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2章 022不愿意(2)
    ,精彩小说免费!

    当然,这只是她心里的愿望罢了,给自己留一点念想也是快乐的。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将憋在心里好久的话说了出来:“苏莫,如果你喜欢我,请一定要告诉我。”

    她清澈的眼睛闪着初阳般的光,也许是因为他太过沉默,因而郁小北就变得格外大胆,以前打死不会说的话,如今全都献给了他。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说,这个男人是永远都不会有所表示的。

    苏莫忽然收紧手臂,喉结动了动,低头问怀里的女人,认真地问:“你告诉我,什么是喜欢?”

    关于喜欢这个话题,从小达到,没有人教过他。自从被苏清收为养子,他的生活便彻底被训练围绕,他没有去过学校,所有的教育都是在皇伦别墅不远处的基地里完成的。后来,完成训练任务之后,便是无数次的暗/杀与械/斗,无数场阴谋,无数次交手,无数次死里逃生。

    他低垂着眼,紫眸里似乎又闪过那些可怕的噩梦,那些梦一直缠绕着他好多年,直到现在,都无法淡忘,浓重的血腥味一直在周身徘徊,每时每刻他都觉得自己踏在一堆尸体之中。

    对一个从5岁起就开始在黑暗里摸爬滚打的人说爱,他懂得起么?

    然而,郁小北并不了解这些,她从小生活在单纯的家庭里,每天的苦恼无非就是作业没写完,没法玩游戏,或是今天又见到了某某班帅,可惜的是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

    无非——就是这些不值一提的青春期烦恼,恐怕对她来说经历过的最大的挫折就是自己的身世吧。

    可是这一些在苏莫的生命里根本渺小得不值一提,以至于她不停地对他示好,却得不到等价的回应,她忘了考虑,眼前这个男人,同她在校园里认识那些单纯的小男生相比,所经历的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事情,他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疤就是证明!

    苏莫见她睁大眼看着他,俨然一副单纯的表情,有多少次她都是用这样一种茫然的表情看着他,包括上一次,她也是用不明不白的态度问他,他喜欢她吗?

    可是她有没有问过自己,他经历过什么,有没有告诉他什么才是喜欢?

    终于,他忍不住出声讥讽:“你根本不了解我,何来喜欢之说,你的喜欢,就这么廉价吗?”

    被他的言语刺痛,郁小北的脸霎时间变得苍白,突然觉得自己太过下/贱,竟用这种语气来乞求他的爱。狠狠地甩来他的手,她一声不吭地往岸边游去,转身的时候,眼泪已经止不住地滚下来,迎着余晖,竟亮得险些刺伤他的眼。

    苏莫浸在水里,看着渐渐走远的蓝色身影,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挽留的话。

    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单纯得好像一杯水,而他,却是沼泽里的泥,只会拖着她往黑暗深处滑去,越陷越深。

    郁小北觉得气闷,为什么每次和他处得好好的就莫名奇妙的会吵架。

    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走到床前,海风徐徐拂过,带来咸湿的味道。

    隔壁就是苏莫的房间,她现在气没有消,不打算过去找他,可是自己的肚子……

    咕咕咕……

    拿着钱包,虽然英语很差,而且对希腊语一无所知,但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郁小北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还好菜单上有图片,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随手点了个看着比较顺眼的东西,郁小北一边喝着水,一边四下张望。

    然而,心里想见到的人没有见到,倒是招来了一个外国男人,还是个极为英俊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郁小北惊异的目光,在她对面坐下,还招来服务生点了餐。郁小北囧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弱弱地问一句:“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那人儒雅一笑,碧蓝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美丽的小姐,我可以有幸与你共度晚餐吗?”

    一边说,一边对着她放电,郁小北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干干地笑了笑说:“呵呵,可以,你的中文说得真好。”

    那人还来了劲儿,凑过来说:“我叫dan,你呢?”

    郁小北在心里翻了翻白眼,拜托,你叫蛋就叫蛋吧,干嘛跑来骚扰她?

    就在她欲哭无泪和那名叫“蛋”的男人周旋了数十分钟,她的救世主终于降临了。

    “先生,我想你坐错位子了。”苏莫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方才敲她的门没有人来开,想必是出来觅食了。可是刚一进餐厅,就看见一个碍眼的家伙坐在她的对面,她该死的居然还对他微笑?

    碧眼帅哥似乎很不满意他的打扰:“是我先来的,如果你也要追求这位小姐的话,请你先来后到好吗?”

    苏莫懒得和他废话,揪起他的衣领便将他从座位上带离,一路将他拽到餐厅外去了。

    郁小北赶紧追过去,拽住他的衣袖:“别打人。”

    他怒气未消,毫不客气地讥讽道:“我刚一转身你就同别人纠缠在一起,你还敢说你的感情不廉价吗?”

    拽住他的手慢慢松开,郁小北只觉得他的话太过伤人,瞥了一眼被提在空中的“蛋”,她说:“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无话可说。”

    回到桌上,食物刚好送上来,她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味如嚼蜡。而那两个男人也再没有进来。

    愤恨地扔下叉子,郁小北慢吞吞地回了房,坐在床上,翻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约莫到了九点,终于有人来敲门了。她明知故问:“谁啊?”

    “是我。”

    哼,总算知道来找我了。郁小北得意地跳下床,光着脚走过去,对着门外的人耀武扬威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啊?”

    屋外的人额角青筋暴跳,咬牙说:“快开门。”

    郁小北不乐意了,他这么说自己,难道她就这样算了?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

    瘪瘪嘴,她不情愿地开了门。一张黑脸挤入视线,苏莫伸手推开只开了一溜缝儿的门,大门撞击墙壁发出的巨响惊得她心里一颤。

    苏莫走进屋,狠狠摔上了门。郁小北被他吓得不轻,吞了吞口说问:“你做什么?”

    然而,对方没有答她,而是坐上床,高抬着头颅看着她,拍拍身侧的位置,唤她过来。

    郁小北乖乖坐过去,沐浴露的香味混合着空气中咸湿的味道,在房内蔓延。

    苏莫冷着一张脸,也不说话,只是盯着电视屏幕,良久才冒出一句:“是我不好。”

    郁小北心里堵着的那口气突然就消了,接着便是无边无际的委屈肆意涌来,她眨巴眨巴眼睛,大颗大颗泪珠顷刻间滚落,一滴一滴,打在洁白的床单上。

    苏莫沉着的脸瞬间变了表情,不会哄人的他只能语气僵硬地说:“别哭了。”

    郁小北泪眼朦胧地抬起头,问:“苏莫,你有那么讨厌我吗?”

    他轻叹,扯着袖子给她擦脸:“我没有。”

    “那你还凶我。”郁小北委屈极了,瞪着红红的眼睛,倔强地看着他。

    苏莫叹气,他怎么没发现原来她是这么爱闹别扭的女人。他有些头痛,以前接触的女人没有一个敢这么对他的,估计也只有苏清才生得出这么个折磨人的丫头。

    “不是我凶你,而是,小北,你真的不了解我。”他关掉电视机,靠在床背上,跟她解释,“我的过去究竟经历过什么,我又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完全不了解。我不是你,你单纯,我世故又复杂,有时候你看到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我不希望你被自己所看到的假象迷惑了心,这样的感情太过脆弱,因而也不会长久。”

    “但是你根本就没有给我了解你的机会。”郁小北指责道。动不动就扭头走掉,动不动就避而不见,她要怎么去了解?

    他眸光闪烁,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她:“那我就给你机会。”手指抚上她秀气的眉,想要抚平她脸上的哀伤,“可是你也要告诉我什么是爱。”

    她微微一笑,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你傻啊,爱就是,不管他是谁,不管他的过去,不管他的身份,不管他对我有多糟,我依然忍不住亲近他,忍不住想要对他好,忍不住对他发脾气,忍不住对他撒娇。苏莫,不要说我不了解你,你的过去没有我,所以我也没有必要过分探究,我爱你,从我们初见开始,那个你就是我所了解的你。”

    她黑白分明的眼闪闪烁烁,几乎照亮他心底的黑暗:“苏莫,爱是一种牺牲,就像你,可以为了谁舍弃你多年来的习惯,做你不可能做到的事,那个时候就证明你爱了。”

    他猛然起身,裸露的双手颤抖着抚上她的脸,冰凉的触觉让她身体一颤,明白什么似的,郁小北伸出一只手附上他苍白的指,眼泪簌簌而下:“苏莫,你爱上我了。”

    ——苏莫,你爱上她了。

    ——苏莫,你爱上我了。

    他的瞳孔骤然放大,掌心温热的气息一直细枝末节地传到心里。她的眼泪滚烫,滴落在他的手背上,滑出一道一道水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