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16章 122甘之如饴
    ,精彩小说免费!

    “只是吃顿饭而已,莫,我不想我们以后的生活也被他打扰,这一次,就让我做点什么吧。”她央求地看着他,“更何况,最坏的事我都经历过了,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她低垂着眼,睫毛在风中宛若翩跹的蝶让他心里一痛,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被她打断:“苏莫,我会让一切都结束,所以,这件事请你不要阻拦我。”

    说完,扭头便走,她坚定的背影让他跨出去的脚步硬生生地僵住了原处。

    “文森特伯爵说,请你离开。”几个黑衣人上前,将他围住,彼此都是强劲的杀手,所以彼此还保持着浅浅的对敌手的敬意。

    苏莫看着她走进别墅的大门,喉结动了动,心底一片晦涩的茫然,他不知道这一次听郁小北的是对是错

    跟在文森特身后进了别墅,在听见关门声的瞬间,郁小北心里一紧,那种熟悉的恐惧感又回来了。

    一路走到餐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菜肴,但是郁小北此刻却一点食欲都没有,面对文森特,她总有种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

    “坐。”文森特见她傻愣在原地,便抬眼催促。

    郁小北看了看还候在一旁的女佣,有些不自在地坐下了。这一细节被文森特瞧在眼里,他不动声色地屏退了所有人,偌大的餐厅里,安静得令人窒息。

    “说吧。”文森特抿一口酒,对她说。

    郁小北一愣,是他太过精明了,还是她把什么都写在了脸上?

    “文森特,请你放过我。”压下心里的紧张,郁小北在他令人压抑的眼神中缓缓吐出这句话。

    “放过你?”文森特握着酒杯,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凝视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声线压抑。

    “就看在我曾经为你挡子弹的份上,请你放过我吧。”她认真地乞求着,心里慌乱一片,不知道说出这句话的后果会不会是容岩所说的那样。

    哗啦——

    桌上的佳肴被他一掌扫开,坠在冰冷的地面,一声一声,宛若魔鬼在敲门。

    郁小北喉咙发紧,暴风雨要来袭了。

    不出容岩所料,文森特抓狂了,他拽住郁小北的头发,将她的头抬起来与他直视,那双冰蓝色的眼此刻却泛着隐隐的红。

    “就是因为那一枪”文森特森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换取了我的信任,然后逃离了我苏小北,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了你?”

    她冷冷地看着他,心里怕得要命,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大胆得令人咋舌:“你有什么不能放的?我虽然是骗取了你的信任,但是你又有什么损失呢?犹家的势力你早就已经完全接手了,我根本就没有了利用价值。你如果要找挡箭牌的话,大把大把的美人都会心甘情愿地做你的棋子,若是别人问起爱玛齐娜的话,你就说她死了就好。”顿了顿,她在他气得杀人的目光中吐出下半句话,“还是说,高高在上的文森特伯爵喜欢上了我?”

    文森特的心仿佛被谁重重一击,一时间愣在那里,但是反应过来后,骄傲的他怎么会承认这等荒唐的事

    “你不过是个奴隶,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

    “对,我不过是个奴隶。”郁小北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如果伯爵喜欢美人的话,我们苏家也不是小气的人,要多少我们送多少,保证你满意”

    “闭嘴”文森特气得脸色铁青,“就那些身份低贱的女人也配爬上我的床?”

    然而郁小北不听他的警告,找着他话里的漏洞:“被你视为奴隶的我身份比她们低贱得多,你不是也两次自贬身份与我”她顿了顿,那两个字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被戳穿的文森特恼羞成怒,低头狠狠咬住了她微张的樱红唇瓣,将她的喋喋不休全然堵住。

    郁小北被吻得措手不及,伸手不住地推他,却被文森特牢牢固定住,他粗暴地扯开她的上衣,圆润的肩头上还残留着他留下的吻痕以及她为他留下的枪伤。

    重重地咬下他的舌,文森特却没有因为吃痛而将她松开,反而越发肆意地在她的唇齿之间辗转。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文森特才放开她,满意地看着她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

    郁小北气恼极了,继续说:“文森特我是来和你说事的,请你正经一点”

    “哼。”他轻哼一声,拉住她的手便往外走,“我倒要你看看,是谁不正经”

    一路上了三楼,在一见偌大豪华的房间里,文森特按下遥控键,屏幕上立刻出现了郁小北潮红的脸。

    她身体一僵,这就是那盘录像带吧,也难怪苏莫会气成那样。

    画面上的她,紧紧地抱住文森特,眼睛半眯着,迷离的神色显得更为诱人,仿佛熟透的果实散发出迷人的芳香诱惑着别人来摘采。

    “关掉快关掉”她受不了地捂住了耳朵,她不敢相信,自己会发出那么*****的声音,那不是她不是她

    文森特却不紧不慢地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地叠起,一边观看着屏幕上的好戏,一边注意着郁小北的反应。

    她似乎快要崩溃了。

    “怎么样?你说,是谁比较不正经?”文森特发问,鹰目牢牢锁住她。

    郁小北面色惨白地站在原地,如置冰窟,这比文森特***她那一次带给她的伤害还要大,亲眼看着自己妖媚地在仇人的身下索求更多的感觉,并不是用言语能够形容的。

    苏莫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她被文森特下了药,拍了录像带,并没有提到她如此“精彩”的表演

    她当下腿一软,便伏倒在地,浑身失了知觉,她只想就此睡去,再不醒来

    文森特见状,站起身,快步走到她身边,毫不意外地瞧见她苍白的脸,伸手去扶她,却被她无力的手打开,她咬牙切齿地说:“滚不要碰我”

    胸中的一团火骤然扩大,文森特冷笑着说:“不知道是谁在我身下无止尽地索要,用完了又开始装贞洁烈妇吗?”

    一瞬间,所有的委屈和伤痛全然涌上心头,百感交集中她带着哭腔冲他大叫:“混蛋那是因为你对我下药”

    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砸在地面,发出细不可闻的声响,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这样狼狈地哭出来,无助的眼神仿佛困境中受伤的小狐狸。

    文森特的心脏异样地一顿,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那些嘲讽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屏幕上的郁小北还在不住地呻-吟着,混合着她此刻绝望的啜泣,在整个房间里环绕。文森特忽然抬手烦躁地按下了关机键,那些****的声音瞬间消失。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忽然烦躁,那种感觉困在心尖无论如何散步去,只能冲她低吼:“别哭了”

    然而他的话丝毫不起作用,郁小北哭得更加厉害,那般脆弱的声音听到让人心碎。

    “苏小北,我让你别哭了”他暴躁地将手里的遥控器摔在地上,瞬间砸个粉碎。

    郁小北被他暴怒的样子吓了一跳,收敛了哭声,瞪着眼低低啜泣着,红红的眼眶,样子煞是怜人。

    在他面前,她从来都像个刺猬一样,浑身是防备的刺,这样毫无防备地在自己面前哭泣,还是第一次,文森特对此措手不及,别的女人在他面前哭闹他便一走了之,可是现在他却像是被圈禁在了这个房里,根本走不出去。

    蹲下身来,平视着郁小北湿漉漉的脸,文森特抿了抿唇,伸手用袖子给她揩脸,笨拙的动作弄得郁小北生疼,本能地往后退去,却被他牢牢固定住后脑勺,强迫她面对他。

    “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她迷惑了,容岩说文森特喜欢她,可是她才不这么认为,哪里有这样恶劣的喜欢?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忽然说:“跟我回去。”

    他文不对题的答案让郁小北更加急躁,容岩说得不错,他就是只会叫她跟他回去,只会这么说,于是话题便又绕回去了:“你是不是喜欢我?不然干嘛眼巴巴地从那么远的地方追来,即使受伤了还要带走我?干嘛用5

    万来交换我?”她眯起眼,照着容岩嘱咐的那样去说,“文森特,你是个精明的人,在我身上你已经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和财力,即使我跟你回去了又能怎样?我一死了之的话,那你便做了天下最亏本的事”

    “你敢”他掐住她的脖子,额角青筋骤然暴起,她的话句句直戳他的心窝。这些问题他也想过,但是越往深处想就越觉得可怕,他不愿去面对最终那个让人心惊的答案。

    “放手”郁小北被他掐得眼前发黑,这个男人太暴戾了,在这么下去只会被他弄死。

    见她神色痛苦,文森特赶紧松手,郁小北缓了缓气,不怕死地说:“文森特,如果你喜欢我,那就光明正大地来追,不要总是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来引起我的注意,那样我只会恨你,不会爱上你。”

    说完这些,郁小北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这话太恶心了,也只有容岩才想得出来

    她的话惊得他浑身一颤,郁小北在心底松了一口气,他的反应和容岩说的如出一辙,那么现在,她完全相信容岩的计划是可行的。

    “你未免也太瞧得起自己了,苏小北。”文森特起身,做着垂死挣扎,走到落地窗前,他望着窗外的香樟树,喃喃道,“我怎么会喜欢上你?”

    “不喜欢最好,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再来纠缠我了。”郁小北从地上支撑着站起来,“如果是为了那5

    万的话,我可以给你,如果是为了惩罚我的话,你的两次报复手段我是见识过了,那么我们之间互不相欠了。如果你再纠缠不清,就证明你爱上我了,我尊贵高傲的伯爵,你可不要做让大家都笑掉大牙的事。”

    她的这番话无疑堵住了文森特的嘴,他根本找不到辩驳的话。郁小北见他沉默了,便告辞道:“如果伯爵没有别的事,那我就走了,以后,我们恐怕也不会见面了。”

    “你在发布会上说的话呢?不算数了吗?”他忽然转过脸来,锐利的眼瞪住她。

    郁小北在心里冷笑,那句话不过是计划二,如果计划一不成功的话,那句话还可以让她成功施展计划二,如果计划一成功的话——她扬起嘲讽的笑:“那不过是说给记者的官方话,到时候谁去不是去?还是说,伯爵你要自贬身份承认喜欢我这个奴隶?”

    “胡说”他暴躁地打断她,“你给我滚”

    “求之不得。”她松口气地离开房间,按住自己雀跃的心飞快地奔出别墅。

    毫不意外的,在不远处瞧见了一直等在那里的苏莫,见她安然无恙的出来了,苏莫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莫,他以后都不会纠缠不清了。”郁小北开心地抱住他,今天的惊吓没白受,至少,以后她的日子清静了,不会再有文森特那个恶魔来搅和了。

    苏莫见她如此开心,便不忍心泼冷水,文森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就此罢手呢?她未免太天真罢。

    “莫,我饿了。”她抱着他,他身上有着令她安心的味道,让人不自觉就产生了难以消散的依恋之情。

    “那我们回家。”他将她拦腰抱起,一个跃身,便消失在香樟树的绿衣之间。

    彼时,文森特站在落地窗前,久久都没有动,她说的那些话还在耳边萦绕,像魔咒一样将他的思绪牢牢锁住。

    “该死的”伯爵也忍不住失了优雅,发泄似的对佣人们低吼:“来人把酒给我拿来”

    有些问题他不愿意深想,刻意忽略它,却无形之中在心底扎了根,今天被郁小北连根带土地拔起,好不狼狈

    女佣战战兢兢地送来了酒,正要走,却被文森特拽住了手腕,他恶魔般冰冷无情的脸让人害怕到窒息:“你说,什么是喜欢?”

    女佣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难道是她暗恋伯爵的事被发现了?可是大家都暗恋着英俊的伯爵啊,她知道伯爵残暴不仁,指不定下一秒就会要了她的小命,便蜷在地上瑟瑟发抖:“伯,伯爵,饶了我。”

    “滚出去”他不耐烦地给自己倒上酒,可怜的女佣立刻飞也似的逃出去了。

    喜欢这个词对他太陌生了,这么多年来,看尽了那些为爱做出荒唐事的人的悲惨下场,对感情这东西,他实在是不屑一顾。苏小北那个女人居然敢大言不惭地说他喜欢她?真是笑话

    只是——心底的烦躁和异样却是无论如何都散不去,就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地覆盖住整个心脏。

    皇伦别墅那一边,虽说也在喝酒,却是为着庆祝,郁小北开心地举起酒杯和容岩挤眉弄眼地干杯,这件事多亏了容岩的倾力设计,她才能将文森特逼得哑口无言。

    苏夜握着杯子正要喝,却被容岩扔过来的勺子准确无误地砸中了脑袋,他抬起眼正要发火,却听见容岩凉凉的话:“胃不痛了?”

    于是便悻悻地放下酒杯。

    苏莫见状,唇边露出笑意:“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你话了?”

    容岩得意洋洋地说:“我可是他的主治医生,他不听话,有得他受。”

    “够了”苏夜面子上挂不住,立刻翻脸。今天郁小北能够平安回来他倒是不追究容岩的责任,如果她要是出了什么事,他铁定要容岩好看原本他的计划安全性极高,这个该死的容岩却仗着自己的高智商硬是给郁小北出了这样的馊主意什么狗屁计划一计划二

    “哟,还翻脸了。”容岩不在意地继续吃菜,整个餐桌难得有了和谐而温馨的氛围。

    “对了,小北,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来第二招了。”容岩鼓着腮帮子说,“等把他抓回来了,看小爷我怎么治他”

    “不要了。”郁小北放下刀叉,回绝道,“这样就好,他以后也不会来纠缠我了,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吧。”

    “什么?”容岩吃了一惊,瞪大了眼说,“他做了那种事,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

    郁小北心里一哽,白日里瞧见的不良内容又在脑海里浮现,她那时是恨不得把文森特给一刀解决了,可是这样的话,冤冤相报何时了?她只想和苏莫度过余下平淡而幸福的一生,不想在仇恨里不住挣扎。

    “不用了,只要他别再来纠缠就行了。”

    “那可不行”容岩继续嚷嚷,“那混蛋,就该给点教训受”

    “好了,你别逼她了,接下来的事,还是交给我们来处理。”苏莫打断他的话,他可不想小北再和文森特有任何接触。文森特是一枚炸弹,放在她身边他怎么放心的了?

    “莫。”郁小北抬眼盯住他,她已经猜想到他会去做什么了,“不要了,我只希望你平安地陪着我。”

    “既然担心他的安全,那就由我出马。”一旁的苏夜插话进来,“反正,即使我死了,小北也不会觉得难过,不如由我去办。”

    “混帐话”苏莫抢过话头,“小北是我的女人,这仇当然由我来报”

    “她也是我的前妻。

    ”苏夜神色戚然,却异常坚定,“到现在你还是不明白她要的是什么苏莫,你不要犯这种愚蠢的错误,等到后悔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苏莫握着刀叉的手顿住,侧过脸去看向他,眉头不自觉地皱紧,他的话怎么听怎么刺耳:“你觉得你比我了解她?”

    “当然。”苏夜的话无疑让气氛降到极点,整个餐桌上的人都不说话了,两个男人之间的暗流汹涌地泛滥着,给人无形的压迫感。

    容岩打着圆场:“好了好了,吃饭。”

    苏莫暴戾地一眯眼,刀叉在他掌中硬生生地断掉:“别以为你生病了,我就会饶了你。”

    苏夜淡然地瞥一眼坠在地上的残骸,又看了一眼桌对面的郁小北,忍了忍,还是收敛了快要膨胀出来的情绪:“这个时候不要起内讧。”

    “你们别吵了。”郁小北也不吃了,好心情被破坏了大半,“也别嚷着要去报仇了,他放过我已经是万幸了,我不想再惹麻烦。”

    “你把他想得太简单了,小北。”苏莫劝说着,可是郁小北根本听不进去,摇摇头说:“别说了,我不想再继续文森特这个话题。”

    “好吧。”苏莫隐忍着住了口,只是他知道,不出三天,文森特又会来找她,就像鬼魅一样,难以驱散。

    事情的确不出苏莫的预料,郁小北难得地过了两天清静日子,正在s市繁华的街市上转悠着,却忽然被人拦住了去路。苏莫安插在她身边的保镖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将郁小北团团围住,这架势让她吃了一惊。

    对方并没有被这种架势吓到,还是公式化地将文森特的话送达:“苏小姐,伯爵请你到文氏走一趟。”

    她诧异地睁大了眼:“为什么?”

    “苏小姐不要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你作为沃萨奇瑟的代表是不是应该履行自己的诺言?”

    对方的话让郁小北十分懊恼,她皱着眉说:“请你转告文森特,我是不会去的,而且我和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再继续这么纠缠下去,难不成是真爱上我了?”

    文森特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一般,连答案都备好了:“伯爵说,此次请你去就是为了讨论这个问题。”

    “什,什么?”郁小北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遍。

    “苏小姐,请你跟我们走。”对方的耐心被磨光了,不耐烦地催促着。

    “哼,小姐可不是你们想请就请得去的。”挡在郁小北面前的保镖冷哼着,丝毫不给对方入侵的机会。

    不过对方也是有备而来,一句话就戳到了郁小北的软肋:“伯爵说,如果苏小姐不去的话,他不介意把那天的录像给全世界的人分享。”

    “卑鄙”郁小北破口大骂,想了想,还是给苏莫打了电话:“莫,文森特要我去一趟文氏。”

    在她被文森特的人接近时,手下就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此刻的他正在赶来的路上,不过郁小北在危险的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他还是挺高兴的,这样甜蜜的负担,他甘之如饴。

    “你等等,我马上赶到。”

    挂了线,苏莫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跑车如箭般跃如人潮中。

    当他赶到郁小北所在的地方时,双方正僵持在原处,见他从车上下来,郁小北立刻冲他招手:“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