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83章 083我爱你么(3)
    ,精彩小说免费!

    论计谋,苏莫也许是不如苏夜,但是有了他这个军师可就不一样了。

    拍拍郁小北的肩,他说:“你先暂时在家好生呆着,到时候我会来接你走。”

    她点点头,在心里盘旋着各种能够离开又能够报仇的办法,连容岩离开了都没有察觉,只是沉浸在喜悦之中,不久之后,她就能够见到他了……

    这一次她要把所有的误会说清,她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将他们拆散!

    因为这件事的关系,郁小北一整天都在走神,用餐的时候,苏夜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便小声问:“你怎么了?”

    她身体一震,赶紧回答:“我没事。”

    “你今天一直在走神。”他抿了口酒,有些担心。

    她心里一跳,怕被他看出倪端,掩饰般地吃了口鸡肉:“我只是太开心了。”

    她的回答让他心里一热,能让她开心的事他做千遍万遍都值得,于是笑着问她:“明年我会把你的生日宴会弄得更隆重些。”

    明年?

    她尴尬地笑笑,明年她早已不在他身边了。

    不过心情甚好的苏夜并没有察觉到她睫毛下暗藏的情绪,他还沉浸在浓烈的幸福中,这是他这二十几年来第一次爱上的女人,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他都不计较,现在的他,只想留她在身边,对她好,这,就足够了。

    用过晚餐,所有人都集中到舞池中,灯被关掉,只有一束幽暗的光在舞池里盘旋,郁小北在黑暗中被他温柔搂住,他的眼在黑暗中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那是一个男人面对挚爱时所自然流露的炙热。

    可是此刻,她哪里有心思去留意他的想法,满脑子都是容岩的话,耳边是渐次扩大的心跳声,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就要冲出胸腔了。

    “小北。”苏夜忽然贴近她,唇瓣亲昵地贴着她小巧的耳朵,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蜗里。

    她觉得耳根热热的,局促地问:“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这样叫你的名字。”他沉醉地嗅着她发间的香气。

    郁小北浑身不自在,却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否则被他这样精明的人瞧出了什么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于是只能僵直着背任由他搂着。

    一曲毕,她谎称累了,便离席而去。

    不过,苏夜似乎不打算放过她,也从舞池里走了出来:“要出去走走吗?”

    她点点头,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出别墅,一直走到海边,清凉的海水哗哗哗地冲刷着坚硬的岩石,月光下的海水泛着晶莹的光泽。

    苏夜牵着她走在柔软的细沙上,海风吹乱了他的额发,露出他高贵的额头,郁小北觉得有些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敏锐地感觉到了,迅速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郁小北还想拒绝,却被他狠狠瞪住,有些凶地说:“穿着,一会儿生病了怎么办。”

    她拗不过他,只能穿着,月光下的苏夜穿着洁白的衬衣,周身带着飘渺的雾气,她一直觉得他很俊美,现在一看,心跳得有些快,她对美男没有免疫力,更何况是极品中的极品。

    见她低头不说话,苏夜逼近她,性感得不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北,现在艾琳走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以后我绝不会再做让你不开心的事了。”

    她顾左而言他:“你爱过艾琳吗?”

    “没有。”他答得很快,当初与艾琳上-床不过是因为酒醉后错把艾琳当成了小北,后来艾琳对他说她怀孕了,他才将计就计把她带回别墅气气郁小北,到后来,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他也没有赶她走,想等她生了孩子再说,可是她居然想要杀掉小北,现在想起他也有点后怕。他深深明白女人嫉妒心的可怕,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任何女人有可趁之机!

    郁小北没料到他回答得这样快,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捏着衣角,她不想和他单独呆在一起太长时间,否则很可能出事:“苏夜,我困了。”

    “嗯,那我们回去吧。”想要说的话被打断了,他并没有恼怒的神色,因为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来慢慢跟她说。

    回到s市,郁小北就经常去找容岩,两人的话题皆是围绕着如何离开。

    “小北,你要做好被捉回来的准备。”容岩严肃地提醒,“毕竟从这里到荷兰是非常遥远的,要办各种各样的手续,苏夜不可能不察觉。”

    她咬紧下唇,决绝地说:“没关系,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就要尝试。”

    他轻叹一口气,揉揉额角:“当初你应该听我劝的。”

    她也后悔,但是当初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这才着了苏夜的道。

    “你明天把身份证拿来,我好给你办手续。”临走前容岩提醒,郁小北回眸点点头,那是一种信任的眼神,她相信,容岩这样无所不能的天才一定能顺利把她带到苏莫身边的。

    回到别墅,苏夜还没有回来,郁小北鬼鬼祟祟地去苏莫的房间里取了两人的合照还有那条绿裙子,还有一些零碎物件,放在包包里,虽然很不舍得这里,因为毕竟她在这幢别墅里同她的亲生父亲有过短暂的相处,与她深爱的人留下过痕迹。

    可是,为了见到苏莫,她连仇都不报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她就带着东西直奔容岩家,将资料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她的手一直抖个不停,容岩见状,没有揶揄她,而是伸出温暖地手紧紧握了握:“别怕。”

    她狠狠点了点头,等着接下来的安排。

    一直等到八月的时候,容岩才打来电话说可以了,她握着电话久久地说不出话来,她已经等了太久太久,几乎快要疯掉。

    她故作镇定地对司机说她要去商业街逛逛,于是车送到商业街就停下了,她平静地走进商场,藏在身侧的手却抖得厉害,她迅速地从另一道门离开,招了计程车,赶往容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