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章 001放手(1)
    ,精彩小说免费!

    喧闹的街道,来来往往匆匆而过的行人,汽车呼啸而过的低鸣,空气中乱舞的尘埃,咖啡店里沉默的客人。郁小北同陆言彬站在路边,看着夕阳下渐渐烦乱的城市,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郁小北捧着冰凉的奶茶,偶尔低下头去喝两口,夏日的黄昏,依然闷热难熬。

    “小北,对不起。”陆言彬平均5分钟就要对她道一次歉,一开始她还要回应他,但是他仍然不死心地道着歉,她便不再应他。

    其实这件事也没多么严重,不过是陆言彬因为要陪母亲去欧洲游玩整个夏天只溜出来陪了她两次罢了,郁小北一开始闹了会儿小脾气,但是很快释然了,毕竟他们的事情,陆妈妈还不知道,陆家家教甚严,陆言彬的母亲不许他交女朋友,说是怕影响他的学业,因而他总是小心翼翼地出来同她见面,每一次只要接到母亲的电话他立刻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赶回去。

    虽然现在已经毕业了,可是陆妈妈还是将他牢牢掌控在手中,不许他随便出去,怕的就是他会找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来做妻子。这,是陆妈妈最无法忍受的。

    陆家在本市也算是个体面的大家,如果随便找个女人结婚,陆家的颜面何存?

    她早已给陆言彬物色好了人选,就等着他过几年娶回来,那人是郭家的千金,郭爸爸是本市的市长,凭借着他的力量,陆家的生意只会越做越大。

    而这些,陆言彬都是知道的,之所以瞒着郁小北,是怕她知道后立马和自己分手,人都是自私的,他只想留她在身边,哪怕只有一时。

    郁小北理解他,每次都轻言细语地安慰他,表示自己不会在意,这让陆言彬心里更不是滋味。

    “小北,我一定补偿你好不好?”陆言彬低低地说着,他恨自己的懦弱,可是他就是不敢给自己的母亲说他交了女朋友,他害怕母亲,从小就是,只要母亲喊他向左他绝不敢向右,更何况,现在他还没有接手陆家的产业,如果他贸然撕破脸,为了家族利益,母亲恐怕会将所有的产业交给自己的表哥,那个时候,自己真的就一无所有了。

    瞥见郁小北不耐烦的表情,他噤了声,手里的冰激凌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粘稠的白色汁液,看着更加心烦意乱。

    “我该走了。”郁小北起身道别,她的神情淡淡的,像是在对一个陌生人说话,显得客套而疏远,“你也快些回家吧。”

    “小北……”陆言彬小心翼翼地上前拉住她的衣角,却被她躲开,“你生气了?”

    “没有。”她抬手看了看表,尽量耐心地解释着,“你该回去了,你母亲回家了瞧你不见会起疑心的。”

    “嗯。”听到母亲两个字,他立刻顺从地点头,“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好。”郁小北觉得全身黏黏的,想赶快回家冲一个凉水澡,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总比坐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好吧。挥一挥手,她准备离开。

    “言彬!”一个尖锐地女声在身后响起,她转身看去,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中年女人从道旁的黑色奔驰上下来,厉声喝住了陆言彬,“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说在家看书吗?”

    这个人应该就是陆言彬的母亲了,郁小北猜测着,她保养得很好,看着一点都不像年近五十的女人,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声招呼,女人已经走过来了,白色高跟鞋停在面前,女人阴沉着脸质问她:“你是谁?”

    “我……”郁小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瞥瞥妇人身后的陆言彬,他神色焦急而慌张,像个小丑一样滑稽,“呵。”她忍不住笑出来,意识到陆妈妈就站在面前,她赶忙收声,迎上她探究的目光,“我是他的……”

    还未说完,就被陆言彬打断,他的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妈,我刚才只是问她路而已,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多可笑!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郁小北想笑,却发现脸上表情僵硬。他这一句话将郁小北送到嘴边的话全打了回去。

    陆言彬讨好地看着母亲,走过来解释着:“妈,我突然想起你昨天说你想吃冰激凌,我就立马跑来给你买,不过买回来地途中不下心化了,我就想再去买一个,但是我对这里又不熟,所以走着走着就迷路了,还好遇见了这位好心的小姐。”边说着边朝郁小北投去感激的一笑。

    陆妈妈扫视了眼前的两个人,只见郁小北脸色变了,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捏成拳头,她在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怒气。这个人一看就是陆言彬的女朋友,只不过,看穿着,应该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虽说长得美,但是要进陆家的门那是绝无可能。

    陆妈妈没有拆穿儿子蹩脚的谎言,她了然地说:“你有这份孝心是好事,不过,以后要提前跟我说一声,你不声不响地跑来外面,我虽然不会误会你有什么,但是你的未婚妻误会了你可就不好了。”

    “未婚妻!”陆言彬愕然,他哪里有什么未婚妻,刚想开口辩驳,就听见郁小北凉凉地声音在耳畔响起:“抱歉,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陆妈妈没有强留,她这一枪看来是打在了鸟肚子上,立马见血,她点点头,客套着:“谢谢你给爱子指路。”

    郁小北嗯了一声,抬脚便走。她不想再呆在这里,哪怕一秒,她只觉得脸颊发热,眼眶发疼,那是被欺骗后的愤怒。

    无论陆妈妈说的是不是真的,陆言彬的态度都让她心寒。她与陆言彬相识多年,他对她百般温柔,像所有爱做梦的女生一样,她被他的坚持打动,做了他的女朋友,她是抱着同他相守一生的态度来对待他们的感情的,他不看重他的身份背景,她只求一份纯洁的感情,即使他是个穷光蛋,她也不嫌弃。

    可是,他并不是,他的父亲是本市房地产的老板,家境殷实,她这样的普通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当初在高中的时候她就有所耳闻,不过那时自己并不喜欢他,因而也不在意,可是做了他的女朋友之后,才知道,身份的悬殊,会让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落空。

    本来她也不奢望能够嫁给他,她同他商榷着分手,他却不肯放开她,当着她的面就这样嘤嘤的啜泣起来,郁小北第一次见到男人在她面前哭得那般伤心,便不忍心再提分手的事。这样一拖再拖,又走过了两年,他对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却绝口不提结婚的事。

    今日从他母亲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她才知道原因,他早有未婚妻,藏在金屋里,不让她知道,难怪他那样害怕陆妈妈知道他们在交往的事,原来自己不过是见不得人的第三者。

    想到这里,她的眼眶湿了,走到无人的角落,她再忍不住掉下泪来。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年少时他所作的承诺还记忆犹新,现在却是赤裸裸地背叛和欺骗,人果然不能长大,否则只能面对更加残酷的事实。

    当初那个追她的陆言彬是多么傻,每天下了晚自习都等在教室门口只为了送她回家,一开始她冷冷淡淡不肯理睬,后来见他锲而不舍地跟着她,她回头吼他:“喂!陆言彬!你不要跟着我了好不好?”

    他只是傻傻地一笑,说:“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我怕不安全。”

    她觉得好笑,问他:“我安不安全,与你何干?”

    他丝毫不介意她恶劣的态度,只说一句:“我喜欢你,我要护你周全。”

    就是这句话,让她郁小北封冻的脸上有了裂痕,她错愕地看着他,虽然没说话,脚步却慢了许多,也没有刻意驱赶身边跟着她的男生。

    这一送就送到了大学,两人居然还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班级。她还记得当时在教室里见到陆言彬时惊讶的表情,而他也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表白:“小北,做我女朋友吧。”

    她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似乎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已经习惯了这个一直呆在身边的傻傻的男生了……

    只是现在,他要回去他未婚妻身边,这几年自己享用的所有温柔必须全部奉还给他,那些温情不再属于她郁小北了。

    那个在夏夜里拥抱过她的男孩子,那个每天早上站在宿舍楼下给她送早餐的男孩,那个虽然唱歌左音却还是为了她在舞会上歌唱的男孩,那个在她考试前帮她复习的男孩,那个为了她不被流氓欺负而受伤的男孩……

    所有关于陆言彬的场景不停在她脑中闪烁,那是她第一个男朋友,也是她第一个想嫁的人啊……

    滚烫的泪珠一滴一滴从她眼里溢出,跌落在夏日里干涸的地面,盛满了落日惨淡的余晖,同尘埃一起破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