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章 004放手(4)
    ,精彩小说免费!

    角落里看着报纸的陆爸爸狠狠拍了拍桌子,面色威严:“这事,由不得你。”

    陆言彬噤了声,他可不敢得罪父亲,只是心下更加烦躁。

    坐在陆家的豪车里,陆妈妈抓过儿子的手,和颜悦色道:“言彬啊,你也大了,不是妈要管你,而是你还入世未深,很多事看不到它长远的发展,妈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

    陆言彬皱着眉,只觉得厌恶,这么多年,唯唯诺诺地生活,就怕自己的母亲不高兴,他就像傀儡,她要他往左走,他必定没法走到右边去。

    车在沃萨奇瑟酒店停下,豪华的装潢让人一看就知道里面的菜品一定价格不菲。

    走进店内,陆妈妈轻轻在他耳边提醒:“不要做出不明智的事,陆家还要靠你来支撑。”

    他深吸一口气,觉得压力重重,当初他也想过要放弃陆家产业的继承权,交给表哥,而他,则去追求他想要的幸福。可是——

    他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常在自己耳边叨唠的话:“言彬啊,妈妈就你一个儿子,你可要争口气啊,陆家的继承权妈妈不想交给别人,你不要让妈妈失望啊。”

    不要让她失望,是否就意味着必须舍去自己的爱情?

    一步,他面色沉重。

    两步,唇角微动。

    三步,微笑破冰而出。

    四步,无懈可击的表情,他走上前,优雅地与面前的女人握手:“郭小姐你好。”

    对面的女人本来也不情愿,但是一见是这样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面上也洋溢出微笑:“陆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陆妈妈看着两人,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用餐时,陆言彬举止得体,面上一直带着完美无缺的笑容,俨然不是围在郁小北身边那个傻气的男人,他的伪装无懈可击,几乎是两个不同的人。

    用过餐,两家父母提议让孩子单独相处。陆妈妈对陆言彬说:“言彬,你带郭小姐去逛逛,晚上记得送她回去。”

    陆言彬礼貌地做出邀请的姿势:“郭小姐,请。”

    郭霞抿嘴一笑,上了他的车。

    陆言彬握着方向盘问:“郭小姐喜欢去哪儿?”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去泡吧吧。”

    陆言彬踩下油门,车飞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郭霞侧脸打量他好看的脸,这么帅的男人不可能没有女朋友吧:“陆先生,你有女友吗?”

    他的唇动了动,说出来的却是与心里所想完全相反的话:“没有。”

    郭霞惊喜地看着他:“这年头,不谈恋爱的男人真是少得出奇。”

    陆言彬笑而不语,在本市最大的一家酒吧门口停下。

    “郭小姐,我们进去吧。”

    酒吧布置得很有情调,酒红色的墙壁和地砖,加上暗色调的灯光,突显出神秘的感觉。

    两人点了酒,坐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男人,穿着考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郭霞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咬牙切齿在心里骂道:“郁以航你这个混蛋!不是说从不去酒吧吗?原来都是拒绝老娘的托辞!”

    正巧旁边有个优秀的男伴,郭霞想也没想就拖着陆言彬走了过去,装作偶遇:“嗨!这不是郁经理吗?”

    郁以航抬起头,看见她身边的陆言彬还有两人挽在一起的手,眸子里瞬间燃起烈火,起身,一拳挥了过去,陆言彬被打个措手不及。

    “陆言彬,你这个垃圾!”郁以航是认识他的,当初他送小北回来正巧被他撞见,只不过陆言彬却没瞧清他的脸,再加上郁以航早小北一年毕业,考取美国一所大学的奖学金,这些年都在国外,陆言彬便更没机会见到他。

    “你谁啊?做什么动手打人!”陆言彬被打得莫名其妙,郁以航却是冷笑:“这一拳是我替小北打的,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出现在她的身边。”

    陆言彬胸中的火被硬生生地浇灭了,他知道是自己理亏,也没有解释,拉住郭霞就往外走,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挣开了,他回头不解地看着郭霞,她抱歉地笑笑:“那个,陆先生,您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和郁以航说,还有,他打了你的事,希望你不要计较。”

    陆言彬是个明白人,这话一听就知道个中缘由,他没有多说,转身出了酒吧。

    门外的风吹得他清醒许多,嘴角火辣辣的疼,可是他心里的痛却是无形的,像毒一样在身体里蔓延,最后痛到撕心裂肺……

    “郁以航,你那话是什么意思?”郭霞在他身边坐下,郁以航不想理她,这个女人,从自己第一天上班起就缠着他,弄得他烦不甚烦。灌下一口酒,他才开口:“郭小姐,我劝你以后找人还是注意着点,别什么样的男人都找。”

    郭霞听了,凑得更近,了然地说:“郁以航,你在关心我。”

    郁以航皱起眉,觉得和这种外星人沟通真的很有障碍。

    郭霞从第一眼见到他起就决定将他追到手,她可是市长千金,又是个名副其实的美女,什么样的男人追不到手?

    可是这个可恶的郁以航就是不上钩,害得她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怀疑,不过现在看来,他好像是关心自己的。

    郭霞也不介意他当初的冷言冷语,热情地解释着:“这次相亲啊,是我爸爸妈妈逼着我去的,本来我是不愿意的,但是我年龄也大了,父母总是希望我早些安定下来的。”

    郁以航没有看她:“这些,你不用给我解释。”

    “怎么不用解释?我怕你误会我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郭霞撅起嘴,委屈地看着他。

    郁以航结了帐准备走人,却被她粘住:“喂!这么快就走了?”

    他甩开她:“抱歉,我还有事。”

    不理会身后女人的呼喊,他快步钻进车里,在她赶到之前扬长而去。

    郭霞气急,在身后大声嚷嚷:“郁以航你这个混蛋!”

    车开回公寓,这是他刚买不久的,从美国回来之后他就开始攒钱,为的就是能让父母和小北住进来。

    公寓还算宽敞,是跃层式的,刚装修没多久,不过这几日父母和小北去了外地,东西还没来得及搬。

    小北……

    他想起妹妹在qq上委屈的话语,觉得心疼。

    他知道陆家财大势大,还专门去调查过,可是听小北说陆言彬对她还算不错,就没有管这事,可是都交往了这么多年了,说到结婚的事,陆言彬却还是吱吱唔唔,遮遮掩掩。他起了疑心,便自己去调查,没想到,那混蛋根本没打算娶她。

    郁以航吸了口烟,他的妹妹要像公主出嫁一样风光,谁都不可以欺负她。

    当初调查的时候发现陆家物色好了郭霞做儿媳,而郭霞刚好就是自己公司里的职员,这个女人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开始缠他,令他哭笑不得,本以为她不是那种会听从父母安排的人,没想到今晚所见——

    果然,陆言彬不是小北可以托付的对象……

    夜色渐浓,皇伦别墅区被柔和的暖风围绕。

    郁小北谢绝了苏夜的陪同,一个人在别墅区里转悠。道两旁的灯打在她的脸上,显出宁静的神色。

    不知不觉走到了玫瑰园,夜色下的玫瑰呈现出妖娆的暗红色,像是涂满了血的红唇,她打小就钟爱玫瑰,尤其是黑玫瑰,那样绝望而浓烈的美让人窒息。

    大片大片的玫瑰,拔节地生长,她禁不住往深处走去,玫瑰的暗香在风里发酵……

    “谁?”低沉的嗓音,惊得她四下张望。在黑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戴面具的男子。她细细一看,竟是银色长发!

    见她不回答,男子继续说:“你是谁?”

    “我是新来的女仆。”郁小北面红耳赤地撒着谎,幸亏是在夜里,看不到她惊慌时脸红的样子,她一边回答一边往他那里走去。

    “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做什么?”男子手中握着精致的酒杯,杯中的葡萄酒在月光下泛着诡异的色泽。郁小北走近了,才看见他脸上金色的面具,遮住了他上半边脸。唇紧绷着,面具下的瞳孔泛着冰冷的光芒。纯白色的礼服,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阿修罗。郁小北不由得看呆了,这样的男子,应该只出现于漫画中吧。

    “呵,你不怕我?”男子扬眉,好奇地打量她。

    “为什么要怕你?”郁小北不解,在他身边坐下。

    面具男子自嘲地笑笑:“果然是新来的,过几天你就会对我避之不及了。”

    “你又没有三头六臂,有什么好怕的。”郁小北耸耸肩,对他的话表示质疑。

    他怔住,思量着她说的话,也许正是因为她对他陌生,没有听见那些流言蜚语,所以才会这般自大地说出这些话。

    他难得地一笑:“小女仆,等你在苏家呆上一段时间就会知道我的意思了,到时候,只怕别人赶你来这儿你都不会愿意的。”

    郁小北看着月光下他流泻的银色长发,伸出手想去触碰,那样光亮的发,让她以为那是上好的丝绸。手还未触及,却被他的眼神摄住,他语气冰冷:“你做什么?”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头发是不是假的。”

    “是真的。”他靠在安乐椅上,白色手套握着杯子,他干净得纤尘不染,再没有谁比他还适合这纯净的白色。

    郁小北没话找话地说:“喂,你为什么要带面具啊?”

    苏莫的手顿住,紫眸微闪,像是沉浸在遥远的记忆中,那一场对决仿佛就在昨天,脸上的刺痛和手上温热的血让他失了言语,只能怔怔地看着剑下带着胜利笑容的男孩,那样鬼魅的笑容,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里。

    他伸手抚摸冰冷的面具,良久,才淡淡开口:“因为我,毁容了。”

    郁小北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没什么,去做个手术不就行了,现在的整容技术挺发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