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1章 011温和(1)
    ,精彩小说免费!

    郁以航脸上淡淡的笑容顷刻间崩塌,苏清连自己父母准备出门的时间都弄得清清楚楚,这一次想必对小北也是势在必得。

    倒是郁家夫妇看得开,那本来就是他的女儿,他想要会回那是人之常情,也没有多说什么,嘱咐了郁以航照顾身体后,便跟着那两个人走了,空荡荡的大门口,只有郁以航还失神地站着。

    飞机很快在s市降落,不同与c市阴沉的天气,s市总是阳光明媚,仿佛能将最黑暗的角落都照亮。

    苏清的病情因为郁小北的缘故有所好转,已经能够独立行走了。

    他在大厅里一边喝着上好的龙井,一边等着郁家夫妇的到来。

    郁爸爸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坐在苏清的面前,神色凝重,开门见山地说:“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

    苏清放下茶杯,虽然生病了,却不失威严,那双眼,仿佛能给你无形的压力。沉默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我想认回小北。”

    郁妈妈听了,却没有如他预想中的那样暴跳如雷,她只是叹口气说:“只希望你能护她周全,不要像我妹妹那样……”

    苏清浑身一震,眼里浮现出那女人脱俗的笑容,那样清冽的眼神,那样温柔的话语,至今还缠绕在他心间,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对她的想念,反而越发的强烈。

    “你放心,小北是我的女儿,我一定让她过最幸福的生活。”苏清信誓旦旦,却不想,万物都在变化之中,没有什么可以求得永恒,他许她幸福,就如同当年许给千水幸福一样,最终还是做不到。

    郁妈妈低头灌下一口茶,与郁爸爸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事他们也是考虑了很久,郁爸爸的意见是如果苏清要小北,他们可以给,但是必须保证小北的幸福,不可以强求她嫁给谁。郁妈妈的意见却是维持现状,让小北在沃萨奇瑟工作,这样自然也能找到好人家。

    不过现在听苏清的语气,似乎是势在必得,他总是如此霸道,当年是,现在还是。

    “你打算怎么做?”郁妈妈放下杯子,逼视他。

    苏清早已想好:“我要向全世界宣布她是我苏清的宝贝女儿!而我所有的财产,都将留给她!”

    “小北打理不了这么大的公司。”郁爸爸出声拒绝。

    “这你放心,我的两个养子会协助她的,如果她能嫁给其中一个,那就将公司交给她丈夫打理,小北只要开心地生活就好。”

    郁爸爸沉吟,苏清的两个养子他是有所耳闻的,从5岁就开始训练的孩子,怎么可能不优秀,只是优秀的男人并不一定适合做丈夫,对小北好不好才是问题的关键。

    “那万一他们对小北不好呢?那岂不是害了她?”郁妈妈最关心的还是女儿的终身幸福。

    苏清想起今早三人之间怪异的气氛,不自觉地眯起眼睛:“你放心,这件事,我来处理。”

    郁妈妈还在犹豫,郁爸爸却已经一口应下:“我就再信你一回,如果这一次,小北也因为你而落得悲惨下场,我绝不饶你,就是死后到了阴间,我也定要扒了你的皮!”

    苏清爽朗地笑了:“你放心,这一回,我绝对不会再食言。”

    “博恒!”

    “老爷。”管家走上前,苏清吩咐道:“去把小北叫下来。”

    “是,老爷。”说完,管家便上楼去了,客厅里的三个人各怀心事,等待事件主人翁的到来。

    扣、扣、扣……

    郁小北瞥了一眼房门,以为是苏夜,便不想理会,翘班就翘班,心情不好的人最大!

    然而,却不是苏夜——“郁小姐。”

    她一个翻身下了床,将门打开:“林管家?”

    林博恒礼貌地微笑:“小姐,您的父母在客厅等你。”

    “啊!他们回来了。”郁小北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快步往楼下奔去,远远的,就瞧见自己的父母,她冲上前去将郁妈妈抱住:“妈~”

    郁妈妈抚摸她凌乱的长发,啐道:“你这个丫头,怎么还这么野!看你头发,乱成什么样子!”

    郁小北粘住她,对面的苏清看得一阵眼红,咳嗽一声,提醒郁妈妈赶紧说要事。

    郁妈妈这才放开郁小北,正色道:“小北,我们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这么严肃?”郁小北扫视了在场的三个老人,心里咯噔一声,隐约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郁妈妈开不了口,示意郁爸爸出马,郁爸爸顿了顿,温和地开口:“小北啊……”迎上女儿疑惑的目光,郁图终于吐出了哽在喉间的话,“其实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郁小北惊愕地睁大眼,不知所措地看着他,郁图的另一句话无疑将她打入地狱,“苏叔,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郁小北耳边嗡嗡作响,郁图下面的话她已经听不见了,张了张嘴,只觉得呼吸滞住了。

    苏清见状,也不逼她,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她,那样相似的容颜,让他心里刀割般的疼。

    郁妈妈附上她的手背,却被她躲开,郁小北扔下一句:“让我一个人呆会儿。”便匆忙而逃,她的眼前仿佛被白雾罩住,模糊一片。

    一路小跑到玫瑰园,她依然不肯停下来,似乎她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她,逼得她不得不向前奔跑。

    路过苏莫的时候她看也不看,依旧朝前狂奔。

    苏莫蹙眉,看着发疯似的女人,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于是紧跟了上去,带着白色手套的手紧紧拽住了她:“喂!”

    郁小北想要挣脱,却反被他拽进怀里,苏莫低眉,却见她脸色苍白,忙问:“出什么事了?”

    郁小北冷笑:“你早就知道了是吧?”

    “知道什么?”

    “别装了,你们都知道我是苏清的女儿,是不是?”看见他别开的眼,郁小北知道自己猜对了,“所以你们才会对我这样好。”她终于明白了,他的虚情假意,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罢了。

    “说吧,得到我有什么好处?”郁小北追问,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何不问个透彻?

    苏莫放开她,不想回答。

    她擦擦额角的汗水,讥讽道:“让我来猜猜,是不是谁得到我,谁就能拥有苏家的财产?”

    “是。”良久,苏莫终于吐出一个字。

    她眼底有暗潮涌动,逼视着眼前侧着脸不肯看她的男人:“那么,你对我,不过是虚情假意咯?”

    苏莫觉得烦躁:“不完全是。”

    “那是什么?”她步步紧***得他火大,苏莫转身,抬脚就要走。

    如果她不是苏小北,而是初见时的那个小女仆,也许,他就不会有之后的虚情假意了。

    郁小北在他身后报复似的说:“这一回,你也别想赢。”

    他的瞳孔猛然缩紧,她要嫁给苏夜?

    少女颤抖的声音从身后飘来,她字字句句地说:“我不会嫁给你们任何一个!”

    “随便。”苏莫甩下身后的女人,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的事,要如何解释给她?

    郁小北蹲在玫瑰园中,满眼的红色,那样隐约的暗香让她想起那日在他怀里闻见的味道,她委屈地走进玫瑰丛中,随手摘下一朵,她只觉得指尖尖锐地痛起来,低头一看,却是红色的血珠,她恨恨地含住指头——今年究竟是不是自己命犯太岁,才会事事不顺?

    直到晚饭的时候,郁小北才慢吞吞地走回去,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有人大呼小叫:“老爷,小姐回来了!”

    立刻有人汹涌而来,将她围个水泄不通,在众人的簇拥下,郁小北被带进餐厅,桌上的菜比昨天的还要丰盛,但她却没什么胃口。

    悄悄瞥了一眼自己的亲生父亲,她觉得浑身不自在,但是却不忍心看到他失落的模样,于是盯着面前精致的餐盘,问:“为什么丢下我?”

    桌上的几个人皆是一怔,苏莫以为她是在质问他方才将她扔在玫瑰园里的事,于是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以为你想单独待一会儿。”

    此话一出,不止是郁小北,桌上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到苏莫的身上,苏清看得出两人之间似乎有什么事发生过,看样子,小北似乎更中意这个养子一点。

    郁小北瞪了他一眼,毫不给他面子地说:“我在问爸爸。”

    听见爸爸二字,苏清再蠢也知道是在问他了,于是解释着:“小北啊,当初是爸爸的不对,因为被仇人追杀,怕连累了你,所以将你托付给千梅。”

    “那后来,为什么不来找我?”

    “因为你们已经搬走了,我一直在找,直到现在,才终于找到。”苏清感慨万千。

    “那我妈呢?”她的眼眶忽然变红,“是因为你而死的吗?”

    桌上的人皆是沉默,苏清心里最难受,当初千水为了替他挡子弹,硬是死在了他的面前。他承认道:“没错,是因为我。”

    “我想去妈的墓前看看。”话音刚落,千梅便哭出声来:“连尸首都找不到!哪儿来的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