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0章 020温和(20)
    ,精彩小说免费!

    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被他一句话给摧毁了,郁小北变了脸色,唇角微颤,她看向苏莫,她多想退缩……

    可是……

    察觉到她的僵硬,苏莫握紧她的手:“别担心,走吧。”想了想,怕她觉得不安心,于是扯下手套,五指紧扣住她的,掌心传来暖暖的温度。

    他的手苍白得几乎透明,黑色的扳指衬得他的指修长而干净,骨节分明,指甲泛着晶莹的光泽。

    他的手就这样紧紧握住她的,一丝缝隙都没有放过,仿佛那是两只原本就该契合在一起的手。

    苏夜被他的行为惊了一跳,眼睛不自觉地睁大,看来他低估了爱情的影响,原本以为他只是对小北有些好感,可是现在,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两人之间的感情了。不过现在要紧的还是把小北弄到发布会上去,至于这些事,他会一一处理的。于是他又恢复了淡淡的神色,提前跨出一步,往门外走去。

    被拉住的郁小北愕然地张了张嘴,真实的触觉让她心里一颤,她记得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脱下过手套……

    “别发呆了,走吧。”不想去思考自己不经过大脑就做出的举动,苏莫牵着她,向大堂走去。银色长发在光影之中折射出莹白的亮点,明明灭灭,像黑暗里的篝火,忽闪忽闪,却从未熄灭。

    走到大堂,主持人刚好讲完最后一句话,将话筒递给了苏清。

    苏清神色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台下数百名来自各地的上流人物,说出了爆炸性的消息:“下面,我要宣布一个消息,那就是,我苏清的亲生女儿,找到了。”

    台下立刻一片哗然,媒体记者纷纷记录下这一重大新闻。

    苏清看向角落里的郁小北,对苏夜点了点头,他心领神会地推了推郁小北:“走吧,该上台了。”

    手指猛然一紧,死死扣住苏莫的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她足够的勇气走向灯光下那炫目的演讲台。

    松开他的手,郁小北深吸一口气,踏上了金光闪闪的演讲台。

    苏清揽过她的肩膀,对着台下的人骄傲地宣告:“这就是我的女儿,苏小北!”

    灯光和闪光灯混杂在一起,几乎要灼伤她的眼,郁小北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还有记者噼里啪啦的提问,她不由得往后退去,慌乱中踩到了谁的脚,一回头,苏莫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伸手偷偷捏了捏她。

    郁小北勉强扯出一个笑,立刻回过头去,面对台下一双双惊疑不定的眼,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那么请问苏先生,作为您的亲生女儿,她会继承沃萨奇瑟的所有权吗?”

    苏清看了看两个养子,对那位记者说:“我会将沃萨奇瑟的经营权交给她的丈夫,并许他百分之五十的股利。”

    台下的人都变得不淡定了,有儿子的兴奋地劝自家孩子去追求郁小北,哦,不对,现在是苏小北了;没有儿子的,或是已经结婚了的,便一片惋惜。

    大堂里一时间喧嚣一片,谁也没有注意到人群中那一双贪婪的眼正死死盯着台上的苏小北。

    那双眼的主人正是陆言彬的妈妈,此刻她正拽过自己的儿子说:“那不是你女朋友吗?”

    陆言彬看着台上的郁小北,只觉得相隔遥远,当初那样亲密的时光已经不复存在了,他冷笑道:“我们早已分手。”

    陆母不乐意了,啐道:“分什么分!情侣之间小吵小闹没什么大不了,我跟你说,郭小姐那边你不能放松,这边你也给我争取争取。”

    陆言彬的目光从郁小北的身上移到了她身后的两个男人身上,他母亲想得多么天真,也不看看苏家两个最精英的养子是什么样,怎么可能会把机会让给他?

    且不说两人的实力,就算光谈感情——他眉头一紧,眼中似乎要喷出岩浆——郁小北和苏莫之间的情愫明眼人都看得出,而自己这个本来就死缠烂打才追到小北的窝囊前男友,怎么和人家相提并论?

    如果不是当初母亲太过势利,他现在和小北也还好好的,怎么会落得如今连路人都不如的地步!

    “妈。”陆言彬转脸看向自己的母亲,她永远都是以利益为中心,虽然已经快50岁了,她的野心却丝毫没有收到影响,“我和小北早就不可能了,而原因,就是因为你。”

    陆母错愕地张开嘴,正要怒喝,但是碍于公众场合,她只好生生压下这口气,低骂道:“你这个混小子在说些什么?”

    陆言彬觉得心里沉重,他疲惫地转身,不愿意再面对母亲的脸。

    “下面,就请大家尽情享受这美好的时光!”主持人高喝出这句话之后,台上的人便依次下去了,台下的人纷纷围上来套近乎。

    郁小北看着这么多涌上来的人有些惊慌,正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时候,苏莫挡在了她的前面,白色衣炔扫过她的指尖,替她挡去所有贪婪的视线。

    “不好意思,苏小姐累了,如果有什么事请改日询问,当然,也可以问我和苏夜,我们很乐意解答。”

    他的背像一堵不倒的墙,为她挡去漫天的风霜,郁小北恍惚地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心头一热。

    被护送到休息室里,郁小北长长地舒了口气,看来,她还是不适合做什么豪门小姐,如果要她发言讲话的话,她只怕会两腿打颤,舌头打结吧。

    揉揉太阳穴,郁小北只觉得比毕业答辩的时候还要累,不过好在总算是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爸爸,一定会很开心吧……

    第二天一早,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皆是——“苏清亲生女儿寻回,承诺分女婿50%股利”。

    此新闻一出,无疑让所有青年才俊蠢蠢欲动。只有苏莫和苏夜一副淡定的表情,仿佛这事与他们无关。不过,心里怎么想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郁小北彻底过上了富家千金的生活。出门——一大帮人小心翼翼地跟着;想逛街——不准!直接请意大利设计师来量身定做;想出去吃饭——不准!家里有各色大厨任你挑;想去游乐园玩儿——不准!直接在别墅里给你建一个就好了。

    在被拒绝了不下五十次之后,郁小北终于绝望地倒下了!躺在房里的小沙发上,郁小北觉得自己变成了牢笼里的金丝鸟,华丽,却没有了自由。

    唉……还是上网吧。

    郁小北乐观地打开电脑,准备和哥哥吐吐槽,企鹅一登录,上百上千条信息导致计算机系统崩溃。

    看着罢工的电脑,郁小北额角的黑线一根一根地滑下来。

    天啊!这是什么世道!!

    简直是灭绝人性啊!灭绝人性!!

    她可不可以辞职不干了?当千金小姐是挺舒适,住豪宅,吃美食,穿名牌,看美男虽然只有俩,而且还是腹黑型。可是,她却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了,不是没向爸爸抱怨过,可是他总是以“安全第一”来搪塞她,看来,豪门小姐还真是不好当啊。

    在豪宅里闷了半个月的郁小北终于爆发了,她踏着风火轮射到父亲的房间里,说出了憋在心里已久的话:“爸爸,我要出去旅行!”

    容岩正在给苏清看病,被她这一声高呼给惊得抬了头——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可爱的粉红色睡衣,光着的双脚,指头小巧而可爱。容岩回头对苏清调侃道:“看来你家千金被憋得不轻啊。”

    苏清叹口气,抱歉地说:“小北啊,都是爸爸不好,可是你的安全第一啊。”想了想,又说,“去旅游也好,让莫儿带你去国外玩玩儿,也免得你憋出病来。”

    呼——

    总算是可以出去了,郁小北想起什么了,又说:“爸爸,可不可以不要让那么多保镖跟着我?”

    “这……”苏清踟躇了,犹豫中,容岩笑着提醒:“有苏莫带着她,你还在担心什么?”

    “那好吧,你就和莫儿去玩上一段时间,外面一切小心,注意自己的身体。”苏清啰啰嗦嗦一大段话之后,终于挥挥手放行了。

    郁小北飞身回房间收拾东西了,愣是将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塞了个满满当当。得到消息的苏莫从“莫色酒吧”赶回来,一进屋就看到她的巨型包裹,唇角抽搐了一下,指指那个庞然大物说:“我们是去旅行,不是逃难。”

    郁小北从衣柜里抬起头,手里抓住一见t恤正欲往背包里挤,茫然地看着他。

    苏莫扔开她手里的衣服,拖着她往外走:“走吧,东西早就准备好了。”

    拽着一身睡衣的她,苏莫扭头问:“你想去哪儿?”

    郁小北从没去过国外,显得有些兴奋,想起以前高中的时候在杂志上看到的爱琴海美丽的图片,那样纯净的海水,让天地都失了颜色,当时她就盼望着能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去爱琴海旅行,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样的悸动也渐渐深埋在心,直到现在

    ——她望着眼前认真看着自己的男人,舒眉,露出柔软的微笑:“我想去爱琴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