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7章 007放手(7)
    ,精彩小说免费!

    苏莫突然开口,一语道破:“你根本不爱他,离开他对你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郁小北怔住,原本一直在心里缠绕的答案,却被一个相处不过两次的男子道破。

    她耸耸肩,不在意的说:“反正现在说什么都无所谓了。”她看向遥远的天边,火红的天边,照得天地都呈现出一片赤红,她迎着落日斜阳,眼波流转,“在遇见真正属于我的他之前总是要走很多岔路的……”

    苏莫从没想过与爱有关的事,自从被自己的继父卖到苏家来,他的心便冷了半分,后来,发生了那件事,他的心整个冷却。

    电话那头的陆言彬错愕地盯着手机,再打过去时对方已经关机了。

    他气得摔了手机,与地面撞击发出的巨大声响惊动了房外的陆母,她走进房内,看着满地残核,又看看自己怒气未消的儿子,嘴角向下弯出45度,严厉道:“你发什么疯!”

    陆言彬还在气头上,母亲尖锐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他烦躁地答:“没什么!”

    他的女朋友失踪了两天,接她电话的却是个陌生男人,听声音绝对不是郁以航。这让他怎么能不着急?

    陆妈妈一看就知道他在挽回那天见到的女生,不过,看样子似乎不起作用,她刻薄的嘴终于向上弯起,露出满意的笑,那天她的话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是个人都听得明白,她可不想撕破脸说那些难听的话。

    爱情这种东西,不过水中月镜中花,过几年还不是两个人柴米油盐的过日子,有什么用!

    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儿子,怎么生了这么个没出息的孩子!

    她出生提醒:“你给我小点声。”想起什么似的,她又补了一句,“对了,记得约会郭小姐,你爸爸和我都很喜欢她。”

    陆言彬冷笑,喜欢?恐怕喜欢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家的权利吧,如果小北是市长女儿,他们是不是也会扯出虚伪的笑说很喜欢她?

    他颓败地倒在床上,觉得自己已经万全空了,只剩下一个躯壳……

    小北……

    他望着天花板,那张带着明媚笑容的脸又浮现在眼前,他只觉得胸口刺痛,痛得他快要窒息……

    夜色渐浓,苏莫起身准备离开,郁小北见他并没有往来时的方向走,而是朝着玫瑰园深处走去,她喊住他:“喂!你是不是走错了?”

    苏莫转身,银发在暗夜中熠熠生辉:“如果想喝酒的话,就呆在那儿等我回来。”

    说完,一个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待他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拿了两个酒杯和一瓶葡萄酒。

    “你从哪儿弄来的?”郁小北朝他身后看了看,那里一片黑暗,并没有看到什么建筑。

    他没有答她,倒上酒,递给她。

    他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在玫瑰园里与他一同赏月饮酒的人,她还是第一个。

    郁小北抿了一口酒,紫红色的液体就像暗夜中的玫瑰,鬼魅得让人爱不释手。

    “喂,你是外国人吗?”郁小北忽然问,他那样好看的紫眸并不是属于中国人的颜色。

    苏莫放下酒杯,反问:“你说呢?”

    她猜测:“你一定是欧洲人,不小心被人贩子拐到这里来了。”

    他低笑,道出事实:“我是被继父卖到这儿来的。”

    “啊!”她低呼,随即义愤填膺地骂道,“真是猪狗不如!”

    “呵。”他被她粗鲁的比喻逗笑,“我母亲死后,他嫌我累赘。”

    郁小北看不清他的表情,月光太过黯淡,黯淡得遮住了他的情绪,苏莫垂下的手又握紧酒杯,仿佛要将它捏碎。

    “我的母亲是爱尔兰人,十八岁的时候在德国结识了我的父亲,后来——”

    嗤!

    玻璃杯忽然碎了,紫红色的液体倾斜而下,染红了他的白色手套,郁小北想要给他擦,却没有找到纸巾。

    苏莫像是没有感觉似的继续说:“后来他爱上了一个男人,却没有同我母亲离婚,你知道,欧洲很容易染上一种病……”他的喉结动了动,“父亲死后,母亲又认识了另一个男人,也就是我的继父。没过多久,母亲得癌症死了,我自然成了多余的人。”

    如果没有瞧见他微微颤动的手,郁小北会以为他在说着别人的故事,比起他,郁小北倒觉得自己方才说的那些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她伸出手,鼓起勇气——

    “小北。”

    就在这时,黑暗中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她回头,却瞧见苏夜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赶忙起身:“你怎么来了?”

    苏夜瞧见一旁沉默的苏莫,眼底闪过一丝光,他示意郁小北回去:“郁伯母已经等你很久了。”

    “啊。”郁小北这才惊觉已经过了许久了。

    “你的手机为什么又关机?”苏夜虽然没有正面责备她,但是语气里已经透出了怪罪的意思。

    郁小北抱歉地笑笑,借口道:“手机没电了。”

    苏夜拉过她:“走吧,以后记得多带一块电池。”

    郁小北被他拽着走了两步,还是没有忘记回头,冲着黑暗中的那抹白色身影说:“喂!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来。”

    苏莫静静地坐在那里,恍若未闻。

    回了大厅,郁妈妈立刻上前训她:“死丫头,跑哪儿去了,这么晚都不回来!手机也不开机!真是急死人了!”

    她垂着头,不敢反驳。

    倒是苏夜出来解围:“小北难得来一次,见到玫瑰园的风景有些流连忘返,伯母就不要责备她了。”

    郁妈妈叹口气说:“我跟你爸爸打算回去了,以航说搬家的事还需要我们回去操办一下。”

    “回去?”郁小北有些懵了,想起那抹白色身影,她竟有些不舍。

    郁妈妈拍拍她的手说:“你就留在这儿,跟着苏夜学学东西,别还像大学一样懒懒散散的不成气候,爸妈料理好那边的事之后就过来陪你。”

    “哦。”她摸摸鼻子,偷偷瞥一眼身边的苏夜,然后对郁妈妈说,“回去代我向哥哥问好。”

    “知道了知道了,你和你哥在网上还没聊够么,还需要代什么好啊!真是的。”郁妈妈不耐烦地打断她,又嘱咐着,“你给我听好,在苏叔家不可以任性,要懂礼貌,别给我惹事生非。”

    “知道了,妈,我又不是小孩子。”郁小北抱怨着,拽着郁妈妈的胳膊摇摇晃晃。

    郁爸爸收拾好了东西,对那对还纠缠在一起的母女说:“好了好了,该走了,小北你好好照顾自己,爸妈过些时候就回来。”

    “嗯,放心吧,爸爸。”郁小北亲昵地和他们道别,一旁一直沉默的苏清听见“爸爸”两个字的时候手指微微颤了颤,面上的表情立刻起了变化,但,不愧是苏清,这样的情绪很快被他隐藏起来,他客套地说:“放心吧,小北就交给我了。”

    他话中有话,郁爸爸听出来了,转身说:“暂且交给你了,你好生给我管着。”

    苏清淡笑,目送两人离开。

    属于他苏清的,自然会回到他身边……

    回到房间,郁小北瘫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唇边还带着葡萄酒的香气。

    苏莫,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跑去阳台往玫瑰园的方向张望,却因为天太黑而看不清楚究竟有没有他的身影,泄气地走回房内,却看见苏夜站在面前。

    “吓!你要吓死我。”郁小北拍拍胸口,惊魂未定地抱怨。

    苏夜挑眉,没有道歉的意思,递给她一个手机。

    郁小北边拿边问:“给我手机做什么?”

    苏夜淡淡地解释:“小北的手机总是关机,我想,应该不是因为没电了吧……”

    被说中心事的郁小北怔了怔,苏家的人个个都会读心术吗?

    苏夜继续说:“手机里只存了我的号码,郁秘书,记得要随叫随到。”

    “嗯。”郁小北连忙点头,苏夜见事情完成了,便也不多留,转身往门外走去。

    关上房门,他盯着乳白色的门面,失神地站在原地,看样子,郁小北对苏莫倒是很感兴趣……

    “小夜。”苏清的声音从走廊那头传来,他赶忙走过去:“父亲,您怎么在这儿?”

    “我来看看小北,你刚才站在那里发什么呆?”

    “没什么。”

    苏清狭长的眼睛眯起,打量着眼前神色恼怒的儿子,缓缓开口道:“我知道,让你去追求小北一时间可能会让你接受不了,我可以给你时间,如果实在不行,我不勉强。我苏清的女儿是不能嫁给一个她不爱也不爱她的男人的。”

    “父亲!我没有接受不了。”他放大声音。他只是还搞不清自己的感觉,他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要他立刻爱上她,他也没有把握。更何况——他的眸子跳跃着烛火般的光——她似乎中意的不是他苏夜。

    “我再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你没有爱上她,那我会让莫儿出马。到时候,继承我苏家产业的就不是你了。”苏清严肃地说道,“你的商业头脑我很欣赏,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是你和小北结婚的原因。”

    “是,父亲。”他应下,目送着苏清进屋,垂下眼,神色复杂。

    苏莫站在拐角处,听见他们的谈话一时间神色复杂。

    那个女人就是他们争夺产业的武器吗?

    他嘲讽地勾起唇角,苏夜,为了苏家的产业你便如此委屈自己吗?努力让自己爱上一个并不了解的女人?

    垂下眼,他想起了那个傻呼呼的女人,良久吐出两个字:“笨蛋。”

    c市。

    郁以航开了门,却没有见到小北,他疑惑地问:“小北她人呢?”

    郁妈妈叹口气说:“在她亲生父亲那儿。”

    郁以航猛然怔住,心沉到谷底,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妹妹从此要涉入豪门恩怨?

    郁爸爸知道自己儿子在担心什么,拍拍他的肩说:“以航啊,那毕竟是小北的亲生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