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14章 120录像带
    ,精彩小说免费!

    文森特斜睨着一脸盛怒的苏莫,从郁小北的身体里抽回自己的欲/望,对着苏莫邪妄一笑,嘲讽道:“苏莫,看来你没有喂饱她。”

    他抬手就是一枪,文森特早有防备,身前的保镖掩护着他跳下窗,苏莫即使想追也追不上。

    最让他挪不开脚步的,是床上还在不住抽搐的女人,她目光迷离地看着他,似乎找到了温暖的依靠,于是攀上他,手无意识地在他身上游走,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将他点燃。

    苏莫褪了裤子,抱住她的腰肢,便冲了进去,郁小北的空虚得到了填补,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这是他这辈子最难熬的一次,看着身下的女人连连喘气,他泄愤似的冲撞着她,心里的悲愤却根本无处发泄。

    尤其是,她还在深情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翌日,郁小北自冗长的睡梦中醒来,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在炙热的火海中渐渐融化。

    刚一睁开眼,变落入一双深邃却忧郁的紫眸中,苏莫的眼里布满了血丝,疲惫的神态似乎一夜未眠。

    郁小北的记忆还停留在醉酒前的震惊和心碎中,眼下瞧见了欺她瞒她的苏莫,压抑在心头的疑问便脱口而出:“为什么骗我?”

    苏莫一愣,恍然若梦般的喃喃道:“你就是因为这个而去喝酒的?”

    “嗯?”郁小北知道自己跑去买醉不好,眼神变有些闪躲,“我只是心情不好,所以就去喝了,谁叫你骗我呢?”

    苏莫的拳骤然缩紧,费了好大力气才压抑住如岩浆般快要蔓延出来的怒气,声线陡然转冷:“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她撒娇似的伸手缠住他的胳膊,却意外的发现他的身体因为怒气而微微颤抖,看样子气得不轻:“我知道啊,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啊,你就别生气了,再说,该生气的应该是我才对。老实交代,昨晚你到底去了哪里?”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亏她说的出口

    苏莫理智全无,猛然站起身,将她一把甩开,郁小北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震得重重倒回床上,再次抬眼看他,变看到一双赤红的双目,他原本的温柔神色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阿修罗般令人心颤的狠绝表情:“郁小北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别墅从今往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得离开这里半步”

    “凭,凭什么?”郁小北虽然被他的模样吓着了,但是无缘无故软禁她,她也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凭什么?”他挑眉,暴戾之态尽显眉间,“如果你敢出去,你就试试”

    他放下狠话,在瞧见她突然苍白了的脸后,最终还是软下来,解释着:“昨晚我是去了莫色,并没有去公司,这点我道歉,但是,你不应该跑去酒吧买醉郁小北,你还是不相信我”

    被说中了心事,郁小北抿了抿唇,不甘心地辩解着:“我当然相信你,但是,你有前科,所以我……”

    “那是因为我被下药了”他忍无可忍,这件事是他心里的一道疤,他极力不去触碰,但却总是隐隐作痛,眼下这道疤却被她该死地掀开,霎时间血肉模糊,“郁小北如果我没有中计,这种事我根本不屑去做”

    他气得浑身发抖,他这般爱她,到头来却换得她的不信任和无理指责。

    郁小北瞧他冲她大吼大叫,俨然失了平日的温柔,有些气闷地别过脸去,倔脾气也上来了:“那你昨晚干嘛不直接告诉我你去莫色?这么心虚,一定是心里有鬼”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告诉你我去做了什么”他气极,从来没有谁敢这么和他说话,“我昨晚是去莫色见我儿子”

    郁小北听他这么一说,心脏重重一击,那种感觉,仿佛连魂魄都被震出了身体,久久无法回过神来:“你去见……去见白露的孩子……”

    他正在气头上,也不顾她的感受,继续咄咄逼人道:“是,我和白露的儿子。我难道不能去见他吗?”

    “苏莫,你答应过我再不见那个女人的。”她的眼泪簌簌抖落,如同冬日的飞雪,纷纷扬扬。

    见她哭了,苏莫便心软了,伸手扶在她圆润的箭头,声线放柔:“她为我挡枪,求我去见见孩子,孩子是无罪的,所以我……”

    “所以你就跑去和他们其乐融融,共享天伦之乐?”郁小北冷笑一声,表情说不出的凄凉,“果然,你对她并不是没有感情的。”

    “胡扯!”他的手指忽然用力,捏得郁小北生疼,“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耐心”

    她挡开他的手,生气地大叫:“苏莫,你就是变心了变心了你对我大吼大叫把我软禁起来就是不要我去打扰你们你这个骗子你混蛋”

    哐——

    苏莫一拳打在身侧的柜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郁小北不知道他为何发这么大的火,以前都没有对她这么凶过,一提到白露和她孩子的事他就变得这么暴戾,不是对她有意是什么?

    于是带着哭腔将脸凑到他面前,不依不饶道:“你打死我好了,反正我这么让你生气,我死了你也好和她去逍遥了。”

    “真是无理取闹”他说不过她,怕待会儿控制不了自己伤了她,变冷着脸头也不回地往屋外走。

    郁小北见他决绝地离去,衣袂扫起阵阵凉风,心里更加委屈,随手拿了桌上的杯子,朝着他的背影便扔去,也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那杯子不偏不倚地砸到了苏莫的肩上,在她看不见的阴暗处,他的面色忽然一沉,往前的脚步也顿住了,站在原处静默了片刻,终于声线冰冷地说:“郁小北,你真让我失望。”

    说完,又抬脚,这一回,再不回头看她一眼。

    这一边吵得不可开交,文森特那一边却是胜券在握,他看着屏幕上扭动着身体,表情妖媚的郁小北,唇边绽开一抹得意的笑,这个录像足以使得苏莫妥协。

    这样,他就能够毫无阻拦地打进中国市场,再进一步吞并沃萨奇瑟,到时候,他便要他的小奴隶好好看看,她究竟能不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想到郁小北在他面前苍白了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文森特就觉得愉悦至极,抿一口酒,他站起身,吩咐手下说:“来人,把这个东西交到苏莫手上。”

    交代完了事情,他便优雅地靠坐在皮椅上,等待着对方的电话。

    一小时之后,预料之中,苏莫打来了电话,用近乎狂暴的语气怒喝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不紧不慢地答:“我要和沃萨奇瑟合作。”

    “做梦!”苏莫冷冷回绝,“文森特,你等着我来取你性命”

    他低低一笑,毫不掩饰他的嘲讽和轻视:“你恐怕没有这个本事。”顿了顿,他又说,“如果不肯合作的话,我保证,明天一早,这个视频就会被全世界的人观摩。”

    “你敢”

    “我有何不敢?”他威胁着说,“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考虑,合作还是不合作,你自己掂量。”说完,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十分钟过去,当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文森特知道,对方妥协了。

    于是他便提出了无理的要求:“既然你答应了合作,那么明天就开一场发布会吧,记住,我的小奴隶一定要到场。”

    苏莫盛怒之下狠狠砸了手机,手机与地面撞击发出巨大的声响,门外的程奥听见动静,推门进来,瞧见一地的残骸,便试探地扶了扶眼镜,唤:“莫总?”

    “出去”他的胸口不住起伏,眸子被染上了嗜血的红。

    程奥见状,也不多留,转身便准备出去,在跨出门的时候,听见身后的人咬牙切齿地吩咐着:“明天开一场新闻发布会。”

    程奥有些诧异地转过身,挑眉询问。

    “我们和文氏合作。”吐出这句话,苏莫只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颓然地坐下,他无力地扶住了额角。

    程奥整个人都呆掉了,上一回新闻发布会后发生的事,无疑让文氏和苏家成了最大的仇家,现在,居然要合作?他没有听错吧

    “还不快去准备”见他迟迟未动,苏莫又抬起脸,厉声吩咐。

    程奥弯弯腰,便退了出去,近日苏莫的暴戾愈演愈烈,他原本喜怒无常的性子又被释放了出来,不过,郁小北出了那样的事,他不暴戾才怪,是个男人都会恨不得一枪毙了文森特。

    只是,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合作,还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苏莫静默地坐在高级皮椅上,这件事越来越棘手了,本以为扩充势力,便可与文森特拼个鱼死网破,可是他的手里却有足以另郁小北身败名裂的录像,贸然与他对抗,只会害了小北。

    他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无力过,自从郁小北闯进他的世界以后,一切都变得那么复杂,让人身心俱疲,他是真的累了,他多想忘记一切,做回曾经那个对世间一切都漠然相对的杀手。

    缓了缓气,他恢复了理智,又开始处理起办公桌上的文件……

    因为要准备明天的发布会,所以他提前下班回到了别墅,刚进大厅就听见噼里啪啦的脆响,他皱着眉看去——

    郁小北手里拽着名贵的瓷器,狠狠地往地上掷去,顷刻间,上好的艺术品就化为毫无价值的碎片。

    “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一旁的人为难地劝解着:“小姐,莫少吩咐过不要你出去的。”

    郁小北没有注意到苏莫已经回来了,便叫道:“他说不能出去就不能出去吗?你们别忘了,这个家是我的不是他的你们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

    那群人都滞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按理说,的确是应该听郁小北的话没错,可是,这个小姐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更何况,苏家的生意都被苏莫操持着,自然是听苏莫的了。

    郁小北见他们不说话,又拿了一个瓷器往地上砸,巨大的声响惊得众人一颤:“凭什么囚禁我?凭什么”

    苏莫面色一沉,大跨步走到她面前,拽住她纤细的手:“够了不要闹了”

    众人见苏莫回来了,纷纷散去,小姐自有莫少来对付,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还是赶紧逃吧。

    “苏莫,我要出去”郁小北见他回来了,便逮住他,坚决地说。

    “好,我们出去。”他这样干脆的回答,倒是惊讶了郁小北,她还以为必须得一哭二闹三上吊才能出去,结果这样容易。

    “你要去哪里?”

    这个问题倒是难倒了郁小北,她只嚷嚷着要出去却不知道想去哪里,一时有些尴尬地僵在原处。

    其实她也不是非出去不可,只是不满苏莫要将她软禁在别墅里罢了。

    “答不出来?”苏莫无奈的深吸一口气,“那你在那儿闹什么?”

    “我只是……不想被你囚禁。”她低眉呐呐地回答。

    “小北,我没有想要囚禁你,只是怕你再出事。”苏莫放软了语气,拉着她往外走,“走吧,我们出去逛逛。”

    自从苏莫接手了沃萨奇瑟,两人接触的时间便少得可怜,再加上文森特这个大隐患,他们根本没时间交流感情,再这样下去,只怕再多的爱也会被消磨殆尽吧。

    郁小北这回没有再制气,乖乖牵着他的手走在他身后,她的视线落在两人紧紧相握的手上,他掌心煦暖的温度源源不断地传来,让人安心而幸福。

    “莫,昨天,对不起。”她的话让苏莫一震,不过她只顾着看两人相握的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我知道我不该出去喝酒的,下一次不会了,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苏莫隐忍着说:“我也有错,我不该去见他们。”

    郁小北反倒不好意思了:“那事是我无理取闹,他是你的儿子,你去见也是应该的,我不该怀疑你和白露有什么。”

    背对着她的苏莫心里百感交集,如果她早些这么想该多好,就不会出那样的事了。到现在为止他都还不敢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她,怕她受不了。可是,明天发布会的时候见到文森特后,他又该如何跟她解释?

    车经过步行街的时候,郁小北忽然叹道:“莫,你知道我以前幻想的幸福生活是什么吗?”没有等他回答,她继续说,“我多想你走遍世界的各个角落,我走累了,你就背着我走,就这样,背我一辈子……”

    她的眸子被车窗外的霓虹染得流光溢彩,她痴迷而沉醉的表情让苏莫心里一痛,他答应过带她去周游世界,但是却迟迟没有实现他的诺言。

    他们被豪门禁锢了脚步,无法随心所欲去做自己想做的,以前苏夜在还好,可是现在他离开了,郁小北又不忍心苏清一生的心血就此荒废,他们便只能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能去。

    更何况,现在文森特未除,他们离开s市会非常危险。

    “可是现在,你连陪我在步行街散步的时间都没有了……”郁小北收回视线,闷闷不乐地垂着头。

    苏莫叹息一声,握住了她垂在身侧的手:“我们现在就去散步。”

    走在长长的步行街上,郁小北的面颊因为兴奋而浮出一抹嫣红,苏莫难得见她这么开心,阴霾的心情也转好,捏捏她的鼻尖,笑问:“有这么开心吗?”

    郁小北白他一眼:“当然开心咯你这个木头根本不懂。”顿了顿,她忽然放开他的手,跑到他前面去,黑发扫过他的面颊,残留一抹清雅的兰花香。

    跑出几步远,她又转过身来,在路灯下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容:“苏莫,你这根木头”

    他被她气得笑出声来,居然说他是木头

    郁小北说完,便扭头往前跑,可是刚一转身,便落入一个坚实的胸膛,那人的身上带着海风的气息,郁小北与他撞了个满怀,抬起脸正要道歉,却听见对方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小奴隶,就这么急着对我投怀送抱?”

    霎时间,郁小北的心沉入谷底。

    她身后的苏莫也肃整了容颜,赶过来将她拽到身后,防备地看着文森特:“你来做什么?”

    文森特不悦地看着郁小北躲在苏莫身后害怕的样子,周身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压抑气息:“我来看看我的合作者,有何不可?”

    “合作者?”郁小北向苏莫投去疑惑的目光。

    苏莫的瞳孔一紧,生怕文森特将昨晚的事抖出来,语气也陡然转冷,言语中透出狠绝:“你别太过分”

    文森特却是冷哼一声,又走近了一步,凑到苏莫的耳边威胁着说:“我想苏小北一定很想看看自己在我身下的媚态吧。”

    说完,他又直起身子,表情愉悦地看着苏莫变得铁青的脸。

    “走吧,一起去用餐。”文森特的声音里带着不容违逆的沙哑,只要那盘录像在手,苏莫就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正得意地想着,却冷不丁瞧见郁小北充满仇恨的目光,他心里一顿,有些不大舒服。

    “文森特,你给我滚!”郁小北毫不客气地冲他低吼,“看到你我就想吐,更别提吃饭了”

    她的言论自是解了苏莫心头大恨,但是更多的担忧却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她这样肆无忌惮地挑战着对方的极限,若是惹毛了文森特,他必定将她整得身败名裂

    文森特唇边的笑凝固了,他何其尊贵,又何其骄傲,这个女人却三番五次地打破他的极限,看来,上一次的惩罚还是没有让她学乖。

    “苏小北,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我是谁,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从明天开始我将会成为你的合作者。”这句话从文森特的薄唇里吐出来,无疑是个炸弹,将郁小北震惊得找不回自己的声音,她愣了半晌,才颤抖着问苏莫:“莫,他说的是真的吗?”

    苏莫见她眼神涣散,很是忧心,伸手捧着她的脸,肯定的话语怎么也说不出口。纵然如此,郁小北还是从他眉宇间的无奈中看出了端倪:“为什么呢?为什么?”

    “小北,你听我说……”苏莫的脑子飞速地转动着,企图找到合适的理由来安抚她。

    可是文森特的话却又插了进来:“这次合作,多亏了白露的帮忙,如果不是她,我想苏莫也不会这么爽快地答应下来吧?”

    郁小北压下心里的怒火,认真地问:“莫,我要你亲口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她这一次不会再轻易听信别人的话,而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她相信他,不会让她失望。

    文森特见状,又火上浇油地说:“苏莫,如果你有更合理的解释,我不反对你说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哦,对了,话说,我这里还有一盘录像带,我猜,小奴隶一定很感兴趣。”

    他的话字字句句都透出警告的意味,逼得苏莫不得不一咬牙说出了违心的话:“是,文森特说的都是真的。”

    “我不信”郁小北打断他,扭头问文森特,“什么录像带?”

    文森特早有准备,名手下拿来一盘录像带,轻轻地放入郁小北的掌中,苏莫的心一瞬间悬到半空,想也没想就冲上来从她手里抢来,捏成碎块。

    郁小北对他的行为很是不解,这录像带里究竟是什么内容,竟让他心慌意乱到这种地步?

    文森特见他失控的行为,忍不住轻笑出声,笑声里带着嘲讽的意味:“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还是怕小奴隶看了会吃醋?”

    暗示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苏莫不得不别开脸对郁小北说:“录像带里是我和白露欢爱的内容。”

    郁小北只觉得脑袋轰然炸开,原本坚守的信仰被炸得支离破碎,她还以为这不过是文森特挑拨他们关系的把戏,可是现在连苏莫自己都承认了,她还有什么理由去相信?

    就像夏夜的雨,她的眼泪簌簌滚落,那样猝不及防,滂沱了她的视线,捂着嘴,她不可置信地问:“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昨晚,那就是说当她为了他买醉的时候,他却在另一个女人的怀里享受着温柔。

    郁小北一步步地向后退去,她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碎,快要不能呼吸了!

    “小北”她的样子就像是翩跹的蝶,眼看着就要飞离他的指尖,他慌乱地捉住她的手,却被她狠狠地打开:“你不要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