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3章 023不愿意(3)
    ,精彩小说免费!

    “你说什么?”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样的话被两个不同的人说出来,如果是真的——他眯起眼,心里重重一跳——他便多了一个弱点,当初训练的时候,那个苍白了发的老头就对他说过,什么缺点都可以有,因为只要努力,就可以弥补它,唯独弱点不可以有,一旦暴露在敌人面前,那将是致命的一击!

    狠下心来抽回手,在她错愕的目光中,苏莫失措地逃开。

    哗哗哗……

    水龙头里流出白花花的水,镜中的男人伏在洗漱台前,起伏的胸口暴露了他此刻的慌乱。

    记忆中母亲冰蓝色的眼一直一直看着他,苍白的唇瓣仿佛凋谢的玉兰花,她绝望地对他说:“richel,不要爱上任何人,那样只会让你痛苦。”

    “妈妈……”看着被水冲刷的双手,黑色扳指仿佛郁小北乌黑的眼珠,他惶恐不安,却又心生期待,矛盾的心理让他的头快要炸开。

    长期黑暗中孤独的生活和残酷的杀戮让他不敢接近过于美好的事物,他怕自己的双手会想夺走那些生命一样,夺走所有的一切。

    靠着冰凉的墙壁,他一点一点滑到地上,头抵着冰冷的瓷砖,仰面看着头顶炫目的灯光,所有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

    墙的另一边,郁小北怔怔地坐在床上,她不明白是什么让他一提到爱情就惊慌失措,甚至落荒而逃。也许他说的没错,是自己根本不了解他,就狂妄地说爱他,脸颊上还残留着他的气息,自我宽慰地想,至少,他对她有感情的……

    屋外似乎有人举办了篝火晚会,她抹净脸上的泪,扬起明媚的微笑,长长舒一口气,往门外走去。

    晚会很热闹,有小孩子围着篝火跑来跑去,她忽然就觉得心里明朗了,走过去,用蹩脚的英语和身边的人打着招呼。

    只是,刻意忘记的烦恼,有一天还是会突然蹦出来,像炸弹一样,侵袭全身。

    “嘿!我们又见面了!”一只大手拍上她的肩。

    扭头一看,竟是那个“蛋”,她满脸黑线地看着他眼角的淤青:“你脸上的伤是他打的吗?”

    “蛋”不在意地在她身边挤下:“你男朋友还真是恐怖,要不是我逃得快,估计会被打个半死。”边说边揉了揉脸上的伤,看到她愧疚的表情,他又爽朗一笑,“你不用在意,为了美丽的女士被打一拳也是值得的。”

    郁小北的黑线又掉了下来,终于还是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小北。”

    “蛋”笑嘻嘻地握住她:“终于打听到你的名字了。”

    聊了许久,郁小北也把“蛋”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来自加拿大的可爱律师,假期跑来放松放松心情,近期正在学汉语,所以遇见中国人就跑去和人炫耀炫耀,正巧撞见了独自在餐桌前用餐的郁小北,于是果断搭讪。

    “小北,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找我帮忙。”他抽出一张名片,详细的通讯地址和电话包括msn都印在上面。

    郁小北没有名片,只有笔在另一张名片上留下她的msn。

    认识了以为新朋友,方才的坏心情一扫而光,篝火晚会结束的时候,还和“蛋”拥抱了一下,以表接纳之意,此刻她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可爱又单纯的外国朋友了。

    不过,此刻的她可能还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他还真的帮了她很大一个忙。

    漫步走回酒店,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隔壁的门便打开了,苏莫质问道:“刚才你跑哪儿去了?”

    “开了篝火晚会,我去玩了。”郁小北没有给他摆脸色,毕竟自己才说过,不管他对自己有多糟,依然待他如初。

    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了,苏莫方才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回来,有些心急,见她没事,这才催她去休息:“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去逛街。”

    “嗯。”她的眼弯成月牙形,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你也早点休息。”

    推开门,郁小北靠在门上,长舒一口气,虽然明知道也许又是不好的结局,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会有淡淡的失落。

    甩头扫开心里的负面情绪,她给自己打气:郁小北,加油!你一定能拿下他的!

    希腊是个美丽的地方,不光爱琴海令人迷醉,那些富有艺术气息的建筑也让人着迷,走在天蓝海蓝的城市里,连风都透出纯净的蓝意。

    走过一家店,门口挂着好看的明信片,郁小北站在那里不动了,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特别的图画。苏莫见状,也停下脚步:“喜欢就买下吧。”

    拿着一大堆明信片,郁小北爱不释手地翻看,难得见她这么高兴,苏莫的唇角也忍不住扬起。

    买了一大堆颇具希腊风情的东西之后,苏莫雇了一艘小船,白色的船身和碧蓝的海水相交辉映。

    郁小北脱了鞋,将脚放在海水里,任清凉在她脚底冲刷。碎花裙摆在风中荡漾,撒开的长发扫过苏莫的面颊,他伸出手捉住,把玩着她的头发,乌黑的发缠绕在他苍白的指间,他恍惚地盯着那一抹黑,问她:“小北,昨晚,你怪我吗?”

    她转过来,手里还握着冰淇淋:“我为什么要怪你?”

    见她吃得满脸都是,苏莫拿纸给她擦掉,细细打量她的神色,却没有发现一丝怪罪。

    “昨天……”他到嘴边的话被她打断,郁小北不在意地说:“你不用觉得自责,我知道,你一定有什么心结,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随时会认真听的。所以,不用顾忌我的感受,我希望在我面前的不是伪装得无懈可击的苏莫,而是最真实的你。”

    他抚摸着黑色扳指,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女人,不为利,只谈情。这让他棘手不已,在黑/道叱咤风云的一方老大,在感情方面却是个白痴,说出去恐怕会被所有人笑掉大牙吧。

    船开到海中央,郁小北望着广阔的海域,对他说:“苏莫,我们照张相吧!”

    说完,凑过去挽住他的胳膊,也不管他是否同意,举起数码相机,露出这个夏天最后一抹灿烂的笑容。

    玩了五天,郁小北觉得也该回去了,临走前同“蛋”道别,“蛋”给了她一个友情的拥抱,不过只持续了一秒,便被她身后的苏莫扯开了。“蛋”哀怨地看一眼他,对郁小北抱怨:“你男朋友真是个大醋坛。”

    她笑笑,没有去看身后男人的表情,对“蛋”说:“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回国后常联系啊。”

    走出十几米远,回过头去,还能看见拼命冲她挥手的“蛋”,郁小北觉得有这样一个朋友也挺好的。

    坐在飞机上,郁小北叹口气,又要过会金丝鸟的生活了,怎么想怎么憋屈。

    苏莫安慰道:“不用担心,都快一个月了,媒体的关注点早就转移了,老爷子不会看得那么紧了。”

    他的话果然没错,回到皇伦别墅之后,她果然可以随意出入了,虽然身后还是会跟着保镖,不过数量少了许多,也没有明目张胆地像大山似的立在她两侧,这让她轻松不少。

    左拐右拐,满目琳琅的商品已经看得她眼花缭乱。正在她逛得疲乏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这个背影她一辈子都忘不了,她也不可能认错!

    但是此刻他的身边却跟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她的手挽住了他有力的臂膀,两人亲密无间地相拥在一起。郁小北一瞬间有种坠入地狱的错觉,她的眼死死地盯住前面那对男女,握紧了拳,压住立马冲过去的冲动。

    人在震惊的情况下会显得出奇的坚强,郁小北惊讶自己的眼泪居然没有夺眶而出,紧紧尾随着那两人来到一家店的门口,目送他们进去后,她才抬起头,看向那四个亮闪闪的大字——建仁宾馆。

    她冷笑,还果真是建人宾馆呢,哦,不对,应该是贱人宾馆!

    抬起脚,她感觉自己心里树起的墙瞬间坍塌。可是,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小小的期待,她期望是她看错了,或者他是有苦衷的。

    可是当她走过去看清那人的脸时,那一丝小小的幻想也破灭了。那人的模样她在清楚不过了,银色长发,金色面具,白色手套,一丝不差。

    此刻,他正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女人,柔情的模样险些刺伤她的眼。郁小北再也忍不住,走过去叫住了他:“苏莫。”

    他闻言抬头,心里重重一击,她怎么在这儿?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紧迫,苏莫不得不将她往外赶,于是垮下脸来:“你跑这儿来做什么?”

    郁小北指着他身边的女郎,质问他:“她是谁?”

    苏莫紧绷着唇没有出声,倒是身边的女人不乐意了,以为她也是那些同老大合作之后就纠缠住不放的女人,于是搂紧了苏莫,故作亲密地说:“我是她女朋友,你这个八婆跑来这里大呼小叫的做什么?”

    八婆?她居然叫自己八婆!

    郁小北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企图扯开她挽住他的手,不过,她怎么可能和黑帮第一女杀手相提并论,还没靠近,就被她推倒在地,膝盖撞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