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8章 008放手(8)
    ,精彩小说免费!

    郁以航没有说话,转身就往门外走,郁妈妈在身后喊:“你去哪儿?”

    郁以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待会儿回来。”

    郁父郁母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地叹气,自己的儿子有多宠小北他们是知道的,现下只怕他会因为担心而杀到苏家去。

    出了门,却迎面碰上陆言彬,郁以航厌恶地别开脸,却还是被陆言彬瞧见了,他快步上前:“小北呢?”

    郁以航粗声粗气地说:“不知道!”

    陆言彬不信,拦住他的路:“我已经好几天联系不到她了,后来她好不容易接了电话,却是个男人的声音!”

    男人?!

    郁以航猛然转头,一字一句地问:“你说男人?”

    顾不得再理会陆言彬,郁以航快步去地下室取了车,陆言彬也开了车跟上来,他们去的方向正是私人侦探所。

    侦探所内,郁以航皱着眉想要甩开跟在身后的男人,却被他贴得死死的,他只好作罢。

    敲开其中一道门,一个平头男子亲切地和他打招呼:“嘿!以航!”

    郁以航没有时间和他聊家常,扯了他进去,陆言彬也跟着进去了。

    “张涵,你帮我查查苏家的资料,特别是苏清的儿子。”郁以航一进门就严肃地交待。

    那个叫张涵的男人被他的表情吓住了,收敛了平时的嬉皮笑脸,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开始查起资料来。

    资料显示——

    苏夜,28岁,中法混血,5岁被卖进苏家,生父是个负债累累的影视公司老板,因为无法偿还债务才将这个情妇所生的儿子送进了苏华丽的别墅。

    8岁那年在众养子中脱颖而出,成为重点培养对象,16岁开始在沃萨奇瑟工作,一直到现在晋升为总裁。

    无恋爱史,生活检点,无恶习,无犯罪史,未婚,但为人精明深沉,是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

    苏莫,27岁,英德混血,也是5岁被卖进苏家,生父生母亡故,继父是商人。

    8岁那年也是在众养子中脱颖而出,却因为恶意刺伤苏夜而失去接管公司的资格,苏家将他培养成**杀手,17岁接手苏家“清色一条街”,从此成为一方老大。

    无恋爱史,未婚,喜欢品酒,生性残忍冷漠,犯罪史不计其数,却因为苏家的势力从未入狱。

    “其他养子呢?”郁以航追问。

    张涵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才说:“不知道,该淘汰的淘汰,该死的死,该用的用。”

    吐出一口烟,他继续说,“你也知道,豪门里,弱肉强食,当年苏清花重金培养几十个5岁的奶娃,三年后,有潜力的就上,没潜力的就滚蛋。”

    陆言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只要缠住郁以航就一定能知道小北的下落。但是出于好奇,还是忍不住问:“究竟是怎么训练的?”

    张涵耸耸肩:“那可是豪门里的事,不过,训练一定是很残酷的。”

    郁以航低头继续看着资料,这两个男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如果小北嫁给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

    他烦躁地将手里的资料揉作一团,额角青筋暴起,为什么他的妹妹就不能获得一份简单的幸福呢?

    扔了手里的纸团,郁以航起身就走,张涵在身后叫他:“喂,以航,你就这么走了?”

    郁以航扔下一句话,脚步依旧未停:“改天请你喝酒。”

    陆言彬也起身跟了上去。

    郁以航心烦,转身来吼他:“你老跟着我做什么!”

    陆言彬目光灼灼:“你只要告诉我小北在哪儿我立马离开。”

    郁以航深吸一口气,有些戏弄地看着他:“她在苏家。”

    “哪个苏?”陆言彬皱起眉。

    郁以航报复式地吐出答案:“还有哪个苏?沃萨奇瑟的苏清。”

    陆言彬惊愕地看着他:“你别开玩笑,快告诉我!”

    郁以航仿佛出了一口恶气般,勾起唇瓣:“信不信由你。”顿了顿,又添上一句,“还有,要想娶小北,你恐怕没有资格。”

    说完,打开车门,不再理会站在街上发怔的男人。

    =======

    苏夜一早就注意到她的异样,今日的她像是有什么心事,一直闭口不言。难道是因为苏莫?

    想到这里他微微动怒,她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带着面具,性格怪异的男人?

    “给我倒杯咖啡。”他对她说。

    她却又一次地忽略了他,苏夜有些无奈,这是第几次了?走到她桌前,还在神游的郁小北感觉阳光被什么庞大的物体挡住了,她抬头,看见总裁大人黑着的脸,心里暗叫不好,她赔笑着:“总裁,您有什么吩咐?”

    “你不用上班了。”他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却在看见她面色转白之后加了一句,“明天再来。”

    “呼……”她松下一口气,刚才吓死她了,以为到手的肥羊就要没了,这么好的工作丢了实在是可惜啊。

    收拾好东西,她对着对面的总裁抱歉地笑笑,便转身走了出去。

    接近正午,太阳耀眼地照射着s市,沃萨奇瑟总部大厦闪着琉璃般耀眼的光芒。

    郁小北刚走到大厦门口,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小北!”

    她惊愕地回头,却看见站在不远处的陆言彬——细碎的黑发,俊美的面容上浮现出焦急和欣喜的神色。

    郁小北皱起眉,声音冷淡:“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陆言彬因为找到她而感到欣喜,想要一股脑地将道歉的话全说出来:“小北,是我不好,求你原谅我好不好?等我一接手陆家产业,我就立马和你结婚,好吗?”

    他真诚的模样险些打动她,可是听到“结婚”两个字的时候,郁小北的眸子闪了闪,眼前浮现出那个带着面具在月光下品酒的男人,对于陆言彬的话,她竟然排斥起来。

    “对不起……”她垂下眼,睫毛颤动,“我已经不想和你结婚了。”

    “你说什么?”陆言彬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小北,我知道是我伤你太深,求你,不要就这样否决我们之间的感情。”

    “不是否决——”她正视他,说出一直没有说出的事实,“言彬,我对你只是习惯,那并不是爱情。”

    陆言彬只觉得天旋地转,嵌在心里的刺扎得更深了,他勉强地提起笑:“小北,你不要吓我,我知道我错了,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苏夜看着对面空空的桌子,又扫视了一下电脑的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他赶忙起身,往楼下赶去,到了一楼,他左右扫视,终于在门口发现了郁小北的身影,只是她身边的男人——是谁?

    苏夜走上前,自然地揽过郁小北的肩,问她:“小北,这位是?”

    郁小北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显得有些吱吱唔唔:“呃,他是我的……同学。”

    “小北?!你在说什么?”陆言彬惊讶地看着她,几天不见了,她竟变得更加漂亮,只是她为什么要对身旁这个男人否认他们的关系?

    他转头看向苏夜,两个人的目光碰在一起,隐约擦出蓝色的火花。

    陆言彬回头盯牢了郁小北,表情诚恳而深情:“小北,对不起,可是你可不可以听我解释?”

    郁小北看着他,他的眼里布满血丝,脸上满是疲惫,这些天他一定在到处找她吧。

    想到这里,郁小北有些不忍心,可是——自己终于正视了她的感情,她对他根本无意,不过是多年来的一种习惯,如果再这么纠缠下去,只会两败俱伤,更何况,他们之间根本没可能结婚,陆妈妈的意思她再清楚不过了,已经给他物色好了对象,就等着两人不如殿堂了,她去凑什么热闹?

    她咬咬牙,狠下心来拒绝他:“抱歉,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交集。请你以后别再来找我。”说完她示意苏夜带她走。

    陆言彬不甘心的拉住她,郁小北吃痛地叫出来:“放开我!你弄痛我了!”

    “我不放!我说过,永远都不会放开你。”陆言彬的眼红红的,脸上表情狰狞,看着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放开她,”苏夜扳开他的手,冷冷地看着他,“这个女人,是我的。”

    不顾郁小北的惊呼,他抱起她快步地上了车。

    车上的两个人都沉默了。

    郁小北是因为尴尬,而苏夜却是因为疑惑。他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有刚才的举动。28年来他一直是一个冷漠的人,对什么事都看得很淡。尤其是感情,以他的外貌和他身后雄厚的势力,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可是他就是提不起兴趣。他想,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爱上谁。

    爱情是毒药,他惹不起……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什么在看到别的男人挨近她的瞬间,自己会变得烦躁不堪?

    他靠在车椅上,心底发出疲惫的叹息,一定是父亲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吧……

    缓了口气,苏夜又恢复了最佳状态,他就像一条变色龙,随时随地伪装着自己。

    “小北,你没事吧?”他开口询问。

    郁小北冲他微笑,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俏皮地摸摸肚子:“我好饿,去吃饭吧。”

    苏夜勾起一抹笑:“好,你想吃什么?”

    “嗯……‘郁小北顿了顿,“我想吃麦当劳……”

    苏夜放在腿边的手抖了抖——麦当劳?!

    察觉到他的沉默,郁小北转过头来问:“你怎么了?”

    苏夜勉强地回应:“没事。”

    车在商业街的麦当劳前停下,郁小北一马当先地进了店,苏夜隔着玻璃看见里面欢呼雀跃的女人,额角突起的青筋慢慢松了下来,露出温暖的笑容。

    推开门,一个舔着甜筒的小男孩扬起脸来,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对他甜甜一笑,那笑容,太清澈,太单纯,苏夜眼底闪过一抹痛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