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12章 118不再言语
    ,精彩小说免费!

    他拧眉,感情的事,是能够算计的吗?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不会因为他做了多大的努力而改变什么。

    “你不是要杀文森特吗?现在这样子要怎么杀?”苏莫是最了解他的,因而总能抓住他心底的弱点,“要搞垮文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苏夜,你难道希望未来的某一天虚弱地躺在床上在看着电视屏幕上文森特那个家伙耀武扬威的脸?你甘心吗?”

    他虽不答,但是紧捏的拳已经告诉了大家他的答案。

    转过身去,他的声音显得模糊而飘渺:“容岩,我们走吧。”

    容岩错愕了半晌,好半天才对苏莫说:“果然还是情敌的言语刺激比较有效。”

    苏莫抿着唇没有接话,不是他的言语刺激有效,而是小北对他的影响力太大,眼下她受了这样大的委屈,让原本准备做缩头乌龟等死的苏夜盛怒了,他是打算治好病同他一起将文家连根铲除

    静默了半晌,他揽住郁小北的肩膀:“我们走吧,他已经愿意治疗了。”

    郁小北松了口气,便跟着苏莫安心离开,纵然曾经恨得那么深,到头来却也见不得他出什么事,是因为当初的某一刻曾不经意地动过心吗?

    出了单元楼,郁小北望着被雨水冲刷后澄澈一片的天空,对身边的男人说:“莫,陪我逛逛吧。”

    苏莫见她心情有转好的迹象,便一口应下来,她脖颈处的伤还没有好,暗红色的吻痕刺得他双目发痛,在她看不见的身后,他忽然阴暗了面容,晶紫色的瞳孔几乎要淌出血来,那些潜伏在内心的血腥和戾气蠢蠢欲动。

    郁小北回过脸来,他立即收敛了四溢的怒气,勾一勾唇,邪魅却不失柔情:“怎么了?”

    她的视线落在他的耳垂上,那里空空如也,并没有当初两人一同去买的耳坠,于是有些失落地垂了眼:“你把耳坠扔了吧?”

    他一愣,手本能地去摸,然后急忙解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对不起。”

    她摇摇头,指着自己的耳垂,笑容明媚却有些僵硬:“我的也丢了呢。”

    他如初识那般露出一抹炫目的笑容:“那我们再去买吧,只要小北高兴。”

    握了她的手,掌心一片冰凉,他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将她攥得更紧。

    一路走到当初那家耳饰店,苏莫笑眯眯地看着她:“小北喜欢什么?还是要上次的心吗?”

    她知道他是想逗她开心,可是她心中的阴影并未散去,文森特面无表情的脸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在眼前闪现,她要如何开心得起来。但她不愿意苏莫为她担心,便努力做出高兴的样子,弯起唇角,灯光下,她的笑容美得惊心动魄:“这一次换一个吧。”

    说完,便将视线移向玻璃柜里那些精美的饰物上,表情认真地挑选着,最后食指在那对“星月”上定格住:“喏,我要那个。”

    苏莫眯起一双迷离的眼,让老板把耳坠拿出来,又温柔地给郁小北戴上,然后微退后一步,赞许地点点头说:“我的女人,戴什么都这么美。”

    郁小北听了,面颊一红,在他的面前,她永远都会忍不住地害羞脸红。

    老板也在旁边附和着:“是啊,小姐戴上真的很漂亮,这款情侣耳坠在我们店卖得很好的。”她都快要羡慕死了,这么帅的男人真不是谁都能碰得上的啊

    苏莫付了钱,走出店面,才将自己的那个星递给她,一改平日正经的模样,痞痞地凑过脸来:“小北给我戴。”

    郁小北凝视着凑到眼前的男人,属于他的男性气息将她包裹,这样俊美的一个人,是属于她的恋人。这样小小的细节轻易地触动了心底的柔软,她感动得想要哭。其实她是个很简单的女人,从少女时代开始,就一直幻想着一段浪漫的爱情,她不需要对方是富甲一方的少爷,不需要对方英俊得人神共愤,不需要那么那么多。她只要在她难过的时候,他能陪在自己身边,变着法子逗她开心,只要在她开心的时候,他能陪着她笑,这样就足够了。

    苏莫是她的梦,唯一的梦。只是在追寻的路上,却有太多的波折,让她措手不及。

    “怎么了?”苏莫见她半晌没有动静,有些担忧地看向她,唇边的笑意也一闪而逝。

    她赶紧抬手替他戴上耳坠,难得主动地亲吻了他的面颊,柔软的唇瓣触碰到他锋利的轮廓,苏莫眯了眯眼,挑起她的下巴,邪魅一笑:“小北是在邀请我吗?”

    她浅浅一笑,唇边是荡漾的涟漪:“是,我邀请苏莫先生去欣赏c市的夜景,请问您可以赏脸吗?”

    他配合地凑近她,他们挨得这样近,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几乎是贴着她的唇在说:“那要看小北的表现如何了。”

    她又不争气地脸红了,心跳得很快,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他,却反而被他锁紧了怀里。他身上淡淡的玫瑰香气在鼻息间蔓延,让人安心而沉醉。

    一直待到夜幕降临,郁小北才拽了他的手往游乐园走去。

    夜场的游乐园里,灯光明媚,郁小北带着他穿梭在人群之中,很快蹿到了摩天轮前,夜色中的摩天轮闪闪烁烁,煞是好看。

    苏莫小时候是来过这种地方的,骑在父亲的肩上,身边还有温柔的母亲,二十多年了,他几乎将当初柔光般的幸福忘掉。

    两人坐上了摩天轮,郁小北眨眨眼:“等我们到达最高点的时候,可以看见整个c市的夜景哦。”

    他被她的孩子气感染,俊美的面容隐匿在夜色中,窗外不断闪过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优雅的轮廓。

    狭小的空间里,很容易勾起人做坏事的,苏莫伸手将她捉过来,让她坐在他的腿上,郁小北脸一红,想要挣开,却发现他的臂膀将她牢牢地圈子了怀里。

    苏莫火热的气息从身后传来,她动了动,却被身后的人咬住了耳垂:“你再动一下,我怕我会忍不住。”

    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郁小北耳根一烫,眸子也因为害羞而呈现出浅浅的琥珀色,她忍不住掐了掐他环住她的手臂:“苏莫你放开我。”

    他低低一笑,声音很是好听,却不听她的话,相反,他的手不老实地攀上她的柔软,在听见郁小北不小心泄漏的呻-吟后,他满意地吻了吻她的脖颈。

    因为是夏季,两人都穿得很薄,郁小北坐在他的怀里,清晰地感觉到抵住她的炙热,文森特强行进入她的画面又在脑里闪现,她刚变热的身体又瞬间变得冰冷。

    她僵硬着声线说:“苏莫,不要了。”

    他知道她还有心理阴影,也不逼她,只是叹口气说:“小北,那只是个意外,不要怕。现在抱着你的人,是我。”

    他反复这样呓语,火热的气息在她耳边萦绕,他的声音仿佛透着魔力,让她迷离了眼,也不再反抗,僵硬的背部渐渐松软下来。

    苏莫见状,扳过她的脸,轻轻地吻了上去,他的唇不似他的眸那般清冷,那般滚烫,几乎将她灼伤,舌撬开她的齿,苏莫霸道地侵占了她的口腔,含住她的柔软,将所有感情传递给她。

    郁小北被他吻得意乱情迷,面颊也被染得绯红,所谓爱的交融,恐怕说的就是现在。

    苏莫的动作很轻柔,他要消除她昨日的种种恐惧。

    手指轻抚着她的背部,他修长的指从她的脖颈处往下游走,那是比钢琴师还要有灵性的一双手,消除了她所有的不安与恐惧。

    托着她的后脑勺,苏莫想要索取更多,唇齿相依间,两人都发出暧昧的喘息,狭小的空间里,连空气都被两人所散发出来的热气所熏染。

    郁小北闷哼一声,半眯着眼,睫毛轻轻颤抖,被他吻得红肿的唇微微张着,像是无声的邀请。

    苏莫的面颊早已被情-欲打湿,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把捞开她的衣衫,俯首在她的腹部,呼出的热气扑打在她敏感的小腹,郁小北的身体顿时一颤。

    他轻笑一声,舌尖在她的平坦的小腹处划着圈,莫大的刺激感让郁小北忍不住抓住了他的头发,纵容死死咬住牙关,却还是发出诱人的低吟。

    苏莫的吻一路朝上,最终在她的饱满处停下,他用牙齿轻轻一扯,便将她的文胸褪掉大半,露出她雪白的浑圆。

    在郁小北的惊呼声中,苏莫含住了她胸前的敏感。

    “唔……不要了。”她受不了地低呼,小腹一阵阵的颤栗,太过刺激,她受不住。

    然,苏莫却不打算放过她,更加卖力地用舌尖着她,手指也灵活地探进了她的裤子里,,已经潮湿一片。

    他分神看了一眼窗外,他们离摩天轮顶部越来越近,于是坏笑着在她耳边说:“你说我们在摩天轮的顶端做-爱好不好?”

    她刚要出声拒绝,却被他吻住。

    她不满地抗议,只听说过在摩天轮顶端接吻的恋人会幸福,没听说过做这档子事的啊

    不过她的抗议无效,苏莫在她意识接近涣散边缘的时候轻轻松松剥下了她的内裤,将她抱进怀里,他早已按捺不住的炙热埋进了她的身体。

    “啊”突如其来的刺激感惊得她大声尖叫,苏莫的声音因为情-欲变得无比沙哑,却是出奇的性感,他低声笑她,用力一顶,又引得她惊呼一声。

    “会……被人……看见的……”她有气无力地抗议着,浑身酥软无力,只能半张着眼伏在他的胸口。

    “不会。”他将她搂得更紧,她这样紧致,让人发狂地想要她,“你真是我的劫数。”

    当摩天轮抵达顶端的时候,苏莫狠狠地吻住了她:“小北,你要相信,我们会幸福。”

    苏莫将时间把握得很好,当摩天轮转会原处的时候,他们也达到了高-潮,郁小北只觉得那一瞬间舌根发麻,眼前白茫茫一片,她已听不见任何声音。

    门被打开的瞬间,苏莫已经理好了衣服,抱着她从上面下来,郁小北瞧见那么多双探寻的眼,羞得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口。

    抱着她走出一段距离,郁小北才弱弱地开口:“莫,我的内裤呢?”

    苏莫一愣,伸手一探,才猛然惊觉方才动情时把内裤给扔在了一边。轻咳一声,回答说:“我去给你买。”

    她囧得连脖子都红了:“不用了,我们回去吧。”

    “这么晚了,你还需要休息,我们先去沃萨奇瑟住一晚,明早再回去吧。”他抱着她,打电话叫人来接。

    坐在车上的时候,他凑近她耳边,声线沙哑:“我们要不要在这里……?”

    郁小北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慌乱地看了一眼前排的司机,嗔怪地瞪了苏莫一眼,对方却是好笑地看着她,长臂一伸,将她揽紧怀里。

    车在沃萨奇瑟门口停下,两人直接被带去了4楼的总统套房。只是当电梯在4楼停下的时候,郁小北还是忍不住面色发白。

    “你怎么了?”苏莫回身拉她,却发现她的脸色该死的难看。

    当初,也是在沃萨奇瑟豪华的总统套房里,她被苏莫用强,又被苏夜误会,此时此刻,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她怎么可能不回想起来?

    压下心里的不安,她勉强笑了笑,回答说:“没事,我们进去吧,我很累,想休息了。”

    冲了个澡,郁小北便钻进了被窝里,将自己裹得紧紧的,苏莫笑她:“这么热的天,你裹这么紧做什么?怕我吃了你吗?”

    她翻翻白眼,吃都吃过了,还好意思说。

    苏莫心情愉悦地进了浴室,方才在摩天轮上她没有抗拒他,这让他很是欣喜,原本以为她有了文森特的阴影后都不会再接受任何亲密的举动了,不过她的表现着实让他惊喜。

    她果真,爱着自己,一如既往地深爱着。

    他勾起唇角,眼里荡漾出暖暖的温情……

    回到s市,刚在沙发上坐下,郁小北便接到了程奥的电话,先是问了她身体好些了没有,在得知她已经没事了之后,程奥才放心地问:“郁小姐,你打算多久来公司呢?”

    她愣了愣,就她这个样子去公司,不知道怎么丢人呢但是如果她不去,又叫谁去呢?

    她的视线飘向身边的人:“我可以让苏莫代替我吗?”

    程奥沉吟了一会儿,回答说:“按照苏清先生的遗嘱呢,要经营沃萨奇瑟必须得是你的丈夫,他没有和你结婚,按理说是不能够上任总裁一职的。”

    “哦。”她失落地应了一声,真不知道爸爸为什么要定这样的规矩,这样看来,她还是得亲自出马。

    和苏莫说明了情况,换了身衣服,她便准备出门了,不过刚走到门口,脚还没跨出去,就被人从身后抓住了手:“我跟你一起去。”

    手下的人得到文森特还没有离开s市的消息,那个混蛋不知道还隐匿在什么地方,对着他的小北虎视眈眈,所以他绝不能掉以轻心,放她一个人出去。

    郁小北笑他过分小心,他却收敛了面上的笑,认真地盯牢她的眼:“小北,你再不能出一点事,否则,我会疯掉。”

    她的心忽然就安静下来了,伸手抚过他的眉眼,绽放出一抹璀璨的笑容:“那就陪着我吧,我一个人也挺紧张的。”

    驱车抵达沃萨奇瑟总部,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公司的骨干,皆是等待着郁小北这个菜鸟的到来。

    当她穿着庄重的职业装走进来的时候,还是不争气地软了腿,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她还真是吃不消。回头看向苏莫,希望从他身上得到力量。

    他冲她微笑,护着她走了进去。

    会议室的人见她年纪轻轻,又一副好欺负的模样,对她也不是太过上心,甚至没有起身对她道一声好。

    这些年郁小北被保护得太好了,俨然还保持着单纯的模样,因而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帮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人。

    有些不知所措地说了一声:“大家好。”

    台下安安静静,没人应她,她有些紧张地看向程奥,对方拧眉,显然对台下这些人的行为很是不满,正要说些什么,却听见一声巨响——

    苏莫一拳砸在会议室的桌面上,霎时间一个骷髅洞暴露在大家的视线里。会议室的人顿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郁小北瞧见他黑得像锅底的脸,知道他很生气,便拉住他的胳膊,小声地说:“莫,别这样。”

    苏莫才不肯听她的,暴戾之气在英俊的面容上显现,扫视一眼鸦雀无声的众人,他厉声道:“从今天起,沃萨奇瑟由我接手”

    郁小北顿时惊住,程奥也很是诧异,眼镜险些坠下来,据他所知,苏莫是最不喜欢被困在办公室里的人了,竟然会为了郁小北做出这种决定。

    爱情的力量啊……

    扶了扶眼镜,容岩在心里感叹着。

    “不服气的给我站出来,现在想走还来得及”他锐利的眼在众人脸一一扫过,没有一人敢吱声,他便继续说,“很好,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今后也不要发出任何我不喜欢的声音”

    众人屏住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他拳头伺候。识相的人想了想,便壮着胆子站起来,恭敬道:“莫总。”

    其余的人见状,也起身,齐刷刷地道:“莫总。”

    苏莫眯起眼,冷声道:“都下去吧。”

    会议室的人立刻逃也似的离去了,只有程奥还留着,他扶了扶眼镜,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他:“莫总,这是需要立即批下来的文件。”

    苏莫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永远都批不完的文件,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我待会儿再看。”

    程奥也不多说,苏莫的脾气似乎比苏夜还要差许多,不能在他的气头上触他的霉头。

    程奥一走,会议室就只剩下苏莫和郁小北两人了,她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咽了咽口水,问:“莫,你怎么会接手沃萨奇瑟?”

    他怒气未消,那帮人摆明了瞧不上小北,合着想给她一个下马威,这让他怎么气得过不好好整治整治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怎么行?

    他扶住她的肩,她这样瘦弱,要怎么对付这些精明的人?他舍不得她受委屈,如果今天没有跟来的话,指不定会被他们欺负成什么样呢:“小北,你先跟着我在公司里熟悉一段时间,等脚跟站稳了之后,再接手总裁的职位,现在的你太过青涩,根本管不住他们。”

    她点点头,表示赞同:“那我是什么?”

    苏莫挑眉,理所应当地说:“你是总裁夫人。”

    郁小北捶一捶他,娇嗔道:“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嫁给你了?”

    他顺势捉过她的手,将她揽紧怀里,声音透着不容违逆的认真:“你难道还指望嫁给别人?郁小北,你这辈子,不对,你生生世世都只能是我的。”

    她心里一动,伸手环抱住了他,感动的气氛在会议室里渐次发酵。

    熟悉了工作流程,苏莫便开始了他最头痛的总裁生涯,在批阅了一下午的文件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将手里的名贵钢笔狠狠地摔在地上,咒骂着:“该死的苏夜”

    端咖啡进来的程奥见状,不动声色地将地上已经摔坏了的笔扔进垃圾筒,又从抽屉里取了一只新的送到他面前。

    苏莫抿了一口咖啡,只觉得齿间苦涩一片,又发脾气地将杯子砸在地上,昂贵的地毯上立刻晕染出一片咖啡色的污渍。

    刚走到门边准备离开的程奥见状,便皱起眉正色道:“莫少爷,如果不喜欢可以不做,既然接下了,就不要这样。”

    苏莫抬起一双无情的眼,程奥被他鹰一样锐利的眼神惊得心里一颤,慌忙避开了眼。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

    他稳了稳身形,深吸一口气:“莫少爷,你别忘了,沃萨奇瑟是老爷一生的心血,你并不希望它就这么毁了吧?更何况,苏小姐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父亲的公司每况愈下。”

    郁小北是他的软肋,程奥抓得非常准,于是苏莫便不再言语,又埋头工作起来。

    一直工作到八点,他才从一大堆繁琐的文件中抬起头,站起身,这才想起被遗忘了许久的手机,掏出来一看,满满的全是郁小北发给他的短信和三十几个未接来电。

    他有些懊恼怎么会设置了静音,她现在一定很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