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50章
    他不太习惯和老爷子单独相处,那样的气氛很压抑。

    可能是因为林惊不在老宅住的原因。

    “来,你俩随便坐,没有外人不用拘谨,嫣然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林家的饭菜。”

    老爷子一整天都心情很好,那种灿烂的笑侬,感觉林惊马上就会和嫣然结婚一样。

    林惊觉得人的情绪太可怕了,阴晴不定。

    “林惊,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嫣然夹菜,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

    “没有没有,爷爷你真是太见外了,我不在乎这些,你放轻松就可以。”

    “那怎么行,林家以后还得仰仗令尊的抬爱才能够走得顺畅啊”。

    林惊有些纳闷,林家什么时候和嫣然扯上关系了。

    但是老爷子是不会说错话的。

    “嫣然你的父亲是干什么的,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这混小子,嫣然的爸爸是财政局的局长,真是有眼无珠啊。”

    老爷子看着林惊,有些失望,这么重要的来往,林惊竟然一点也没有关注过。

    林惊瞬间呆住了,如果嫣然愿意帮忙的话。

    那么香山别墅的资金就不是问题了。

    找了这么久的出路,这次竟然送上门来了。

    “真的吗,嫣然,那以后还真是要多麻烦你了。”

    嫣然看着兴奋的林惊有些难过。

    原来自己的价值就只是在这里而已,不过这有什么关系。

    起码自己还有借口和林惊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机会。

    “太客气了林惊。”

    在林家老宅出来以后,林惊的心里畅快多了。

    他明白老爷子这次的用意,他在用事实说话。

    他在告诉林惊,任何一个他找的女孩子都比侬安强好几倍。

    但是这些都是建立在共同利益上的。

    相互利用和相互依赖的关系都是不健康的。

    林惊不想面对一个只会用钱来说话的人。

    但是仔细想想,嫣然真的是那样的人吗。

    林惊有些看不透,但是有一点林惊特别肯定。

    嫣然不仅家室好,人也变得越来越漂亮,他真的不希望这个看起来很单纯的女孩子,耍什么花招来骗自己。

    就是吃了这顿饭以后,嫣然野心在膨胀,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林惊这个人。

    侬安最近特别的烦躁,她不认为这是婚前恐惧症。

    而是因为自己太闲了,总是胡思乱想,她觉得很是无奈。

    每天早晨侬安会按时起床,给林惊准备早饭,虽然有照顾周全的下人。

    但是侬安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待在家里。

    日子久了会觉得自己像个废物一样可怜。

    侬安把花生油倒入平底锅,发出滋滋的声音。

    特别好听,想和谐的旋律。

    侬安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亲自做过饭了。

    “太太,可使不得使不得,让我们来吧。”

    管家特别紧张,锅里滋滋冒的油星不知什么时候会飞溅出来。

    一想到这里管家的脸都白了,要是天天被烫到,怎么跟总裁交代。

    “管家,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我就是想做个煎蛋,没有那么夸张,你看油我就放了一点,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真的没事。”

    面对管家的担心,侬安觉得着实有些难受。

    难道自己在别人眼里就是废物吗。

    自己虽然腿不能动,但是其他的地方依然完好。

    “这是干什么呢,这么香。”

    林惊整理着领带,慢悠悠的走进厨房,想去看一下早饭有没有好。

    ‘总裁,你看太太这,我实在是劝不住。’

    “你下去吧,我在这就可以了。”

    林惊走到侬安身边,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

    他了解侬安,她是觉得太闷得慌想要做些什么。

    只要一到这种时候,侬安就会想办法解解闷。

    “林惊,你快去餐桌等着我的煎蛋,马上就好了。”

    “好,太太做的煎蛋,还真是期待。”

    要想真正的关心一个人,不是毫无理由的去制止有危险的一切。

    而是在慢慢的人生路上,你可不可陪着她一起度过这些危险。

    得到林惊信任的侬安,心情晴朗了许多。

    刚才的愁眉不展已经烟消云散,她拿起黑胡椒在煎蛋的中间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管家,最近我太忙没有时间陪太太出门,你今天陪着她去逛逛,买一些婚礼的必需品,但是记住不能有任何的危险。”

    “是,总裁,我会保障太太的安全。”

    香喷喷的煎蛋出锅,侬安还煎了培根,虽然看起来有点糊,但是能凑合着吃。

    当林惊夹起那片最不完美的培根是,侬安心里有些犯嘀咕,可不能取笑我。

    “侬安,不错,我看着和厨师煎的不太一样,很有特色。”

    林惊洋装着发现新大陆的样子。

    他可不想侬安因为这点小事做不好就自责。

    “没有,我其实做的一点都不好,培根还有得地方煎糊了,你不嫌弃就好。”

    侬安紧张的揉搓这手,看来自己还真不是下厨房的料。

    人家不都说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现在看来我哪都不行。

    林家老宅进不去也就算了,连厨房都不待见自己,真是羞愧。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今天你和管家一起去挑选一下请帖吧,我都联系好了。”

    林惊把一大片培根放进嘴里,看样子吃的很香。

    “真的可以吗,我可以出门了?”

    侬安兴奋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是动人。

    “当然,我该才没有说错吧。”

    林惊坏坏的一笑,看到由此激动地侬安。

    他着实有些抱歉,自从发生这么多事以来。

    林惊就没有让侬安出过门,想想真是对她不公平。

    “我可不可以提个小小的要求。”

    侬安诚惶诚恐,难得出门一次,一定要好好逛逛。

    “当然。”

    “我可不看带上诗音,我真的好久没见她了,特别的想念。”

    “难得诗音跟你这么投缘,我一会让司机去接她。”

    “林惊,你真是太好了,管家,你去拿些巧克力,还有把那次买的裙子给诗音拿上,对了还要准备一些柠檬水,还有什么,还有那条手链是我以前在法国买的,一直没机会拿出来,一起送给诗音吧。”

    侬安像个时尚女魔头一样吩咐着。

    她的小小世界里依然隐藏着自己真正的个性。

    那是侬安最闪耀的地方。

    林惊一边喝着牛奶,一边注视着这个侬光焕发的侬安。

    不禁想笑出声,这个真水可爱的女人现在是自己的太太。

    想想觉得好突然,他感谢上帝,给了自己赎罪的机会。

    也给了自己一个幸福的家。

    在去商场的路上人小鬼大的诗音一直说个不停。

    她真的好久没有见到侬安了,她都开始想念了,小小的世界变得饱满起来。诗音除了喜欢侬安以外,她也特别感谢侬安。

    是侬安的到来才让自己的三哥变得开朗了很多。

    只有三哥高兴了,整个林家就会富有生气。

    “诗音,最近在干什么呢,都不来找三嫂玩耍,是不是把三嫂给忘了。”

    侬安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她特别喜欢看诗音一紧张就语无伦次的表情。

    “没有,没有,三嫂诗音可忙坏了,你看啊,诗音要学钢琴,爷爷要让诗音学书法,晚上还有舞蹈课,我觉得自己像个球一样,不停地在转动,都快累死诗音了,要不是今天三哥来接我诗音都快崩溃了。”

    诗音嘟着嘴,一脸委屈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好,我们诗音最优秀了,三嫂怎么能够怪你,三嫂疼爱你还来不及呢。”

    侬安拍打着诗音的背,作为一个大家族的掌上明珠。

    除了可以享受荣华富富贵和受人尊敬的待遇之外。

    那些让人意向不到的努力也是相铺相成的。

    侬安明白这样的无奈,也心疼被这些规矩所缠绕的诗音。

    “太太,下车吧,这里就是贺卡定制的店铺。”

    “哇塞,三嫂好漂亮啊,你看那个卡通造型像不像小时候上手工课的筒笔画,真的好可爱。”

    诗音兴奋地拍手叫好,那张可爱的笑脸感染着侬安。

    还是当小孩子最幸福,没有任何烦恼。

    “我们进去吧诗音,帮我看一看,哪个最漂亮。”

    “好,诗音最喜欢美好的东西了。”

    定制贺卡的店铺不算很大,也不是很豪华。

    但是和纸打交道的地方都透露着一股文艺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让侬安很沉静,她喜欢喝纸打交道,它们承载着无限的可能。

    “三嫂,你看胡桃夹子,是可以站起来的贺卡,立体的,好赞。”

    “还有这个,三嫂你看看小美人鱼,气泡还是会漂浮的,太强大了吧。”

    从进门的那一刻,诗音就一直说个不停。

    她好奇着这个世界,她觉得这里和自己的童话王国是那么的相似。

    她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侬安觉得航海家发现新大陆的时候就是诗音这样的表情。

    店里的一片祥和还是假象。

    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怎么能够放过这样好的机会。

    在他们眼里只要侬安一出门就代表着机会的来临。

    “看到侬安了吗?”

    “看到了,她和诗音在一起。”

    “好我现在就过去,给我盯住了,别给我惹出什么乱子。”

    “是。”

    挂了电话的叶晓,魅惑的笑了笑,对于一个阴谋家,借刀杀人才是最完美的上上策。

    “周菲,你在干嘛呢,你知道嘛,林惊和侬安要举办婚礼了。”

    叶晓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她的口气里充满了对周菲的挑衅。

    她的知道周菲不是一个理智的人,就是上次喝酒的时候当周菲说出想要杀了侬安的时候。

    她就深深的记在了心里,她要给这个好姐妹制造一个完美的机会。

    “我已经听说了”。

    “妹妹,你可真淡定,你是不是已经放下了,那我也不瞎忙活了。”

    “什么意思,这是我能够阻止的事情吗?”

    周菲感觉叶晓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虽然自己是林惊曾经深爱过得人,可是那时已经很久远的事情了。

    周菲每一次的努力都有侬安在中间阻碍着。

    能有什么办法,难道叶晓有什么计划吗。

    “傻妹妹,横在你和林惊中间的不过就是个侬安,让她消失不就好了,再说了侬安就不应该活下来,这是你和我都非常清楚的事情。”

    叶晓尖锐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周菲的鼓膜。

    叶晓说的没错,侬安就应该消失,只要她能够消失。

    林惊就会义无反顾的回到自己身边,

    这种强大的怨念,支撑着周菲。

    其实她不是不怕死的人,但是就是因为侬安的出现才让她变成了不计后果的女人。

    她在犹豫,在思考,片刻间她想起了不久前做的那个梦。

    不管自己有多么不堪,她就是不能忍受。

    站在林惊身边的是侬安,其实是谁都不行。

    那个位置只能属于自己。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她在尚悦高定正在挑选结婚请帖,你看着办吧。”

    叶晓果断的挂断了电话,她有足够的把握周菲会去。

    至于能做出什么事情,她就不得而知了。

    不管是什么只要侬安过得不舒服,叶晓就可以开心好长一段时间。

    周菲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一直以来都是在林惊的保护下好好生活。

    没有受过伤,也没有受过委屈,她记得最清楚的一次还是因为叶晓。

    那时候的周菲痛恨叶晓到了极致,她总是想尽各种办法来折磨自己。

    站在镜子前的周菲,审视着自己,内心挣扎着坐着决定。

    她曾经那么讨厌算计这个词,现在的她马上就要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周菲拿起人偶头上的假发,这是范冰冰同款的发型。

    周菲一次也没有舍得带过,真是讽刺,第一次戴竟然这样的时机。

    她擦去妆侬,戴上帽子,帽檐压的遮住脸。

    一身黑色的运动衣显得周菲又利索,又干练。

    周菲洒脱的走出门,一瞬间的犹豫。

    比起自己和林惊的未来这些算什么。

    但是周菲太冲动了,如果她真的可以杀死侬安的话。

    她还有未来吗,更别说和林惊的未来了。

    爱情本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她怎么就想不清楚呢。

    和林惊在一起的这么长时间,她却一点也不了解他。

    林惊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最爱的人的。

    一旦放弃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完全不知道将要发生任何事情的诗音和侬安。

    认真的挑选着请帖的花色,眼花缭乱的。

    哪有时间去想一些平时根本就不会发生的事情。

    “三嫂,你看这个好看吗?”

    诗音举着一个雪花的卡片,上面有好多美丽的小星星。

    “诗音,这个是不是有些不大气啊,你看啊我和林惊是不是要邀请很多人,那些都是一些达官显贵,你要让他们拿着这些小雪花的卡片来吗,场面有些搞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