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52章
    他眼中瞬间添了一抹冷色,直接起身朝她的方向探去。

    “我说侬安,来我看看,你是不是被车轮子吓坏了,我是林惊,你别告诉我说,你不认识我,要是这样的话咱们赶紧动手术去恢复记忆。”

    侬安满脑子的浆糊,伸手撑在他的肩头试图抵制他靠近的动作。

    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好,林惊,现在保持距离,这是在医院,让别人看到多不好,你说是不是。”

    林惊却是一声冷哼:“你是我林惊的太太,我想对你怎么样当然是我的权利,好好服侍我这是你的义务,侬安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还有,我可没有死皮赖脸的陪着你的,昨晚是你用力抓着我的手不放,每次我试图抽走,你就抱着我哭个不停。现在,你这样对我公平吗。”

    林惊几乎是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

    侬安小小的身子直接被他整个人笼罩住。

    只露出个小脸在外面,她用力挣扎着,却只让两人贴的更近。

    “林惊!我说了不要靠过来”。

    侬安很是不开心,在这样的场合一点都不注意影响。

    “你好歹也是李氏集团的总裁好不好,会出现丑闻的。”

    “如果我偏不呢?”

    林惊没想到自己好心救了她,这个女人醒来之后居然敢翻脸不认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

    侬安气呼呼的瞪着他,两人靠的极近。

    他棱角分明的脸离她不过几厘米的距离。

    双目沉沉看着她的模样,让她的脸红的彻底。

    林惊伸出一指轻轻点在她的脸颊,触手皮肤温暖细腻。

    他笑的越发冷酷了起来:“我救了你一命,你一早起来就这个态度对我?”

    想到昨天情况危急,侬安这才记起来。

    她迷迷糊糊的就这样没有了知觉,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医院的。

    只记得那撞击的疼痛一直在折磨着自己,很是难受。

    可是看着这家伙现在这明显图谋不轨的样子。

    侬安咬牙切齿的道:“多谢林总好心救我!不过林大总裁家大业大,打个喷嚏这座城市都得抖三抖,我无以为报,只能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顾总的恩情了,不过话说回来,林惊为什么你没有来救我,我真的特别害怕你知道吗,我特别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你。”

    林惊看着泪如雨下的侬安。

    第一次觉得自己想要好好保护她,把她融进自己的生命力。

    这一刻的林惊觉得特别的幸福。

    侬安知道自己说的都是气话。

    她虽然有起床气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对待林惊。

    她只是在抱怨,在指责,和林惊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以来。

    发生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林惊没有一次守在自己身边的,她当然会难受。

    林惊的手指在她的脸上停顿,听完她的话,眼中多了一抹戾气。

    可是却并没有直接发怒,而是手指下挪。

    点在了她的嘴唇上,笑的薄凉又冷酷。

    “侬安你傻不傻,你没有下辈子了,你这辈子和下辈子都是我林惊的,你怎么可以说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呢,你不乖你知道吗。”

    他说完,手掌更是下挪,直接挪到她的胸前,暧昧的捏了捏她的胸部!

    侬安惊的瞪大了双眸。

    “林惊,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你怎么会变得这么轻浮。”

    “侬安,你可吓坏我了,你知道吗,在来的路上我把所有的结果都想了一遍,我无法忍受这样的别离。”

    “傻,我不是好好的吗,你看我还有力气跟你吵架,还可以轻轻的芙摸着你的背,我真实的存在呀。”

    林惊没有了刚才的嬉笑。

    他把头深深的埋在侬安光洁的手臂上。

    他又一次的体会到什么是痛苦。自从侬安出院以来,林惊就寸步不离。

    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什么管家,什么吗司机,都是拿着钱不上心得主,这些人真是不可靠。

    侬安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出事,林惊也是服气了。

    ‘你不要生气了,他们已经很努力了,这只能怪敌人太强大,让人琢磨不透。’

    侬安总是觉得林惊大过于小题大做。

    这是谁都不想发生的事情,人又不是神,怎么可能什么都能预测到。

    这样的林惊像个蛮不讲理的小媳妇。

    “你闭嘴侬安,每次都这样说,你倒是照顾好自己啊,每次都惹祸的是不是你。”

    林惊看着嘴硬的侬安,用拳头轻轻的放在她的头顶上,已试警告。

    侬安心里明白林惊担心自己,但是有些事情林惊太迟钝了。

    这样的意外发生在举行婚礼之前,明摆着对方是不愿意让自己嫁给林惊。

    但是侬安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是不可以胡说的。

    “今天跟我回老宅,我要好好问问叶晓,那天在医院没好意思说她,我现在就去,想要用时间来掩盖一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林惊提起叶晓的时候,侬安眼里闪过一丝顾虑。

    她总觉得叶晓这个女人不简单,她可以八面玲珑的伺候着欧阳。

    说明那智商足足的可以甩自己好几条街,不过话说回来。

    哪天为什么叶晓不跟自己一起去马路对面呢。

    难道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我觉得你问不出什么来,只要叶晓不想说,没有什么办法的。”

    “你不了解叶晓,她可是曾经暗恋过我,你们女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感情用事,等到了老宅你就好好观察着叶晓,一切的问题由我来问,我可以在她不同的脸色变化中看出她有没有撒谎。”

    林惊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想当年叶晓可是整天都追在自己屁股后面,叽叽喳喳个不停。

    虽然现在她嫁给了二哥,看起来稳稳当当好好的过日子。

    内心的野心,林惊总是会在她隐约的口气中感觉出来。

    进了老宅的大门,侬安就莫名的心里压力。

    她在这里很不在在,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

    她现在毕竟是林惊的妻子,按理说她应该每个周都要跟林惊回来探望一下家人。

    但是老爷子明文规定不让自己参加家宴,侬安就没有把请安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

    生活在这个大院里的女人似乎没有什么地位。

    侬安其实特别庆幸自己能够遇见的是林惊而不是林家的其他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还真的生不如死。

    “少爷你来了,老爷子今天不在。”

    “没关系,我不找老爷子。”

    侬安的心里有了安慰,只要老爷子不在自己还可以大胆些。

    侬安一直面无表情的脸部,瞬间有了些笑侬。

    宽敞的大厅里,林家人正在围着桌子吃饭,没有人多话,也没有人抬头。

    都各自吃着自己眼前的饭,在林家吃饭是不允许说话的。

    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戒律。

    “大家在呢,福妈添碗筷。”

    “林惊,你今天怎么想起来会老宅,平时怎么请都请不回来。”

    “妈,这不是侬安好久没回来了,我们一起来看看你。”

    “哼,用不着,我还死不了。”

    欧阳总是这样没好气的对待着侬安,她其实对侬安没有什么恶意

    平时老爷子针锋相对的,欧阳也不好说什么。

    自己并不在乎什么门当户对的旧观念,自己也不是千金大小姐。

    更何况侬安还是上流社会的公主,她不能接受的就是女人们为了钱和林惊在一起。

    这些是钱如命的女人,早晚有一天会毁了林惊。

    在欧阳眼里她虽然不确定侬安是那样的人。

    但是侬家确实一直在没落,需要依靠着林家发展。

    她害怕这样的女人待在林惊身边,她还不能接受的就是侬安是个残疾人。

    曾经欧阳给林惊定下过铁的规定,这辈子不能娶为了钱的女人也不能去残疾人,在目前来看侬安好像都占了。

    “妈,我直说吧,我是来找叶晓的,在医院的时候我没有多问,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事情的真相隐瞒过去吗。”

    林惊恶狠狠地看着叶晓,那种可以穿透灵魂的凝视。

    让叶晓有些发慌,她害怕自己漏出马脚。

    也害怕林惊再也不会原谅自己,虽然没有任何可能,叶晓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你怎么和你二嫂说话呢,林惊注意下自己的身份。”

    林吉看不下去了,再怎么说叶晓也是自己的媳妇。

    林惊不管怎样,也得看自己的面子吧。

    “哥,如果她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会跟她过不去,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你就这样维护,还真是恩爱。”

    “你说什么。”

    林吉有些恼怒,他抓住林惊的衣领。

    他可以允许林惊比自己优秀,可以允许林惊谁林氏集团的继承人。

    但是他不能接受林惊这么傲慢的和自己说话。

    这样没有教养的林惊,惹怒了玩世不恭的林吉。

    “给我放开,为了女人你们两个抄的不可开交,丢林家的脸,林惊你如果是来当侦探的我让你问个够。”

    欧阳猛然占了起来,她走到侬安面前,很是不屑。

    “侬安,你就是这样让自己的丈夫来为自己出头的吗。”

    “妈,你听我说。”

    侬安内心有个小兽在吼叫,她不想让别人误会自己。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自己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你不用说,我要听林惊说。”

    林惊看着侬安,他最见不得侬安手委屈。

    但是侬安为了自己已经忍受了无数的怨气。

    他觉得林家对比起侬安在线,如果有人想要一次又一次的陷害她。

    林惊是不能答应的。

    “好,叶晓我问你,侬安出事那天,为什么你在现场,我不想听什么光面堂皇的话,你说妈让你去买马卡龙,现在妈在这你还敢理直气壮的说嘛?”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我就可以回答你,叶晓所得没错,我确实让她去买了,并且就是这么巧的遇见了侬安,夜宵回来告诉我了,如果真腰因为一场意外就让你这么不理智的话,林惊你还是那个可以继承林氏集团的人吗,更何况侬安并没有什么大碍。”

    欧阳穿着华丽的长裙,游走在众人的身边。

    她知道这样维护着叶晓不对,但是林家现在最缺少的就是平衡。

    她不想让林惊占尽所有的风头,不是她不疼爱林惊。

    就是因为疼爱,所以才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儿子因为不值得的事情遇见什么意外。

    今天林惊站在这里质问叶晓,就是林惊的不对。

    他虽然是林家的继承人,但是他排位最小。

    还没有可以和哥哥争论的权利,在一个上流社会的大家族里。

    一旦家人之间失去平衡就会惹来互相残杀的悲剧。

    侬安被欧阳的气场所折服,她似乎有点明白欧阳的意思。

    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欧阳可以侬忍阴险的叶晓。

    为什么就是不肯试着来了解自己呢,就是因为自己是个残疾人吗。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这一次这句话深深的留在了侬安的心里。

    “这么热闹,干什么呢。”

    老爷子缓缓地走进餐厅,他以为大家在说什么笑话小赖凑凑热闹。

    他把帽子挂在衣架上面带笑侬的走了进来。

    他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看见了坐在不远处的侬安。

    所有的好心情都没有了,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惊恐的所有人。

    现在的侬安大气都不敢出。

    本来就有做过心里准备但是面对老爷子她还是胆战心惊。

    “滚出去。”

    老爷子没有过多的话语,他就想现在马上侬安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爸,你怎么回来了?”

    “让她给我滚出去。”

    老爷子气的浑身发抖。

    那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像个红色的气球一戳就破。

    在老爷子的心里除了嫣然其他人都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孙媳妇。

    “林惊,快走吧。”

    林惊没有想到爷爷会这样阴晴不定。

    他大步走到侬安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没有说多余的话,就这样头也不回的向大门走去。

    那些多有的一切林惊都抛在了脑后。

    “我告诉你们以后只要是侬安,都不能进这个家门。”

    老爷子冷冽的声音响彻在林家老宅的上空。

    那回荡的声音像山谷回声一样响亮,穿透每一个人的鼓膜,嗡嗡作响。

    一路上林惊和侬安都没有说话。

    林惊觉得有些愧疚,本来是帮侬安去讨回公道的。

    这下倒好,公道没说清楚,还被赶出了家门。

    林惊不仅觉得对不起侬安,自己还觉得有些丢人。

    侬安用力握了一下林惊的手

    表示自己没有事情,这恰到好处的力度和安慰

    让林惊稍稍原谅了一下自己。

    “叶晓,我警告你,做事要讲究分寸,今天我帮你说话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的儿子,如果再有下次,我饶不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