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45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常安,马上备车,去向阳路。”

    李子辰被侬安的电话闹得心烦意乱。

    这是怎么回事,那么着急,还不能说出原由,不会是什么阴谋吧,应该不会那可是侬安,用的着这么做。

    ,李子辰在心里反复确认着,真是不侬易,见得是是非非多了,做些事情就会自然的想很多。

    车刚开进向阳路的路口,李子辰远远地就看到站在门外的侬安。

    她今天的穿着很简单,脚上没有穿恨天高,只是舒适的平底鞋,面侬上也没有化艳丽的妆。

    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帮忙,李子辰更是惆怅了。

    世界上有很多偶然的事情,比如侬安可以和自己的员工成为好朋友。

    再比如她在不久以后就会遇见的林惊,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但是今天发生的一切,注定开始改变着未来的方向。

    “侬安,有什么事这么着急。”

    李子辰在车上下来,他笔直的站在侬安面前,努力搜寻者答案。

    “不是关于我的事情,但是你也必须要帮忙。”

    “不是你的事情,我干嘛要帮忙,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闲。”

    “我并没有这样认为,只不过呢。

    这是再帮你拿衣服的时候出的事,你作为衣服的主人,是不是应该负一下责任。”

    侬安就这样坦然的注视着李子辰。

    如果不是李子辰太过于蛮横无理,或许侬安会喜欢上这个挺拔的男人。

    “衣服,我的什么衣服。”李子辰很是蒙圈,在这里哪有什么自己的衣服。

    “你是不是让风潇潇帮你把西服拿去干洗了,我说李子辰,你也好意思,我的员工是你可以这么轻易使唤的吗,更何况她是明星又不是你的私人助理。”

    “侬安,你别生气,我就是见她可爱逗逗她,没想到她真答应了。”

    “现在,你承认了,那这件事你必须得帮忙,风潇潇因为帮你拿衣服,目前为止下落不明,看样子是被人绑架了,你陪我一起去找她。”

    “你可别闹了侬安,谁会绑架一个不出名并且还没有钱的小明星,站在大街上都没有人能够认出来,怎么谈得上绑架这样的大事。”

    侬安拿出字条,双手把它展平,举到李子辰的眼前,“看见了吗,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这就是证据。”

    “凯悦酒店,离这里不远,绑架怎么会选择去酒店呢,你怎么知道的,太不专业了。”

    “李子辰,有些过分了啊,这是一个女的给我的,目前为止我不知道她是谁,现在赶紧把风潇潇就出来最要紧,要不然一旦出什么事,对公司也不好,更别说咱俩的合作了。”

    “好,我纯属帮你的忙,别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李子辰永远都改不了他这个臭屁的性格。

    “放心吧”

    “常安,把保镖都叫上,但是不要打草惊蛇。”

    “是。”

    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向凯悦酒店走去,看起来像是香港警匪片里的桥段。

    被绑在床上的风潇潇动弹不得,她只能拼命地喊叫着。

    但是她的张狂惹怒了胡天一,胡天一顺手把毛巾塞到了她嘴里。

    现在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叫你不老实,你放心我是温柔的人,不会弄疼你的。”

    洗完澡出来的胡天一,看起来很是兴奋。

    一条浴巾费力的裹在他肥胖的身体上,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

    “潇潇啊,要不要我帮你解开绳子,这样真是有些不方便。”

    胡天一自言自语着,努力的向风潇潇扑过去。

    他就像饿狼看到肥美的肉一样不顾一切。

    “呜呜恩恩呜呜呜。”

    可怜的风潇潇最害怕这样的阵势。

    她急切的想要说着什么但是太无奈了,嘴巴被毛巾堵得严严实实。

    “小宝贝,不要闹,乖,我会温柔的芙摸着你”。

    胡天一色眯眯的看着风潇潇,圆挺挺的肚子离风潇潇越来越近。

    风潇潇想要自杀的念头都有了,这就是自己的劫难吗,真的逃不过去了吗。

    在风潇潇胡思乱想的时候,胡天一粗糙的大手已经开始芙摸自己的大腿了。一阵颤抖让风潇潇安静下来,她认命了,这次谁也帮不了自己了,就听天由命吧。

    眼泪在眼睛里夺眶而出,风潇潇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现实。

    她自认为这么不起眼的自己,怎么会招上这样的色浪导演。

    太对不起爹妈了,自己马上就要失身了,风潇潇越想越难过。

    恐惧笼罩着她,让她无法顺畅的呼吸。

    “嘶啦”。

    胡天一用力撕开了风潇潇的衬衫。

    洁白的胸脯裸露在外面,分内粉嫩的胸罩,可爱的托着大小正好的小馒头,让人想入非非。

    “风潇潇,你在里面吗,回答我一声。”

    是侬安的声音,风潇潇谢天谢地,幸好侬安即使赶到,要不然就完蛋了。

    胡天一很是气愤,每次好事都被侬安破坏。

    他管不了那么多了,电影已经拍完了,也不在需要侬家的投资了。

    今天风潇潇哪里也去不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胡天一显然有些不安和急躁。

    但是到嘴的肥肉他则呢舍得吐掉呢,依然在自顾自的向下进行着。

    衬衫,裙子,能脱的衣服胡天一迅速的解决掉了,就剩下内衣了。

    他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风潇潇,心里美滋滋的。

    见过的女明星太多,想风潇潇这样有肉感,但不缺乏性感的女人还真是不多见。

    胡天一爱不释手的游离在风潇潇的每一寸肌芙上。

    风潇潇用力撕扯着绳子,拼命躲着胡天一的大手。

    但是风潇潇毕竟是个女生,她没有大多力气。

    不一会就累了,除了眼泪,什么也不能做。

    “潇潇,你回答我,你和谁在一起。”

    侬安焦急的踹着门,她知道风潇潇就在里面。

    她在努力地的是谁这么王八蛋,一个弱女子都不放过。

    “你起来。你这样能叫的开吗,人家这是绑架,随便就能开门”。

    李子辰开始怀疑侬安的智商,要不然为什说女人办不了大事。

    就是因为遇事太不冷静。

    李子辰没有任何犹豫,抬起脚“哐”的一声。

    这个帅气的动作让侬安冒出了粉色的泡泡,本以为可以像电影上演的一样轻松地就踹开了。

    但是这个门特别的不给李子辰面子,坚固的挺立在那里。

    “该死,都给我砸。”

    李子辰很是恼火,他想办到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

    他可以伪装的面无表情,但是却掩藏不住自己心里的愤怒。

    这不在单单是风潇潇的事情,现在已经演变成无法收拾的最终审盼。

    李子辰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和自己对抗。

    “小宝贝,这样是不是很刺激,这么多人想进来分享这一刻,来让我给你把毛巾拿下来,太不美观了,我不怕你叫,既然我敢把你带到这里来,我就不怕你叫。”

    胡天一感觉自己像个英雄一样,而且还是视死如归的那种。

    真是不要脸,那这样放肆的凌辱着风潇潇。

    “胡天一,你不得好死。”

    当风潇潇骂出这句话的时候,门被那些彪形大汉踹开,像叠罗汉一样都趴在了地上。

    “我倒要看看这是哪位高人,敢动我李子辰的女人。”

    李子辰迈着小马哥潇洒的步子,走了进来。

    这时候的风潇潇是崩溃的,因为自己就这样暴露的出现在李子辰的面前,感觉好丢脸。

    “李子辰,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和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关系吗。”

    胡天一吓得两腿发抖,刚才的风流模样早已经不见了。

    他噗咚一声跪在地上,那可怜的浴巾就这样被他浑圆的肚皮撑开了。

    侬安真想踢爆胡天一的头,但是这样粗如的事情还是交给李子辰吧。

    她嫌弃绕过这摊肥肉,轻巧的跳跃着来到风潇潇的身边。

    对于现在的侬安回忆就像一把尖刀插在自己的心里。

    那种痛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你已经是个残废。

    你已经是个残废,别说轻轻的跳跃了,就连听到这样的字眼,自己都会泪流满面。

    “把他给我带下去,解决干净。”

    李子辰没有多余的话,可能愤怒让他说不出话来。

    他就这样站在门口,一步也没有向前走,他担心风潇潇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潇潇,你没事吧,我们来了,不要害怕,再也不会有事了。”

    侬安脱下外套给风潇潇穿上,她就这样温柔的抱着她。

    没有任何对话,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抱在一起。

    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下,风潇潇发誓,这辈子都要跟随着侬安。

    不仅是因为侬安可以保护自己,更是因为她也想要保护侬安。

    毕竟女人太过于脆弱。

    回到家的林惊一身疲惫,他把脚重重的搭在茶几上,不想在挪动一下身体。

    “管家,给我泡杯茶,要最浓的那一种”。

    “是,总裁。”

    管家有些犹豫,他好像有话要对林惊说,但是看着林惊苍白的脸色,心里没有了注意。

    “管家,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看你这么犹豫。”

    “我是有话说,不过怕总裁多心。”

    “有什么就说。”

    林惊显然有些不耐烦,他特别讨厌吞吞吐吐的人。

    “好,今天有个男人给太太来了电话,自从接了这个电话,太太就一直把自己关在衣帽间里,都没有出来过。”

    “在衣帽间里,为什么在衣帽间里。”

    林惊很纳闷,侬安这是怎么了,那个男人是谁。

    难道侬安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吗。

    想想也对,自从在一起之后,林惊几乎都没有好好的了解过侬安。

    除了给她优越的生活,不让她受伤害,林惊真的没关注过侬安的内心世界。

    “好,我去看看。”

    奢侈是一种商品,可以买卖可以交换。

    在侬安心里自己不是那种自命清高视金钱如粪土的女人。

    但是自己也不是那种是金钱如生命的人,她可以觉得钱是身外之物,也可以认为钱是必不可少的。

    现在的侬安似乎没有了选择,她只能留在林惊身边,即使为了侬家。

    侬安也要好好的呆在林惊身边,每当想到这里,侬安就会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林惊。

    这样的想法不会在心里留下太多的痕迹。

    因为侬安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侬安的眼光是奢侈的,所以每当烦恼的时候只要看到衣帽间满满当当的昂贵衣服,侬安就会有活下去的勇气。

    其实不止是奢侈的衣服,对于现在的侬安,连林惊都是奢侈的。

    她不知道外人怎么想象她现在的生活。

    或许他们一直认为侬安一定会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天天撕心裂肺的痛苦度日。估计那些看好戏的八婆们就是这样看待侬安的。

    但是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把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痛不欲生。

    即使生活在地狱里的人也会有习惯的一天。

    痛苦的次数一多,人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侬安,你在吗。”

    站在门口的林惊轻轻地敲着门,怕吵到侬安。

    “在呢,你回来了,今天累吗。”

    “我可以进去吗?”

    “可以。”

    很多时候林惊和侬安都是这样相敬如宾的,礼貌的让人觉得他们两个是第一次见面。

    林惊就这样站在门口透进来的那片微弱的光圈里。

    侬安上下打量着这个和自己生活了这么久的男人。

    她像所有正常的女孩子一样在挑剔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夫。

    不过说真的,林惊在外人看来是那么的完美。

    没有任何瑕疵,就是因为这一点周菲总是粘着林惊不放手。

    其实日子久了,在侬安的眼里。

    她不能接受林惊有时候会把饭粒掉在桌子上。

    不能接受他看电视的姿势,尤其不能接受是他吃完饭点烟的样子。

    更不能接受那一副不屑的表情。

    每当这个时候侬安就会想起另外一个男人。

    不是李子辰,是那个不想提起的名字。

    他没有林惊英俊,但是他点烟的样子很迷人。

    侬安知道自己这是在比较。

    似乎自己并没有什么权利来比较这么优秀的两个男人。

    现在的自己没有资格,不过她暂且忘记了这个事实。

    忘记了林惊是那个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深深拥抱着自己的人。

    就在安然想的出神的时候,林惊走到自己面前。

    温柔的把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看起来有些憔悴,哪里不舒服吗?”

    侬安喜欢这样的时刻,她真真切切的能够感觉到林惊对自己的在乎,这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

    “没有,我就是突然间想到了一些事,有点难过。”

    “怎么了,给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

    林惊温柔起来真的不像样,那含情脉脉的双眼都能够把侬安融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