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49章
    从那天起,叶晓就想尽办法打听关于林惊一切的消息。

    “我是金融系。”那句句让她回味了一百回一千回的话同时是她唯一的线索。

    陷入暗恋的人各个都是福尔摩斯。

    因为他们善于捕捉那些别人几乎看不到的蛛丝马迹。

    没有人知道她在干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认识林惊。

    她怕这么一个优质的男生,被别人捷足先登。

    她悄悄的在金融系里大海捞针。

    像一棵树一样笔直的站在教学楼的对面等着他出现。

    她偷偷的到图书管理去看他刚刚借过的书,顺着名字查找着,于是她终于知道了他叫林惊。

    林惊,多么好听的名字。

    这个时候的叶晓即使闻到林惊的汗臭味她也会觉得香。

    后来她用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方式知道了他在那间宿舍。

    甚至晚上会偷偷的站在窗户下面思考着,现在的林惊正在干什么。

    当叶晓坐在餐厅听见林氏集团的继承人是林惊时,她激动地几乎彻夜难眠。

    她就是这样暗暗的下着决心,一定要把林惊追到手。

    就在她准备表白计划的时候,她看见了十指相扣的林惊和周菲。

    听到这里周菲咯咯的笑了起来,她觉得那时候的叶晓真是单纯。

    她也没想到现在蛇蝎心肠的叶晓会有这样痴情的一面。

    “叶晓,你说那时候你得多恨我,是不是都想杀了我。”

    “杀了你,我还没有这样的觉悟,我就是不想让你好过。”

    这样的对话真奇怪,两个曾经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竟然可以如此温暖的喝着酒。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对付侬安吗,我不甘心啊,我为了接近林惊付出了那么多的时间和心血,凭什么她侬安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和林惊在一起,就可以分他所有的财产,她侬安凭什么,还是一个残废,哪里好。”

    叶晓真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既然已经嫁为人妇,竟然还惦记着这样不理智的事情。

    “我是真的恨她,我恨不得要去杀了她,要不是她的阻碍,或许现在要和林惊结婚的就是我周菲。”

    这样一场没有任何套路的对话,或许只有失恋的人可以懂。

    林惊准备举行婚礼这件事情,是怎么也瞒不住的。

    他索性来个记者招待会,体体面面的宣布这个消息。

    “林惊,你真的想好了吗。”

    侬安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领结婚证是发生的意外依然是她内心的一片阴影。

    她真的不像在出什么自己无力面对的事情。

    “这叫什么话,咱俩现在是合法夫妻,举行婚礼不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再说了,你怎么也逃不掉,忘记协议了吗?”

    协议协议,只要林惊一旦看到侬安打退堂鼓。

    就会搬出万年好使的婚前协议。

    其实侬安嫁给林惊是不吃什么亏的。

    上面的每一条都对侬安有利,也就是因为这样侬安才会害怕。

    她真的搞不懂,林惊又不傻,为什么总是这样贴心的照顾自己的感受。

    “我怎么可能会忘。”

    侬安没好气的说,明知道自己不是这样的想法。

    非要一次又一次的确认,这样的林惊让侬安很是心烦。

    “那就行,婚礼如果如期举行的话现在就要开始筹备了,你挑一挑自己喜欢的请帖还有场地的布置,当然了还要去拍婚纱照。”

    林惊的眼里充满了笑意。

    他似乎有些期待这个如约而至的婚礼。

    只要侬安能够开心,他内里的愧疚就会少一点。

    “总裁,刚才夫人打电话来让你回老宅一趟,说是老爷子好像病了”。

    “什么,老爷子怎么会突然病了?”

    林惊警惕的看着管家。

    “夫人说这不是突然,只是怕总裁担心才没有开口,服药几天都不见好转,夫人说麻烦你过去一趟。”

    这样生分的对话让侬安听起来很不舒服。

    老爷子既然病了,林惊就应该回去看看。

    哪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的事情。

    “快去吧,这件事先放一放,现在老爷子生病了,你就好好陪陪他,不要在让他生气了。”

    侬安催促着林惊,她不想让林惊为难。

    所以自己只能主动做出退让。

    “什么叫放一放,我说如期举行就如期举行。”

    林惊的霸道透露在他的骨子里,这是怎么也改不了的习惯。

    “好吧。”拿林惊没办法的侬安只能认输。

    在会老宅的这一路上,林惊忐忐忑忑。

    他真怕老爷子又出什么幺蛾子,好不侬易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

    他真的不想在把有限的精力,放在伦理家常这样难缠的事情上。

    他虽然知道老爷子不想让自己娶侬安。

    但是现在自己和侬安已经领证了,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为什么就不能退让一下呢。

    林惊有林惊的脾气,老爷子有老爷子的脾气。

    俗话说,一山不侬二虎就是这样的道理。

    当司机把车开进老宅的时候,林惊觉得气氛比以往要和谐的多。

    看不出一点老爷子生病的迹象,看来这次肯定是妈妈骗自己的。

    说什么理由让自己回家不好,非要说一些不吉利的话,这一点让林惊很反感。

    “太太,快看少爷来了。”

    管家热情的出来迎接,好像有什么好事要发生。

    这样的老宅让自己很是不自在,可能平时冷冰冰的习惯了。

    突然有了温度还真让人惊讶。

    “儿子,回来啦,可想死妈妈了,今天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欧阳摇摆着那丰满的臀部,心情好的像喝了蜜一样。

    “母亲大人,看你这样开心,看来爷爷是没有什么大碍,那我就先回去了。”

    林惊刚迈出车门的腿想要再次收回去。

    “林惊,你身为林氏集团的继承人就是这样和自己母亲说话的吗,下来,去看看老爷子,多沙天没回家了,一回家就这个样子,你是在打我这个做母亲的脸吗?”

    欧阳看起来很生气,她真的没想到。

    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好,妈妈不要生气,我现在就过去。”

    作为林家最小的儿子,母亲虽然把自己抚养长大。

    但是并没有像疼爱哥哥那样疼爱自己,嘴上说着不计较。

    林惊的内心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去比较,只有不被疼爱的孩子才会努力去争取。

    林惊就是这样,因为总是被冷落所以要变成赚钱的机器才会有价值。

    “来,嫣然让我这个老头子好好看看。”

    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他真的是太喜欢嫣然了。

    有家室有相貌,人又聪明,性格又好,这样的女人跟林惊才般配。

    “哪有,爷爷身体这么健康怎么会老呢,年轻是一种心态吗。”

    嫣然坐在老爷子的对面,轻柔的泡着茶。

    那感觉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她期待着林惊。

    她那已经被暗恋浇灌满了的内心已经无法再进入其他的人。

    她认定了林惊,她不在乎林惊是不是林氏集团的继承人。

    她就是深爱着他,即使现在林惊变成穷光蛋她也依然爱他。

    就是这样坚定地信念,嫣然心怀着希望孤独的走过了这么多艰难的日子。

    “爷爷,你身体怎么了,听......”。

    林惊还没有说完,他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嫣然。

    他有些欣喜,也有些纳闷。

    “这小子,说话都说不利索了,我身体这不是好着呢吗。”

    老爷子叼着烟斗,上下打量着林惊和嫣然越看越般配,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爷爷,看样子你的心情不错,不生我的气了?”

    林惊还是有些犹豫,他担心自己的莽撞在次的惹老爷子生气。

    林惊就是这样如履破冰走到了现在。

    “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要是跟你一样,早被你气死了。”

    “来林惊,品尝一下我泡的茶”。

    嫣然笑靥如花的走到林惊面前,林惊如果观察的仔细的话。

    他能在嫣然的眼神里看到星光。

    “嫣然你怎么在这?”

    林惊抿了一口茶,“不错呀,好茶,香气扑鼻。”

    “那是茶道我可不是白学的。”

    “嫣然难得来一次你们俩好好叙叙旧,我这个老头子先出去了。”

    咳咳,林惊被老爷子的举动下了一跳。

    他似乎有些明白老爷子让自己来的目的。

    “慢点喝,急什么”。

    嫣然温柔的拍着林惊的后背,她真的好想靠过去。

    她想温柔的依偎在结实的后背上。

    她都么希望能够守在林惊身边的是自己。

    “没事。”

    林惊仔细的看着嫣然,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变得漂亮了,也成熟了。

    虽然那些青春的印象还存留在邻近的脑海里。

    但是她就这样穿过了时间的维度来到了自己面前。

    林惊心跳逐渐加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明明不喜欢嫣然,只是因为男人的本能吗。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

    林惊装作很平静的样子摆弄着眼前的茶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虽然彼此是同学但是这么久的时间里。

    对方都改变了太多,已经变得互相陌生。

    其实以前也没有多了解,那时候最频繁的来往就是关于作业。

    “什么时候举行婚礼,都准备好了吗”。

    嫣然看起来要比林惊淡定的多,没有意思尴尬。

    就是自然地聊着天,她想努力的把气氛缓和一下。

    这样可以让林惊更接近自己。

    “侬安正在筹备中,看看进程吧,估计会很快。”

    林惊脸上习惯性的没有表情,其实他本可以不这样冷漠。

    可以更热情一点,但是当林惊知道老爷子想要撮合自己和嫣然时。

    林惊已经没有意思心情陪着嫣然喝茶或者是去参观老宅。

    他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嫣然,你泡的茶真不错,改天应该让侬安也跟你学一学,反正她也没事。”

    “当然可以啊,侬安心灵手巧的肯定没问题你。”

    “她还行,我平时不放心她,家务活有下人们在没怎么让她动过手,估计会迟钝些。”

    林惊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自己对侬安的爱。

    他不管是不是误会了嫣然对自己的感情。

    但是吃过亏的林惊现在做事都会防患于未然。

    “侬安是个好女孩,值得你这样对她,真是羡慕啊”。

    嫣然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当然明白林惊的意思。

    她不仅明白还能体会到侬安对林惊的重要。

    她不是林惊搪塞自己的借口,而是林惊真正在保护着的人。

    嫣然是个有魅力的人,她的一瞥一笑中透露着一种优雅。

    那是侬安身上所没有的特质,或许在出事之前侬安会有这样的自信。

    但是现在没有了,它的光芒已经被痛苦所小米殆尽了,已经没有了光泽。

    林惊不在乎,在他眼里,这些美丽的身子都只不过是外在而已。

    更何况她们都没有侬安美丽,他有时候会盲目的的自信着。

    认为侬安会和这些小女生一样用爱慕的眼神看着自己。

    但实际上并没有,每当想要有的时候结婚契约这几个大字。

    就让侬安把所有的想法都浇灭了。

    “侬安是很好,只是我不好。”

    嫣然有些迷茫的看着林惊,这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有什么隐情吗,她看见了林惊眼神里有些叫做痛苦的东西在穿梭着。

    那是嫣然没有见过的神情,不过话说回来,嫣然对林惊了解多少呢。

    什么叫无所谓,什么叫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吗。

    这是林惊有钱长得又帅,嫣然才会对他念念不忘。

    如果这一切林惊今年都没有了呢。

    真的还会像现在一样无止境的爱着他吗。

    那些冠冕堂皇的话都会说,谁说爱一个人是不需要条件的。

    如果真的不需要什么条件的话,那只能说明,那个人什么也不缺。

    这些奇怪的想法在林惊的脑海里盘旋着。

    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本来见到老同学应该是欢天喜地的。

    但是今天让老爷子一搅合什么情谊都没有了。

    “少爷,老爷子让我来请你们下去吃晚餐,还说有嫣然小姐最爱吃的锅包肉”

    管家恭恭敬敬的说着,不敢怠慢。

    “好,我们现在就下去。”

    林惊有些像逃离,他不是很确定老爷子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已经见识的太多了,从周菲到侬安没有一件事情顺利过。

    “林惊,发什么呆呢,我们下去吧,让爷爷等久了就不好了。”

    嫣然调皮的笑着,那纯真的笑侬让林惊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餐厅里的情景真是奇怪,除了老爷子没有其他人。

    难道今天都没有在家吗,不对呀,刚才妈妈明明在。

    林惊不安分的左看右看,其实他很不自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