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7章 017温和(17)
    ,精彩小说免费!

    “莫儿,听说小北昨晚是呆在你那儿的。”苏清忽然看向苏莫,虽然没有直接发火,但是他犀利的眼神却让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苏莫放在桌下的手握成拳头:“父亲,我会负责找她回来。”

    苏清一拍桌子,喝道:“还不快去!如果小北有了什么闪失,我第一个送你去陪葬!”

    “是!”苏莫紧绷着唇,转身出门,算起来,离她失踪也有半天了,他怎么就没有多问一句她的情况呢?现在不知道她会出什么事情!

    餐厅里的苏清见目的已经达到了,咳嗽了一声,对苏夜说:“你,纪念会的事准备得怎么样?”

    “已经准备妥当了。”苏夜想了想,问,“那发布会的事……”人都已经丢了,还要不要开?

    苏清大手一挥:“照旧,莫儿一定会找到她的。”

    苏夜眉梢微挑,老爷子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呢……

    苏莫一路赶到清色一条街,进了莫色酒吧,一群手下已经等在那里了,见他面色铁青,皆是夹紧了菊花,生怕危及自身。

    那个可怜的司机被绑在椅子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解释着:“小姐她说要去洗手间让我把车停下,之后就没再回来了。老大!您就饶了我吧!”

    苏莫阴冷一笑:“放了你?那谁放了我!”扯过他问,“你停车的地方在哪儿?”

    “商业街。”司机无辜地回答,他这是走了什么霉运!

    苏莫立刻吩咐手下去找,包括所有交通要道的乘客信息,全部都要查!

    忙活了几个小时之后,天黑得深不见底,终于有了郁小北的消息。

    “老大!嫂子她在机场买了一张通往c市的机票,下午3点到达c市。”一个手下拿着查来的资料匆匆忙忙赶到苏莫面前。

    苏莫捏着资料的手一用力,纸张皱成一团。该死的女人!居然偷偷溜到c市!

    “备机,我要去c市。”路过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司机旁边,他还算心善地说,“把他放了。”

    司机一听,顾不得脸上的伤,咧开一个笑:“谢谢老大,谢谢老大!”

    车在郁小北家楼下停住,熄灭了车灯,苏莫在黑暗里坐了许久,这才下了车,一提气,飞身上了7楼。

    敲了敲郁小北紧闭的窗户,立刻有人走过来,起初,郁小北以为是什么东西砸到了窗子,并没有管它,可是那声音却持续不断,大有你不来我就不停的架势。她只好从被窝里起身,睁着迷迷糊糊的眼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一看,她差点没叫出声来——

    一个白色身影靠在窗边,正不耐烦地敲着窗户,见他来了,立刻示意她开窗。

    苏莫!

    郁小北愕然,全然忘了给他开窗。自己不是告诉爸爸不要将她在c市的消息告诉他的么?

    窗外的苏莫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再不开窗的话,他就打算将玻璃打碎直接进去了。

    打开窗户,苏莫一个闪身就进来了,郁小北挑衅地看着他:“你不是避而不见吗?怎么现在追到这儿来了?”

    苏莫知道她在生气,并不接她的炸弹,反而坐在她的床上,一副主人的随意模样:“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郁小北故意说着反话,她倒要看看在她的地盘上,苏莫敢怎么着。

    “你要怎样才肯跟我回去?”苏莫开始谈判。

    郁小北觉得委屈,扯了被子将他裹成粽子状,操起拳头对着他一阵猛捶,小小的拳头打在软绵绵的被子上,对苏莫完全没有影响。为了让她发泄得更加舒畅,苏莫干脆掀开被子,让她打。

    一拳过去,郁小北便惊叫一声收了手:“你做什么!”

    他却抓起她的手说:“如果打我能让你心情舒畅,我宁愿你打上一整夜。”

    他的眼那样认真地看着她,紫罗兰色的眼眸对上她的眼,郁小北只觉得喉中哽咽,举了拳朝他打去,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地受了下来,郁小北不忍心,便借口说:“我才懒得打你,把我的手给打痛了,谁赔我。”

    苏莫心里的湖水荡漾了一下,波澜一圈一圈地扩散,他忽然伸出手,将眼前的女人圈入怀中,她的发带着兰花的香气,他忍不住凑近,将下颚抵在她的头顶。

    怀里的女人挣扎了一下,戳着他的肩膀低声骂道:“你这个色狼!”

    苏莫凑近她耳边低低地说:“跟我回去吧,小北。”

    他的声音低沉婉转,宛如大提琴的低吟,让她心神一荡,她反问他:“为什么非要我回去?”

    苏莫沉默片刻,如果单纯只是为了苏清的命令他大可以将她的位置告诉他,让他派人去接回来,可是他却亲自来了,他的眼前闪过苏夜嘲讽的脸,似乎在讥讽他的轻易动情。

    喉结上下动了动,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良久,才吐出一个客套的答案:“父亲让我带你回去。”

    她忽然一笑,挣开他:“这么说,你来只是为了完成我爸交给你的任务咯?”她笑得没心没肺,心里却是重重一击。

    苏莫别开目光,低低地道一声:“嗯。”

    郁小北怒极反笑,从他怀里离开,指着窗户说:“那么,苏莫先生,麻烦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苏莫看着窗外漆黑的天幕,又回头看看她:“你,明天跟我回去吗?”

    郁小北翻了个白眼:“看我心情如何了。”

    苏莫跳上窗台,白色衣炔被迎面而来的夜风吹起,宛若天人,他背对着她,声音却清晰地飘过来:“我就在下面等你,你要是想通了要回去,就来找我。”

    说完,白色身影瞬间消失。

    郁小北趴到窗台向下看,漆黑一片,哪里还看得见他的影子。窗外的风吹得她眯起眼,要是就让他在外面等一晚……

    她咬着牙,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有良心,为什么自己这么善良。

    但是心里的天使还是打败了恶魔,她吸着拖鞋,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已经是凌晨2点了,室外的风吹乱了她的头发,郁小北觉得有些冷,毕竟已经快要到秋天了,她抱紧了胳膊,探头探脑地出了单元楼,却没有瞧见等在楼下的身影。

    她皱起眉,嘴里嘀咕着:“该死的苏莫!居然骗我!”害她辛辛苦苦跑下来吹冷风!

    吸了吸鼻子,她准备打道回府了,一个低低的男音却从黑暗中传了过来:“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听见他的声音,郁小北立马调头,眯着眼看了半天,才发现角落里站着的白色身影,放下心来,她瘪瘪嘴说:“你少自恋了,我不过是来透透气的。”

    对方轻笑一声:“你确定?凌晨2点出来透气?”

    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脸,但是她却能想象出此刻他弯起的唇角,还有被风卷起的衣摆。郁小北抬脚朝他走过去,风从她脚底流过,带着呜咽声着飘走了。

    “苏莫,我问你一个问题。”因为是在黑暗里,所以一切都变得朦胧,她的胆子也变得大起来。

    “你问。”苏莫站在黑暗里,风过,树叶发出唰唰唰的声响,落叶从他眼前飘落,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苏莫,你喜欢我吗?”她的声音在暗夜里显得格外清晰,一直绕在心里的话终于蹦了出来,她低着眉,只听见自己重重的心跳声在耳边渐次扩大。

    苏莫被她的话惊住,之前她的行为自己不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可是他一直在回避,他在等,等自己将心里所有的杂乱思绪全部理清干净之后,再好好思考这个问题。可是现在,她却已经冒出了这句话,让他措手不及。

    他怔怔地看着她,沉默了好久,才说出四个字:“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他就只会说不知道吗?

    郁小北懊恼自己刚才的鲁莽,女孩子不是应该矜持吗,她干嘛这么直接地问他,这不,撞到南墙了,还撞得头破血流,她不回头都不可能了。

    “哦……”她低低地表示自己听到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郁小北转身就走。

    夜,静得可怕……

    她辗转反侧到早上五点,才昏昏入睡,楼下的苏莫也是一夜未眠,地上落满了烟蒂,仿佛在他脚边枯萎的花朵。

    叮、叮、叮、叮、叮……

    手机铃声将好不容易才入睡的郁小北吵醒,她蹭了蹭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但是吵闹的铃声却依旧不停。

    “小北!”郁以航在门外喊她,“起床吃饭了!”

    她这才睁开一只眼,哑着嗓子对门外说:“知道了……”

    桌上的手机还在响,她伸手按下接听键:“喂?”

    “小北啊!我是李默!”热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今天有个同学会你一定要来哦!”

    郁小北皱了皱眉,这李默是高中时的班长,人热情不说,成绩也挺好,至少郁小北就挺喜欢他的。

    应下了班长的邀请,郁小北这才慢吞吞地从床上挪下来,往餐桌走去。

    郁妈妈弄好了鸡蛋牛奶和面包,一边摆碗筷一边叫她赶紧洗漱了过来吃。

    郁小北打了个哈欠,感觉又回到了不久前,那时她还是平凡的郁小北,而不是……苏小北,她也不会认识苏莫那个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