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21章 127我有机会么
    ,精彩小说免费!

    他毫不客气地抢过他手里的酒瓶,替自己满上一杯,仰头灌了起来,这样肆意的醉,才能让人暂时忘却沙漠版无垠的痛苦。

    不过,这两个沉溺在悲伤中的人似乎忘记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去寻郁小北的尸体,他们甚至胆怯得没有办法再一次地去参加她的葬礼,如果他们知道此刻郁小北正好好地待在c市的一间公寓里吃着蘑菇汤拌饭的话,会不会被自己的行为气的吐血呢?

    “嗯,真好吃。”郁小北舔舔唇角参与的迷离,满足地拍拍肚子,对郁以航说,“哥,还是你做的饭最好吃。”

    郁以航宠溺地默默她的脑袋,“是你懒得做吧。”

    “被拆穿了。”她哀怨地看了他一眼,乖乖地起身收拾盘子,假死之后,文森特榜忙将她的一提弄回到这里,偶母舰他悲痛欲绝,也没有阻止他,也就是亏得这样,郁小北才得以逃脱。

    不过,文母那样精明的人,肯定还是会安排人来调查的,所以这一个月她都躲在这里,不敢出去。

    等风声过去了,再回去找苏莫也不迟。

    “哥,这么晚了,快回家去吧,不然开车不安全。”郁小北看了看墙上的钟,提醒道。

    “可是你,一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郁以航又企图想要借口留下来,不过还是被郁小北无情地赶走了。

    “好了,我一个人真的没事,倒是每天都麻烦哥哥你过来。”

    “你是我妹妹,我做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郁以航见她坚持的模样,便也不强求,“好吧,那我走了,你一个人记得把门锁好。”

    “知道了,哥哥还真是啰嗦,路上小心。”

    门关上后,屋子里又陷入了无边的寂静,宛若坟墓一般,令人窒息。

    她靠着们,面对空荡荡的屋子,只想要马上回到苏莫的身边,想念他裂锦般的长发和那晶紫色的眼睛。

    “莫,我很快就来找你了。”他微微一笑,伸手捂住自己涨的满满的胸口,很快,很快就能在一起了……

    莫色是因为苏莫的撒手不管而变得有些混乱,白露心里难过,但是这些事上却还是能够处理得仅仅有条,很快,她俨然变成了莫色的女主人。

    不仅如此,苏家两个男人终日醉酒于莫色,别墅里的事也无人管理,所以白露自然而然地管理起了苏家的事。

    于是,当新来的人告诉她一个自称是郁小北的女人找来的时候,白露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把人给我拦住。”她拧着眉吩咐道,“还有,这件事,除了你我之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对方虽然点头哈腰地答应了,但是白露还是不放心,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她的眸子一瞬间变得冰冷,伸手在对方的脖子上轻轻一抹,那人应声倒地。

    面色煞白地走出莫色,白露竟然真的瞧见了活生生的郁小北,她颤抖着唇,指着她问,“你还活着?”

    “自然。”面对情敌,郁小北无论如何也给补了好脸色。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白露霎时间变得有些失控,“我好不容易才可以有机会重新站在他的身边,可是你为什么就回来了???”

    郁小北皱眉,“他本来就不属于你,你又何必总是纠缠着不放呢?”

    “笑话不属于难道属于你?”白露露出阴测测的笑,“我和莫有孩子,可是你呢?男人最后还是会估计自己的骨肉的,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他虽然还没有和我结婚,不过,你问问莫色的人,问问别墅的人,谁不知道我和莫的关系?”

    “关系……”郁小北凝眉,方才她去皇伦别墅找人,却意外地发现别墅的仆人全部都被换了,问了苏莫的取出,他们只说在————莫色酒吧,在女主人那!

    她猛然抬起脸,方才急急忙忙地寻来,竟然忽略了这样大的一个问题,而且,她匆忙间的的确确是在别墅里瞧见了那个孩子,紫色的眼眸毫无波澜地远远地望着她。

    各种念头在脑子里闪烁着,郁小北极力地想要摆脱这种困境,她怎么可以听信情敌的片面之词而去怀疑苏莫呢?

    “不管你怎么说,我只要见到苏莫便好。

    ”她绷着唇,用坚决的语气说道。

    白露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紧接着便是浓郁的杀意,她冷笑着勾起唇:“好啊,就让你见见他。”

    原以为她会多加阻拦,但是她竟然这般好说话地就将她带进去了,下午的时候,酒吧还未开门营业,因为里面很安静,也很昏暗。

    郁小北走在她身后,一直跟着上了二楼走廊的最深处——

    阴暗的走廊,充斥着晦涩的气息。白露在一间包房门口停下,顿了顿,推开了门。

    一股浓重的酒气迎面扑来,夹杂着呛人的烟味,郁小北捂了捂鼻子,探身进去,昏暗的壁灯下,两个男人倒在沙发上,脸上满是醉态。

    苏莫裂锦般的长发上还黏着血,此刻的他不再是那个干净得纤尘不染的白衣男子,身上血迹斑斑,面颊也脏了。

    郁小北心疼不已,走近他,伸手抚摸他紧皱的眉:“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哼,都是因为你。”白露抱着胳膊冷硬地说,“他原本生活得好好的,自从你闯进他的生活之后,他便彻底变了,原本我以为这世上没有任何事能够打倒他,可是,他现在彻底变成废人了你知道吗?”

    “现在我回来了,他会好起来。”郁小北打断她的话,不给她丝毫挑拨的机会。

    白露却是沉默了,静静地看着她替他擦拭脸颊上的血迹,忽然,在郁小北面前直直地跪了下来。

    郁小北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松开苏莫,她错愕地问:“你这是做什么?”

    白露全然没了方才的嚣张,反倒是露出了哀伤的表情:“算我求你了好不好?离开他。你这次回来,你能保证以后都能呆在他身边吗?文家的人会放过你吗?就是因为你,他才总是处于危险和痛苦之中啊”

    方才还欣喜若狂的郁小北忽然怔住,她只急着要回来找他,却没有考虑这些。犹豫了一下,咬咬唇说:“文家的人以为我已经死了,所以不会再来找我麻烦了。”

    “你想得太简单了。”白露不得不感叹她的单纯,“文家在这里部下了无数眼线,你以为,你逃得掉?只要你呆在他身边,无论是你还是他,都会多一分危险。”

    郁小北的眸子闪了闪,似是被说动,但是她还是不甘心地说:“我可以躲在暗处。”

    “躲?”白露摇摇头,“你知道方才我为什么将你带进来吗?莫色和皇伦别墅都被文氏的人监视着,如果不带你进来,你在门外闹事的话,恐怕立刻就会被文氏的人抓走了。”

    郁小北瞪大眼睛,想了想,匆忙说:“可是,文家所有的人都是亲眼看到了我的尸体,到时候我只说我是长得像爱玛齐娜的人,他们还能怎么样?”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逃回来的,我只知道,你会给莫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和痛苦”白露颤抖着肩膀,“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害怕,害怕你又回来了,害怕你打破这样的平静如果你不出现,莫的悲伤过去之后,会越发的专注,他会变成以前那个无坚不摧的人,不会再有文氏无止境的追捕,这些,你都明白吗?”

    郁小北微退一步,咬着唇,侧脸看一眼熟睡在沙发上的苏莫,又看一眼横在一旁蜷缩着身体的苏夜,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

    白露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苏夜安静地蜷缩在那里,面颊上是被酒晕染的红。这样好的一个男人,却因为郁小北弄得不死不活,她不经惋惜地说:“苏夜因为你,也变成了这般摸样,郁小北,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就是个祸害,只有你远离了他们,他们才能够幸福”

    郁小北的心猛然缩紧,她不认同地摇摇头,反驳道:“不,是因为我死了,他们才会痛苦,如果我回来了,他们就不会这样了。”

    “是么?”白露低眉,继续说,“他们之中,无论你选择了谁,另一个都会痛苦。”

    “我只选择我爱的。”郁小北强迫自己狠下心来,“不爱就是不爱,如果因为同情勉强和他在一起,我那只不过是对苏夜的侮辱。”

    “说得冠冕堂皇,其实不过是个自私鬼罢了。”白露虽然跪着,但是气势却好不输给站着的她,“你为了自己的幸福无视你所带给别人的痛苦,郁小北,因为你的自私,已经伤害了太多的人,到现在,你竟还理直气壮地打着真爱的旗子来给自己辩护。我真的,很瞧不起你。”

    心思单纯的郁小北哪里是她的对手,在她咄咄逼人的话语面前,逐渐动摇了最初的立场,带着自我怀疑的语气,问:“那我应该怎么做?你说啊。”

    “很简单,离开他们”白露言简意赅。

    “这怎么可以。”郁小北扭头伏在苏莫的面前,深情地凝视着他的面容,喃喃自语着,“这怎么可以……”

    她所有的努力只是为了和苏莫在一起,可是到头来却要让她离开他,她怎么做得到

    “没有他,我会死掉”她痴痴地用手指勾勒着他的轮廓,“没有我,他也会死掉。”

    “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白露猛然站起身来,一片阴影投射下来,逆光中,她的面容晦涩不清,“没有谁离不开谁,更何况,跟你在一起,他才会死掉吧。你好好回想回想,你给过他什么?除了麻烦的痛苦,你什么都给不了。”

    顺着她的话细细思索,郁小北感觉她的确是什么都给不了他,只是让他不断地因为她而去杀戮。

    见到爱人的喜悦感瞬间消散,她捏紧了拳,只觉得如置冰窟,肩膀也剧烈颤抖起来。

    犹豫了好久,她才起身,眨一眨酸涩的眼睛:“你说得对,你说得对……”

    白露眼底闪过一丝欣喜,这么容易,就妥协了?

    ——果然还是单纯的人好打发。

    望着郁小北失魂落魄的背影,白露只觉得悬在半空的心,瞬间就放下了,真好,再没有人和她抢莫了……

    出了莫色,郁小北只觉得浑身冰冷,秋日的风无情地拉扯她的长发,遮住她快要溢出泪来的眼。

    费尽力气逃回来,却只不过是给他重新带来灾难罢了,这样,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为了在一起,而以付出他性命为代价的话,她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扶着墙站了一会儿,郁小北才勉强能够有力气继续走下去,她几乎是用逃跑的姿态离开了s市。她要逃回哥哥身边,她要逃回那个养育她十几年的c市。

    她要做回以前那个郁小北

    望着飞机下空的云层,她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她爱他,用整个生命来爱他,那是她最初的爱,不会因为时间,不会因为空间,不会因为任何事改变。

    只是——苏莫,再见了,你要好好的,就当我,已经去了天国吧……

    下机之后,她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又回去了原来与苏莫去过的地方,每一处,都有一段记忆。

    最终,她停在一条颇有艺术风格的小路前,一家咖啡厅门口正贴着转让的公告。

    她走过去,对着店里的女老板微微一笑,问:“请问,这家咖啡厅可以转手卖给我吗?”

    “当然可以。”那是个同几年前的她一样年纪的少女,明媚中带着青春的气息,可是,也就是这短短的几年,她便感觉已经度过了半个世纪。

    办理了转让手续,郁小北便开始了她咖啡厅老板的生涯,店面原本的名字是粉红情缘,很大众也很通俗的名字,她想了想,换做了一个包含思念与爱恋的名字——千莫亦乐。

    大概,没有人能猜测出其中的寓意吧。

    收拾了一下心情,郁小北开始投入咖啡厅老板的工作之中,她将咖啡店装饰成欧式风格,颇具情调,每一道甜点和每一种自制饮品都被她安上了一个漂亮的名字。

    很快,千莫亦乐就变成了情侣们最爱去的地方,不仅因为装饰得浪漫,而且食物精美而可口。

    原本只是为了让自己做点事以此忘却心底伤痛的郁小北彻底变成了大忙人。每天在咖啡厅里忙得焦头烂额,不过这样也好,她也无需去想那些刺痛心脏的事了。

    只是,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她总是从华美的梦境里流着泪醒来,望着天花板,感受着深秋的寒冷。

    不过,午夜梦回是一回事,人前人后还是得做出坚强快乐的样子,她不想让哥哥和爸爸妈妈为她担心。

    所以,每天都扬起完美的微笑,面对每一个来千莫亦乐光临的客人。

    只是这一天,当她和店里的店员们打了招呼,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却忽然在门口听见了熟悉而欢喜的声音,吓她一大跳——“郁小北是你吗?”——

    “班长?”郁小北有些不确定地问,眼前这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真的是当初那个好心的班长?

    “嗯,是我。

    ”李默和身旁的同伴打了招呼,便主动将郁小北手里的袋子提起,“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家离这里很近的,一会儿就到了。”她微笑着拒绝,企图将袋子从他手里拿回来。

    谁知,李默却不动声色地向前移了步子,很自然地说:“走吧。”

    郁小北不好再推辞,只好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李默踩下了油门,开始老同学之间的闲谈:“话说,你这些年去了哪儿?上次去参加你的葬礼,还以为你真的……”

    “啊,那只是个意外。”她打断他,并不想多透露什么。

    “嗯,那么,你现在和你老公还好?我上次看报纸上说你们离婚了。”

    “离婚了。”她垂下眼,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岔开说,“你呢?还好吗?”。

    “还好。”李默顿了顿,犹豫着要不要把陆言彬的事告诉她,于是试探着问,“你现在还和陆言彬联系吗?”。

    “陆言彬?”郁小北恍惚地听着这个遥远得有些陌生的名字,“没有了,很久没有联系了。”

    李默忍了忍,还是忍不住说了:“你都没有试着和他联系联系?虽然分开了,但是毕竟,以前在一起那么多年,最差,也是老同学啊。”

    “嗯,有机会的话,我会约他出来聚聚的。”郁小北的态度让李默很是着急,虽然喜欢过她,但那是曾经了,现在看到陆言彬那副模样,作为老同学,他还是希望他能够好起来,而郁小北也许是最好的良药。

    “我就直接给你说了吧。”李默一脸严肃地转过脸来,“陆言彬住进了精神病院。”

    “你,说什么?”冷不丁听闻这样一个消息,郁小北有些惊恐地张大了眼,“这不可能!”

    “是真的,我没必要骗你。”李默的车在红灯口停下,“当初大家都以为你死了,陆言彬忽然就崩溃了,企图自杀,他**妈没办法,只好送他去医院了。”

    “可是,后来媒体有报道,我并没有死啊。”郁小北的心不安地跳动着。

    “我知道,医生也拿这些消息给他看过,可是,他不相信,他觉得是为了让他安心而做出的假报道,病情加速恶化着,我前段时间去看他,唉,他那副模样,真的是……”李默惋惜地摇头,那样一表人才,前途无量的人,怎么就变成了那副模样。

    “带我去见他”郁小北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得浑身颤抖,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

    李默静默半晌,前方的红灯变成了绿色,他一踩油门,同时对郁小北说:“那好,我带你去。”

    车在医院门前停下,郁小北几乎是疾步奔进医院,李默见她着急的样子,便也快步追了上去,带着她去到了陆言彬的病房——

    因为是精神病人,所以要探望陆言彬,还是费了些时间,但是,当郁小北走进陆言彬所在的那间病房后,整个人都僵住了,这个面色苍白,甚至是瘦削得可怕的男人,真的是当初那个温柔绅士的陆言彬吗?

    房里的陆母见到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退出房去,给他们两人留下一点空间。

    陆言彬的嘴动了动,愣愣地看着她,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睛,全然不敢轻易相信自己所见,好半天才吐出他心心念念的名字:“小北?”

    郁小北看着他苍白的脸和凹陷的眼眶,情不自禁地哽咽了,此时此刻站在这里,她只觉得感慨万千:“你为什么会”

    他以为是自己的模样吓着了她,慌忙扭头,不让她面对他丑陋的脸:“我没事,很快就会好起来。”

    “是因为我吗?”。她颤抖地问。

    陆言彬却满口否决:“怎么会小北你别乱揽责任我说了,我就是迫于工作压力才变成这样的,你看我现在,已经快要好了,很快就会出去了。”

    “你一点都不擅长撒谎。”郁小北瞪他,眼眶发红。

    陆言彬觉得狼狈,便转移了话题,喉中全是晦涩的茫然:“你,当初没有死?”

    “是,没死。”她扑闪着睫毛,这句话无疑又将她拉回那段刻意遗忘的回忆中去,没死又能如何?纵然活着,却再感觉不到爱人唇瓣的温度,再无法与他去实现那些约定的梦。

    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郁小北劝说着:“我没有死,所以,你好好治疗,早些出去。”

    “出去了,我还有追求你的机会吗?”。陆言彬忽然转过脸来,认真地问着。

    她一愣,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问,一时无话。

    陆言彬以为她是默认了,便有些急促地说:“小北,那你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出去,到时候我给你我当初承诺的一切”

    “别说了。”她打断他,“陆言彬,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至于那些承诺,就忘了吧。”

    “怎么可能忘”陆言彬有些激动,额角明显到可以一眼看清的青筋忽然爆起,他企图挣脱束缚,到她身边来,原本柔和的声音也突然间变得狂暴起来,“当初我承诺过娶你,给你一个家,宠你爱你,保护你,可是为什么你不等我?等我羽翼丰满的时候,我就会摆脱家里的束缚,我就能娶你了你为什么不要了?为什么为什么”

    郁小北被他的样子吓得后退两步,还未来得及张口说话,身后就涌上来一堆护士,一边按住陆言彬给他打镇定剂,一边催着郁小北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