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章 006放手(6)
    ,精彩小说免费!

    “你的手机号码。”苏夜的询问让她终于想起了被自己抛弃了两天的手机,她匆忙地从口袋里翻出来打开,并对他抱歉的笑笑。

    “以后你的手机要24小时开机。”他继续吩咐着,“作为总裁秘书,必须随叫随到。”

    “嗯嗯。”她连连点头,手机开启的瞬间上百条短信一个接一个地蹦出来,发件人均出自同一个——陆言彬!

    郁小北变了脸色,这两日梦一般的生活让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可是现在……

    她的眼底燃烧出火焰,陆言彬,你竟还有脸给我道歉!手机里的一百二十七条短信,每一条都包含着深情和歉意,若是以前,她一定会感动得立刻扑进他的怀里,可是现在,她咬咬牙,恨恨地想,你还是去和你的未婚妻双宿双飞吧,你们陆家我高攀不起。

    察觉到她的神色异常,苏夜出声询问:“出什么事了?”

    “呃,没事。”她勉强地笑笑,没精打采地嚼着食物。苏夜没有追问,他想知道的事情,自然是能够知道的。

    熟悉了一下午的工作流程,郁小北疲惫地伸伸懒腰,大学里懒散惯了,现在要她做点事真是要了她的老命。她的小动作落入了苏夜的眼里,看着她白色的声影,按下了电话:“程秘书,今天我提前下班。”

    “是,我马上去安排。”

    收拾好东西,苏夜起身走到对面的女人面前,敲敲她的桌子:“下班了,秘书。”

    她看了看表,才四点过,这么早?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大厦,阳光懒洋洋的,照在她的睫毛上,美得不真实。

    气派的大厦前,大理石铺成的台阶被光照得透亮,怕她在摔倒,苏夜回身,向她伸出来手,修长干净的手指在橙色的光影中变得更加像是来自神的邀请。

    郁小北睫毛微颤,情不自禁地向他伸出手——

    “夜总,车备好了。”程奥的声音自两人身后传来,郁小北伸出去的手就这么收了回来,她有些懊恼自己轻浮的举动。倒是苏夜并不在意,转身跟着程奥到了车前,程奥替他拉开车门,回头提醒还在原地发呆的郁小北:“郁小姐。”

    “哦,来了。”

    钻进车内,程奥微笑地关上车门,苏夜冲他点了点头,命令司机开车。

    车一瞬间钻进了人潮之中。

    回到别墅,苏清亲自在大厅门口迎接,郁小北受宠若惊。

    苏清身后的管家看着精神抖擞的苏清,对郁小北投去感激的一笑,前段时间,苏老爷的病严重得一发不可收拾。可是自从郁小姐住进了别墅,老爷的病竟一下子好转起来。

    “小北,今天去公司上班,感觉怎么样?”苏清和蔼地笑着。

    郁小北竟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她握着他的手:“很好,今天我过得很开心。谢谢您让我去沃萨奇瑟工作。”

    苏清的脸上洋溢出笑容:“你高兴就好。”

    “老爷,少爷,郁小姐,晚餐很快备好,还请就坐。”管家出声提醒,苏清立刻拉着她:“孩子,去餐厅吧,今晚有你喜欢吃的菜。”

    来到餐桌前,郁妈妈和郁爸爸已经入座了,郁小北刚坐下,屋外便走进一个男人,白色衬衫,金色面具,干净得纤尘不染,他周身泛着白光,宛若天神。

    看到郁小北,对方一愣,随即掩去了错愕的表情,恭敬地对苏清唤了一声:“爸。”

    苏清点点头,示意他坐下,他的位置正巧对着郁小北,金色的面具,让郁妈妈和郁爸爸很是惊奇,于是问:“这位是?”

    苏清这才想起还没介绍他给郁家人认识:“他是我的另一个养子,苏莫。”

    “养子?”郁小北愕然,“两个都是养子?”

    苏清解释着:“我夫人去世后,我并未再娶,而她去得早……”

    “啊。”郁小北惊叹,真是个痴情的长辈。

    “好了,快吃饭吧。”郁妈妈出声中断了他们的谈话,郁小北有些失望,她还想听听苏叔讲他亡妻的故事。殊不知,郁妈妈此刻的心都快蹦出来了,小北得身世,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

    这顿饭吃得有些沉闷,苏清被小北的话勾起了回忆,显得有些伤感,自己的女儿就坐在身边,却不能相认,但是他无法,毕竟当初是他的错,现在这决定权还在千梅两人手中,至于结果如何,他都尊重他们。

    郁小北一抬头就能看见对面的男人,面具下冰冷的眼睛,自己昨晚的谎言被拆穿了他一定生气了吧。夹菜的手也有些抖,连带着影响了食欲。

    苏莫吃饭的动作非常优雅,像一副画,郁小北想着待会儿要怎么给他解释,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

    苏夜见她这样,便关心地问:“怎么?菜不合胃口?”

    这句话引来了苏清的注意,他的眼神瞬间变得凛冽,正准备责备厨子,却听见小北的声音:“哪里!很好吃啊!”

    苏清这才放柔了表情:“如果不合胃口,就给我说,我明天换个厨子。”

    她提起笑,谢绝了他的好意,不愧是苏家,炒个厨子就跟炒菜一样容易。

    对面的苏莫放下碗:“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他起身,优雅地道别,转身走向厅外,郁小北见状,也放下碗筷,赔笑着说:“我吃饱了,我去外面逛逛。”

    说完,便追了上去。

    餐桌上的人,神色各异。

    好不容易追上了苏莫,郁小北围在他的身边解释道:“我昨晚不是故意的。”

    苏莫的脚步一刻不停,他问:“不是故意唱那么难听的歌?”

    郁小北知道他在嘲讽她,不满地翻了个白眼,自知理亏,又解释着:“我不是故意骗你我是女仆的。”

    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等她,他的步子迈得很大,郁小北有些追不上:“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介绍啊,要是我说我是苏叔的客人,你岂不是会觉得我有些自以为了不起啊。”

    他终于停下来,郁小北来不及收腿,狠狠地撞在他的背上。

    苏莫盯牢她的眼,问道:“你叫他苏叔?”

    “有什么不对吗?”她理所应当的神情让他觉得诧异,她竟然没有认回自己的父亲?

    苏莫不知道其中的缘由,而这些,也不是他关心的,他只管做好他的事前,至于别的豪门恩怨,与他无关。

    抬起脚,他又往前走去。

    郁小北锲而不舍地跟着他来到了玫瑰园,苏莫照例躺在安乐椅上,黄昏橙色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金色面具闪烁着炫目的光,她想象着面具下会是怎样一张脸。

    “你跟来做什么?”苏莫眯起眼,慵懒地问身边这个傻气的女人。

    郁小北知道他又在赶她了,不服气地坐下,学着他的样子靠在安乐椅上:“这么好的地方,我为什么不能来?”

    苏莫无言以对,又不能得罪了她,毕竟是苏清的亲生女儿,他只能闭着眼装作睡着的样子。

    郁小北见他不回答,便嚷嚷着:“苏莫!”

    对方长久的沉默让她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凑近他,郁小北看见他凉薄的唇泛着晶莹的光泽,像是抹了水。

    他的呼吸很轻,打在她的面颊上,她又唤了一声:“苏莫!”见他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郁小北玩心大起,“再不起来的话,后果自负。”

    然而她的威胁似乎不起作用,对方还是像尊雕塑似的躺在安乐椅上,任她胡乱嚷嚷。

    郁小北安静地凝视他,他的头发那样亮,轻柔地随着黄昏的微风轻轻拂动,仿佛抓不住的丝线,她伸出手,想去抚摸。

    叮、叮、叮、叮、叮……

    铃声不适宜地响起,她不得不收回手,翻开手机,上面闪烁着三个字:“陆言彬。”

    郁小北神色复杂,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下电话。

    手机还在锲而不舍地响着,大有你不接我就不停的架势。

    苏莫被这刺耳的铃声吵得头痛,他睁开眼,对着面前白痴一样傻站着的女人说:“你,快给我关掉!”

    郁小北还在犹豫,苏莫忍无可忍,夺过她的手机,想要关掉,却不偏不倚地按下了接听键,陆言彬的声音从那一头清晰地传来——

    “小北!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

    两人皆是一愣,苏莫反映过来,将手机递给她,唇边露出看好戏的笑:“你的事,你自己解决吧。”

    电话那头的人听见了男人的声音,沉默了几秒,却没有挂断电话,他的声音低低地传来:“小北,你在哪儿?”

    “我……”郁小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要如何解释她身上所发生的事?

    最好的回答是沉默,更何况,她还没有打算原谅他,于是她果断地挂了电话。

    世界安静了,苏莫提醒着:“如果你不想再被骚扰,我奉劝你还是关机吧。”

    她恍然大悟般关了机,扬起脸给他解释:“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苏莫不在意地躺回椅子上:“你不必和我解释。”

    郁小北咬咬唇,挨了过去,像是老朋友一般的和他吐露心事:“其实,他以前是我的男朋友。”

    听见她前后矛盾的解释,苏莫轻笑出声。

    郁小北有些恼怒地瞪住他:“你笑什么!”

    他慵懒换了个姿势,正好面对着她:“你继续,我并无取笑之意。”

    郁小北看进他紫色的眸子里,那样清澈的眼睛,正因为太过清澈,所以透出无情。

    “我家境普通,所以,陆家是不可能同意我们结婚的,而他,因为害怕父母的责备,一直不愿意带我去见他的父母,打算一直瞒下去。”郁小北像是说着别人的事,语气轻松。

    苏莫却在心里冷笑,家境普通?若你苏小北都普通了,那这世上能称得上特别的就没有几个了。

    “本来我是打算分手的,但是他每次都求我不要离开他,就这么一直拖着。”郁小北松了一口气,“不过,现在总算是可以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