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82章 082我爱你么(2)
    ,精彩小说免费!

    可是,每当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她又会回想起在她身下绽放的猩红色的花,她的孩子在耳边低低啜泣。还有苏莫离去时那怨恨中夹杂着爱意的眼神,她忘不了,忘不了啊……

    不知道在洗手间里待了多久,苏夜觉得不对劲儿,亲自寻来了,咚咚的敲门声让还在发呆的郁小北猛然一惊。

    “小北,你在里面吗?”

    “我在。”她整理好脸上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开了门。

    门外的男人担忧地看着她,见她安然无恙地出来,轻轻松了口气:“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她尴尬地摸摸脸:“是吗,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

    “那要不要上去睡会儿?”他的大掌附上她的额头,没有发烫,这让他安心许多,“反正那些人你也不认识,我去应付就行了。”

    她也觉得很无力,于是顺从地点点头,跟着他上了二楼,空气里泛着淡雅的花香,她偷偷打量身边的男人,抿了抿嘴,终于还是说:“苏夜,谢谢你。”

    他似乎有些生气,她太客气了,显得两人十分疏远:“小北,你是我的妻子,这是我应该做的,以后不要再对我说谢谢。”

    她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她并没有从心里把他当做丈夫,又何来不说谢谢的亲昵?

    盯着脚尖走了一会儿,她还处于失神状态,冷不丁地撞在停下来的人身上,苏夜站定,鹰目在她脸上扫射,她今天很不对劲,是他的主动吓到她了吗?

    “你好好休息,吃饭的时候我叫你。”他没有多想,温柔地目送她进屋,又替她关好门,这才踱步往楼下走去。

    郁小北静默地呆了一会儿,忽然对着空气静静地说了一句:“是时候了。”

    看来,在她心里,还是仇恨战胜了一切感动……

    生日宴进行得很顺利,苏夜周旋在人群中,优雅地举杯,得体地交谈,毫无疑问,他永远都是宴会上女人们关注的对象。

    上至四十好几的贵妇下至十几岁的少女无一不偷偷将目光黏在他身上,他就像一个发光体,炫目而耀眼。

    与沃萨奇瑟旗鼓相当的门特酒店老板的女儿是个娇纵的少女,她大胆地凑到苏夜身边,口无遮拦地说:“苏夜,做我的男朋友吧。”

    一旁有人听见了,虽然装作没事般的面无表情,却还是竖着耳朵听着,这豪门里的八卦还是挺有趣的。

    苏夜对这种示好见怪不怪了,他看着眼前笑容明媚的少女,顿了顿,以长辈的姿态说:“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有什么了不起,离呗!”她天真的语气让他忍俊不禁,心里的恼怒也少了半分,毕竟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少女,他没有为难她,相当绅士地拒绝着:“我很爱我的妻子,绝不会做出半点背叛她的事。”

    此话刚说毅出口,就听见一声冷哼,他抬头,只见迟来的容岩抱着胳膊站在一旁,脸上明显是不屑的神色,他可没忘记当初被苏夜打肿了脸的郁小北!

    这一声冷哼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苏夜说了句失陪便走到容岩身边:“你来了。”

    容岩可不打算给他好脸色,他今天是看在小北的面子上才来的,于是冷硬道:“她人呢?”

    “在楼上休息,她有些不舒服。”

    容岩瞪他一眼,该不会是这个色狼害得吧?

    没有说再见,容岩宙、拿着礼物就往二楼走去,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郁小北的房间,她正坐在窗边失神地看着屋外的美景,一见是他,有些惊喜地冲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你怎么来了?”

    他拍拍她的背,将礼物递给她:“你过生日我怎么可能不来。”

    郁小北打开袋子,里面装着一个好看的海蓝色宝石项链,她惊呼一声,眼睛弯成月牙状:“真好看。”

    看着她欣喜的模样,容岩突然问:“小北,你过得好吗?”

    郁小北的笑容僵在脸上,方才的欢喜也荡然无存,她抿了抿嘴说:“我很好。”

    “好个屁!”容岩说话向来一针见血,他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你要瞒别人还行,瞒我,你想都别想!”

    她轻叹一声:“既然你知道又何必揭穿我。”

    两人沉默了半晌,他忽然说:“小北,跟我走吧。”

    “去哪儿?”苏夜的人手遍布整个s市,甚至已经延伸到了国外的各个角落,她能躲到哪里去?

    “你难道不想去找苏莫吗?”他忽然说,其实这个秘密他想一直保留的,可是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她了。既然苏夜不能给她幸福,她也不爱苏夜,又何苦将她禁锢在他身边?

    “你,知道他在哪里?”她激动得不能自持,手里精美的盒子落在地上,海蓝色宝石与地面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她顾不得去捡,紧紧拽住他的衣袖,想要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是,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容岩摊了摊手,“你别激动,坐下来听我好好说。”

    在时隔半年之后忽然听见了苏莫的消息,他要她怎么能不激动?

    “他在荷兰。”容岩缓缓吐出真相,“在那里建立了新的帮派,十三杀手除了苏夜之外全部跟着他走了,现在,帮派建立之初,还有些不稳定,不过他已经在那里站稳了脚跟,你不用担心。”

    “是吗……”她垂着睫毛,他永远都是那么厉害,似乎无所不能。

    迟疑了一会儿,她终于鼓起勇气问:“他,有提到我吗?”

    容岩皱紧了眉,这是他一直犹豫着不愿意告诉她苏莫去向的原因,现在的苏莫似乎比当初认识的那个人更加冷血无情,他又重新带上了面具和手套,似乎和郁小北的那一段感情只不过是南柯一梦。

    只不过有一次他喝醉了忽然问他一句:“她现在过得很好吧?”

    没有等他回答,他又自言自语地说:“一定过得很好,苏夜永远都是那么会演戏,她活在他所营造的美丽童话里也是好的。”

    自此之后,他闭口不言郁小北的任何事情,他几乎以为苏莫已经忘了郁小北了。

    宽慰着对面一脸紧张的女人,他说:“他问过你过得怎么样。”

    郁小北的心跳得飞快,她绞着手指问:“你要怎么带我走?”

    这是容岩一直担心的问题,他打算直接带着郁小北去荷兰,将她送到苏莫身边,至于接下来的事就交给苏莫吧,他就不信苏莫从小混黑-道的人还斗不过苏夜?当初那件事他也查过了,的确是苏夜使计所致,否则,郁小北和苏莫那么相爱的两人怎么可能说散就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