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3章 063希望你能幸福(3)
    ,精彩小说免费!

    他恨她恨得发疯,手指一用力,刺了进去,毫无任何准备,她的干涩只能勉强容纳他的手指,他却好不怜惜地继续伸入第二根手指,她疼得皱眉。

    看着她痛苦的神情,苏莫心里涌起了报复的快感,他揉捏着她的柔软,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他就要走了,他要在她的心里永远地留下他的影子。

    想了想,他还是褪下裤子,早已充血的火热对准了她的干涩狠狠地撞了进去,郁小北痛得两眼发黑,此时此刻,所有的爱意都被他碾碎,烟消云散。

    他将她摆弄成最为屈辱的姿势,迎接着他的灼热,郁小北跪在床上,脸埋进火红色的被单里,一下又一下,接受着他近乎疯狂的撞击。

    发泄完之后,他从她身体里退出,冷然道:“郁小北,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你的选择是个极大的错误!”

    她浑身酸痛,张了张嘴,想要回骂他,却因为被点了穴无可奈何地静默着。

    苏莫闪身从窗台跳了出去,窗外的风冷冷地扫进来,刮着这个在新婚之夜被别人羞辱了的新娘。

    她还保持着跪在那里的姿势,浑圆高高翘起,显得诱人却屈辱。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见了走廊里响起的脚步声,她眸光一闪——有救了!

    苏夜推开门,双目被酒浸得发红,他一步步走到床前,却被眼前的景象怔住——

    他的妻子跪在床上,她幽深的柔软处还淌着白色的浊液,源源不断地往下流,缠绕在她诱人洁白的腿上。

    方才还满心欢喜的他像是被谁忽然泼了冷水般,一瞬间清醒过来。

    她居然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同别的男人在这张床上做本应该他们做的事!

    他仿佛看见自己戴着某个颜色的帽子站在人群中被人耻笑,强烈的耻辱感让他几乎发了疯。

    他发红的眼睛如豹子一般盯住她,郁小北被他的眼神惊住,她想要解释,却无可奈何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急得快要哭出来。

    苏夜忽然轻笑出声,自言自语地说:“好,很好,第一天就给我戴绿-帽子。”一边笑一边朝她走来,那表情似笑非笑,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可怕。

    毫不留情地扯住她的头发,苏夜欺身上前,粗暴地扼住她的下巴,声音森冷:“你以前爱他我可以接受,甚至你以后还想着他我也可以忍,但是你居然在新婚之夜和他做!郁小北你真是下-贱!”

    不理会她的沉默,苏夜自顾自地说:“你未免也太高估我的忍耐力了!”他蓦然收敛了笑容,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清脆的声音在宽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郁小北被打得侧了头,她睁大了眼,却始终不肯落下泪来。

    他气得发狂,她身上纵横交错的痕迹宣告着另一个男人的胜利,刺目的青紫色在他眼里渐次扩大。

    “郁小北我告诉你,别妄想给我苏夜生下孩子,你太脏了,根本不配!”他冷着脸吐出这句话,毫不怜惜地揉捏着她,方才的伤还没消,现在他又这样折腾,她疼得快要窒息。

    “就让我看看苏莫的女人,在床上究竟是什么样。”他邪恶地分开她,毫无征兆地向她刺去。

    霎时间,屋外的黑鸟成群地扑闪着翅膀往天幕窜去……

    第二日醒来,枕边已经没有人了,郁小北浑身疼痛,仿佛被车碾过一样,弯一弯手指,都是钻心的痛,她用尽全身力气起身,额角直冒冷汗。

    凌乱的床单上,满是暧昧的气息,她虚弱地伸出一只腿,想要去浴池里清洗,刚一挪动,一股温热的液体便从体内滑出,落在纯白的被单上,也污了她的眼。

    新婚之夜被深爱的男人侮辱后,自己的丈夫不听她丝毫的解释就断定是她的不忠,这该是怎样的耻辱!

    原来,嫁给苏夜,也不是幸福的开始。

    挪了好久,她才两脚着地,咬着牙正欲下床,却由于太过虚弱而过落下去,她疼得叫出了声。

    咔——

    房门开了,苏夜一脸倨傲地俯视着趴在地上的她,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现在,在他的眼里,这女人不过是得到沃萨奇瑟的工具,如今结婚了,他的目的达到了,郁小北对他自然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当初对她的那点承诺因为她的不忠被彻底抹杀——

    对她好?

    苏夜冷笑,她现在根本不配!

    “你好好收拾收拾,一会儿郁伯母要过来。”嘲讽地看着她洁白的身体上纵横交错的淤痕,他十分满意地扬起微笑,“如果让别人瞧见你这幅模样,呵呵,我倒是很期待呢。”说完,抬脚出去了。

    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郁小北只觉得头晕目眩,挣扎了许久,还是没能站起来,**疼得厉害,更疼的,是她千疮百孔的心。

    失神地望着不远处的浴室,她终于还是伸出手向前爬起来。

    红色地毯上,她一寸一寸地爬着,虽然是上好的柔软地毯,但是她这样赤身裸-体地摩擦着,久了,也带来巨大的痛苦,腹部似乎被磨破了皮,伤口火辣辣地疼。

    可是她不能停下来,妈妈就要来了,她再不打理干净,被她看到了一定会心疼的。

    短短的距离,对她来说却像是有几万里一般,爬了好久才到达浴室。

    拧开水龙头,冰冷的水花洒在残破的身躯上,她竟也麻木了,拼命地搓洗着,想要把这个恶魔留下的气息全部洗净,就像他说的那样,她太脏了。

    换上了另一件红色旗袍,还好是高领的,能遮住她身上的淤青和紫痕,旗袍外面套一件白毛披肩,总算是遮挡了所有暧昧的痕迹。

    扶着墙走了几步,她只觉得快要虚脱了,额角冷汗直冒,艳红的旗袍衬得她的脸更加苍白。走出门,望着铺了一地的红毯,她只觉得心里极苦,女人的一生就这么一次新婚之夜,为什么她却要在最美好的时刻承受这些屈辱?

    一路跌跌撞撞,终于到了大厅,哪里有她母亲的身影?

    她自嘲地笑笑,原来这不过是他恐吓她的谎言。她环顾四周,昨晚的热闹早已不复存在,沃萨奇瑟照旧营业,昨天的婚礼仿佛南柯一梦。

    她挪步到了门口,司机立刻给她开门:“夫人。”

    这声夫人听着好不刺耳,心里的苦涩只能独自往肚子咽,她不能在爸爸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伤心和委屈,否则,她将会后悔终生的。

    因为苏清还一息尚存,苏夜也不能惹怒了他,于是表面上同郁小北维持着和平的夫妻关系。但是每晚熄了灯,他都会移步到书房,根本不愿意和她呆在同一个地方。

    整晚整晚,郁小北都望着漆黑的天花板,睡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感受着被漠视的滋味。

    苏莫不仅伤了她的心,还毁了她的婚姻,以及她漫长的未来。对于苏夜,也不是不恨,如果他肯仔细查看她的异样,而不是立马断定是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也许他们之间也不会有这么大的隔阂!

    他以为,看到的就一定是原本的真相么?

    她愤懑不已,于是也冷脸不理他,两人除了在苏清面前做足样子外,其余时间都是相顾无言。

    秋天很快过去了,当第一朵雪花飘落在大地上的时候,苏清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郁小北长久地跪在他的墓地前,跪倒膝盖都失了知觉也依然不起,她在用心记住他的笑容,他的声音,他的所有所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