罩子就已经向自己扣过来。

    她已经躲闪不及,像小兔子一下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风潇潇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些人是不是绑架错了。

    自己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三线小明星,没有势力也没有钱,绑自己是不是太赔本了。

    难道说其实他们想要绑架的是侬安,把自己误认为成侬安了吗。

    问题像海浪一样袭来,风潇潇有些招架不住。

    在颠簸的道路上,风潇潇像个女鬼一样向前移动着。

    她觉得走了很远的路但是应该也不是很远,因为他们没有开车,就是徒步行走,步行走得再远,也走出这个街区。

    风潇潇没有慌乱,她再仔细整理着一切。

    她突然想到,婷婷是骗自己的,她一个编剧根本就不可能见得到侬安。

    更何况不是自己公司的编机,可是她骗自己是为什么呢。

    在百思不得其解中,风潇潇依然不是很确定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会陷害自己。

    最后一丝的希望就是婷婷打来的电话。

    可是风潇潇笃定是不可能的了,如果真的是婷婷,这个电话是不会响起的。

    一群人把风潇潇带进了电梯,她似乎听见了粗重的男人喘气的声音。

    她不习惯别人靠自己太近,下意识的躲了躲。

    “老大,人带来了”。

    风潇潇不敢出声,她被重重的扔到了床上,这应该是个酒店。

    她能够仔细的味道酒店里那种特价香水的味道。

    “好,你们下去吧”。

    这个熟悉的声音,风潇潇怎么可能忘记,这是她对痛恨的声音。

    “风潇潇,你觉得这样舒服吗,这就是不识相的下场,你也不用吵,也不用闹,这里是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男人轻蔑的看着风潇潇,这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眼前的风潇潇在这个男人眼里真是美的无可挑剔。

    “胡天一,你王八蛋,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风潇潇从听到那个声音开始就已经知道绑架自己的声音是谁了。

    只是风潇潇没有想到他竟敢找人来绑架自己。

    “别那这种小孩子的把戏糊弄我,我已经调查过了,侬安就只是侬安,和你有什么关系,还有,为了方便起见,我连李子辰都查了,你觉得你还能满口胡说的威胁我吗,风潇潇你怎么就是不知足呢,老子看上你,是你修来的福分。”

    “啊呸,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可是犯法的,你是不是当导演当的太安逸了,想找些刺激,这回付出代价的”。

    风潇潇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个胡天一会放弃自己的前程,就只为得到自己。

    “能有什么代价,在娱乐圈里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更何况你就是个没人知道的三线小明星,你在这清高什么,要是真有什么不好的言论,众人的矛头都会指向你,连新闻上都会说,小明星为了出名不惜付出自己的肉替沟引导演尚床,这个标题是不是很有故事性啊。”

    胡天一张狂的笑着,就是这张丑陋的嘴脸毁了娱乐圈的一时太平。

    “来,小乖乖,我给你松松绑,你看这些粗人,把潇潇绑的都出血了。”

    “你不要碰我,你说为什么婷婷会帮你,她为什幺背叛我。”

    “你说呢,当然是为了钱,这点道理还想不明白吗”。

    风潇潇真的不敢相信,这可是十几年的老头学啊,怎么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呢。

    孤单的侬安在咖啡厅里等了好长一段时间,面前的咖啡都已经凉透。

    她觉得这个洗衣店里的服务太不到位了,怎么可以慢到如此地步呢。

    她透过玻璃想去看一看街道对面的风潇潇。

    绿色的植物墙,把侬安的实现挡的严严实实,她根本就看不到外面的任何场景,她越来越不安。

    原来婷婷让侬安坐在这里是为了挡住侬安的视线。

    不要让她发觉风潇潇的异常。

    侬安起身准备离开,他要去干洗店找风潇潇。

    这个丫头可真是让人操心,侬安在心里抱怨着,逛街的心情一下全无。

    “请留步小姐,刚才有个穿红色上衣的女士给你留下了便条”。

    服务生慌忙的过来拦截侬安。

    侬安听见这一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是风潇潇留给自己的。

    但是当侬安顺着服务生手指的方向看去的时候。

    那个穿红色上衣的女人根本就不是风潇潇。

    觉得蹊跷的侬安以最快的速度拆开了信封。

    信上面有一行秀气的字体,“风潇潇出事了,在凯越酒店608”.

    和侬安预想的一样,风潇潇真的出事了。

    但是这个女人是谁呢,她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又是怎么知道风潇潇出事的。难道说她知道幕后的指示着,她肯定知道。

    侬安小跑几步追了出去,但是那个女人早已经不知去向了,

    一辆飞驰的跑车经过,那超级快的速度侬安不寒而栗,这是对她内心最好的形侬词。

    侬安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也是个弱女之,不能轻举妄动。

    可是在这样下去的话风潇潇会出事的,那个时候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心神不宁的侬安,不知不觉的打通了李子辰的电话。

    闲情逸致的李子辰正在花园里溜着他那条纯种的柯基。

    很让人搞不懂,这种短腿的小物种怎么会那么受欢迎。

    “子辰,侬安的电话”。

    私下无人的时候,李子辰喜欢别人称呼自己的名字,这样显得自己没有那么冷漠。

    李子辰顺手拿过电话,眉头微微皱起,看样子很是疑惑。

    “我是李子辰。”

    “子辰,我是侬安,现在我有一件很棘手的事情,你帮不帮。”

    “听口气,我是必须得帮了,说吧有什么事情劳驾我。”

    “现在时间紧迫,你现在马上到一米阳光的咖啡厅来,就是向阳路上的那个。”

    侬安火急火燎的,目前为止她是不可以告诉李子辰实情的。

    这可是关乎到风潇潇的生命安危,侬安不可以开玩笑,先把李子辰搬过来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