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74章 074你先出去(4)
    ,精彩小说免费!

    “陪我坐一会儿吧。”郁小北靠着他的肩膀,小手紧紧挽住他的胳膊。苏夜并不是个很闲的人,每天都有大量的文件等着他去处理,今天陪艾琳逛街纯粹是为了顺应孕妇的脾气。就因为浪费了这一天,堆积了一天的工作还等着他去处理。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

    她的手冰凉冰凉,握在手心,像是要化掉似的。怕她冷着,苏夜脱下外套给她搭上,郁小北扬起一张小脸冲他微笑。那笑容,虽然美,却让人觉得莫名的心酸。

    想了想,他提议道:“我们去吃饭吧。”

    她皱着脸,苦恼着:“可是已经凉了,不好吃了。”

    “我们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他的话让她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就要起身,却被拦腰抱住,苏夜瞪着她苍白的小脚说:“进去加件衣服我们再去。”

    车在暗夜的霓虹之中穿行,郁小北趴在窗子上贪婪地注视着这个世界,她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每次考试考差了她就会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欣赏一会儿被灯光烘托出的黑色夜空,每当这个时候陆言彬就会出现在自己身边,傻傻地坐着,轻声安慰她。她并不是怀念陆言彬,而是怀念那个单纯的年纪所带来的感觉。

    注意到她的沉默,苏夜走过来揽住她,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柔情问她:“怎么了?”

    她摇摇头,眼睛不肯离开玻璃窗外的景色:“我只是,有些想家了。”

    苏夜想了想,终于松口:“改天我陪你回去吧。”

    她张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模样傻傻的很是可爱,苏夜捏捏她的鼻尖调笑道:“眼睛睁这么大,小心掉出来。”

    他这样亲密的小动作让她心里一颤,女人寂寞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对一切事物的感悟都会变得扭曲,甚至可能爱上原本不可能爱上的人。

    她的后背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她一定要想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否则最后,败的不是他苏夜,反而成了她郁小北。

    车在必胜客前停下,苏夜纵容地听从了郁小北的指示,跑来这里进食。看着对面女人的笑脸,他觉得吃什么都无所谓了。

    “喏,你尝尝。”郁小北举着叉子,将鸡腿排抵到他嘴边,诱人的香气飘来,苏夜虽然不喜欢吃这些,但还是给面子地张了嘴。两人的亲密举动看起来像是深爱的情侣。

    窗外街的对面,一个女人拉住了失神的男人:“莫,你该死心了吧,你看她过得多好。”

    苏莫粗鲁地甩开她,口气不善:“滚!我的事不用你管。”

    白露没趣地闪到一边,却没有独自离开,只是静静地望着他,她白露要的男人绝对没有得不到的理由。

    苏莫其实一直没走,还呆在s市的一个秘密基地里,虽然恨她的背叛,但是他总还是放心不下她,加上苏夜在老爷子去世后追得紧,他不敢贸然离开,否则很可能一不小心就被捉住。等了五个月,一切的撤退工作都做得完善了,也到了他该离去的时候了。

    本以为郁小北会过得很惨,没想到,苏夜竟然会对她这样好。他眼神闪烁,想起那****依偎在他怀里的样子,乖巧得像个小猫咪,乌黑的眼带着狡黠的光,坏笑着含住他的唇,跨坐到他身上。这么久了,他竟还忘不了那样美好的清晨,也许就是因为舍不得,所以才会恨得这样深切。

    盯着对面的男女看了许久,他才转过身,对身后的女人说:“走吧。”

    这一去,也许再无归期……

    跟着苏夜回到别墅,两人直接去了郁小北的房间,他坐在床边,脱下西装,松了松领带。

    “过来。”他拍拍身边的位置,郁小北慢吞吞走过去,还未坐下,就被一双大手揽住,她吓得惊呼一声。

    苏夜反倒笑了:“你再这样不吃晚饭地等我可就不止这点小小的惩罚了。”

    她扑闪着睫毛,柔美一笑,窝进他的怀里:“不会的。”

    今晚的苏夜格外温柔,复杂的心绪从他听见她在梦里叫他名字的那一刻起一直徘徊在心间,他发现,他越来越离不开她了,不论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人,像是吸毒般,越发的沉沦了……

    在别墅里呆的无聊,郁小北便去商场逛逛,忽然在柜台瞥见一个海蓝色的领带,有些动容地走过去,伸手细细抚摸,柜台的小姐立刻走过来:“小姐好眼光,这是新到的货,您要买一个送给男朋友吗?”

    郁小北想起苏莫纯白的衣衫,完全想象不出来他穿西装打领带的样子,她解释着:“我已经结婚了。”

    “哦,那就是送给丈夫的吧。”小姐甜甜地笑着,继续推销着这根贵得吓人的领带,郁小北完全没有听她在讲什么,只是皱着眉思索着要不要送跟领带给苏夜。

    正想着,却听见身后传来夸张的女声:“哟,这不是苏姐姐吗?”

    郁小北的背顷刻间绷紧了,她如临大敌地转过身,看着大腹便便的艾琳,注意到她目光的艾琳,得意地抚摸着圆圆的肚皮,从她手里夺过拿根海蓝色的领带,对服务员小姐说:“这个给我包起来,我要送我家老公。”

    郁小北被她甜得腻人的声音恶心得想吐——

    老公?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服务员小姐抱歉地看了看郁小北:“夫人,这个领带只有一根,您看……”

    “没事,我再看看别的。”她淡漠地走到艾琳身边,冲她一笑,那笑容里包含着同情,因为她知道,过不了多久艾琳就要被踢出苏家的大门了,而她,会是罪魁祸首。

    当晚苏夜回到别墅的时候,艾琳立刻献宝似的把领带递给他:“夜,这是人家给你挑的哦,喜欢吗?”

    他兴趣缺缺地看着那条领带,含糊地应了一声,便推开了艾琳,四下里寻找着郁小北,奇怪的是,今天她并没有如往常那般早早的给他做好饭,在门口等着他回来。

    有些奇怪地问管家:“夫人呢?”

    管家吱吱唔唔了一会儿:“夫人在房间里,嗯……好像在哭,哦,有可能是我听错了。”

    “哭?”苏夜觉得不对劲儿,快步往楼上跑去,走廊里安静极了,隐隐约约能听见谁低低的呜咽声。他心里一沉,用力敲响了房门:“小北,开门!”

    屋子里的人止住了声音,紧接着便是哗哗哗的水声,等了几分钟,门,终于开了——

    郁小北低着头,声音透着浓重的鼻音,小声地说:“你回来了。”

    “我没回来你现在见到的是鬼吗?”他没好气地说,用力抬起她的下巴,看见她绯红的眼睛,有些气闷,“怎么回事?”

    郁小北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如果她哭了,便说明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她闪躲着目光,勉强笑了笑:“你还没吃饭吧,我赶紧去做。”

    “不吃了!”他粗暴地打断她,“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没事。”她绞着手指,还是不肯回答。

    他危险地眯起眼,警告着:“郁小北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你这个样子还说没事,谁信!”

    她垂着肩膀,有些委屈地看着他:“你真凶,你对我从来都这么凶,对艾琳就那么温柔。”

    他忽然露出一抹笑,逼近她,问:“你吃醋了,郁小北。”

    “我没有。”她抿着嘴,倔强地看着他,想起什么似的,眼泪又开始蔓延。

    他伸手给她擦了擦眼,声音放柔地问:“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