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9章 019温和(19)
    ,精彩小说免费!

    那男人边躲边说:“你疯了!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想活命就赶紧走吧!”

    “我管他是谁?他还敢杀人灭口了不成?”巫曼曼气焰嚣张,破口大骂,“不就是个毁了容带着面具装13的男人吗?有什么了不起!”

    那男人懒得与她多说,挥挥手转身进了沃萨奇瑟,这世上还总有那么些不识相的人,他又何必多费口舌,自讨没趣儿呢?

    在c市待了几天,离沃萨奇瑟纪念会也只有两天时间了,郁小北不得不乖乖跟苏莫回去,毕竟她答应过爸爸要在纪念会之前赶回去。

    坐在专用飞机上,郁小北看着对面悠闲地喝酒的男人,想起同学会上巫曼曼说的话,心里不是没有愧疚,如果不是为了帮她,他也不会被别人说成那样吧。

    她能感觉到,毁容这件事,是他心里的一道伤疤。

    “对不起……”她扭头看着窗外的浮云,声音小得像蚊子。

    苏莫抬眼,故意问:“你说什么?”

    郁小北知道他在故意刁难,于是回头狠狠瞪他:“我说对不起!”

    他靠在柔软的座椅上,勾出一抹笑:“对不起我什么?”

    “害你被别人那样说……”郁小北低眉,收起了方才炸毛的形象。

    苏莫的手抚上金色面具,他不在意地说:“无非是个面具,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即使不在我面前议论,背后也总是会这么说我的,你无须介怀。”

    郁小北只觉得他语气哀伤,于是问:“你为什么不把面具摘下来?”

    他忽然回眸看她,紫眸闪烁:“给我个摘下它的理由。”

    车缓缓开进皇伦别墅,门卫开了车门,恭敬地请她下车。

    望着离开几日的苏家,郁小北又觉得心情沉重起来,在c市,走在熟悉得连风都能辨别味道的街上,郁小北只觉得十分心安,而呆在自己身边的苏莫也显得格外真实。现在回来了,她不知道他是否又会变回原来那个虽然笑着眼神却是冷漠的男人。

    “怎么了?”见她站在门口发呆,苏莫推了推她。

    她回身,仰头凝视他:“回到这里,你又会变成虚情假意的苏莫吧……”

    触到她的手忽然顿住,苏莫看着她的眼,只觉得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伤感,动了动唇,他承诺道:“不会,不会虚情假意。”

    她舒开眉,露出明媚的笑:“我们进去吧。”

    苏清听见通报已经早早等在客厅,见两人进了屋,立刻朗声笑道:“小北,玩儿得还开心吗?”

    “嗯,还不错。”郁小北还是不太习惯这个爸爸,所以不敢向他撒娇,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收敛了调皮的模样。

    苏清点点头,看了看苏莫,说:“大后天就是沃萨奇瑟的纪念日了,小北你……”

    “爸,容我再考虑考虑。”郁小北觉得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成为苏家千金也许在外人看来,是她捡了个大便宜,可是——她咬咬唇,可是一旦她坐实了这个身份,不仅会面对不少压力,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苏莫也许会为了接手产业而装作爱她的样子娶她,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唔。”苏清理解地点点头,“没关系小北,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爸爸也不勉强。”

    郁小北的手紧紧拽着裙摆,她不想让苏清失望,可是她也不希望她喜欢的人因为她的身份而对她虚情假意。

    苏清叹口气,觉得有些乏了,于是对沙发上的两个晚辈说:“我有些累了,就不陪你们了。”

    林管家看了一眼沉默的郁小北,眼里不露痕迹地闪过一丝光,然后扶着老爷上楼去了。

    客厅里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苏莫问她:“你还在犹豫什么?”

    郁小北瘪瘪嘴:“说了你也不懂。”

    他低低地笑了,反问她:“你怎么知道我不懂?”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偏着头说,“可不要低估我的智商。”

    “自恋狂。”郁小北笑骂道,但只一瞬间,又恢复了低沉的表情。

    窗外的光线透进来,照在她的睫毛上,金光闪闪。苏莫伸手摸摸她的头,声音想春风一样吹进她心里:“你不用担心,有我。”感觉到她震了震,苏莫将她的脸埋进胸口,望着窗外招摇的梧桐树,温柔的气息在周身蔓延,“我会帮你。”

    心里的重量仿佛一瞬间减轻了许多,她靠在他的胸口,温热的气息铺洒在她的侧脸上:“苏莫,我该不该相信你……”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三日一早,女仆们便拿着衣服和首饰蜂拥而至,搞得郁小北措手不及。

    纯白色的礼服干净得仿佛天使的羽毛,柔软的布料贴在她的皮肤上,竟然有股凉意。璀璨的钻石在脖颈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郁小北凝神看着镜中的女人,精致的妆容下,却是紧绷的脸。她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儿。

    “你们先出去,我等会儿再下去。”

    女仆们退下来,郁小北静静地坐在梳妆镜前,她多想现在就逃走,可是,她又不忍心看到爸爸伤心的表情,一时间她的大脑陷入僵局。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她起身开门,却是林管家。

    “林管家,您找我有什么事?”

    “小姐。”林管家深深地看她一眼,“老爷的病虽然好了些,但是医生说,还是不能从根本上将病根儿拔除。老爷这么些年孑然一身,一直守着夫人的亡灵过活,再美的女人他也不看一眼。”他的目光悠远,陷入了长久的回忆,“在找到你之前,老爷整天都绷着脸,脾气也不好,自从小姐来了之后老爷心情大好,病情也得到了缓解。可是——”林管家看了看她,真诚地说,“老爷心里一直有个疙瘩,那就是当年没能兑现他许诺的幸福,所以他一直觉得愧疚,小姐,老爷有多想认回你,有多想向全世界的人宣布他苏清的宝贝女儿找到了,我服侍了他这么多年,不可能感觉不到。”

    “实话实说吧,老爷已经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了。小姐,就当是我求您了,随了老爷的愿吧。”林管家的眼里有泪光闪烁,郁小北只觉得心里一颤,喉里似乎卡了刺,生疼。

    “林管家,你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啊,小姐。”

    她咬了咬唇,努力把眼泪逼回去,露出一抹笑容:“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爸爸失望的。”

    各地的宾客都陆续赶来了,沃萨奇瑟酒店里挤满了人。香槟、点心、音乐、绅士和淑女,全部都汇集在这里。

    郁小北下了楼,看着已经整装待发的苏清还有他身后的两个男人,扯出一抹笑:“爸,我们走吧。”

    一列豪车向着酒店驶去,郁小北的手被父亲紧紧握着,他的手有些颤抖:“小北。”

    “爸爸。”她转过脸来,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要是不愿意……”苏清还没说完,话就被打断,郁小北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爸爸,我没有不愿意。”

    见到她明媚的笑容,苏清长长地舒了口气,他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受一点委屈。

    郁小北抬眼看了看后视镜,身后的车里坐着苏莫,他依旧一袭白色礼服,金色面具旁垂着银色长发。她的眸子闪了闪,这就是她郁小北喜欢的男人,永远那样干净澄澈。

    今天过去之后,当明早第一缕阳光透入大地的时候,不知道那晚他的“我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我不喜欢”或者……虚情假意的“我喜欢”?

    酒店门口,程奥帮忙招呼着客人,见正主来了,立刻上前,走到苏夜的面前汇报情况:“一切顺利,宾客基本到齐,几家媒体报社也来了。”

    “嗯。”苏夜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拍拍他的肩说,“辛苦了。”

    进了酒店,所有人的目光立即聚集到这里,媒体记者纷纷拿起相机拍照。

    苏清示意苏莫带郁小北到休息室里去,避免她被这么多好奇的目光吓着。苏夜留下来帮忙应酬,整个纪念会开得还算圆满。

    发表了简单的讲话之后,大家举杯道贺,在一片恭贺声中,苏清微笑着下了演讲台。

    走到角落里,苏清附在苏夜耳边说:“去把小北叫出来,要准备开记者发布会了。”

    “嗯。”苏夜转身往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内,郁小北一直不安地把玩着手指,呼吸急促。她已经来来回回走了不下二十圈了,在这么走下去,只怕她不累死,自己也会被弄晕的。苏莫伸手拉住她:“别紧张。”

    郁小北的心重重地跳着,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儿,怎么可能不紧张,从小到大,她还真没见过这种架势,一排排的照相机摄影机对着你猛拍,一双双火热的眼睛盯着你看,她只怕自己到时候会落荒而逃。

    “苏莫。”她忽然抬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待会儿你会站在我身边吗?”

    他沉吟,按安排的话,是苏夜站在她身边,可是,不想看到她失落的眼,苏莫还是点了点头,宽慰道:“嗯,我和父亲都会在你身边,别担心。”

    “那就好。”郁小北拍拍胸脯,大口大口地呼吸,还好不用她说话,不然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紧张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叩叩叩。

    苏夜叉着手斜靠在门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提醒道:“发布会要开始了,小北,该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