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87章 087我爱你么(7)
    ,精彩小说免费!

    她在一片窒息的沉默中撕开了药,在他充满痛苦的眼神中倒进了嘴里。

    他眼睁睁看着,心力交瘁,已经无力阻止,只是在她吃完药后,静默了半晌,虚脱般地吐出一句:“你好自为之。”

    她当时并不理解他的话,只是,当他再一次地用冰冷的手铐将她禁锢在床上的时候,她才明白,有些愤懑地踢了他一脚:“为什么还拷着我?”

    他眼波微漾,捉住她小巧的双脚,用绳子捆了起来,床上的女人动弹不得,只能大张着眼望着她,眼神中透着恐惧和怨恨。

    恨吧,如果你永远没法爱上我,那么让你恨我也是好的,至少,能够在你心里占有一大块领地。

    深深望了她一眼,苏夜抱住她将头埋进她幽香的颈窝,沉沉睡去,他太累了,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

    一连几天郁小北都被禁锢在那张床上,除了苏夜她接触不到任何人,中午的时候他还特意赶回来喂她吃饭,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至于内急什么的,她吼破了嗓子也没人理她,每天回来都要换一次床单,她觉得羞辱难耐。

    似乎苏夜也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便给她松了绑,不过她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房间,每天中午的时候他也不回来了,而是叫仆人放在门口,让她自己从门下专门新开的一道小门拿。

    这样枯燥的日子让她抓狂,所以每次苏夜回来的时候她都会像抓住救命草一样地拼命和他说话,也淡忘了两人之间的仇恨。

    寂寞和孤独是最可怕的东西,苏夜抓住了这个弱点,她要用这个办法来将她牢牢控制住。

    虽然有些卑鄙,可是他管不了这么多了!

    渐渐的,郁小北似乎习惯了生活里只有苏夜一个人,每天当他回家开门的时候,就会看见她张着亮亮的双眼渴求地望着他,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心就会狠狠一痛,那不是她应有的眼神,像是两颗蒙尘的珍珠,失了光泽。

    “你回来了。”

    “嗯。”他应了一声,伸手扯掉领带,她乖巧地走过来为他脱去外套。

    他心里一叹,虽然很想要得到这简单的幸福,可是却是用这种办法得到的,他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甚至感到胸口闷闷的,难受得要命。

    “你想要出去走走吗?”他忽然问。

    听见他的话,郁小北的眼睛忽然绽放出一丝光,几乎刺伤他的眼。

    她已经呆在这间屋子里两个月了!每天都在心里奢望着能够出去,可是一天天过去,她渐渐由期待转为失望再变成绝望,一直到现在的麻木,忽然间听到这句话,她激动得难以自持。

    “我可以出去吗?”

    “可以。”他低眉看她,因为没有出去,晒不到抬眼的缘故,她的皮肤苍白得几近透明,“不过你要一直呆在我的身边。”

    她连连点头:“我一定不会乱跑。”

    看着她期待的神情,他不忍拒绝,毕竟已经关了她两个月了,正常人都快被逼成神经病了。

    “已经很晚了,明天吧。”他看了看窗外的黑夜,“反正晚上也没什么好看的。”

    就在他转头的瞬间,瞧见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于是改口道:“不过,去玫瑰园里散散步也行。”

    她这才重展笑颜。

    望着久违的玫瑰园,郁小北发出满足的叹息,已经是九月了,花朵还在风中照耀着,苏家的玫瑰总是开得特别早,谢得特别晚。

    她痴痴地望着一望无际的玫瑰园,只觉得心旷神怡,忽然,她怔住了,在交错的枝叶之中她没有瞧见那架秋千!

    错愕地跑过去,只瞧见空荡荡的四个洞,转过脸来,她焦急地问:“秋千呢?”

    “拆了。”他说得云淡风轻,仿佛不是他做的一样。

    “为什么?它碍着你什么了?”她有些气,却不敢激怒他。

    “只要是与他有关的东西,我都会毁掉!”

    她蹲在地上,无措地望着曾经欢笑过的地方,眼泪一滴滴跌进泥土,消失不见,他好残忍,连这么一点回忆都不肯留给她吗?

    苏夜见状,心情又变得恶劣起来,粗鲁地拽起她问:“你能不能停止想他,哪怕只有一秒?”

    她将抽泣声憋进肚子里,不想被他听见——

    停止想念?

    这怎么可能!

    早在那一夜,他们初见时,他就已经深深扎根在她心里,如果忍痛将他拔起来,只会让她遍体鳞伤。

    两人静默着,初秋凉爽的风轻柔地吹过,郁小北哽咽着问:“你明天不会再把我关起来了吧?”

    他烦躁地扯开两颗纽扣说:“不会,不过你要跟着我去公司。”

    “去那里做什么?”她的眼睛红红的,在黑夜里像涂了胭脂一般。

    自从嫁给他之后她就再没接触过职场上的东西了,大学里学的那点微薄的知识也基本上忘得一干二净,她去公司做什么?

    “郁秘书,我想你已经离职很久了。”他开着玩笑,却不知道这是她听过的最冷的笑话。

    其实这些日子他想了很多,一直把她关在屋子里也不是办法,虽然她表现出来的依赖性对他很有吸引力,不过长久下去,她一定会精神失常的。他舍不得让她疯掉,所以才想了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待了一会儿,他看了看表:“该回去了。”

    她有些不舍,却又不敢忤逆他,只好跟在他身后往别墅里走。

    第二天一早,她感觉被谁摆弄着,朦胧间瞧见苏夜温柔地给她穿上衣服,眼里的柔情浓得化不开,可是当她清醒之后,却只看到他如常的神情,淡漠得像在看一个陌生人:“醒了就自己穿吧。”

    她低头一看,是一套职业装,这才想起他昨晚说的话,有些雀跃地起身,把衣服套上,不确定地问:“你真的要带我去公司?”

    “嗯。”他已经打好了领带,回眸看着她,“走吧,去吃早饭。”

    简单地吃了个煎蛋,喝了杯咖啡后,郁小北便急不可耐地上了车,趴在窗子上贪婪地注视着窗外的风景,她已经有多久没看到清晨安静又匆忙的街道了?

    苏夜靠着椅背,无言地凝视着身侧的女人,似乎能够感受到她此刻雀跃的心情,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他转过脸看向窗外,手却悄悄地伸向了她放在腿边的柔荑。

    她的手那样软,握在掌心几乎要被融化掉,郁小北被他的举动惊得回了头,却看到他不自在地将拳头放在唇边,轻咳两声,也不看她,手却紧紧地拽着她,不肯松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