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章 002放手(2)
    ,精彩小说免费!

    走回家郁小北已经疲惫不堪了,开了门,不想被父母见到自己红红的眼眶,便立即冲进洗手间,郁妈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北啊,你回来了?和小陆玩得好吗?”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她心底的防线,郁小北收回去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觉得委屈,不,是万分委屈,为什么普通人家的孩子就会被瞧不起?普通人家的孩子就没有幸福吗?

    扭开水龙头,水哗啦哗啦地往外流,郁小北抬头,看见镜中狼狈不堪的自己,苦涩地笑了,何必呢,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

    捧起水将自己红肿的眼睛浸泡在掌中,郁小北觉得,失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入夜。

    郁妈妈和郁爸爸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郁小北在被窝里听歌,欢快的音乐让她很快就平复了心里的悲痛。放在桌边的手机已经关了,她不想收到陆言彬的任何信息。

    忽然,门铃响了——

    “快去开门。”郁妈妈是电视剧迷,正看得起劲,听见铃声的干扰,便指使可怜的郁爸爸去开门。郁爸爸不情愿的离开柔软的沙发,挪到门前,他不知道,这一次开门,却是给自己的女儿打开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门外,站着两个身着笔挺西装的男人,打头的男子带着金边眼镜,他温和地对郁爸爸一笑:“您好,请问是郁图先生家吗?”

    郁爸爸疑惑地看着他,点点头:“我是啊,怎么了,你们有什么事?”

    男子勾起一个笑容:“郁先生,苏先生病危,他对你们一家,十分想念,特派我前来请你们移驾去看看他。”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惊得郁图说不出话来。苏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是多么遥远的记忆,远到他还是那个27岁的小伙,远到小北还是襁褓中的婴儿,远到苏清神色匆忙地与他告别。那一晚的心跳还在耳边回响,这个消息仿佛把他带回了二十多年前的时空。

    良久,他颤抖着嘴唇说:“什么时候出发?”

    男子回答:“如果方便的话,明早就可以出发,苏先生说,郁小姐一定要到场。”说完他欠欠身,对他道别,便离开了。

    郁图转身,却看见妻子惨白的脸:“他回来了?他是来要回小北的吗?”

    他答不出,只能叹息一声:“那终究是他的女儿啊……”

    躲在被窝里的郁小北还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翌日,郁小北在母亲的催促声中悠然转醒,她顶着黑眼圈瞪着罪魁祸首的母亲,问:“什么事重要到要这么早把我叫醒?”

    母亲忧郁地看着她,支支吾吾地答:“我们的一个老友病危了,想见见我们。”

    “那是你的老友啊,干嘛把我弄醒。”郁小北有些不解。

    郁妈妈解释道:“苏叔以前还抱过你呢。他很是想念你。”

    “等等,你说苏?”郁小北瞪大了眼,“该不会是苏清吧?”她立刻否定自己的想法,这怎么可能,苏清是谁?怎么可能和她家有什么联系,再说,这世上叫苏的人千千万万,哪儿有这么巧的事。

    “你怎么知道?”郁妈妈担忧地问,“难道你们见过面了?”难不成苏清已经私下里见过小北了?那她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妈妈?郁妈妈的心顿时沉入谷底。

    “怎么可能。”郁小北摆摆手,“人家可是大人物,妈,你该不会连人家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吧,他可是沃萨奇瑟连锁酒店的老板诶,有多少人想进那里工作啊,我们这届毕业生里最好的那个都没能应聘上呢。妈,你确定你那老友真是叫苏清吗?”

    郁妈妈愣住,原来他已经这么厉害了,想到自己可怜的妹妹,郁妈妈不觉有些哽咽,不再催促女儿,她转身离开了卧室。留下一脸茫然的郁小北。

    她哪里知道,自己即将见到的人,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坐在豪华的机舱里,郁小北还在震惊之中,她很诧异自己的父母怎么会是沃萨奇瑟老板的故友。

    程奥坐在她的对面,温和地询问她:“郁小姐在哪里高就呢?”

    “呃……”郁小北尴尬地回答,“我刚毕业,还在找工作呢。”

    “哦?”程奥挑眉,继续问,“那么郁小姐到我们公司来可好?”

    “啊?”郁小北惊讶地叫出声,“你是说沃萨奇瑟?”

    程奥还是温和地笑着,他点点头:“郁小姐随时可以来上任总裁秘书一职。”

    “总裁秘书?”郁小北摆摆手,觉得汗颜,“我不行的,我做个小职员都可以偷笑了,做总裁秘书,呃,我没有那个本事的。”

    程奥看着对面失措的女孩子,金边眼镜下的眸子变得温暖起来,他阅人无数,这个郁小北,一看就是个单纯的好姑娘。

    在穿过美得不真实的林**之后,车终于停了下来,穿着制服的男子前来开门,郁小北受宠若惊地道谢,连停车场的门卫都长得这么英俊,真是大饱眼福了。

    程奥引着他们进入大厅,室内华丽的装修让郁小北咋舌。好大的房子……她在心底默默惊叹着,就像来到了童话里的宫殿,她不可思议地打量着每一个事物。

    长长的走廊尽头,程奥停住了,他盯住郁小北的眼,认真地说:“先生很想念你。”

    “想念我?”郁小北觉得好笑,“怎么会啊,分开了那么久的老友的孩子,谁还记得起来啊。”

    程奥不再多言,替他们打开门,便欠身退去。

    房内有浓浓的中药气息,郁小北抬眼看去,宽大的床上躺着一个老人,憔悴的面容,却不失英俊,能看得出来他年轻时一定是个美男子。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注视,老者睁开眼,神色激动地冲她招手:“小北,快来,快过来。”他激动地想要坐起身来,却因为身体虚弱剧烈地咳嗽起来。

    “爸,您喝口水。”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郁小北这才注意到屋子里的这个男人,深咖啡色西装,栗色头发,修长挺拔的身材,宛若神一般俊美的容貌,突然,他抬起眼来看她,咖啡色的眼眸镶嵌在他俊美的脸上,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唇瓣。她不由得愣住,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男人。即使是陆言彬,也不及他半分。

    “小北,过来。”他开口唤她,声音像是施了魔法一般,她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他服侍老人坐好,对她说:“小北,家父很想你。”她垂眼看去,老人很是激动,伸出手来握住了她,她不忍推开。只觉得他的手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小北……”老人轻唤着,饱含深情,“你同你母亲年轻时一样美丽。”

    她被夸得不好意思,回头去看母亲,却看见母亲惨白的脸,虽然疑惑,却被苏清给转移了注意,他紧紧抓住她的手,仿佛那是救命的稻草,郁小北被他抓得生疼。

    “苏,你弄疼她了。”郁爸爸上前,抽回她的手,看语气,似乎还是没有原谅他的意思。

    苏清只觉得心中悲凉,可是,他们能来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这么多年他四处找人,他以为自己就要找不到的时候,侦探却拿来照片,告诉他说,他的女儿,找到了。

    郁妈妈上前,瞪着这个害了自己妹妹一生的男人,他还是那么英俊,虽然病危,却完全没有失了风度,除了面色略微苍白以外,并没有显出狼狈的模样。

    苏清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出声,他不知道该和千梅说些什么,倒是郁妈妈开口了:“你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注意自个儿的身子,别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清哥。”

    苏清反倒笑了:“你还是老样子啊,当年我们那儿就你最泼辣。”

    郁小北看着自己的母亲流露出的孩子气,有些诧异,这回她总算相信她的父母和苏清真的很熟。

    寒暄了一会儿,苏清看向郁小北,目光像跳跃的烛火,他问:“小北啊,你在哪里工作啊?”

    “呃……”郁小北尴尬极了,虽然在飞机上就已经丢过一次脸了,可是程奥只比她大不过几岁,而眼前这个却是长辈,自己贸然说出还没找到工作的事实铁定丢死人。

    郁妈妈可不给她面子,恨铁不成钢地说:“她呀,还没找到工作呢,也不知道大学里在做些什么,连个工作都没着落。”

    郁小北尴尬地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苏清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感慨万千,如果当初自己早一点找到她,那该多好,她可以受到最尖端的教育,可以享受平常人家享受不到的一切,可是,都怪自己……

    他温和地一笑:“没关系,我们公司缺人,小北啊,你就去沃萨奇瑟工作吧。”

    她当然想去,沃萨奇瑟可是所有毕业生的梦想,只是,她什么都不会做。似乎察觉到她的不安,苏夜开口说:“小北,我带你,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她这才点头应下,心里雀跃不已。

    郁妈妈瞧见自己女儿欣喜的脸,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担忧。苏清的目的无非是想留住她,可是,小北从小在普通人家长大,豪门里的黑暗,她怎么适应得了?

    虽说苏清会护着她,可是如果他去了呢?谁来护她周全?到时候为了苏家巨大的财产,只怕小北会被当成箭靶子,全身插满敌人的冷箭。

    见她应了下来,苏夜说:“如果方便,过几日小北可以跟我去公司看看。”

    郁小北对上他的眸,毫无波澜的眼,看不见隐藏的情绪,他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感觉他对她是温和的,至少是无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