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96章 101痛失所爱
    ,精彩小说免费!

    郁以航挣开他,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苏家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说着说着,郁以航忽然就哭了,他一抹眼泪,低低地说:“可是她偏偏就爱上了你。”

    这句话让苏莫身体一震,毫无光彩的眼眸动了动。

    “我知道,小北爱你,我是她哥哥,怎么可能不知道。”郁以航捂住了眼睛,声音哽咽,“可是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不娶她?你知不知道,她结婚后的第二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哭了一夜,一夜你知道吗?”

    苏莫呼吸一滞,他似乎瞧见那个柔弱的女人在暗夜中对着电话嘤嘤地哭泣,泪水打湿了她的脸,那般无助的模样,让人心痛。

    郁以航说不下去了,又看了一眼苏夜,转身走了,他这辈子都不想看到这两个人了。

    人群渐渐散去,只留下苏夜和苏莫,他们静默地站着,好久好久,苏莫忽然跪在了墓碑前,紧紧地抱住了冰冷的石碑,他搂得那样紧,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觉到已经消散在风中的她。

    喉咙里发出兽一样的呜咽,苏莫喃喃地说:“小北,你为什么要走?回来好不好?我听你的话,放下一切,带你去一座安静的小岛,平静地过完一生好不好?”

    苏夜听见他的话,眼圈一红,也跪了下来,隐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肆意泛滥,叫嚣着滚落在层层大雪中。

    他究竟做了什么?

    把她囚禁在自己的身边,害她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孩子,现在,又害她失去了生命!

    他真该死!

    苏莫冷冷地看着他:“你给我滚!小北不想见到你。”

    这句话让他呼吸一滞,苏夜只觉得疼痛自心间蔓延到全身,每一寸皮肤都在往外流着猩红的血。

    “不,她是我的妻子。”苏夜挣扎着说,“我是孩子的父亲,她不会不想见我。”

    “呵。”苏莫冷冷一笑,“孩子的父亲?多么可笑,苏夜,你问问你自己,是用何等卑鄙的手段才得到了她的人,不过你,永远都得不到她的心!”

    苏夜抬起发红的眼,瞪住他说:“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失忆的时候,对她有多恶劣,那个时候,是谁陪在她身边守护她?是!我是卑鄙!我使计让你们分手,可是,如果你们之间彼此信任,又怎么会着了我的道,说到底,是你不够爱她!你不信她,她也不信你!”

    “够了!在她坟前吵什么吵!”这时,从身后走来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西装,面色凝重,“她都已经去了,你们还不肯给她点宁静吗?”

    “容岩,你怎么还没走?”苏夜从地上起来,膝盖已经有些麻木了,踩在雪中,只觉得是踩在棉花上一样。

    容岩的眸子闪了闪:“我想多陪陪她。”

    作为朋友,他却没能保护好她,容岩心里愧疚极了,纵使他天才,又如何?到头来,却连朋友都保护不了。

    三个人都不再言语,在窒息的沉默中,容岩忽然说:“会不会,她被人救起来了?”

    这句话,让那两个男人眼睛一亮,不过随即却暗了下去,这几率多么小,如果她被救了,苏莫的别墅是离海最近的,为什么却没有人将她带来呢?

    “我查过。”苏夜忽然说,“那天经过那片海域的,有一艘轮船,是通往日本的,我已经派人去打探过了,不过,他们都没有看见郁小北,更别提有人从海里将她救上来了。不过,私人游艇和一些小船就不知道了。”

    他的话无疑只是一个自我安慰罢了,苏莫的脸贴着墓碑,他轻轻闭了眼,苍白的手指扫过墓碑上的雪,那神情,仿佛在透过墓碑,望向郁小北。

    容岩在雪中站了好久才离去。而那两个男人却在风雪之中,一直跪倒第二天早晨,双膝已经失去了知觉,可他们还是跪着,身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远远看去,还以为是白色的雕塑。

    犹美嘉知道苏莫还呆在郁小北的坟墓前时,有些恼怒地扔了桌上的餐盘:“那个女人有什么好?死都死了还守着她的墓碑做什么!”

    想了想,她决定去那里瞧瞧。

    于是带了几个保镖跟着她往荒凉的墓地驶去,一路上风雪漫天,她的心里却燃着一把火,从知道郁小北和苏莫的事开始就一直没有熄灭过。

    车在陵园前停了下来,犹美嘉趾高气昂地往郁小北的墓地,远远的,瞧见了多日不见的丈夫,他依偎在墓碑前,浑身是雪。

    犹美嘉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揪住他的衣服,骂道:“那贱人已经死了,你还惦记着做什么?”

    苏莫抬起头,犹美嘉被他狠戾的眼神惊得心里重重一击。

    他忽然起身,伸手扼住了她的喉咙,犹美嘉身后的保镖纷纷举起枪:“放开小姐!”

    他冷冷一笑,郁小北已经死了,他独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义?

    “要开枪就开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他不在乎地说着,手指渐渐收紧,犹美嘉几乎不能呼吸,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丈夫,他的眼里真真正正地透出了杀意。

    那几个保镖面面相觑,最可怕的就是这种不怕死的人,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的了。

    苏夜自袖中掏出枪来,迅速解决了那几个傻乎乎的保镖,吹了吹还冒着烟的枪口,对苏莫邪邪一笑:“还记得吗?当初训练的时候,我们是那么切合的一对搭档。”

    苏莫眸子一凝,似乎想起了小时候两人在极其残酷的条件下相互扶持着熬下来的情形,不过,想起后来他的背叛,他的手指骤然缩紧:“那一切不过是你背叛的前戏。”

    犹美嘉被勒得喘不过气来,她挣扎着想要扳开他的手,却是徒劳的,他扼得太用力了,仿佛石头一样根本挪不开他的指。

    感觉到她的挣扎,苏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手指微张,松开了她,看着她痛苦地咳嗽,苏莫毫无怜惜之意:“犹美嘉,你不该杀了她。”

    “我没有,是她自己掉进海里淹死的。”犹美嘉还在嘴硬。

    “你的谎撒得一点都不好。”他俯身,仿佛在看着一只渺小的蝼蚁,“不过以后,你都没法再撒谎了。”

    苏夜走近,皱着眉说:“别啰嗦了,你不杀她,就让给我。”

    犹美嘉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有些惊恐地向苏莫求助:“莫,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苏莫冷硬着一张脸,扭头对苏夜说:“干脆我们把她埋了吧。”

    “是个好注意。”苏夜忽然想到小时候和苏莫一起堆的雪人,于是建议道,“把她堆成雪人吧。”

    犹美嘉惊惧交加,挣扎着爬起来想要逃走,却被苏莫轻而易举地捉住,并点了穴,他抬眼无情地看向苏夜:“动手吧。”

    雪地里,多了一个雪人,她静静地站在风雪之中,两眼直直地望着郁小北的墓碑,直到那双眼再没有睁开……

    两人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又深深看一眼郁小北的墓碑,便扭头离去了。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苏夜忽然问,“犹美嘉被你弄死了,你以为犹力会放过你吗?”

    苏莫冷然一笑,不屑地说:“他?我会将他一并除去!”反正,小北已经不在了,金钱权力地位,于他来说全然无用,他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那么我呢?”苏夜忽然问,“你回来的原因之一是为了报复我吧。”

    “是。”他并不否认,“不过现在,我没有力气杀你,你的命暂且留着。”

    苏夜一勾唇角:“别以为你放过我,我到了阴间就不会跟你争小北。”

    “恐怕到时候你还是得不到她的心。”他泼着冷水,两人此刻的感觉仿佛是别后多年重逢的老友,因为他们的心都死了,死了的心,又怎么燃得起仇杀的火焰呢?

    “那你呢?”苏莫反问,“还继续做你的总裁么?”

    “这是她的愿望,她当初嫁我,不仅仅因为你的背叛,还因为我能够替她的父亲将沃萨奇瑟打理好,这也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事了。”他感伤地说着,忽然间觉得疲惫,“你杀了犹力后,打算去哪儿?”

    “我去完成我们当初的约定。”他目光灼灼,似乎陷入了美好的回忆,当初两人相爱的时候,郁小北就说过,要和他走遍全球的各个角落,在每一个充满意义的地方留下他们相爱的印迹。

    只不过,现在,这个愿望,只能由他一个人来完成了……

    “那么,分别之前,我们喝一杯酒吧。”苏夜望着前面的街道,提议道。

    苏莫点点头,两个进了莫色酒吧,还是熟悉的地方,却早已变得不再熟悉。

    两人钻进包间里,要了一大桌子的酒,掀开盖子就对饮起来。

    “当年那一剑,我很抱歉。”苏夜喝了几大杯之后忽然说,“不过如果时光倒流的话,我仍然会那么做,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得到老爷子的重用。”

    苏莫轻笑道:“你就算不使计,老爷子也会重用你的,你是我们之中最有商业天赋的人。”

    “是吗。”他摇晃着酒杯,杯中琥珀色的酒水折射出妖艳的光泽,“你也是我们之中最有杀手天赋的人。”

    他抿紧唇:“没有谁天生就属于黑暗。”

    “说实话,我挺羡慕你。”苏夜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眼神迷离,“虽然你不是沃萨奇瑟的总裁,可是你却赢得了她的心。”

    苏莫仰头灌下一口酒:“她有了你的孩子。”

    “呵呵。”他忽然低声轻笑,那笑声像是在呜咽,“孩子,孩子……”这一切,全部都没有了。

    两人怀着伤心事,闷头喝酒,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桌上的酒被喝得一滴不剩,苏夜有些暴躁地冲包厢外吼道:“酒呢?还不快给我拿上来!”

    屋外的服务生瞧见自家老板如此凶狠的样子,心里一颤,赶忙又端来一盘子的好酒,苏夜给自己满上一杯,又给苏莫满上,自顾自举起杯子仰头灌下,晶莹冰冷的液体顺着他的下巴一路往下,划过喉结,最好隐没在衣领深处。

    两人一直喝到深夜,浑身酒气,连苏莫的面颊都染上了绯红,苏夜忽然提议说:“不如我们去c市。”

    苏莫沉默,c市,是她曾经生长的地方,也是她第一次问他:“苏莫,你喜欢我吗?”的地方。

    他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说“喜欢”,而是白痴一样地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他自嘲一笑,伸手扯住苏夜的衣襟,一袭黑衣将他的皮肤衬得更加苍白:“走吧。”

    飞机在c市降落的时候,路上已经冷冷清清了,千家万户都在家中与自己的亲人团圆。

    两个醉鬼跌跌撞撞地走在冰冷的风中,黑衣使他们看起来像来自地狱里的堕天使,走到郁小北家楼下的时候,两人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皆运气向上窜去。

    她的窗子一如既往地关着,苏莫想起第一次来找她的时候,她惊喜的表情,不觉露出温暖而又伤感的笑容。

    轻手轻脚地进了她的房间,屋子里黑漆漆的,苏莫在黑暗中屏息半晌,对身后的苏夜说:“没人。”

    于是苏夜放心地按下了墙面上的开关。

    屋子一瞬间被光充斥。

    苏夜细细地打量着她的房间,每一寸,都没有放过,而苏莫的视线却被书桌上一本封面精致的日记本吸引住了。

    他伸出修长苍白的指,将它从一堆书中抽出来。

    翻开厚厚的封页,他闻见淡淡的香味,娟秀的字跃然纸上,看时间,似乎是从她高中就开始写了,他难得耐心地坐下来,一页一页地读着,不时被她天真的想法逗笑。

    苏夜听见笑声,也凑了过来:“你在看什么?”

    苏莫唇边还噙着来不及收回的笑意:“小北的日记。”

    “哦?”他也感兴趣地坐下,跟着他一同看起来。

    “那个该死的陆言彬!”苏夜忽然骂道,因为日记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陆言彬“轻薄”她的过程——

    “今天是陆言彬17岁的生日,为了准备他的生日礼物,我愁了好久,因为他特意嘱咐过的,一定要送他一份特别的礼物。我冥思苦想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就给他买了一只最精致的杯子,太好看了,我都想要了,他一定会喜欢吧。不过,下了晚自习之后,他却把我约到学校的小凉亭去,我正纳闷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忽然狡黠地对我说:‘郁小北,送我的礼物,你准备好了吗?’我得意地把杯子举到他面前,他却叹息一声,摇摇头说:‘小北,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我不解地看着他,他忽然凑近我,我这才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一时间我只觉得头脑空白,赶紧转过头去,他的唇擦着我的面颊而过……”

    苏莫的指猛然收成了拳,他冷哼一声,如果小北真被陆炎戚吻到了,他一定扭断他的脖子!

    日记的最后一页是在她来s市之前的那晚写的,因为两人无法知道她之后到底想了些什么。

    有些惋惜地合上了日记,苏夜不甘心地继续翻找着,皱紧了眉头:“我没有在她的房间里瞧见什么日记,她经常上网倒是真的。”

    苏莫眸子一亮:“会不会还有大部分的东西写在网上了?”

    两人的视线齐齐地投向桌上的笔记本,当初在训练的时候,计算机这一东西是苏夜搞得最清楚,他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游走,没过多久便破解了她的密码,在破解密码的那一刻,他的心猛然一疼,因为密码是:“sqyabbm1314”

    也就是——郁小北爱苏莫一生一世。

    他一直知道,她的心里自始自终就没有过他,他不过是在强求罢了。

    打开她的私密日志,苏夜虽然心痛,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看下去。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华丽的别墅,也是第一次瞧见传说中的苏清,本以为会是个非常严厉的人,没想到,却是如此和蔼。看得出他年轻时一定很英俊,不然,他的儿子怎么会这么英俊。他说他叫苏夜,果然有一双夜一样的眼睛,让人着迷。”

    苏夜看见这句话的时候轻轻笑了笑,又接着看。

    “不过,晚上的时候我却遇见了一个很神秘的男人,穿着只有漫画里才有的那种白色礼服,金色面具下不知道是一张怎样的面容,我忽然忍不住接近他……”

    “苏莫,你还真会吸引小女生。”苏夜的语气有着说不出的醋意,如果早知道郁小北会喜欢充满神秘气息的男人,他一定会找衣服面具带上。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苏莫神色淡淡,一句话将他拉回了现实。

    苏夜沉默着,继续往下看,越看越觉得难受,她的字字句句都透着对苏莫的爱恋,那样深切,那样决绝,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苏莫放在桌上的手微微颤抖着,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他了,这是我第一次爱上一个人,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他清冷的眸子,他银色的长发,他说话时淡淡的语气。他就像从天而降般,掉进了我的心里,按理说,似乎喜欢上苏夜才是合理的,他那么英俊,被光环围绕,是所有女孩子喜欢的总裁,那是我少女时代所幻想过的王子,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却发觉,那一切不过都是浮云,只有感觉才是王道吧。可是,苏莫似乎,并不喜欢我……”

    他怎么会不喜欢?

    他只是……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啊……

    “原来新婚之夜就是这个样子的,屈辱、冰冷,我觉得我的一辈子都完了,他为什么要背叛我?还将所有责任都推在我身上?他知道我有多痛苦多难过吗?任由另一个男人在我身体里律动,我只觉得生不如死,可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吧,不会知道我的痛苦。此时此刻,他一定和那个美丽的女人在一起温存吧,我多傻,他们那样般配,我当初还硬要去追他,现在的一切不过是罪有应得吧,他从来就不属于我……”

    “我的孩子没了,他/她没来得及看一看这个世界,就永远地离开了我,苏夜,你带情人回来我不计较,你我本就无爱,当初你使计害我误会了苏莫,现在,你又害我失去了孩子,这等不共戴天之仇,我一定要报!我要让你永远活在痛苦中,我要让你尝尝痛失所爱的滋味!我要你一无所有!”

    看到这里,苏夜忽然凄凉地笑了,她做到了,他已经体会到了痛失所爱的滋味了,他现在的确已经一无所有,他还剩下什么呢?

    一副空皮囊,一个总裁的头衔?

    他木然地对着电脑,眼神如死灰般沉寂。

    “其实我觉得苏夜……唉,好吧,我承认,有时候会举得他很好,如果没有之前的那些事,我会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丈夫,今天他给我办的生日宴会,我很惊喜,那是我少女时代曾经幻想过的,我只是惋惜,我和苏夜之间,怨结太深,也许只有等下辈子吧,也许那时,我会爱上他,这一世,我的心已经给了苏莫永远都无法收回。”

    他呼吸一滞,猛然站起身来:“你看吧,我出去抽根烟。”

    苏莫继续往下看,越看越觉得自己做错了很多,他不应该不调查清楚就一走了之,不应该为了复仇而娶犹美嘉,更不应该,不听她的劝。如果当初两人离开了s市,那么接下来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说到底,还是他放不下仇恨,是他的错,即便苏夜不去告诉犹美嘉,她也会慢慢察觉到的。

    仰头靠在椅子上,他轻轻地闭上了眼……

    客厅里的苏夜坐在一片黑暗里,吸着烟,良久才站起身,走进郁小北的卧室,一头栽倒在她狭小的床上,被子里还残留着她的味道,他贪婪地感受着,好像她就在自己的身边。

    没过多久,他忽然感觉身旁挤上来了一个人,带着清冷的味道,他有些不悦地睁开眼:“你上来做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说吧。”苏莫神色淡然,眸子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你霸占她两年之久的帐我还没跟你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