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06章 111跟人跑了
    ,精彩小说免费!

    郁小北真的很想骂娘,没想到那个时候就已经被他这只狐狸给算计了,难怪那些牛高马大的洋妞会围攻她,敢情是以为她抢了她们的情郎啊

    她当然不会傻到以为这个男人是因为喜欢她才要和她结婚的,他不过是找个挡箭牌来挡去那些洋妞们的死缠烂打,正巧她这个语言盲在身边,就成了天然免费的挡箭牌。

    她气急,她这样算不算是犯了重婚罪?还有,嫁给仇人,她脑子没病吧?

    “不行”在这件事上她强烈反对。

    文森特忽略了她的抗议,拍拍她的脑袋:“睡吧,明早就离开。”

    他的掌心很暖,即使是在这样的深秋,等他离开之后,郁小北还是能够感觉到头顶暖暖的,那暖意,怎么一直都在呢?

    甩了甩头,她不能被他的美男计给迷惑了,这个人是仇人仇人

    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夜,第二天她一脸憔悴地上了船,文森特瞧她站在甲板上被风吹得直哆嗦,便将他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搭在她身上。

    暖暖的,却反而让郁小北感到一股寒意。

    她挣开了他的衣服,快步往船舱里走去,文森特站在她身后看着那抹仓皇而逃的身影,眯起了冰蓝色的眼睛。

    回到小岛上,文森特便分夫人准备婚礼,古堡里一时间忙做一团,大家看郁小北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

    尤其是管家,总是将眼睛瞪得大大的打量她,他诧异这个瘦小的东方女人究竟是哪一点让冷情的伯爵给迷上了。

    他服饰伯爵多年,他不近女色他是知道的,再美貌的女人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个麻烦,结婚如果不是为了利他也不会答应,这个被抓来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价值呢?

    当然,最郁闷的就数郁小北了,她不止一次地强烈抗议结婚这件事,但是文森特都没有理她,她现在只能任他宰割。

    不过成为他未婚妻有一个好处就是不会限制她的自由,她可以到处跑,于是逛小岛就成了她唯一能做的事。

    这一****在花园里晃荡着,快到冬天了,也没有什么可看的,荒凉一片中,她瞧见了一间小屋。

    木制的,很隐蔽,如果不是她刚好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一定不会发现那儿还有一个小屋。

    她好奇地走过去,轻轻一推门就吱呀一声开了,咸湿的气息迎面扑来,她钻进去,险些一脚踩空。

    稳了稳身形,她朝下看去,只有几个木头纵横交错着,木头下是蓝色的海水,还有两艘系在木梁上的小船。

    她的心顿时扑通扑通跳起来。

    这里,是通往外面世界的入口么?

    她从不知道,原来这里还有这样一个密道。

    就在她惊愕不已的时候,却被手电筒的强光刺到了眼,紧接着,三个穿着潜水衣的男人便从水里冒了出来,她惊惧地往后退去,不过下一秒就被人用枪抵住了太阳穴。

    与此同时,她听见那人错愕的声音:“夫人?”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当郁小北跟着清色杀手回到海湾别墅的时候,不得不感概命运的安排。如果不是她那个时候恰好就跑去那间小屋,也就不会遇见恰巧来打探文森特底细的清色杀手,就不会回到这里了。

    她用毛巾擦着的头发,终于彻底松懈下来了。

    找到郁小北的消息立刻传到了远在芬兰沃萨奇瑟酒店的那三个人。

    苏夜激动得难以自持,立刻就叫人备机,他们要连夜赶回去。

    他要看看他深爱的女人

    清色杀手打完电话便又回到郁小北身边,经过上一次的事,他们都有些后怕,怕她一眨眼就又被人给捉走了。

    郁小北被他们也弄得很紧张,不过更多的是心酸,再次回到熟悉的人身边,她感动得落泪。

    这段时间,她经历了恐惧,绝望,痛苦。一时间百感交集,吸了吸鼻子,她酸涩一笑,用唇语一字一句地问:“你们,还好吧?”

    “都还好。”

    她点点头,哽咽着:“嗯,能见到你们真好。”

    他们被弄得手足无措,虽然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可是对付女人他们却像个白痴。

    虽然很高兴能够回来,可是她却不得不对他们说:“过几天你们还是把我送回去吧。”

    “什么?”那几个杀手愕然地站起身,她在说什么?回去他们好不容易才把她救回来,她竟然说要回去?

    “我必须回去。”她的表情那么认真,甚至抽出桌上的刀,抵着自己的脖颈,“如果你们不送我回去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她好不容易才取得了文森特的信任,假以时日,她就能亲手杀了他,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

    至于她失踪的托辞,她已经想好了。

    让这次失踪事件变成绑架事件,文家本来就财大势大,而她作为他的未婚妻,自然是有绑架的价值的。

    而那一边,急着要往回赶的苏夜一行人却遇上了麻烦。

    当初在沃萨奇瑟的刺杀事件,虽然杀了不少犹家人,但是也误杀了几个要客,其中一个就是身居要职的公爵。

    因为是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了事,自然是找他们说话,因而苏夜还没来得及出门就被一大堆人给拦在了门口,打头的人用枪抵着他的胸膛,森然道:“苏先生,别来无恙。”

    空气一瞬间便凝固了……

    ===

    宽大的书房里,文森特放下精致的钢笔,瞥一眼时间,已经五点了。

    于是起身吩咐管家备餐。

    缓缓踱步去了餐厅,却没有瞧见往日里吃饭最为积极的郁小北,他皱眉问:“她呢?”

    “苏小姐她……”管家刚说了几个字就被打断,文森特不悦地提醒道:“以后她就是爱玛齐娜,这里,没有苏家的人”

    “是,伯爵。”管家赶紧改口,“爱玛小姐在花园里。”

    “还不快把她请来。”文森特一发威,没人敢造次,管家赶紧叫人去请。

    几分钟之后,派去的仆人慌慌张张地说:“爱玛小姐不见了”

    哗——

    桌上的菜肴被文森特一把扫在地上,昂贵的地毯被弄得污秽不堪。

    “给我找”

    管家还是第一次看见伯爵发那么大脾气,吓得菊花一紧,赶紧安排人手在小岛上搜寻起来。

    一直找到深夜也没有发现她的踪影,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文森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那个女人,该不会是自己逃走了吧?

    就在文家乱作一团的时候,电话却响了,管家接起来听了几秒钟之后,便战战兢兢地把电话递给文森特。

    “文伯爵,新婚快乐,只不过,没有新娘的婚礼我倒是很好奇要怎么进行下去。”

    文森特恨不得将对方给撕成碎片,声音阴冷地问:“你要怎么样?”

    “很简单,我要5

    万,记住,是欧元。”对方狮口大开,好不贪婪。

    文森特冷笑一声,吐出一个字:“好。”

    交易定在第二天深夜,这样方便清色逃跑。

    郁小北将需要的东西备齐藏在贴身的小包里,对身边的清色杀手比划着说:“你们不用担心我,等我杀了他就会回来,到时候你们记得来接我。”

    他们还是很不情愿:“杀他的事交给我们去做就好,为什么夫人非要亲自去做?”

    她浅浅一笑,这是性质问题,她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亲手杀了文森特,为他们报仇,什么事都可以假借人手,唯独这件事不行

    文森特的人来了,双方交易交接了钱和人,便各行其路,郁小北留恋地望了一眼身后的大地,下一次她回到这里的时候就是文森特的死期

    刚一下船,就瞧见文森特没有表情的脸,他站在码头,海风吹乱了他的金发,他站在那里,亦如立在那里的国王,尊贵无比。

    一步步走到他面前,郁小北怕被他看出倪端,愣是屏住了呼吸不敢放松,也不敢与他对视,所以没有瞧见对方眼里复杂的神情。

    静默了半晌,她正犹豫着要不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却扯了她的手,将她整个人带进怀里,她的脸颊撞在他宽阔的胸膛上,磁性悦耳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的小奴隶,你终于回来了。”。

    对方的心跳得很有力,一下一下在她的耳边回响。

    郁小北被他的行为弄得手足无措,在她的记忆里,这个男人总是一副傲慢的表情,对她从来都是欺压欺压再欺压,这次他竟然会愿意花5

    万把她还回来,这已经很让她诧异了,现在这个举动便让她惊愕到了极点。

    因为她的绑架事件,文森特加派了人手,郁小北嘛,连睡觉都必须睡在他的房间里,不论做什么都要带着她。

    至于那些应酬,他能推则推,上次在沃萨奇瑟发生的事他不可能再让它发生

    婚礼加紧筹办着,一个星期后在这座美丽的小岛上将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郁小北是第二次穿上婚纱了,第一次是带着伤痛的心情,这一次是带着复仇的心情,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事。

    坐在镀金的公主镜前,郁小北失神地望着自己的脸,婚礼这种神圣的事不是应该和最爱的人完成吗?为什么她郁小北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嫁给她不爱的人?

    就在她失神的时候,文森特走了进来,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衬得他更加尊贵俊美。

    女仆们偷偷打量着他,便一一退下了,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文森特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的左肩有一道伤痕,那是为他而留下的。

    虽然现在被婚纱上的花朵给遮住了,但是他还是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它的位置。

    郁小北被他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他的眼眸那么深邃,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他隐藏得太深太深,反而令人心生恐惧。

    “该出去了。”文森特看了一眼镜子里的他们,忽然说,“你今天不丑。”

    说完就离开了。

    郁小北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话的意思,敢情是说她今天之前都丑得要命?

    婚礼来了很多人,当郁小北被引到教堂的时候,才发现里面黑压压的一片。

    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她还是不适应被那么多人注视,脚也变得有些抖。

    文森特在那一头看着她,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是台下的人都看出来了,文森特伯爵今天很高兴,因为他的眼眸是浅浅的淡蓝色,而不是平日里的冰蓝色。

    当神父用英文问郁小北:“爱玛齐娜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文森特先生,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的时候,她无论如何都没法点下头去。

    文森特在一旁解释着:“她不能说话。”

    神父了然地点点头,问他:“文森特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文森特很爽快地回答:“我愿意。”

    郁小北微微侧了脸,看见光影之中他俊美如神抵的侧脸,似乎注意到了她的注视,文森特转过脸来看着她,烟波微微流转,像浮动的海水。

    她慌乱地错开了眼。

    “请新郎新娘交换结婚戒指。”文森特将璀璨的钻戒套上了她的无名指,郁小北虽然不情愿却也只能按神父的指令行事,毕竟那么多双眼睛在瞧着呢。

    “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神父含笑看着这对新人。

    郁小北一抬眼便落入了文森特深邃的眸子中,她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他渐次靠近的脸。

    他的吻很凉,亦如他的人,他吻得很浅,只有那么一瞬间便放开了她。

    可即使只有这么一瞬间,也叫郁小北恶心得想吐。

    婚礼举行完毕后,大家在草坪上举行着自助餐。

    文森特是主角,自然忙得不可开交,郁小北语言不通,又是个哑巴,倒也没人来烦她。

    一个人走到角落里的大树下坐下,她美得像坠入凡间的天使,纯白的婚纱衬得她的面容更为圣洁。

    坐了一会儿,忽然感觉有人用石子打她,她恼怒地转过脸去,瞧见一个金棕色头发的男人,用眼神示意她过去。

    她皱了皱眉,压根就不认识他,便又转过身去。

    谁知那人竟然不放弃地继续朝她扔石子,她气得转过去狠狠瞪了他一眼,终于还是站起身朝他走去。

    一直跟着他走到无人的角落里,对方才发出了声音:“小北。”

    这声音是——苏夜

    她激动地冲过去,紧紧拽住他的手臂,生怕他会忽然消失掉,用唇语说:“你没死,你没死”

    苏夜皱紧了眉:“你的嗓子?”

    她微一顿住,拽着他的手也微微松开。

    “是文森特弄的。”苏夜气得要命,粘在下巴上的络腮胡也跟着颤抖起来。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她的眼在四周搜索着,“苏莫,他也还活着吗?”

    苏夜被她问得莫名其妙,他们本就好好的,只不过受了些伤而已。

    “他们没来,我是来带你走的。”苏夜拽了她就要往事先设定好的地方走,当他听到郁小北被找到了的消息的时候,就像复活了一般,可是当他处理完沃萨奇瑟的事之后回到海湾别墅,却听清色杀手说她又回去了,还是自己要求回去的。

    他的世界一瞬间就暗了,今天趁着人多便摸进来了,这些问题暂且不管,先把她带走再说。

    “把衣服换了。”苏夜将一套男装给她,催促她换上。

    郁小北四下里望了望,没有看见人,便放心地褪下婚纱,迅速换上男装,苏夜又拿出胡子和假发,这样一来,就没人看得出她是谁了。

    两人快步赶到事先设定好的地点,那里停着一艘船,是送苏夜来的船。

    他将郁小北护在身后,对船夫交谈看几句,对方点点头,便让他们上船。

    望着越来越远的小岛,郁小北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而此时,正被众人簇拥着的文森特伯爵一定不会知道他的小奴隶已经跟着别人离开了。

    跟着苏夜下了船,便直奔海湾别墅,在瞧见苏莫和容岩时,郁小北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很疼。

    她没有做梦他们都还活着,好好地活着呢。

    匆忙上了飞机,郁小北才终于松了口气,她才有机会仔仔细细地看她深爱的男人。

    他坐在她的对面,带着神色莫镜,银色长发垂下来,勾勒出他优美的轮廓。

    这么久没见,她竟有些紧张,心跳得飞快,顿了很久,才敢上前,羞涩地握住他修长的手。

    苏莫一颤,用力地回握住她,他的指尖冰凉,但是郁小北却觉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暖。

    因为此刻,她真实地触碰着他。

    “你还活着,真好。”她无声地说着,憋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一滴一滴打在他苍白的手指上。

    苏莫被她炙热的眼泪灼伤,摸索着抚上她的面颊,替她抹去滚烫的泪水,轻轻说:“别哭了,已经没事了。”

    容岩不适宜地插进两人中间,对郁小北说:“回去我得好好看看你的嗓子,不然你和苏莫一个哑一个瞎,以后可要怎么交流。”

    她猛然睁大眼,他瞎了?

    “怎么回事?”她激动地拽住容岩的衣领,他医术那么高,怎么会治不好他?

    “是被文森特的人弄瞎的,当时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是在给他做手术,可是刚做到一半他们的人又杀到我们这儿来了,我们不得不跑路,也就是这样才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期。”容岩很是无奈,“不过等这件事告一段落后,我会立刻找到合适的眼角膜给他做移植手术的。”

    虽然容岩这么说,但是郁小北还是疼得连呼吸都觉得痛。“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你为什么要替文森特挡子弹?”苏夜扯下了假发和络腮胡,坐到她身边严肃地问她。

    郁小北这才将事情的缘由娓娓道来,不过她被关进地牢,被文森特折磨的事都省去了,既然文森特没有杀他们,那就不要再制造更大的冲突。她只想所有人都平平安安的。

    “这人还真是卑鄙,利用你来做诱饵,不过,他娶你这件事我还真是疑惑了,你说他拿你当挡箭牌,可是有你这么贵的挡箭牌吗?整整5

    万欧元啊”容岩口无遮拦,直接问出了另外两个男人心里的疑惑。

    郁小北也不清楚,这个问题她也一直没有深想过,她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杀了他,哪儿还有时间想这些。

    容岩摸摸下巴,猜测着:“他该不会是喜欢你吧?”

    郁小北顿时僵住:“这怎么可能,他一定是因为我替他挡了子弹才会对我稍好些的。”

    容岩摆摆食指:“no,no,no,你不懂男人心,根据心理学和我多年的经验看来,那个文森特一定是喜欢上你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家伙现在一定急得要把整个小岛翻个底朝天吧。”

    而这个时候,应酬完所有宾客的文森特放下酒杯,在人群中搜寻着他的小奴隶,却没有瞧见她纯白的身影,找人一问,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文森特立刻命人去找,可是都没有找到。

    他的脸顿时变得阴沉可怕,狠狠地扔了手里的酒杯,文森特吃人的眼神吓得管家都忍不住退到一边。

    “给我找把这个岛翻遍也要给我找回来”

    该死的她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两次两次

    “伯爵,我们发现了这个。”一个保镖将纯白的婚纱递过来。

    文森特扯过来,上面还残留着她的兰花香气,这个小奴隶,即使是在地牢里呆过,却依然遮掩不住她天生的兰花香味。

    “还发现什么了没有?”他森然的声音使周围的人都感到压抑和窒息,“把今天来宾的名单给我”

    查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时,负责看守码头的一个仆人忽然说:“倒是今天有两个人走得特别早,几乎是婚礼一结束没过多久就离开了。”

    “那两个人长什么样子?”文森特的气场太过强大,给人窒息的压迫感。

    那人回忆着说:“一个金棕色头发的男人,他倒是挺正常的,就是他身后跟着的那个矮个子的男人看着倒像是个东方人。”

    文森特猛然将婚纱掷在地上,该死的女人竟然跟人跑了

    他的眸子瞬间变成了冰蓝色:“给我备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