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4章 014温和(4)
    ,精彩小说免费!

    “有什么不对吗?”她低头打量自己的装束。

    “我来替你选。”苏夜进了她的卧室,大大的衣柜里挂满了做工精良的衣服。

    他看了看,挑了一条黑色露背连衣裙,郁小北看了看,摆手道:“我不穿,太暴露了。”

    苏夜挑眉:“你如果不想被当成异类,就给我穿上。”

    换好了装,郁小北还是觉得别扭,在车上扯来扯去,恨不得将暴露出来的皮肤全部遮住,苏夜握着方向盘,哭笑不得。

    车在酒吧旁的停车场停下,苏夜将钱包扔给她:“你去酒吧门口的化妆间请人给你化个妆,我在门口等你。”说着便将车开去停车场。

    郁小北捏着他的皮质钱包走进了从未来过的化妆间。

    老板刚给上一个顾客化完妆,见她进来了,赶忙招呼:“小姐,来,请坐。”

    她扯起一个笑容,打量着这个小小的化妆间。

    老板的技术很好,几分钟就给她装扮完毕,郁小北抬眼看向镜子里的女人,深色眼影,配上艳丽的红唇,像是来自魔界的艳女郎,她有些别扭地付了钱,挪了半天才肯出去。

    门口等得不耐烦的苏夜眼前一亮,拉过她:“没想到你打扮出来还是像模像样。”

    两人进去的地方正是“清色一条街”最著名的莫色酒吧。

    嘈杂的舞池里,各色灯光打在乱舞的人群中,郁小北乖乖跟在苏夜身后,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挤成肉酱。

    苏夜出众的外貌自然引起了许多女人的注意,纷纷朝他看去,有大胆的女人直接过来钓他:“先生,一个人啊。”

    他将身后的女人拽上前:“抱歉,我有伴儿了。”

    那女人瞥了瞥郁小北扫兴而归。

    好不容易挤出舞池,两人上了二楼,坐在贵宾席上,苏夜点了酒,看了看身边傻乎乎的女人,打消了问她要喝什么的念头。

    郁小北打量着四周,第一次来酒吧让她十分好奇,扫视了全场之后,她问:“苏莫呢?”

    “他是老板,怎么可能跑到外面来。”

    服务员很快上了酒,苏夜倒了一杯,翘起二郎腿,悠闲地靠坐在沙发上。

    “那他究竟在什么地方?”郁小北被他含糊不清的答案弄得茫然。

    “喏,那里。”他指了指对面一个走廊入口,“你从那里进去,直走,尽头左边的房间就是老板办公室。”

    她伸长脖子瞧了瞧,问他:“你去吗?”

    苏夜反问:“你说呢?”

    郁小北知道两人有仇,便自个儿往对面的走廊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男人在打量她,顶着令她头皮发麻的目光,她终于走到了对面。

    稍微松了口气,她往深处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然有人叫住她:“小姐一个人?”

    她回头,两个还算好看的男人站在那里,等她回答。

    安静的走廊里,只有他们三个人,郁小北有些心慌,表面上却故作平静,胡乱扯了谎话:“不是,我来找我朋友。”

    那两人嗤笑了一下:“你跑这儿来找朋友?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哪儿?”不就是办公的地方吗?

    那人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好意提醒:“这里可是我们老大的办公区,一般人都是不许进来的。”

    “那你们在这儿做什么?”郁小北警惕地看着他们,那两人笑了:“我们?我们是老大的手下,这里是不许外人进的,奉劝你还是快些离开,我们不会追究。”

    郁小北回头看向走廊尽头,不甘心地说:“我找苏莫。”

    话音刚落,那两人笑出了声:“小姐,奉劝你还是赶紧离开,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郁小北皱眉,有些恼怒,谎称道:“喂!他可是我男朋友,我找他有什么问题吗!快放我进去,不然他生气了我可救不了你们。”

    那两人皱起眉:“每天都有一大批女人自诩是莫老大的女友,拜托,莫老大根本就没有女朋友!”两人露出鄙夷的神色,“想攀上高枝做凤凰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郁小北气急,恨不得将高跟鞋脱下来敲破两人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着什么!

    苏夜远远地看着,见她被苏莫的小弟拦着了去路,也不打算上前帮忙,而是一副看好戏呃样子,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手里握着酒杯,好不享受!

    他在等——接下来的好戏。

    郁小北觉得和这两个人说话根本就是对牛弹琴,她转了转眼珠,回身对着走廊尽头大喊:“苏莫!你给我出来!”

    那两人听见她嘴里吐出莫老大的名字,脸唰的一下就白了,莫老大吩咐过了,如果让人骚扰到他,那他们就是死路一条。惊慌失措下,一人捂住她的嘴,避免她尖叫,一人对着她的脖颈处就是一记手刀,郁小北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然而郁小北的那声大吼还是惊动了房间里谈事的苏莫,他皱着眉打开门,正巧看见那两个手下扛着她就往一个房间里走。

    他厉声喝道:“给我住手!”

    那两人听见苏莫的声音,吓得腿软,赔笑说:“老大,我们马上就把这个小娘们儿处理掉。”

    苏莫几步上前,看着昏迷不醒的郁小北,胸中涌起一股火气,,一脚踢翻还扛着她的男人,将她揽入怀中,对着另一个男人说:“你们不用混了,都给我滚!再让我看见你们就是你们的死期!”

    两人在莫色酒吧里为他卖命也算有些时候了,苏莫这么做也算仁至义尽,换做是别人,他一定开枪毙了他!

    两人连滚带爬地往外奔去,怕一不小心惹恼了苏莫,那就只能丧命于此了。

    他搂紧了怀里的女人,该死!她身上的衣服布料少得像遮羞布!

    究竟是谁带她来的这里?

    抬眼看去,对面慵懒的男人对着他举了举杯,他眯起眼,看清了那人的模样——苏夜!

    他咬了咬牙,踢开房门,将郁小北带了进去,刚将她平放在床上,立马有人来禀报:“莫老大,会还开吗?”

    他挥挥手,示意他出去:“不开了,出去守着,别让人进来。”

    “是!”那人领命走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房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苏莫坐在床边,替她盖上薄被,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自顾自地问:“你来做什么?”

    黑暗中只能闻见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水味,一直缭绕在他身边,苏莫喉间一片干涩,松了松领口,想起什么似的,立马起身向外走去,余光瞥见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于是对手下说:“你给我看好了,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第一个去陪葬!”

    对方被吓得菊花一紧,赶紧恭敬道:“是,老大。”

    苏莫不放心,吩咐他再叫些人来守着,必定不可以出半点差错。

    神情凝重地走到对面,苏夜还在悠闲地喝着酒,他大手一挥,桌上的酒瓶哗啦一声落在地上,烂个粉碎。

    苏夜也不气恼,不紧不慢地放下了手里的杯子,抬起下巴,倨傲地迎上他的目光。

    服务员闻声赶来,却见自家老板一脸怒容地瞪着沙发上的客人,于是他揣测着问:“老板,用不用叫人把他赶出去?”

    苏夜听见这句话,仰头笑了起来,赶他出去?

    这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苏夜一把拽过那个服务员,手腕一用力将他扔在地上,可怜的服务员一个趔趄,额角撞上玻璃桌的桌角,立刻血红一片,他痛得龇牙咧嘴,嘴里发出惨厉的叫声。

    苏夜抖抖褶皱的衬衫,摊开手,仿佛局外人一般。

    由于这边动静太大,连带着又赶来了不少人,看着自家老板并无动作,只好停在不远处面面相觑。

    “把他带去医院。”苏莫指了指地上还在哀嚎的男人,又扫视了正欲拿枪出来的手下,“其他人给我离开。”

    那些人疑惑地看着苏莫身边安然无恙的男人,猜测他究竟是什么来头。要知道,凡是来莫色酒吧闹过事的人最后都魂归西天了,而他,却还悠哉悠哉地靠坐在沙发上,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还不快去!”苏莫声音冰冷,手下们不敢得罪他,立刻抬起那个满头是血的服务员一溜烟地跑了,留下几个弟兄站在不远处观察这边的情况,以便苏莫需要的时候能立刻抽身上前。

    一时间,这桌贵宾席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硝烟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

    苏莫也坐下,质问道:“你带她来做什么?”

    苏夜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说出了一个让他惊悚的事实:“你爱上她了。”

    方才他是有意让她一个人过去的,他就是要看看,苏莫是个什么反应,看来,他果真是爱上那个女人了——不过,能娶她的,还是他苏夜!

    苏莫蹙眉,刚松开的拳又紧紧握在一起:“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呵。”苏夜轻笑,栗色刘海下狭长的眼眯起,打量着一旁带着金色面具的男人,这么多年了,那到疤痕还长在他心里,他以为,带上面具就能掩盖住他的失败了吗?

    “苏莫,你给我听好了,8岁那年我赢了,你沦为手下败将,这一次,我也会赢,无论如何,小北她最后嫁的只能是我。”他好意提醒,“你不要做出不明智的举措,比如——”他扬起眉,满意地看着他僵硬的身体,“爱上她……”

    苏莫绷紧了唇,他的笑还是那样自信,同二十年前一样,却又是那么的碍眼,让人恨不得撕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