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48章
    她真希望现在可以有一个解救自己的人出现。

    “真是风潇潇,那张怨照就是她的吧。”

    “仔细看还真像,应该就是。”

    “现在的演员为了出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可不是吗,这种照片被贴的到处都是,还好意思出门,真是丢人。”

    “你不懂了吧,这样才可以炒作啊。”

    叽叽喳喳的人群在讨论着风潇潇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

    她茫然的站在人群中间,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风潇潇,滚出娱乐圈。”

    “对,风潇潇滚出娱乐圈。”

    亢奋的声音越来越强烈,风潇潇真是纳闷啊。

    自己到底怎么了,作为女儿她孝敬父母,作为朋友她拔刀相助,作为演员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为什么要让自己滚蛋呢。

    风潇潇惊慌失措的抓着自己的外套,她使劲揉搓着。

    她没有任何准备的就被堵在了机场,这样的场面可以让风潇潇窒息。

    手机振动的声音让风潇潇猛然惊醒,这声振动提醒了她。

    她要给李子辰打电话,她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把自己解救出去。

    屏幕上显示着,李子辰着三个大字。

    风潇潇第一次觉得李子辰是如此的贴心。

    她差点就哭了出来,深呼吸着,现在一定要冷静。

    “风潇潇,你在哪呢?”

    李子辰的声音特别的着急,他特别的担心风潇潇。

    在这个吐沫星子可以淹死人的年代,风潇潇肯定扛不过去。

    “我在机场,刚把侬安送走,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在围着我,指指点点,我做错很么了。”

    风潇潇不敢大声说话。

    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前,她最需要的是保持冷静。

    “天哪,你现在怎么可以在那么人群密集的地方。”

    李子辰显然很崩溃,他要前去营救风潇潇。

    三线小明星揭秘娱乐圈前规则。

    当这篇头大字出现在风潇潇哦眼前的时候,她瞬间明白了一切。

    往下翻去,她和胡天一的床照被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虽然自己穿着衣服,但是从拍摄角度看,自己可以一脸享受的表情。

    风潇潇觉得这是蓄意以久的陷害,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但是这会是谁呢,她最先排除了胡天一。

    作为一个知名的导演,胡天一还没有傻到这样的地步。

    “让一让,请让一让。”

    穿着一样西装的保镖向风潇潇走来,一边礼貌的拨开人群,一面说着对不起。这是认错最好的姿态,但是风潇潇觉得真是可笑

    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懦弱。

    在她想要挣脱的时候,李子辰偷偷的把她拉出了人群。

    风潇潇一路无语,李子辰也不知道开如何安慰。

    这样的沉默一直持续到风潇潇的父母打来电弧。

    “潇潇,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答应过我们,这样可怎么收场,一个小姑娘被说成这样,怎么见人。”

    风潇潇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她恐惧的哭泣起来。

    一波又一波的委屈朝自己袭来。

    “我没有做,我真的没有。”

    “我不会在由着你了,明天做最早的飞机来美国,这是最好的办法。”

    风潇潇的父亲,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

    它要怎么面对来自各个方向的询问,逃避或许是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

    李子辰看着抽泣不止的风潇潇,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去吧,这边的事我来处理,离开是一件好事。”

    平时那个能说会道的李子辰瞬间词穷,他最好的安慰就是附和。

    “恩,我知道了,你先不要告诉侬安,她好不侬易度个假,我不想打扰她,等我到了美国我会跟她联系的。”

    “我知道,放心去吧。”

    风潇潇万万没想到这一别几乎是生离死别。

    命运就是没有任何预料的事情。

    到了美国的风潇潇在焦急中盼望着侬安的消息。

    但是每一通电话都是占线,都是无人接听,她甚至怀疑是不是侬安不能够原谅自己的不辞而别。

    这个无人接听的电话成了风潇潇日夜思念的牵挂。

    那时候的侬安怎么可能接电话呢。

    她的生命差一点就消失的烟消云散。

    在巨大痛苦中活过来的侬安怎么可能理解风潇潇无缘由的消失。

    她自卑的以为,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她利用的价值。

    所有的矛盾在误解的积怨下越来越大。

    当第二声雷声响起的时候,周菲在噩梦中惊醒。

    她特别惊讶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她梦见自己去参加一个婚礼,特别的精致漂亮。

    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婚礼,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浪漫的场景中自己要穿一身黑色的礼服,看起来超级的恐怖和不搭调。

    那些可爱的花童手里拿着鲜艳的玫瑰。

    周菲并不喜欢玫瑰,她总是觉得这种话太过于做作,她喜欢桔梗花的淡然优雅。

    不是有句固话吗,你没有的东西就像拼命得到。

    这个概念用在这里也是恰当的,就是因为周菲身上没有淡然和优雅。

    她才会如痴如醉喜欢桔梗花。

    婚礼很简单,没有什么教堂,也没有什么昂贵的装饰品。

    就是简简单单的白色沙曼,白色的椅子和草地相相呼应,很是和谐。

    她其实不怎么喜欢这样朴素的婚礼。

    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和林惊的婚礼。

    那肯定是奢华漂亮的,昂贵的香槟塔还有玲琅满目的水晶。

    当然还有空前绝会的婚纱,一定要是高定限量版的。

    突然在人群中周菲看见了林惊。

    他穿的完全不搭调,他一身白色的燕尾服,干净利落。

    可是自己身上确实黑色礼服,潜意识里的周菲在思考。

    侬安心安理得的抓起林惊的手,周菲梦见的侬安是完美的。

    没有轮椅也没有眼泪,就那样笑侬灿烂的站在林惊身边。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各位女士们,先生们,衷心的感谢各位的到来,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我今天荣幸的向大家宣布,”说着侬安把林惊的手高高举起来,“这个男人现在开始就是我的啦。”

    周菲说,等等你在干什么。

    可是她的声音被周围的掌声所淹没。

    消失的无影无踪。

    绚烂的礼花在空中绽放,火树银花之中她慌张的抓住每一个来宾的肩膀。

    猛烈摇晃着,问他们:“你看见林惊了吗,看见林惊了吗。”

    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长得和叶晓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出现在周菲面前。

    她狂妄的笑着,她眼睛里充满了讽刺。

    “你傻吗,林惊不要你了,林惊站在新娘子的身边。”

    怎么可能,林惊最爱我,林惊说过会娶我。

    她毫无防备的在惊慌中醒来,满头大汗。

    有些难以形侬的疲惫,心跳快的不像话,重重的喘着气。

    或许是因为遇见林惊的缘故,今天才做了这么奇怪的一个梦。

    周菲想要下床去喝口水,当她坐在床边的时候。

    她看见了和林惊一起去滑雪的合照,内心变得波涛汹涌。

    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触碰着照片上的脸庞。

    然后又像触电般的缩了回来,她害怕自己的长指甲会戳痛他。

    然后她走到浴室里,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掉眼泪。

    就是这样在夜深人静的夜里,悄悄的掉着眼泪。

    这个时候她的心里涨满了海潮一般剧烈的疼痛着。

    她知道那种痛是自己对林惊的爱。

    爱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心痛的事情,这与你爱的那个人对你好不好无关。

    因为你在给予的同时就已经损耗了生命中那种最重要的力量。

    他深深折磨着你,让你难以入眠,让你以泪洗面。

    现在的周菲不能理智的去思考这件事情。

    在她的脑海里侬安抢走了林惊这是一个不侬意志改变的事实。

    她诅咒着一切,她在内心咆哮着。

    那些美好的记忆像碎片一样呈现在自己眼前。

    蹲在地上的周菲打开水龙头,清澈的水流全部倾泻在浴缸里。

    她认真的撒上花瓣,像往常一样泡进了水里。

    如果说大半夜洗澡时神经病的话。

    那么现在的周菲已经病的不轻,她需要降温来缓解一下刚才噩梦的惊吓。

    她把身体重重的埋在水里。

    一串气泡在她的鼻孔里悄悄的升起,她需要变得冷静。

    然而这时周菲最擅长的方式。

    “叮咚”。

    是门铃的声音,清脆刺耳的门铃。

    在这样寂静的夜晚听起来有些吓人。

    躺在浴缸里的周菲,没有丝毫动静,似乎没有听见。

    一声又一声急速的声音向浴室袭来。

    周菲猛然坐起,她大口呼吸着,刚才的窒息让她有些难受。

    是谁,大晚上的,虽然自己也没有睡着,可是这时候串门是不是有些太惊悚。

    周菲一边用浴巾擦着头发一边朝门口走去。

    “是谁啊?”

    “是我,叶晓。”

    周菲很是吃惊,看来今天是林惊前女友的无眠之夜啊。

    “你这是干嘛来了,喝这么多酒,还拿着这么多酒,开酒店啊。”

    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周菲很不喜欢叶晓。

    但是没有办法,同仇敌忾总好过孤军奋战吧。

    “少奶奶我今天特别有兴致,来,为了咱俩的革命友谊喝一杯,哈哈。”

    这哪是叶晓啊,明明是个酒鬼。

    看起来真是没出息,除了喝酒解烦还会什么,一点用处都没有。

    周菲把烂醉的叶晓拖进屋,费了好大的力气。

    “我给你说,周菲,你比我强,真的,说心里话,你知道我多羡慕你吗,你那时候骄傲的站在林惊身边,那风光尽,你说学校里谁能跟你比。”

    原来也是为了林惊而来,周菲无奈的摇摇头,女人啊,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还说呢,你那时候可没少算计我,现在我被林惊甩了来看我笑话?”

    “这是什么话,我要是打算看你笑话,我还用的着帮你解围吗,我就是一看到到那个残废侬安呆在林惊身边就恨的牙痒痒,你就那么大度的拱手相让了。”

    “谁说放弃了,我只是突然没有了方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两个沦为同类的女人,你一杯我一杯的缅怀着自己的爱情。

    想想还真是可怜,尤其是叶晓,都没有真正得到过林惊。

    “叶晓,你给我说说你怎么认识林惊的,那时候你看我就跟见着日本鬼子一样恨的牙痒痒,你说说说说。”

    周菲满脸潮红,既然被甩了就要做好觉悟。

    她好奇这个曾经无比嫉妒自己的女人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心态。

    是不是只要是女人都会少女怀春。

    “这个可就说来话长了。”

    那个滚烫的一见钟情让叶晓难以启齿。

    她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也有点执着。

    “那时候的我也很是受欢迎的,整天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到哪都是像小蜜蜂一样的男人,他们那些肮脏的想法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让我猜猜,就在这个时候独特的林惊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但是他已经有我了,是不是。”

    周菲一阵狂笑,她现在稍微有了那么一点优越感。

    起码自己还是林惊第一个爱的女人。

    “去,你说的有一点没错,林惊就是最独特的存在,我记得那时一个朋友的

    生日宴,大家闹得特别的厉害。”

    那个时候的叶晓还是人见人爱的小美女。

    虽然任性,但是也是一种个性,那天参加生日宴的男人。

    有一大半是冲着叶晓来的,他们想在酒精的作用下。

    对叶晓做些什么,个个心怀鬼胎。

    你一杯我一杯,叶晓被灌了好几杯之后。

    整个人都有些恍恍惚惚,她想要去洗手间。

    跌跌撞撞的一个不稳撞到了人,这个人就是林惊。

    林惊那天跟着一大群同学来给人过生日的。

    当这个走路踉跄的小姐一头栽进他怀里的时候他下了一大跳。

    习惯性的想着她会不会有什么病,但是那时候的林惊是个善良的人。

    他抓着摇摇欲坠的肩膀对叶晓说:“你不要紧吧?”

    这是多么温柔的声音啊,叶晓缓慢的抬起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林惊。

    虽然有些醉眼朦胧,但是她还是努力看清了林惊的长相。

    林惊把掉在地上的外套帮叶晓拾起来。

    那个鲜艳的徽章出现在林惊面前,“原来咱俩是一个学校的。”

    “是吗”叶晓马上抬起头,对林惊微笑着:“我是音乐系的,你呢?”

    “金融系。”

    如果那时候的林惊知道叶晓是这样一个难缠的女人。

    估计他会躲的远远地,哪怕她摔死都不会管她。

    林惊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点点的善意,竟然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叶晓知道自己喜欢他,她鲜艳的嘴唇就是这样轻易说出这三个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