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69章 069希望你能幸福(9)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去的时候,郁小北却松开了她,跌倒在地上,艾琳缓过气来,看着瘫倒在地的女人,恶毒地踹了几脚,还不解气,又上前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拽到跟前,奚落道:“刚刚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又软了啊?哼!我看指不定是谁死谁生呢!”说完,又狠狠扇了她两嘴巴,“小贱人,等着老娘把你赶出家门吧!”

    郁小北任由她打骂,静默地闭着眼,就在艾琳觉得奇怪的时候她忽然睁开眼,眸中带着讥讽和嘲笑,艾琳被她的眼神看得发慌,又是两巴掌:“你看什么看!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你要把谁的眼珠子挖下来?”苏夜的声音里透着冷意,他没想到艾琳会再他的眼皮子地下做这种事,虽然他怀着他的孩子,可是这样恶毒的女人不要也罢。

    艾琳慌忙松了手,心里惶恐不安:“夜,这个女人她差点要了我的命!”

    苏夜一步一步走过来,他面色阴沉,艾琳还是第一次瞧见他对她露出这样的神情,害怕得声音发抖:“夜,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害怕。”

    “害怕?”苏夜终于还是走到了她的面前,修长的手指在她脸上轻轻划过,冰冷得像一把刀,让人不寒而栗,这是艾琳第一次感觉到无形的恐惧,她快要站不住了,然而却动弹不得,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苏夜终于收回了手,警告道,“我喜欢听话的女人,你最好照我说的做。”

    说完也不顾一脸惨白的艾琳,将瘫倒在地的郁小北抱起,他的动作很轻很柔,似乎怕再伤到她,郁小北抓住他的胳膊,苍白的手臂上青色血管清晰可见。

    “你好好休息。”苏夜给她盖好被子,按了床边的红色按钮,立刻有医护人员赶来,他吩咐道,“重新拿药来给她输上。”

    郁小北两颊红肿,唇被打破了皮,她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似乎他就是她最后的救世主。

    苏夜有些气闷地冲还杵在一边的艾琳吼道:“还在这儿做什么,给我出去!”

    艾琳身上也有伤,她很想扑到他怀里撒娇,可是还没酝酿好就受到了这种待遇,她很是委屈,光着脚,鞋也顾不得拿,就灰溜溜地走掉了,医务人员也出去了,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两个人默默对视着。

    郁小北很累,可是却无论如何不敢再阖眼,在这座吃人的别墅里,自从父亲去世后她就再没了安全感,一闭上眼也许就会有人从背后伸出黑手,将她推入万丈深渊,跌得她粉身碎骨!

    苏夜见她脸上淌汗,心里虽然气她开始的无理,不过还是说:“你睡吧,我守着你,不会再有人害你。”

    方才如果不是因为有人给他禀报,也许他还不知道艾琳已经对郁小北起了杀意,他眯起危险的眼睛——那个女人就这么想要苏夫人这个名号吗?

    他的唇边浮起一抹冷笑,爱慕虚荣的女人还真是不少,可惜的是,他从来没打算要和郁小北离婚,她还真是打错了算盘。本来就是个情妇,之所以宠爱她这么久,不过是因为她的性子很合他胃口,再加上怀了他的孩子,才把她带来别墅,如果她还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些什么不好的事,他一定不会手软!

    床上的女人已经睡着了,一只手紧紧地拽着床单,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她的安全。几个月没有与她怎么接触,她变得更加沉默,也更加尖锐了,不再是他记忆中那个天真又软弱的小女人了,变得歇斯底里起来。现在又没了孩子,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伸手轻轻地抚平她紧皱的眉,如果当初她没有在两人的新婚之夜做出那样的事,他也许真的会如承诺的那样,对她好,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妻子,可是——一步错,步步错!

    而她走错的是最重要的一步,没有哪个丈夫能够忍受自己的妻子在新婚之夜同别的男人缠绵在一起,那是耻辱!是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所以他气她,恨她,冷眼看她,只是到了这一刻,他却心软了,这是一种极其矛盾的心理。你恨不得她死,却又舍不得她受到一点伤害……

    苏夜被这种矛盾的感情纠缠,他有些烦躁地松了松领带,打算出去抽一支烟,刚一起身,床上的女人就睁开了眼,直直地看着他。

    他有种被当场抓住的狼狈感,轻咳一声,他解释着:“我出去抽烟。”

    郁小北还是直直地看着他,像一只被抛弃的陶瓷娃娃,苏夜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于是坐下来,烦躁道:“你睡吧,我不去抽了。”

    郁小北这才闭了眼,安静地伏在枕间。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晌午,郁小北浑身酸痛地起来,迷迷糊糊中,瞧见一个模糊的身影立在窗边,修长的身形,刀刻般深邃的轮廓,她眯起眼,想要看得仔细些,那人却回过身来:“醒了。”

    是苏夜……

    她默默起身,坐定后只觉得喉间干涩,他走过来,眼中盛满疲惫:“饿了吗?要吃些什么?”

    她摇摇头,终于肯开口跟他说话:“我不想吃。”

    苏夜却恍若未闻般按下了闹铃,吩咐管家给她端些粥上来,香喷喷的糯米粥送到嘴边,郁小北却毫无胃口,她别过脸,拒绝进食。

    “吃!”他用不容违逆的声音吩咐着。

    然而她依旧倔强地侧着脸,以沉默来对抗。

    苏夜失去了耐心,摔下碗,口气不善地说:“不吃算了,来人!给她输营养液!”

    她抿着嘴,冷眼看着医务人员给她插上针,冰凉的液体一点一点流进她的身体里。苏夜这才踱步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身望了她一眼,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扭头离去了。

    走到楼下,他特意吩咐人去照看郁小北,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要让艾琳接近她。”这才出门去了公司。

    一夜未眠,他只觉得疲惫不堪,仰头靠坐在皮制椅子上,他捏捏眉心,想要驱除疲惫,这时,程奥推开门,给他端来了他要的咖啡。

    “总裁还是不要这么疲惫的好。”他扶扶眼镜,提醒道。

    苏夜耸耸肩,抿了两口咖啡,给他解释:“家里事多,忙得头大。”

    “是郁小姐的事吗?”程奥开口问,他并不知道艾琳的事,所以还以为是苏夜和郁小北之间闹了矛盾,孰不知,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

    苏夜略微沉吟,挥挥手说:“出去吧,把昨天和今天堆积的文件拿进来。”

    程奥也不多问,出去拿资料了。

    办公室里亮堂堂的,苏夜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拨了家里的号码,不过,刚响了两声,他就迅速挂断了电话,有些诧异自己方才荒唐的行为。

    那个女人像蟑螂一样顽强,他操个什么心!

    程奥送来的资料堆得老高,他心烦意乱地灌完了咖啡,埋首于一大堆的工作中。

    一直工作到深夜,他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是十一点过了,他签完最后一份文件,这才放下笔,走到床前,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窗望向不远处的清色一条街,还是那样美的霓虹,让他想起那一晚,郁小北给他做饭的情景,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清色一条街的生意还是那么好,虽然苏莫已经离去很久了,久到他几乎要遗忘这么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