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15章 121得意放行
    ,精彩小说免费!

    “郁小北”苏莫额角的青筋跳了跳,她一点都不明白,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该死的却只能这样背着黑锅,只为了不让她受到更大的伤害。

    “我不要听了,苏莫,求你不要再说了。”她捂着耳朵,哽咽着哀求。

    无助中,她摸出电话,这个时候她还能找谁呢?只能找容岩,让他带她走,不要再回来了。

    彼时,容岩正在法国一心一意给苏夜治疗,两人正说着话,冷不丁接到了郁小北的电话,容岩很是惊讶,对苏夜说:“奇怪,小北这丫头居然给我打电话难道是想我了?”

    他自恋的表情引得苏夜一脚踹来:“去你的,赶紧接,也许是什么急事。”

    这回还真被他说对了,容岩刚接电话便听见郁小北泣不成声地说着:“容岩,带我走,带我走”

    紧接着便是苏莫狂暴地怒喝:“你想做什么?”再之后是机械的忙音。

    容岩握着电话,愣了半晌,才对对面一脸担忧的男人说:“看来小北和苏莫之间出问题了。”

    苏夜蓦然起身,抓起衣服就往屋外走,走得那样急,也不顾容岩在身后大声的嚷嚷:“喂人家两口子吵架你跑去做什么?喂给我回来你的病还没治好,你找死是不是”

    然,他根本听不进容岩的话,满心都是郁小北的脸,她受了委屈,自然是需要人依靠的,这个时候他一定得在她的身边。

    容岩上气不接下气地追了上来:“我服了你了,等等我,一起回去。”

    那一头,郁小北的手机被苏莫夺去,他气得脸色铁青:“就因为这点事,你就要离开我?”

    “这点事?”郁小北扬起满是泪痕的脸,“你觉得这是小事吗?”

    “郁小北,如果你爱我,不会连这点事都容忍不了的当初苏夜不是公然带了情人回家吗?这你都能够忍受,为什么到了我这里你就要事事锱铢必较?”

    “因为我爱你因为我不爱他”郁小北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他居然能把事情扯到苏夜身上去,爱情是自私的,没有谁会高兴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爬到别的女人床上去温存而他,竟然还这么理所应当,这么大张旗鼓

    两人吵架,文森特在一旁倒是看得挺开心,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两人吵得越凶,他越有攻下沃萨奇瑟的胜算,到最后,他的小奴隶还是得乖乖跟着他回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苏莫害怕记者拍到什么对郁小北不利的内容,便强行抱着她上了车。

    文森特也不拦,反而好心情地冲车内的人说:“苏莫,合作愉快。”

    苏莫扬眉,紫色眸子迸射出骇人的光芒,他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哭着求他

    车上的郁小北很不老实,拽着车门就要跳车,幸好他反应快,拉住了她:“你闹够了没有?”

    “我要下车”她倔强地扬起下巴,眼里却是泪光莹莹。

    “回去再说。”他冷硬地说着,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跑车在公路上飞速行驶着,所过之处,掀起尘埃阵阵。

    “我不要回去回去你又会把我囚禁起来,我没这么傻”郁小北倔起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苏莫无奈,只能一记手刀将她弄晕。

    他没有别的办法,他还能怎样?难道告诉她录像带里是她和文森特欢爱的内容吗?他怕她又会想不开去寻死,他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那样痛彻心扉的感觉他不愿意再受

    “小北,不要怪我……”他心痛地捏紧方向盘,骨节分明,白森森的晃花了整个夜……

    将她抱上床,替她盖好薄被,苏莫身心俱疲地坐在床边望着她,他没有开灯,只有皎洁的月光从落地窗外透进来,映照在他落寞的侧脸上。

    “你要相信我。”他喃喃自语着,他心里的苦,又有谁知道?

    刚坐了一会儿,管家便来轻手轻脚地走进来,附耳说:“莫少,夜少爷回来了。”

    “该死”他低骂着,看一眼床上昏睡的女人,便跟着管家出去了。

    刚到大厅,便听见容岩的嚷嚷声:“苏莫,你又把我们家小北怎么了?”

    “没什么,你们怎么回来了?”苏莫迈腿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支烟,问道。

    苏夜心里焦急,便拽了他的衣领冷声问:“你把她怎么了?”

    “放手”苏莫被一大堆事搞得焦头烂额,脾气也上来了,粗暴地扯开苏夜的手,两人在客厅里对峙着,火药味开始肆意蔓延。

    “唉唉唉,好生说话别一见面就吵”容岩插在中间,防止两人发生流血冲突。

    苏莫冷静了一会儿,吸一口烟,这才开口说:“是文森特搞的鬼。”

    “又是他”苏夜一拳打在桌面上。

    “明天会有一场新闻发布会,宣布文氏与沃萨奇瑟合作。”

    “什么?”苏夜错愕地抬起眼,“你怎么会答应?”

    “他手里有一盘录像带,足以让小北身败名裂。”苏莫没有直接说那是什么录像带,但是谁都猜得出会是哪方面的内容。

    “他怎么会有那种录像?”苏夜冷声问。

    “她一个人跑去酒吧买醉,结果被文森特下药。”

    话音刚落,苏夜的拳头便落下来:“你是怎么照顾她的?”

    苏莫抿了抿唇,并未回答,这件事说来到底是谁的错呢?

    “明天,我会去和文森特周旋。”苏夜喘着气说,他就不信,文森特还敢真的把那盘录像带公布于众,“但是,我需要小北的配合。”

    “怎么配合?”苏莫蹙眉,“录像带的事,不要告诉她”

    “这你就错了,你这样遮着掩着也不是办法,小北她迟早会知道,瞒着她,反而会制造出更大的误会。”容岩插话说,“告诉她录像带的事,让她知道文森特有多么可恶,这样她的配合才会更到位。”

    “她会想不开。”苏莫立刻否决,“上一次文森特带给她的伤痛还没好,难道又要让她承受一次?”

    “她可没那么脆弱。”容岩一针见血地说,“她的唯一弱点就是你,只要你站在她那一边,爱她,理解她,什么事都无法将她打倒。”

    见他一脸错愕,容岩叹息一声,拍拍他的肩膀:“有时候,关心则乱。”

    “你去和她说,我们旁人是不好插手的,她在意的是你,别人的话她是听不进去的。”在容岩的劝说下,苏莫点头答应,转身又往楼上走去。

    大厅里,苏夜神色凝重地问:“容岩,这个文森特三番五次的纠缠,不会真的……”

    容岩反问:“你觉得呢?”

    苏夜垂眉,神色复杂,文森特看郁小北的眼神他怎么会不明白?那样熟悉的神情,与他如出一辙

    “如果是这样,那倒是好办了。

    ”叹息一声,苏夜扶扶额角说,“只是,要让小北再次和那个男人接触,我怕我会忍不住把她给拽回身边。”

    “你放心,苏莫会比你更抓狂。”容岩抱着胳膊说,“只是,要想摧毁文森特,恐怕只有小北能够做到了。”

    别墅楼上。

    苏莫挣扎着解释后,郁小北毫不意外地苍白了脸:“怎么会这样,难怪,难怪昨天晚上我会做那样的梦”

    “容岩他们来了。”苏莫沉着脸说,“之所以把真相告诉你,是因为”

    “因为什么?”

    “算了。”他还是没有办法把她推到那个恶魔身边去,哪怕是为了报仇“没什么,你好好休息。”

    “苏莫,你又瞒着我。”郁小北抓住他的衣角,失望地说,“每一次你都不把真相告诉我,让我像傻瓜一样地蒙在鼓里,你以为你一个人承受这些很伟大吗?”

    “我只是,不想你卷进来。”他别过脸,不看她莹莹的目光,“小北,你太单纯,我不想你被染黑。”

    “可是我已经卷进来了。”她一针见血地说出事实,“文森特针对的是我,我才是漩涡的中心。”

    “说得没错。”容岩在楼下等得不耐烦了,便上楼看看情况,如他所料,苏莫并没有开口把他们的打算说给小北听。

    “小北,我想,你应该感觉到文森特对你的不同寻常,说白了吧,就是我当初说的,他对你有意思。”容岩简明扼要地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只会不住地纠缠你,最后不仅沃萨奇瑟会被他吞并,苏莫也会惨死在他手下。”

    “我没这么弱”苏莫不悦地瞪了他一眼。

    “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容岩摸摸鼻梁说,“总之,你的生活会被搅得昏天黑地,一片混乱。所以,我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小北,我知道这样也许会危险,但是如果冒险一试的话,以后文森特便不可能再骚扰你了。”

    郁小北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抿抿嘴,问:“需要我做什么事?”

    “接近他,迷惑他,让他不知不觉就卸下了防备,然后将他引入我们的圈套,在他最脆弱的时候——杀了他”容岩最后三个字带着浓重的杀意,很难想象一向温和的他也会有这样凶残阴狠的一面。

    郁小北愣了愣,说:“好,我会配合。”

    “你在说什么胡话”苏莫打断她,“别听容岩的馊主意,解决文森特的事,我会自己想办法。”

    “这是最好的办法。”容岩站在理性的角度分析着,“文家财大势大,硬拼的话,只会两败俱伤。”

    “莫。”郁小北拽住苏莫的胳膊,抬起黑白分明的眼,认真地说,“这件事就由我来解决吧,我知道你想保护我,但是,我不想一直成为你的负担。”

    “放心吧,她不会有事。”容岩打着包票,“有我这个天才军师在,文森特只会被她玩得团团转,然后再被我们杀掉。”

    “不行”苏莫还是不同意,文森特那样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被玩得团团转,郁小北去他身边,只怕是羊入虎口,吃得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容岩耸耸肩,无奈地看着小北:“好吧,随你。”

    只不过,苏莫的话并没有起什么效果,郁小北觉得要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第二天去发布会前便和容岩通了气,在苏莫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串通好了对付文森特的办法。

    郁小北紧张得心扑通扑通地跳,她太害怕文森特了,那简直不是人,喜怒无常得让人心惊。

    容岩在她进场前拍拍她的肩膀,小声说:“别怕相信我。”

    郁小北重重地点了头,跨前一步进了沃萨奇瑟。

    刚一进去,便遇到了文森特,他着笔挺西装,上好的质地将他衬得十分挺拔,配上他高贵英俊的面容,引来女士们的频频关注。

    郁小北心里一颤,习惯性地僵硬了背,但是碍于这么多记者在场,她还是稳了稳心神,主动打招呼:“文森特伯爵,很荣幸见到您。”

    对于她的主动,文森特很是意外,不过他不会把任何情绪泄漏出来,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然后礼貌地回礼,疏离淡漠的样子,仿佛两人根本只是初见的陌生人。

    “你怎么不等我?”苏莫有些不悦地赶来,她竟然什么都不和他说就提前跑来了,要不是他察觉得早,不知道她又会有什么危险。

    “好了,别说了。”苏夜也走过来,打着圆场,提醒着两人发布会要开始了。

    苏莫这才作罢,沉着脸走上了台。

    路过文森特的时候,他恨不得将他一剑封喉,但对方不是傻瓜,不会轻易让他得逞,因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逍遥自在。

    发布会上,苏夜不得不宣布文氏与沃萨奇瑟的合作,把柄在对方手里,暂时只能妥协。

    就在苏夜说完这句话后,郁小北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因为,是该她出手的时候了。心虚地看了看苏莫,对方正警惕地关注着文森特的一举一动,她心里一暖,恐惧也消散了大半,为了她和苏莫未来平静的生活,她做再大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于是,壮着胆子对台下的记者说:“为了表示沃萨奇瑟对这次合作的重视和诚意,我会作为代表前往文氏集团,协助两方的工作。”

    此话一出,台上的几个男人皆是一愣。

    苏夜知道这是容岩的主意,但是听到她这么一说,还是有些就惊讶,不过更多的却是担心。

    苏莫被蒙在鼓里,猛然间听到她这么说恨不得扭断她的脖子她居然不听话,擅自就和容岩做出这样草率的决定,出了事怎么办?

    他气得捉住她的手,在台下狠狠地捏了一把,郁小北吃痛地皱起眉,却没有挣扎,任由他发气。

    一旁的文森特虽然面无表情,心里却也是顿了顿,他的小奴隶一直都对他避之不及,怎么会突然主动接近他?看来,此中必有阴谋

    不过,送上门来的猎物,不吃岂不是对不起他?

    于是发布会结束后,约她进餐便成了理所应当的事,向她优雅地伸出手,文森特邀请道:“能否有幸与苏小姐共进午餐?”

    他只邀请了郁小北一人,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要的是两人独处。

    苏莫和苏夜听闻这句话,都忍不住上前一步,将郁小北挡在身后。

    这种保护者的姿态让文森特不由得闪了闪眸子,危险的眼神投向了郁小北。

    虽然知道这样做会激怒苏莫,但郁小北还是从两人身后上前了,走到文森特面前,浅笑着说:“很荣幸能与伯爵共进午餐。”

    文森特满意地点点头,他喜欢听话的小奴隶,这一次她做得不错。刚要走,苏莫便把郁小北拽回身边,压低嗓子低吼着:“你疯了”

    台下的记者还没走完,郁小北急道:“你做什么?这么多记者你放心我只是去吃饭,不会出什么事。”

    “我不会让你从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苏莫紧紧拉着她,不肯松手,那样危险的计划,亏容岩想得出来。

    “苏小姐。”文森特在身后拔高了声音,淡淡的,却充斥着危险的气息,郁小北不想他起疑,便狠狠地甩开苏莫的手,飞也似的奔到了文森特的身边,这样迅速的一连串动作惊得苏莫愣在了原处,看着他的宝贝走到了那个恶魔身侧,那样子,仿佛要永远地走出他的生命。

    他惊惧交加地追上去,却被文森特的手下挡住了,对方身上所释放的杀气并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看来文森特这一次是下了血本

    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周旋后便对前面的车紧追不舍,在某个拐角处,车胎因为枪击的次数过多,全数瘪裂,他不得不从车上出来,提气用轻功追了上去。

    可他这样无疑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之下,文森特的人毫不留情地对着他射击,因为是消音手枪,一路上并未有人察觉到这里血淋淋的对决。

    郁小北却看得清清楚楚,她害怕苏莫受伤,便对文森特说:“文森特,叫他们停手不要开枪了,不要了”

    文森特侧过脸,淡淡地一句:“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你只是个奴隶罢了。”

    郁小北一愣,随即打开窗户对不远处穷追不舍的人高喊道:“莫,别追了我晚上会准时回家”

    听到这句话,身边人的眼眸晃荡了一瞬间——

    回家?

    这个词,太过温暖,让人嫉妒到忍不住摧毁。

    于是拽过郁小北,将她的脸扳过来正对着他,文森特的吻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像兽一样粗暴地进入她的柔软,几乎要将她吞噬,他的舌与她缠绕,那般紧密,让她无法呼吸。

    虽然告诫过自己无论他做多么过分的事都不可以忤逆他,但是郁小北的手还是不听使唤地给了他一巴掌。

    文森特被打得侧过了脸,再次转过来时,眸子里已经染上了一层嗜血的光芒。

    郁小北心里一惊,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她咽咽口水,结结巴巴地说:“谁,谁让你突然做这种事。”

    文森特扼住她的喉咙,冷冷地问:“你忽然主动接近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郁小北听见他这么问,心里松了一口气,按照容岩的计划,她这么突然的示好必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只要他问了,便已经踏进了他们的圈套。

    “你先放开我。”她被扼得喘不过气来,这样要怎么说话?

    文森特松开了她,目光却没有移开,依旧牢牢地将她锁住,郁小北因为担忧苏莫的安危,便先提议说:“可不可以先让你的人停手,不要开枪了?”

    “你这是在和我谈条件?”文森特挑眉,不悦在他眼中渐次扩大。

    “是。”郁小北肯定的回答让他惊讶了那么一瞬,“你先叫你的人停手,我就告诉你。”

    “哼。”文森特冷哼一声,“你也太过自不量力了,就算我不叫他们停手,你也还是得乖乖地告诉我。”

    郁小北沉默了半晌,回头看向还在后面追的苏莫,心疼不已。文森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嘲讽地说:“如果他被打成血窟窿,我看你还会不会这么喜欢他。”

    “会”郁小北不假思索地回答让他很是恼火,接下来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不管他变成什么样,我都深爱。”

    “哼。”又是一声不屑的冷哼,“好一个情深意切,只不过,苏小北,我想你大概忘记了,他和白露的事。”

    郁小北在心里翻翻白眼,如果不是苏莫告诉了她真相,只怕她还会继续着文森特的道。

    “那盘录像带,其实录的根本就是我吧。”她的话让文森特眸色一沉,她竟然知道了?

    谈话间,两人已经到达目的地,郁小北抬眼一看,层层叠叠的绿叶间,一幢别墅赫然立在那里。

    车径直开进别墅里,文森特回身看了看追上来的苏莫,对郁小北说:“你的情郎还真是像苍蝇一样烦人。”

    郁小北听见自己心爱的人被说成是苍蝇,不悦地瞪了文森特一眼,转身就要走到苏莫身边去,不过却被几座大山一样的黑衣男人拦住了。

    她懊恼地回头问文森特:“你什么意思?既然是邀请我吃饭,为什么弄得像在关押犯人?”

    文森特抬眼看了看她,对那几个手下说:“让她过去。”

    郁小北这才得意放行,走到苏莫身边,揪心地问:“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跟我回去。”苏莫紧绷着脸,一旦她进了别墅,可就不是那么好离开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