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98章 103很是无语
    ,精彩小说免费!

    他激动地站起来,一扔手里的资料,问:“在哪儿?”

    “在临海别墅区,是个中国老头,去年夏天才搬来这里的,以前是住在加拿大的。”

    苏夜一边听着手下的报告,一边疾步往外走去,即便现在是凌晨,他也要上门叨扰,他一刻也等不及!

    车在黑夜中飞驰着,苏夜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景物,心脏跳得飞快,他怒斥着司机:“给我开快点!”

    司机很无辜,这已经很快了,难道要他当飞车党吗?

    苏夜不耐烦地将他赶下驾驶位,自己坐上去,狠狠地踩下油门,车以极快的速度在公路上飞驰,那司机开车多年也没见人能把车开出这样的速度,惊惧地看着车窗外几乎瞧不清就消失了的景物。

    天!他今天会不会被老板拖着一块下地狱啊?

    一个急刹,车在临海别墅区停下了。

    苏夜仍下车就往里走,身后的手下陆陆续续赶到,跟着他往里走去。

    大门口守夜的门外见来了一大帮人,有些心慌地说:“什么人?”

    苏夜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冰冷的气息冻得那人浑身一僵,手里的电击棒也滑落在地上:“我要进去。”

    天啊!一定是遇到了黑-社会!那人害怕地开了门,想要打电话求增援,不过却被另一个大汉给敲晕了。

    苏夜迅速地找到郁小北所在的别墅,还算礼貌地按下了门铃。

    “谁啊?”管家嘀嘀咕咕地从猫眼里往外看,却看见一群粗壮的大汉,吓得一屁股坐地上,赶紧叫醒了全别墅的人,“快起来!都快起来!”

    郁小北正睡得香,冷不丁被吵醒,有些烦躁地揉了揉眼睛,吸着拖鞋往楼下走去:“什么事啊?”

    不少仆人也都一脸茫然地从房间里出来,不明所以地看着管家,老爷子最后一个出来,他走下来问:“什么事?大半夜的,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管家慌乱地说:“老爷,门外来了一大波汉子,会不会是强盗啊?”

    老头子也十分奇怪,凑过去一看,还果真瞧见了一群人,便问:“来者何人?”

    苏夜给足了他面子:“我是沃萨奇瑟总裁苏夜,劳烦您开门让我进去。”

    老头子一听是他,有些诧异,他来这里没多久,怎么就惹上了这里的地头蛇呢?

    反正他开不开门苏夜都能够进来,他还不如在对方发飙前自己把门给开了,虽然疑惑,不过还是招呼下人给他们送上茶果。

    郁小北站在二楼往下瞧着,十分好奇地看着进来的那群大汉,老头子在苏夜对面坐下,问:“敢问你们来,是有什么事吗?”

    苏夜也不打太极,直接说明来意:“我来接回我的妻子。”

    “妻子?”老头子一愣,似乎有些明白是谁了,往二楼瞧去,郁小北正穿着睡衣傻乎乎地站在那儿,隔得有些远,她听不太清楚两人的谈话。

    苏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瞧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老头子瞧见他垂在身侧的手轻轻颤抖着。

    “你说的,是小北吧。”

    “正是。”苏夜的眼睛直直地望着郁小北,那里,饱含着深情和思念,郁小北被他看的不自在,扭头走了,既然没什么事,她还是回去睡她的觉吧。

    见她走了,苏夜心里一抽,赶紧跑上二楼,老头子还想说的话都被他抛在身后,他现在只想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再也不要失去她了。

    郁小北正往卧室走去,冷不丁被谁捉住了手,有些错愕地回身,却瞧见一张英俊的脸:“是你!”

    “小北,是我,是我。”苏夜用力地搂住她,她的身上还带着他所熟悉的兰花香味,熟悉得他几乎落泪。

    郁小北被吓了一跳,挣扎着想要逃脱他,却被抱得更紧,苏夜的声音里透着哽咽:“小北,不要逃,就让我抱一会儿,有什么气你回去慢慢给我撒,打我也好,骂我也罢,我都不会计较。”

    “喂喂,你谁啊!”郁小北用力捶打他的背,这个人就是她梦见的那个对她用强的人,该不会那是个预知梦啊,现在就要成真了?

    苏夜被她这句话刺得胸口发疼,他松开她,紧紧捏着她的肩膀,眼眶发红:“你就这么恨我吗?装作不认识我,那你白天来沃萨奇瑟找我又是什么意思?”

    “等等,你别激动。”郁小北被他盯得毛骨悚然,“我跟你说,我失忆了,所以,不记得了。”

    苏夜一双眼在她脸上游走,企图瞧见任何撒谎的蛛丝马迹:“那你方才对我说的那句‘是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郁小北面上一红,那种梦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便吱吱唔唔道:“我梦见过你。”

    苏夜一时不知道她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只有带她回去让容岩瞧一瞧才知道。

    “那你现在,跟我回去。”

    “啊?”郁小北诧异地张了张嘴,“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

    苏夜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我是你丈夫。”

    郁小北不信任地看他一眼:“我去问问老头。”

    挣开他的手,郁小北快步往楼下跑去,老头子正坐在沙发上,神色凝重。

    “老头,我真的是他的妻子吗?”

    老头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她,郁小北疑惑地接过,看完之后,心里一顿,她居然真的和那个男人结婚了!

    “老头,我可不可以不跟他们走?”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些怕苏夜,指不定以前他对她施过暴呢!不然为什么她会做那种梦?

    “不可以。”苏夜替老头回答了她的问题,“你必须跟我回去,你难道要放下自己的父母不管了?”

    郁小北这才惊觉,扭捏地对老头说:“那我还是跟他回去吧,不过老头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老头摆摆手:“去吧去吧,dan也找人去查过你的身世,不过他只知道你叫小北,不知道你原来是苏小北,所以才一直没有查出来,现在好了,你家人来找你了,我们也该安心了。”

    郁小北同他道别后,便跟着苏夜走了,离开前她冲老头挥挥手:“我还会回来的。”

    坐上车的时候,郁小北还趴在窗户上往里看,苏夜有些不悦:“就这么舍不得?还是舍不得那个什么蛋?”

    郁小北瘪瘪嘴:“你想哪儿去了,他救了我,不然我早就死在海里了。”

    这句话让苏夜心里一颤,那些可怕的场景又在脑子里回荡,每当他回想起小北葬礼的时候,就会害怕得停住呼吸,好久才缓得过气来,他侧身紧紧搂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对不起。”

    郁小北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挣了挣,扬起脸认真问:“你真的是我的丈夫?”

    苏夜奇怪地看着她:“为什么这么问?资料你都看过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查。”

    “不是的,我只是觉得,为什么我会有些怕你呢?即使失去了记忆,我对你潜意识里也应该有爱恋吧。”她这样的无心之言却刺得他浑身冰凉。

    虽然早就知道她心里没有他,可是现在被她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他如置冰窟,面色立即变得惨白。

    郁小北凑过来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他掩饰着侧过脸去:“没事,我们先回去。”

    回到别墅已经是4点过了,郁小北在车上一直叽叽喳喳地和他打探过去的事,这会儿回了家反而累得张不开眼,还没走两步,就倒在他身上:“我太困了,先睡会儿。”

    苏夜哭笑不得,她这般天真的模样才是原本的她吧,比她初来苏家还要纯净,这样的她才是真是的吧,不像后来,戴上了一副面具,将心遮起来,谁也不让看。

    抱着她进了屋,将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就这样坐在床边痴痴地望着她。

    就在他心死掉的时候,她竟然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有些不敢相信,以为这只是一个梦,一个他酒醉后的美梦。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永远都不要醒来!

    就这样一直看着她静坐到清晨,郁小北缓缓睁开眼时,瞧见坐在床边的人,吓了一跳,拍拍胸口说:“你要吓死人啊,一大清早的坐在那里。”

    他亲昵地捏捏她的鼻子,柔声道:“早餐想吃什么?”

    她沉吟着说:“我要吃沃萨奇瑟对面那家咖啡厅的蛋糕!”

    他微怔,随即吩咐人去买,她制止了他:“不要,我要去店里吃。”

    “为什么?”苏夜有些不解。

    “在那里吃才浪漫嘛。”郁小北白他一眼,“果然小说说得没错,总裁都是这么不解风情。”

    他被她的言论逗笑:“好了,赶紧起来穿衣服。”

    郁小北哦了一声,扯开被子,却瞧见自己只穿了一见内衣,有些发懵:“谁给我脱的衣服?”

    “我。”他理所应当的态度让郁小北颇不自在。

    “以后不要这样了。”

    “为什么?”苏夜抱着胳膊,看看她会说出什么奇怪言论来。

    “那女授受不亲啊,虽然我们是夫妻,但是我现在失忆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个陌生人,陌生人做这么亲密的事,多别扭啊。”她白他一眼,指着门说,“还不赶紧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苏夜耸耸肩,也不逗她,转身走出了门,关上门的一瞬间,唇边荡漾出一抹笑,这,似乎是个很好的开始,至少她忘记了仇恨,她现在像一张白纸,只要他努力,她就有爱上他的可能。

    至于苏莫……

    感情本就是场战争,没有谁让谁的道理,要怪就只能怪苏莫与她的缘分比他们俩的浅,怨不得他。

    等了一会儿,郁小北终于开门出来了,笑眯眯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走吧,去吃好吃的蛋糕!”

    他的眸子里荡漾出温暖的涟漪,一圈一圈一直荡到心里,拍拍她的头,苏夜愉快地上了车。

    郁小北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颇为惬意地支着下巴:“做你老婆真幸福啊,不用去上班了。”

    苏夜挑眉:“做我老婆就只有这一个好处吗?”

    郁小北认真地打量着他的脸:“嗯,当然还有,你长得帅,看着真是赏心悦目啊!不知道迷死过多少女人。”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那日和may在这里看到的事,有些揶揄地说,“我有一次在这里瞧见你和以为小姐分手哦,那位小姐的哭声还真是不敢恭维。”

    “你说什么?”苏夜愕然,她曾经在这里遇见过他?可是他竟然该死的没有发现她!

    这时,服务员将蛋糕和咖啡摆上了桌,郁小北没有理他,一颗心都扑在了蛋糕上,甜甜的蛋糕,吃一口都会觉得好幸福。

    “你就那么喜欢吃蛋糕?”他实在想不出这种甜死人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那当然了,以前哥哥总是用零花钱给我买呢。”刚说完这话两人都愣住了,郁小北喃喃地说,“哥哥,哥哥……”

    脑中闪过一个模糊的影子,她忽然嗷一声,手里的叉子坠在地上,痛苦地捂住头:“苏夜,我的头好痛啊。”

    他紧张地搂住她:“怎么了?”一边问,一边掏出手机叫医生,并以最快的速度将她送去附近的医院。

    车在公路上飞驰着,郁小北额角满是冷汗,她缓了缓气,停止了一切思考,总算是好多了,她虚脱般地靠在椅背上:“呼,没事了,只要别用力去想就没事。”

    他腾出一只手将她握住,她的手冰凉冰凉,让他的心也跟着变凉:“不行,还是要去医院看看。”

    “好吧,不过不可以要我打针。”她皱着眉,勉强答应。

    苏夜心里焦急,没有心情同她说笑,一路上沉着脸,等到了医院赶忙将她带去预约好的医生那儿。

    听那医生说了一大堆,郁小北听得哈欠连连,苏夜却是听得仔仔细细,她支着下巴望着他,这么英俊的男人是她的丈夫,想想都觉得是在做梦。她有些恍惚,十分好奇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待会儿她一定要问个清楚。

    出了医院,苏夜神色凝重,他原本自私地不想将找到郁小北这件事告诉容岩,可是,这些庸医却没法治她,难道要她经常头痛经常晕倒吗?

    捏了捏她的手,郁小北吃痛地踩了他一脚,嗔怪道:“痛死了!”

    他却没有笑,有些怅然地握着她的肩膀,带她去容岩那里,她以后就不再属于他了,不行!他不要这样!

    “小北,你喜欢我吗?”他忽然问。

    郁小北有些愣住,客观地评判着:“你嘛,有钱有势有样貌,你做老公其实挺不错的啊,可是,你看,我失忆了,才刚和你见面,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喜欢上一个人啊。”

    他失落地垂下了手,他已经知道结局了,当初她只一眼就爱上了苏莫,换到了他身上,却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喜欢上。

    苦涩一笑,他转身就走,想要把一切的烦心事都抛在脑后,郁小北追上去,拽住他的手:“你怎么了?”

    他无力地闭了闭眼,对她说:“你叫司机送你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做,就不陪你了。”

    郁小北是巴不得可以有机会放风,赶紧松开他的手:“好吧,那你记得早点回家哦,拜拜。”

    他失神地望着她的背影,仿佛她是一只翩然的白露,就这样远远地飞离他的指尖。

    直到车开走了,他仍旧失神地站在原地,英俊而忧郁的样子引得旁人频频回头,不论走到哪里他都是这样耀眼,耀眼得让人无法忽视,也不敢直视。

    站了好久,他忽然掏出手机,找出了容岩的号码,还是把她还给苏莫吧,她,根本不属于他。

    就在他打算摁下接听键的时候,远远的听见郁小北气喘吁吁的声音,她喘着气大步跑着:“呼,累死我了,还好你还在这儿。”

    他沉声问:“什么事?”语气里还流露着孩子气,她不是不喜欢他吗,还跑来找他做什么?

    “我没带钱。”她皱着鼻子抱怨,“司机身上也没钱,气死我了。”

    他忽然笑了,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卡:“拿去吧,不是叫你回家吗,回家还需要用钱?”

    她不自然地看了看他:“我只是,想买点东西再回去。”

    他叹息一声,就知道她不会乖乖听话,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将界面调到主界面,至于找容岩说明这件事,还是再等等吧。

    “走吧,你想去哪儿?”

    郁小北眼睛放光地说:“我们去游乐园玩吧。”

    游乐园?

    苏夜的表情一瞬间就变了,随即嗔道;“你这么大个人了去那里做什么?”

    郁小北不满地叫嚣着:“游乐园里不是有那么多比我还大的人吗?”

    “那是为了陪孩子玩,你去凑什么热闹。”苏夜刚说完这话就愣住了,孩子,他们的孩子呢?

    他只沉浸在找到小北的喜悦中,全然忘了孩子的事,看了看她平坦的小腹,小心地问:“孩子呢?”

    “没了。”郁小北眨眨眼,“dan说我流产了,对不起。”

    他的喉结动了动,将她的头埋进他温热的胸口:“应该是我说对不起,小北。”

    郁小北从他怀里挣脱,乐观地说:“我们那么年轻,要孩子的话随时可以嘛,走吧,陪我去游乐园玩玩。”

    他虽然不情愿,不过还是随了她的意,听她话的意思,似乎是愿意给他生孩子的,那是不是她心里也是认同他这个丈夫的呢?

    苏夜是第一次到游乐园这种地方来,小时候跟着情-妇妈妈困在别墅里,后来被卖给了苏家,他也就跟没机会去了。

    虽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在瞧见那些小孩被父亲高高地放在肩膀上的时候,心还是有些隐隐作痛,那是他从没享受过的父爱。

    郁小北踢踢他,指着售票窗说:“喏,去买票。”

    他颇不自在地走过去,恨不得找块布将脸蒙住,这么丢脸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做,被传出去了他颜面何存?

    堂堂总裁翘班来游乐园?

    要疯了!

    排队的时候那些人也老看着他,这让他烦躁地松了松领带,这才意识到他的装束同这里格格不入,也难怪会引来怪异的目光。

    赶紧买好票,正犹豫着要不要脱身溜走,却被郁小北紧紧拽住了胳膊,笑眯眯地对他说:“走吧,亲亲老公。”

    苏夜一个趔趄,险些绊倒。

    她怎么会想到这么肉麻的词!不过,他的唇角却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她叫他老公了……

    刚一进去,郁小北就带着他直奔云霄飞车,从没来过游乐园的苏夜还不知道他即将面临什么,有些茫然的打量着这里的设施,以前只在电视上瞧见过,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

    在坐上云霄飞车的时候,郁小北狡黠地冲他眨了眨眼睛:“做好了哦。”

    他奇怪地看着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身下的飞车往前移去,他有些扫兴地想,也不过如此,还飞车呢!也就哄哄小孩。

    就在他悠闲地靠坐在椅背上的时候,忽然极速向下滑去,看着前面的轨道,苏夜赶紧抓住栏杆,失重感让他想吐,耳边是嘈杂混乱的尖叫,他奇怪地看向身边的妻子,她正一脸揶揄地看着他,在风中大叫:“哈哈,你从来没做过吧!小说说得果然没错,总裁都没去过游乐园呢!”

    他很是无语。

    失忆后的她怎么变得这么幼稚了,还是她根本就是这么天真幼稚,因为进了吃人不吐骨头的豪门,才日渐变得尖锐而敏感。

    下了飞车,苏夜面无表情地跟在她身边,一点事都没有,郁小北很奇怪,摸摸他的额头:“咦?你怎么没吐?”

    他瞪她一眼,这女人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居然心存不轨,他就知道她带他来这里准没好事,一看就知道是想整他。

    郁小北被他一瞪,赶紧安慰他说:“哎哟,我的好老公,别瞪我啊,我给你开个玩笑呢,走吧,我们去那边玩。”

    郁小北牵着他的手往另一边窜去,苏夜盯着两人紧紧连在一起的手,心,忽然跳得飞快,一定是刚才做飞车还没缓过劲儿来吧。

    当郁小北跨坐上一匹旋转木马的时候,苏夜的脸黑了,他才不可能个一群小屁孩一起做这种幼稚的东西,坚决地站在郁小北身边,怎么劝也劝不动。

    “你若是喜欢骑马,改日我带你去见识见识真的马。”

    郁小北开始幻想她飞驰在草原上的身影,大片大片的草原,仿佛没有尽头版地延伸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