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3章 013温和(3)
    ,精彩小说免费!

    正疑惑着,忽然,被不远处的某物抓住了视线。

    层层叠叠的玫瑰丛中,一个白色的秋千在风中招摇,似乎这满园的玫瑰就是为了给它做陪衬。

    她情不自禁地走过去……

    刚一坐下,就感觉自己被高高抛起,她赶忙抓紧了扶手,以防摔下去,一回头,就看见炫目的金色面具。

    白色衣炔,逆光而立的男人周身泛着金色的光芒,像是特殊处理过的照片。

    他站在她身后一下又一下地摇着秋千,没有丝毫倦怠的样子。

    郁小北扬起下巴,向后伸出手去——

    莹白的指尖跳跃着钻石般的光亮,仿佛暗夜中的萤火虫。

    一点一点的,她的指尖触到他冰凉的面具。

    摇着秋千的手顿住了,他神色复杂地捉住她的手,隔着白色手套还能感受到她手指的温度。

    他的喉结动了动,仿佛缺水的鱼,郁小北挣扎着想要夺下他的面具,却被他抓的死死的,白色手套是用上好的布料制成,在炎热的夏日依然透出冰凉的气息。

    两人挨得这样近,近到能听见彼此的呼吸,近到他只要微微垂下脸,就能触到她的唇。

    然而,他却放开了她,恢复了淡漠的表情:“给你做的秋千,喜欢吗?”

    她惊觉自己方才的举动,收回手,郁小北有些尴尬地抓住裙摆。

    苏莫挨着她坐下,秋千摇摇晃晃,几片红,落在他的发上,衬得他的皮肤更加苍白。

    他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是真的。”

    郁小北侧脸看他,抓着裙摆的手微微松开,有些茫然地盯住他。

    苏莫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听懂,皱起眉,又补充了一句:“不是虚情假意。”

    他别扭的神情将她逗笑,郁小北难得瞧见他这幅模样,觉得新鲜,凑过去用手肘捅捅他:“喂!以后你还会对我虚情假意吗?”

    他抿着嘴,不确定地说:“我不知道。”

    郁小北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立即追问:“什么叫不知道?”

    苏莫仰头,银发垂在脸庞,反问她:“如果……我和苏夜……”他忽然起身,“算了,我该走了。”

    郁小北拉住他的手,她想要知道他没有问出口的话:“你说吧,我连父母不是亲生的都接受得了,我想你说的,应该没有这个还难以让人接受吧。”

    他回身,盯牢了她的眼:“你确定你要听?”

    郁小北用力地点点头。

    两人之间,有燥热的风驶过,吹乱了头发,遮住了乱发下的眼。

    “如果我和苏夜同时追求你,你会选择谁?”

    “是虚情假意的吗?”她问。

    苏莫踟躇着说:“不完全是。”

    她歪着头:“那就是半真半假咯?”

    “嗯。”

    她仰头看天,阳光太过刺眼,险些刺出泪来:“为什么要虚情假意呢?”

    他沉默地看着她:“有时候,身不由己。”

    “就为了可笑的财产?”她忽然嗤笑,“对你们来说金钱比爱情还要重要吗?”

    他忽然觉得胸口一阵窝火,他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缠绕:“豪门里没有爱情!”

    “是吗……”她垂下眼,“可是我觉得有呢。”深吸一口气,将所有不好的情绪全部掩去,她冲他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如果非要选的话,我会选……”

    他的瞳孔骤然缩紧,拳不由自主地握紧。

    “陆言彬。”她吐出答案外的名字,迎上他错愕的目光,“至少他对我是真心的。”

    她死死盯住他的眼,却没有瞧见眼里有任何波澜,苏莫不在意地勾起唇角:“我知道了。”

    陆言彬……

    那个蠢货……

    他轻蔑地转身,湮没在一片花海中……

    沃萨奇瑟成立十二周年纪念日很快就要来临。

    苏夜负责庆典当日的全部流程,已经晚上九点了,他还没来得及吃饭。

    程奥将资料整理好,拿给他过目,顺便问了一句:“怎么最近不见郁小姐?”

    苏夜的目光从资料上错开:“她啊,恐怕以后都不会来了。”

    “哦?”程奥露出惊讶的表情,“已经认回老爷了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他扶了扶眼睛,感叹道:“这么快。”

    “要知道,这世上没有老爷子得不到的东西。”苏夜对苏清除了敬畏,更多的是佩服,作为领导者,他的狠、快、准无疑为他赢得了商界的半壁江山,“更何况,这一回可是他的亲生女儿。”

    程奥了然,想起还有广告部的任务没有交待,于是说:“我去广告部忙了,有什么事电话我。”

    苏夜点点头,继续低头浏览资料,时间紧迫,必须要在会典召开前几天就把所有事都办妥。

    处理完所有事情,已经将近十二点了,苏夜疲惫地揉揉太阳穴,按下电话:“喂,给我备车。”

    出了大厦天已经黑透了,路上行人甚少,不过不远处的清色一条街却热闹非凡,他盯着远处的霓虹看了一会儿,便一头钻进车内。

    车抵达别墅区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三十了,苏夜腹中空空,抬眼看去,除了路灯还亮着,整个别墅的房间都黑了。

    厨子早就睡了,他皱着眉走进房内,点亮客厅,准备去厨房觅食,打开冰箱,却没有看见可以吃的熟食,有些暴躁地将冰箱门关上。

    该死!

    苏夜在心里暗骂,转身上了三楼,路过郁小北的房间,他停了下来,过不了多久她就会被公布于众了,不知道她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正准备挪步走开,门却开了,紧接着一声尖叫跳进他的耳里。

    ——啊!

    黑暗中,这声尖叫特别突兀,苏夜不得不上前捂住她的嘴。

    “你鬼叫个什么?”他皱着眉,不满地瞪着她。

    郁小北扳开他的手,惊魂未定:“拜托!你大半夜的站在别人门口做什么!还不开灯,要吓死人啊!”

    有仆人被她的尖叫声吵醒,闻声赶来:“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来人开了灯,却见自家少爷站在小姐的门口,一只手还搭在她的肩上,那几个仆人当场石化,恨不得剁了自己的脚。人家在那里卿卿我我,你跑来做什么?

    几个仆人尴尬地赔笑:“不好意思,打扰到少爷小姐了。”说完,飞也似的逃走了。

    郁小北这才反应过来,瞪着眼前的罪魁祸首说:“喂!都是你,害得别人误会了。”

    苏夜无所谓地耸肩,刚要回嘴,肚子却发出“咕咕”的饥饿声,在安静的走廊里不住回响。

    郁小北忍住快要爆发出来的笑声,问:“你别告诉我你没吃晚饭。”

    他摊开手,大方承认:“没错。”

    “那怎么不去厨房找吃的?”

    “拜托,厨子都睡觉了,谁给我做饭?”刚说完,他的肚子又咕咕叫起来了,他恼怒地转身就往楼下走,还是出去吃点东西吧。

    郁小北见他走了,回身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这么晚了:“喂,你去哪儿啊?”

    “去吃饭。”他额角青筋暴起,显然没有忘记她方才嘲讽的笑。

    她追上来,不计前嫌地说:“我来给你做吧,这么晚了,你不让司机休息了?”

    他不信任的眼神在她身上扫射:“你会做什么?”

    他眼里流露出的不信任让她火大,迈步走在他前面,郁小北潇洒地甩下一句话:“我去做了,你爱吃不吃。”

    当然,苏夜还是选择坐在餐桌上乖乖等她端上饭来,他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

    厨房里飘来香味,苏夜感到膨胀的食欲正将他一点点侵蚀,他对着厨房喊:“做好了没有?”

    “来了来了。”郁小北端着做好的饭菜出来了。

    西红柿炒蛋、青椒拌皮蛋、紫菜蛋花汤、一碗米饭。

    苏夜看着桌上的东西,皱着眉问:“这能吃吗?”

    郁小北忙了一阵,不但没有听到一句感谢的话,反而被他质疑饭菜的可食用性,一气之下,将饭菜都端离他。

    苏夜拦住她,夹起一块西红柿放进口中,味道还不错,于是对着身边眼神凛冽的女人说:“不算太难吃。”

    一碗饭两样菜一份汤被他吃得干干净净,擦了擦嘴,他优雅地起身:“谢谢你的晚餐。”

    她刚想说他还算懂礼貌,却被他下一句话堵住了嘴——“虽然有点难吃。”

    难吃你还吃什么吃!吃了不赞扬一句也就算了,居然还说难吃!

    郁小北猛然想起自己开门的初衷,于是跟着他上了三楼,在苏莫的门前停下,咬了咬唇,方才她发出那么大的尖叫声也不见他出来,是不是根本就不关心自己?

    懊恼地扒扒头发,他关不关心与她何干!

    但还是伸出手,对着门敲了下去——扣、扣、扣……

    “你别敲了,他不在。”苏夜进屋前出声提醒。

    “这么晚了,他去哪儿了?”郁小北皱起眉。

    苏夜的眼前浮现出被霓虹照亮的清色一条街,还是告诉了她:“他在清色一条街。”

    “那是什么地方?”

    “呵。”苏夜被她逗笑,“你居然这都不知道,就是酒吧舞厅一类的地方。”

    “他去那里做什么?”她的右眼皮一跳。

    “那里是他的地盘,他不去那里去哪儿?”苏夜忽然玩心大起,提议道,“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郁小北虽说已经大学毕业了,可是一直是个乖乖女,愣是一次都没进过酒吧,当她穿着运动装准备出发的时候,苏夜笑了:“你穿着这个怎么去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