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6章 026不愿意(6)
    ,精彩小说免费!

    他这才迈步往玫瑰丛中走去,大片大片的枯枝和做了很好的掩护,走到丛中央,刨开盖在上面做伪装的泥土,一个木制的盖子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微一用力,盖子被打开,一条暗道出现在视线里,里面漆黑一片。郁小北有些退缩,戳戳他的肩膀,问:“里面会不会有蛇啊?”

    苏莫从口袋里抽出打火机,示意她先下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下去把火点燃。”

    对于习惯了黑暗的苏莫来说,点不点灯都无所谓,只是现在带着她,长期生长在单纯环境里的女孩子,对黑暗是报以恐惧的心理。

    一跃而下,将墙壁上的火把一一点燃,这才上去将郁小北背下来。

    墙壁上画着各种各样诡异的图,墙使用灰色石块堆起来的,隧道很长,走在里面会感觉分外阴森。两旁的火把哔哔啵啵地响着,郁小北搂着他的手收得更紧了。

    穿过了长长的隧道,终于看到了一道石门,苏莫走到门右侧,俯下身,在毫不起眼的地方摸到了一块小小的凸起。用力一摁,石门便“哄”一声打开了。

    “真像古墓。”郁小北惊奇地看着身后的石门又自动关上了,扭过头打量起这间房。

    房的另外三面墙上也分别是一个巨大的石门,苏莫指着正对着的石门提醒她:“只有这道门可以进去,另外两道门老爷子吩咐过了,除了他亲自带你进去,否则万万不可以自己擅自闯进去。”

    以前不是没有人想要进去,不过进去之后都再没有出来,苏莫年幼的时候虽然有过那么一瞬间的念头,但是还好他压下来了,不然,当年失踪的那么几个人中就会有他苏莫了。

    在穿过复杂的隧道和巨大石门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装潢华丽得像是古埃及宫殿一般的大堂,金色的地面和墙壁,中央巨大的喷水池,呈月牙状的灯盏,像是谁的眼,正俯瞰着下面的世界。

    郁小北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她以为自己被苏莫带着穿越了时空,回到最原始的古埃及宫殿。

    迈步走到大殿最高处,红色柔软的椅垫以及金色的把手,无一不显示着这里的奢华。

    将她放在椅子上,苏莫从腰间抽出一支枪,在她诧异的目光中把手中冰冷的物体放到她掌心,神色凝重地嘱咐道:“我离开的时候,如果有谁闯进来伤害你,你就开枪。”

    第一次真真正正地接触枪,郁小北紧张得几乎拿不住。她颤声问:“你要去做什么?”

    苏莫摸摸她的头发:“别怕,就是有仇家要来偷袭别墅了,父亲让我将你送到这里来。”

    她神情紧张,好不容易认回的爸爸,会不会就这样死在仇人的手里?

    “那他呢?为什么不进来?”

    男人的世界她又怎么会懂?如果苏清也躲进来,道上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嘲笑他了。彪帮这几年来一直与清帮不合,无非是嫉妒苏家的强大势力。如果把苏家搞垮了,那这道上的半壁江山就是他彪帮的了。

    折身回到皇伦别墅,“清水”十二杀手很快集合,苏清扫视着面前的精英,厉声说:“这几天彪帮要来突袭,将你们手下的人安排好,做好警戒准备!我倒要看看,是他死还是我亡!”

    苏莫在十二杀手里排行第一,因此,当年苏清将清色一条街交给了他打理。如今加上小北对他的青睐,苏清对他是更加看重,于是吩咐道:“你回去清色一条街,别墅里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他蹙眉:“小北在这里,我不能离开。”

    苏清赞许地看他一眼:“她在密室里,别人找不去,如果实在不放心,你就去密室里陪她,总之,对付彪帮的行动,你不需要参与。”

    然而,话音刚落,就有人飘进来禀报,注意,是飘,你没有看错。清水十二杀手没有一个不会轻功的,至于苏莫那样顶尖级的功力,还是没有几个人能相提并论的。

    “彪帮来了。”

    苏莫握紧手里的枪,眯眼向窗外看去,果然看见藏匿在暗处的杀手。他将窗帘拉上,只留一道缝隙,对身后的苏清说:“父亲,你还是注意自己的安全。”

    苏清哈哈一笑,摸出一把金色手枪:“别看我老了,但是当年的清哥可不是白叫的!”

    =====

    安静,除了安静还是安静。郁小北一个人躺在华丽的长椅上,手里握紧了冰冷沉重的手枪,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她只知道自己再这么等下去一定会疯掉!

    将手枪别在腰后,她将双手撑在地上企图爬出去,这个想法似乎有些蠢,刚一挪动就翻身滚了下来,一路滚过十二个金色台阶,她只觉得自己的小命就要搁这儿了。

    缓一口气,一路攀爬到大喷泉池旁,说是喷泉池也不太准确,因为实在没有多高的水柱,反而像是泉眼一样往外冒着热水,晃眼一看,竟在水底看到一个盒子。

    好吧,她承认她好奇心很重,还好水浅,她伸进去半个身子,总算是将盒子给捞出来了。

    幻想着里面藏着宝石啊什么的,郁小北将盒子打开了,却是一瓶紫色液体,上面写着看不懂的语言,她承认她是语言盲,想了想还是将瓶子收了起来。待会儿拿给苏莫瞧瞧,也许是什么长生不老药也说不一定。

    跌跌撞撞爬到了石门前,她很有成就感地吐出一口气。

    石门刚一打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出现在视线内,因为石门外没有火把,那人的面容十分模糊。郁小北瞪着眼前的人,慌慌忙忙掏出枪来,对准了他:“不要过来,否则我开枪了!”

    那人鄙视地看了她一眼:“你连保险都没开,还杀什么人!”

    听声音,是苏夜,郁小北松了口气,问:“怎么是你?”苏莫呢?

    将她抱起来,驮在背上,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郁小北问:“你受伤了?”

    他冷哼一声:“不是我的血,就那些白痴想放我的血,还早了点。”

    “苏莫呢?”有没有受伤?郁小北紧张地盯住他的后脑勺,不想听见不好的消息。

    苏夜的声音懒洋洋地飘过来:“他啊,中了一枪,离死不远了。”

    “你胡说!”郁小北抓住他的头发使劲扯,苏夜吃痛,差点将她甩下去:“喂!你给我老实点!那家伙穿着白衣不被当成枪靶子射才怪!”

    郁小北眼眶红红的:“那他现在呢?”

    “射到了心脏旁边的位置,容岩正在给他做手术,至于情况如何,这我就不知道了。”回到了地面,天已经黑得不像话了,郁小北望着远处明亮的别墅,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好不容易才肯承认喜欢她的苏莫就要离开她了吗?

    感觉到脖颈处滚烫一片,苏夜语气不佳地说:“别哭了,又不是你受伤,哭什么哭!”

    她皱着鼻子,企图隐藏浓重的鼻音,不过还是被他听出来了:“我宁愿是我受伤。”

    苏夜背着她在夜风中前行,空气里还弥留着浓浓的血腥味,表示这里曾经历过一场恶战。听见她的话,苏夜沉默了半晌,才出声:“你别恶心我了,听着真肉麻,你还是留着回去说吧。”

    十几分钟的路程让她觉得比一个世纪还长,她催促着:“你能不能走快点。”

    苏夜冷哼:“你背着人走走试试。”

    “苏夜,我发现你真毒舌。”郁小北趴在他背上得出结论,想当初她见到他还以为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好青年,结果接触了才知道是个毒舌加腹黑的男人。

    终于赶到了别墅,大厅里围满了人,苏清见她进来了,盯着她的脚问:“你的脚怎么了?”

    “今天不小心扭到了。”她抬头四顾,焦急地问,“苏莫人呢?”

    苏清叹口气,指着楼上说:“容岩在给他做手术,你坐下来等等。”

    “不行,我要上去看看。”郁小北倔强地不肯从苏夜的背上下来,指使他往楼上走。

    苏夜看了看苏清,征得他同意后,背着她往楼上走去。

    手术室内,容岩皱着眉头切开苏莫苍白的皮肤,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疤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这一次居然打在了离心脏2厘米的位置。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他眯起眼,手术刀握得更紧了——那么苏莫必死无疑!

    “你不能进去。”苏夜压低了声音对她说,“万一你惊吓到了容岩,他一刀划偏了,你就等着给苏莫收尸吧。”

    在他背上犹豫了许久,只能断断续续听见手术室内容岩的声音“止血钳”、“棉花”、“消毒水”……

    她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再一次崩塌,怕自己的哭声影响到手术,她哑着嗓子凑到苏夜的耳边说:“你还是带我回房间吧。”

    其实苏莫的生死对他苏夜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也许,还是一件好事。可是听着耳边她低低的啜泣,他还是忍不住出声安慰:“他会没事的,这小子命硬,死不了。”

    然而他的话根本不起作用,一回到房间,郁小北就躲进杯子里嚎啕大哭起来。

    她从没想过苏莫会出什么事,在她眼中,他无所不能,上能入天下能入地,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神仙。现在他真出了事,她便慌了神,大脑里一片空白。比她得知自己亲生父母另有其人时还有伤心难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容岩缝合好伤口,替他清理干净血迹,终于还是忍不住将一旁的手术刀止血钳通通扫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