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23章 129心如刀割
    ,精彩小说免费!

    “砰”的一声,郁小南从椅子上摔到地板。她能忍住身体撞击地板的疼痛,却忍不住再一次降伏精灵失败所带来的痛苦。她紧咬着嘴唇,根本不敢抬头看身边任何一个人。因为她知道,此刻,大家一定会窃窃私语。她无法忍受那些冷嘲热讽和嫌弃的眼神,那简直就像一把利剑能瞬间伤的她体无完肤。

    “小南,你有没有事?”邓萧急忙冲到郁小南的身边。邓萧是一个黑色短发的女孩。圆圆的脸,大大的眼,虽然有点婴儿肥,但却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上身穿着一件橘色的印花t恤,脖子上一条金色的海豚项链很耀眼。她是郁小南的室友,也是她灵力课的同班同学。

    “有没有受伤?”孙耀廷也赶紧跑了过来,用他有力的手臂扶起了郁小南。孙耀廷是一个脸型方正,五官平庸但却很耐看的男生。上身一件粉色格子的衬衫外加一见黑色小马甲,下身一条做旧的牛仔裤。同样也是她灵力课的同班同学,并且还是邓萧的男友。

    郁小南仍然低着头,棕色的长直发垂在脸庞,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她的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一个成熟、知性的黑色卷发女人也来到了郁小南的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南,你进校已经三个多月了,所有新生都能感应灵力,进入精灵空间,有的甚至已经拥有精灵了。而你,到现在为止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在这样下去的话,即便是我这个导师,也很难将你留下。”墨导师皱着眉头,深深的叹了口气,眼神里有的只是失望。“下个星期一的新生鉴定会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你在那之前还是没办法感应灵力的话,即便是我也帮不了你了。”墨导师说完拍了拍郁小南的肩膀,无奈的转身离去。

    教室里的其他人也陆续起身,然后离去。在路过郁小南身边时,有的人不屑一顾的瞄了她一眼,有的很嫌弃的望了望了她,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好脸色,仿佛她是瘟疫不想靠近。

    当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郁小南才卸下忍耐,泪水汹涌而出。

    “我又失败了,为什么?为什么?”郁小南懊恼的哭喊着,想将一切的委屈都宣泄出去。“我也努力了,可是为什么?只有我到现在都没有成功?为什么?”她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双臂,撕心裂肺的哭着。“所有人都看不起我,都讨厌我。”一想到那些人的眼光她的心就像被利刃刺伤一般,好痛!

    “不要难过了小南。”邓萧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为她打气。

    “就是,有我这个班草在旁边帮你,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呢!”孙耀廷立刻半开玩笑的顺着邓萧的话继续努力安慰她。

    “不,你们不应该和我在一起,我会连累你们的。”郁小南流着泪,难过的望了一眼邓萧和孙耀廷,还没等对方开口再说什么就转身跑开了。

    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邓萧很意外。邓萧忘不了她转身那一刻眼神里的落莫。“你说什么啊,郁小南!”邓萧非常担心的追了出去,孙耀廷紧随其后。

    在教室外的走廊上,郁小南紧紧的抓着胸口,泪水顺着脸颊飞向身后。心真的好痛。

    突然一双手拉住了她。“郁小南,你不要在跟我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鬼话。”邓萧喘着气,大声的对她说。“你永远都是我的朋友,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知道了吗?”说着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邓萧的话,像寒夜里的火焰,让郁小南冷寂的心刹那间温暖如火。她这才知道,有些人是想甩也甩不掉的。她紧紧的抱着邓萧任由泪水模糊双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郁小南终于收拾好心情,擦干眼泪,准备和邓萧他们一起去膳堂吃午饭。

    三个人同时拿出土黄色的小球,往墙上一甩,小球在接触到墙面的那一刻,便立刻变成了一个土黄色的盒子立在墙上,盒子的中间有个红点。

    “小南不要想太多哦,我们到那边等你。”邓萧对郁小南露出温暖的笑容。

    孙耀廷也笑着看看郁小南,鼓励她不要再担心。最后望向邓萧,两个人同时点点头,把手伸进土盒里,按在红点上,同时喊了声膳堂,一瞬间两个人都缩进土盒里连同盒子一起消失不见。

    郁小南对于这两人如此奇特的消失法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是的,她早已不是第一天来这个学校,也早就学会运用土盒穿梭于教室和其他的空间,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用这个土盒去过上面的森林。因为只有加入学生会的聚灵团才有资格到那里去。她没能加入聚灵团,只因为她不够格。

    她看着他们两个离开,心里满满的惆怅,她默默的叹了口气。突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她闻声望去,一个艳丽的身影从走廊的另一端缓步而出。

    是慕容萱。她穿着一件合身的彩色条纹连衣裙,衬托出她傲人的身形。艳丽的脸庞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映衬着她浅粉色的唇彩和腮红,更加的光鲜亮丽。她是音乐系二年级的学生,也是郁小南的情敌,而且已经获胜。

    “郁小南!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你。”慕容萱的话语虽然很温柔,却有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像个女王一般不容侵犯。

    “我也没想到会见到你!”郁小南真的不想看见她,那会让她显得更加的失败。可是嘴上却不想示弱。“你到这里来并不是想见我的吧!你要找的人就在前面的教室里面,失陪了。”一想到曾经属于她的沈魏宁,现在已经属于别人了,她的心就好痛。

    “我的确是来找他的,不过既然碰见你,我就顺便和你说说。”慕容萱顿了一下,靠近郁小南直视着她。“请你不要再找他,你的臭名声,只会害他和你一样受排挤,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画面吧!”

    郁小南微低着头,一言不发。她知道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单相思,沈魏宁虽然陪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承诺过她什么。曾经她和沈魏宁是朋友眼中的一对,对于这个谣言沈魏宁从来都没有否定过,也没有承认过。郁小南心里一直有种预感,他总有一天会离开她,只是她没想到是在她最失意的时候。郁小南不敢再看慕容萱了,她眼中的喜悦太过刺眼。郁小南立刻把手伸进土盒里,任由土盒带她离开。

    膳堂。一个宽大的圆形餐厅。一条彩色的马赛克铺成的路面把整个餐厅一份为二。每一边都有四张不同颜色的巨大桌子,每张桌子都能容纳好几百人。周围有许多的人里来回穿梭。议论声、嬉笑声不绝于耳。

    “小南,你怎么那么久才来,我急的都差点要去找你了。”邓萧在膳堂门口张望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看到熟悉的身影,立刻跑上去拉着她就往膳堂里面走。

    小南勉强的牵动一下嘴角,“我没事。”

    “没事就好,今天有你最爱吃的香菇哦!”邓萧一脸的笑容,她根本不知道郁小南刚刚碰到了谁!

    郁小南看着自己唯一好友的笑脸,心里舒服了很多,至少现在没有情敌。

    当他们坐在餐桌上用餐的时候,旁边有一群女生好像突然看到什么电影明星似的开始兴奋的窃窃私语,声音大到一字不落的传进郁小南的耳朵里。

    “喂!快看,那不是新生中最活跃的沈魏宁吗!真没想到他也是帅哥哦!”

    “是啊,他旁边那个不是音乐系的才女慕容萱吗!天啊,难道他们在一起了?”

    “什么难道,我看就是。听说,前些日子他和慕容萱一起参加聚灵团的活动,他还救了她呢!”

    “慕容萱还需要人救?她可比他大一届呢!”

    “哎呦,年龄算什么啊!你这个不解风情的人,再强悍的女人也需要偶尔示弱一下的嘛!”

    “可是,沈魏宁刚进校的时候不是和一个叫什么······”

    “郁小南!”

    “对对对!就她,不是跟她很好吗?”

    “你怎么那么孤陋寡闻啊,那个郁小南可是所有新生里唯一一个到现在都没有获得灵力的人,说不定新生鉴定会一结束就得拍屁股走人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喂!你们几个不知道就不要在那里胡说八道,那么喜欢嚼舌根,小心烂舌头!”邓萧猛的起身愤怒的对着那几个人吼道。

    “邓萧,不要管他们了。”郁小南和孙耀廷连忙上前拉着邓萧,生怕他们起冲突。

    那几个窃窃私语的人小声的骂了一句就走了。

    回到座位之后,郁小南的眼睛一直注视着那个不远处的身影。

    是他,没错!那个一直在她身边的沈魏宁,而如今,走在他身边是却是另一个美丽妖娆的女人,她还挽着他的手,仿佛向所有的人示意他们的关系。

    郁小南默默地望着那两个背影,脑袋里却浮现出过往的画面。

    曾经,沈魏宁还与她并肩走在校园的路上,而她既害怕又欢喜的跟在他旁边,低着头不敢看他。“不要害怕有我在!”沈魏宁说着拉住了她的手,就像小时候一样。他的声音透过空气传进郁小南的耳朵里,带着迷人的诱惑钻进了她的心里。她小心的抬起头,看见沈魏宁宛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一瞬间目眩神迷。曾经美好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

    郁小南是一个家境还不错女孩,住的是豪华的大房子,吃穿都不愁可是她却很孤独。可能是因为从小就失去母亲,而父亲又忙于工作,疏于对她的照顾。她从小就内向,胆小,害怕和陌生人说话。从小就只跟自己玩,没有什么朋友,只有越来越多的玩具。

    直到沈魏宁的出现打破了她原本的生活。那是郁小南还是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有一天去爸爸公司里玩,碰巧遇上了爸爸公司员工的儿子沈魏宁。他开朗、爱笑,常常找她玩,带给了她勇气。他就像一个大树,而她则是他的榭寄生。

    现在大树突然离去了,没有了养分的榭寄生也将枯萎。她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不!那是心碎的声音!她至始至终都是个失败者。

    郁小南所在的世界是一个平行于现代大陆的世界。那个世界的大陆分为东大陆和西大陆,一条宽约五百米的河流为分界线。东边有三个国家,西边有两个国家,郁小南就来自东边的其中一个国家。在那个世界,有着和我们大体一致的生活环境,和文化以及习俗,只是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精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灵,并且是终身制的,除非主人主动放走精灵,否则他们会一直陪伴在主人身边直至死亡。

    在这片大陆上每所高等学校,不管主修的是什么,都要学习锻炼念力,每个人都要依靠念力降伏精灵。精灵对他们而言是守护者,也是武器。但是,在城市里,精灵是禁止打斗的,除非在斗技场那是专门提供给精灵战斗的地方。这是这个世界的特色,也可以说是习俗。

    午饭过后,郁小南支走了邓萧和孙耀廷,她想一个人静一静。她来到一个无意间发现的小山谷,周围满是茂密的高大树木和旺盛的灌木。山顶上有一个小瀑布飞流直下,一头扎进底下的水潭里。她坐在水潭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拿起放在旁边的小石子,狠狠的扔进水潭里,仿佛水潭是她的仇人一般。

    她的思绪回到了第一次得到博雅夜灵通知书的时候。

    她其实早就听说过博雅夜灵的名字,但却是在一本破旧的日记里发现的,那本日记里记载了很多关于这个学校的事情,但郁小南一直都没当真过,只当是在看一本小说,直到她看到博雅夜灵的招生简章。当时正好是高三准备考大学的时候,本来觉得自己学的不好,不太想继续升学了,但是看着他们的简章又动了心。她这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参加了。没想到她真的通过了入学的念力测试。

    当时她很兴奋的拿着通知书去给爸爸看,爸爸却推脱说要陪客人,晚些时候再来看她。郁小南又再一次被忽略,虽然爸爸不是有意要这么做,但是这些年来他陪伴郁小南的时间少之又少。

    最后爸爸连送她到学校的时间都没有。虽然有些伤心,但是她还是带着一颗兴奋的心情来到博雅夜灵。

    博雅夜灵是一座举世闻名的艺术类殿堂。这所学校在艺术界享有最高声誉。它建在那条分割东西大陆的大峡谷里,并且有结界包围。宿舍和念力课教室都镶嵌在大峡谷的边壁里,这些特殊的教室又包裹着花海一阁。在花海一阁上方有一片的建筑群,每一栋建筑都不一样,有黑色的书简,有奶白色的方块,还有许多风格迥异的建筑都围绕着花海一阁。那些建筑成半圆形以包围圈的方式耸立在峡谷旁边,这些都是学校的教学设施。在建筑群的外围有一个圆形的操场,操场之外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当她第一次在导师的带领下,利用特殊的工具来到博雅夜灵的时候,她深深的被这所学校吸引了,所有的建筑群都非常的具有特色,这在外面的世界里完全看不到。

    所有爱好艺术的学生都以能进博雅夜灵为荣。而郁小南也是好不容易才进入这所学校的,如今进来了却又要面临因为她的失败而必须离开的结局。那么她该怎么面对她的父亲,她又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那些嘲笑她将会一事无成的亲戚。想到自己曾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成功,想到那些对着她笑心里却看不起她的人,她伤心不已。

    她的思绪又回到现实。她望着平静的水面,低着头情绪低落。她也只有在这个没有人的地方,才可以发泄一下自己的心情。

    “为什么失败?为什么总是我?”郁小南的泪渐渐涌上眼眶,脸上是三分怒意,三分痛苦,却有四分的不甘。

    “为什么?我一直在努力,为什么不能成功。”郁小南又扔出了一个小石子,“咚”的一声,掉落水里,激起一圈圈波纹,荡漾着消失不见。湖面渐渐平静下来,郁小南望着湖水,湖面上渐渐浮现出许多的人的嘴脸,有嘲笑她的,鄙夷她的,讥讽她的,她仿佛听到他们刺耳的话语。郁小南的拳头在手里越握越紧。“你们这些可恶的混蛋,统统给我消失!”她愤怒的大喊,随手抓起一把的小石子扔进水里。溅起的水花湿了她的鞋。

    “我发誓,我再也不要让任何人瞧不起~~~~”郁小南使出全身的力气向着瀑布大喊,直到声嘶力竭,她才停下来。周围的的鸟儿都被惊飞了。

    在一处较高的大石头上,一个男生两手枕在脑后,安静的躺着。白色的琴褶衬衫,略有些湿润。黑色牛仔裤的裤腿上有些泥渍。脸上盖着一本书,不知容貌。

    此时的他也被郁小南那突如其来的喊声惊醒,他不悦的闷哼了一声。

    “无论什么方法,我要成功!”郁小南还在声嘶力竭的喊着。她的声音一点都没有被瀑布声掩盖。“我要成功!”

    “喊够了吧你!”突然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像遇见鬼一样,尖叫了一声,跳着转了个身。惊讶的望着面前的男生。

    他有着纤细的手脚,高挑的身材,一张白皙的脸庞上,雕刻着立体的五官。高耸的鼻梁,浓密的眉毛,深陷的眼窝,琥珀色的眼珠正迸发着不悦的神情。他们眉毛皱了起来。是的,他很不高兴被人打扰他的私人时间,而且还是这么突兀的方式。

    他是个混血!只有混血的人才会有琥珀色的眼睛。郁小南惊讶的望着这个俊美的男生问道:“你是混血?”

    “我还没问你,你到反问我了!”他鼻子哼了一声,显然很不高兴。“谁让你在这里乱喊一气,吵吵嚷嚷的,让人烦死了。”他说着眼神冰寒望着郁小南,警告道:“以后不准出现在这里。”说完将自己的背包跨到肩上转身离去。

    郁小南哑口无言,她不知道这里还有人,而且那个人还这么凶!

    “莫名其妙!这里又没烙上你的名字,凭什么不让我来,以后我就要来。哼!”郁小南见那个男生走远了,才气愤的朝着那个男生离去的方向大声喊着。

    突然,湖水里传来几声咕噜噜的声音,郁小南立刻警觉的望向湖面。湖水很绿,很清澈,却也很深,根本看不到底。她静静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却再也没听到那个声音,她想大概是自己幻听吧!不过还是觉得这里怪怪的,就立刻回去了。

    第二日早上要上专业课,邓萧虽然和郁小南不是同一个专业,但是好在这个月的课程却是一起上的。

    “哎,我真讨厌画素描,每天都是对着那几个头像,而且还都是很中规中矩的,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点别的。”邓萧边走边抱怨。

    “听说下个星期就可以画人体了。”郁小南笑着说道。

    “是吗?画男的还是画女的?”邓萧一听来了兴趣。

    “女的!”

    邓萧一听像泄了气的皮球,叹了口气。

    郁小南看她的模样笑了笑,随她一同步入大画室。这间画室很大,能同时容纳三十人左右。而他们被分成了四组,每组大概七八人,共同围着一个人头雕像绘画。

    她们一进门,就引来了大家的注意,大家的眼光都怪怪的。他们有的几个人围在一起聊天,有的则坐在画架前做着准备工作。但是眼睛却都在郁小南的身上。

    郁小南感觉到周围奇怪的目光,有些纳闷,继续走到自己的画架前,一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她的画不知道被谁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叉,鲜红的叉就像把匕首插进了她的心里。这是她花了好几个上午才画出的成果,眼见就要完成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被毁,她的心血功亏一篑。她看着自己的画,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和痛苦,真是心如刀割。

    “到底是谁,做这么无聊的恶作剧?”邓萧愤怒的大喊一声,狠狠的扫视着周围的人,有些人不想被牵连,立刻转身,回避她的目光,有些人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有的人面对邓萧的眼光还嘲讽的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