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75章 075你先出去(5)
    ,精彩小说免费!

    她沉默半晌,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今天,我在商场看见了一条领带,我很想买下来送给你,可是,却被艾琳抢走了。”

    他的心重重一跳。

    “你,很喜欢她吧。”郁小北失落地叹息一声,“收到领带的时候,你一定很开心。”

    半天没有听见他的回答,郁小北疑惑地抬起脸,却落入一双炙热的眸子中,他那样火热的眼神烧得她面颊绯红,戳了戳他的胸膛,郁小北小声问:“你怎么了?”

    刚一说完,她的手便被捉住,苏夜低笑道:“你在吃醋。”唇堵住了她否决的话,他用力地吻住她,喃喃低语,“郁小北,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她被吻得喘不过气,推开他,有些局促地说:“是,我爱上你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他显然没有料想到她会这么大胆地承认,一时间有些发愣,心跳得飞快,几乎要冲破胸腔蹦出来。

    “郁小北,你确定?”

    她被他的态度搞得火大,狠狠地踩了他一脚,坚定地说:“是,我确定,你想笑就笑吧!”

    长臂一伸,将她圈进怀里,苏夜的唇贴着她柔软透明的耳朵,轻轻地说:“是,我想笑,郁小北,我很开心。”

    她背对着他,唇边泛出一抹冷笑,苏夜,是我太高估你了吗?这么快,就沦陷了?还是——你在陪我演戏?

    她转过身来,将他紧紧搂住,闷闷地说:“苏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喜欢她吗?”

    他轻笑出声,胸腔震动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不过是个情妇而已。”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追问道:“我呢?”

    “你?你是我的妻子。”他伸手抚摸她裂锦般的长发,眼神迷离。

    “苏夜,让我住进小楼里好不好?”郁小北哭着攥紧他的衣袖,哀求着,眼泪打湿了他的衣襟,“我不想看见我喜欢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不行!”他厉声拒绝,小楼已经废弃了多年,里面杂乱不堪,怎么适合她来居住?

    不过他的话还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郁小北第二天一早就搬着东西,住进了小楼,那是当初训练苏夜他们的时候建的,里面还留存着来不及搬走的兵器、药物和书籍。

    屋子里很暗,是用青灰色的砖块和石板砌成的,有些像意大利的古堡。由于很久没人住,房子里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偶尔还会蹿出几只老鼠,耀武扬威地冲她扬扬爪子。

    她早已做好了心里准备,所以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奇和恐惧。找来了扫把和抹布开始打扫起来。小楼一共有三层,不算大,但是一个人打扫起来还是很费力气。尤其,还是一个弱女子。

    忙了一整天,总算是将小楼清扫干净了,擦擦额角的汗水,郁小北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简简单单吃过饭后,郁小北起身收起餐盘,转身去了二楼。床已经铺好了,带着淡淡的太阳气息,因为一个人住在这座空楼里,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所以她在房里留了一盏灯,黯淡的灯光照在她清丽的脸庞上,衬得她更加柔美。

    当晚苏夜一回到家,就瞧见管家神色匆忙的站在门口,见他回来了,立刻走上前,焦急地说:“夜总,夫人她一个人搬进了小楼,劝都劝不住啊!”

    “什么?”他愕然地朝小楼望去,果然在黑暗中瞧见了一抹光亮,他有些气闷,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听话!

    迈步朝小楼走去,来到二楼,正要责骂,却看见郁小北安静地靠在窗边,蜷缩成一团,他送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你回来了!”她欣喜地抬头。

    苏夜却没有笑,严肃地问:“我不是说过不要住进来吗?为什么不听?”

    她委屈地错开眼:“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在一起的样子。”

    “艾琳生完孩子我就会把她送走,你只要再等几个月就好,何必这么苦苦相逼?”对于她的小心眼,苏夜有些不悦。

    “苦苦相逼?”她震惊得后退一步,“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

    她凄凉一笑,也不解释,指着房门说:“你给我出去!”

    他也被她的态度激怒,盛怒之下也没有顾及那么多:“郁小北,我看你还是没有学乖!你就在这儿住吧,我懒得管!”说完,大步离去。

    待他一走,郁小北僵硬的后背才放松下来,她这么做,一是为了试探苏夜对她的感情,如果他已经爱上了她,那就会为了她将艾琳赶走;二来,是为了避免怀孕,住在别墅里,总免不了被他吃掉,每一次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她怕自己会又一次地中弹,她可不要同他有任何牵连。

    往后的日子里,苏夜都不曾来看望过她,郁小北每日的生活就是去三楼那堆庞大的书籍中找乐子。虽然大多数都是死板的学术书,什么药物研究,什么心理学研究,什么格斗要领,什么武器制造……

    在一本没有名字的书里,她找到了假死药的配方,书的封面是莫绿色的,很陈旧,放在一大堆书里根本没人注意。

    书是手写的,草草的字迹,看得出写书的人是个随性而洒脱的主。看到假死药的副作用时,郁小北心里激动的火焰一瞬间就灭了——

    很可能一睡不醒?

    这是哪个混蛋发明的!都一睡不醒了还什么假死药啊!

    愤懑地扔下书,她又在其他书籍中翻找起来,这是一座巨大的宝藏,等待着她一点点地开发。

    虽然忧心假死药的副作用,不过她还是将配方记了下来,也许以后会有大作用也说不定。

    陪着艾琳吃了晚餐,苏夜称还有事要办,督促着她赶紧上床睡觉,便出门去了。

    艾琳虽然不满,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孩子已经六个月大了,还有三个月,她就能凭借着这个孩子攀上高枝做凤凰了,那个郁小北也还真是识相,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早早的就搬出了别墅,也省得她费神去对付她。

    她慵懒地靠在椅子上,幻想着她嫁入苏家之后的幸福生活……

    苏夜出了门,快步走到小楼面前,抬头望见三楼的一间房里还亮着灯,于是拿出钥匙开了门,往三楼走去。

    屋子里很潮湿,阴森森的气息让人以为是到了鬼屋,走廊里的灯格外的微弱,似乎是供电不足的原因。他皱眉,这地方比印象中还要阴冷,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走到书房前,透过门缝可以瞧见坐在地上的女人,捧着一本厚重的书,认真地看着。他是第一次瞧见她这幅模样,像一朵悬崖上的蔷薇花,倔强而坚强。

    推开门,郁小北闻声抬起头,有些惊恐地望向他,随即又拍拍胸口,像老朋友似的对他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鬼呢。”

    苏夜挑眉,目光移向她手里的书,是本医学书,于是问:“你生病了?”

    她不动声色地将书合上,不愿意被他瞧见她所翻看的内容,干干地笑着说:“没什么事,太无聊了就翻看一下。”

    他也没有在意,站在她面前,沉默着。气氛霎时间变得古怪而尴尬。

    “你怎么来了?”

    郁小北的话让他有些不悦:“我为什么不能来。”

    她将滑落的发别到耳后,淡淡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天你十分生气地走了,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突然过来我有些惊奇罢了。”

    “我不来,你就不知道来找我吗?”他走近她,垂眼打量着她,她瘦了,下巴尖尖的,像一只受伤的小狐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