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27章 133中了幻象
    ,精彩小说免费!

    “小南?你怎么会在这里?”沈魏宁问。

    那几个用利器指着郁小南他们的人,立刻诧异的望向郁小南。

    “她就是郁小南?”那些人望了望沈魏宁,又望了望郁小南,上下打量着她。

    棕色的长直发高高的梳起,眉清目秀的五官,算不上国色天香,但也小有姿色,一件灰色的长款t,一条黑色的牛仔裤外加一双粉色运动鞋,看起来很随意,也很平庸。

    “沈魏宁,她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么笨的人啊!”抵住郁小南脖子的高个男生调侃的说道。

    “笨,不是光靠眼睛就能看出来的,有些人是由内而外的散发那种气质,知道不?”另一个健壮的男生随口附和道。旋即那帮人笑了起来。

    郁小南看着那些人嘲讽的嘴脸咬了咬牙,狠狠的握紧了双手,刚想反驳些什么就听到了沈魏宁的声音。

    “你们不要这么说,她是我的朋友。把武器收起来。”那一群人很是听话的收起了武器。

    郁小南并没有因为对方收起武器而松懈下来,相反她立刻靠向了邓萧他们,四个人依然紧张的望着那些人。

    郁小南看得出来沈魏宁在这几人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心里有些诧异却并没有表现在脸上,。“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她问。

    沈魏宁眼神闪烁了一下笑着说道:“我们是不小心误入这个山洞的,你们呢?”

    邓萧对着沈魏宁本就没什么好感,在加上刚刚那些人的冰冷相对当下臭着一张脸答道:“是真的误入还是假的误入还不知道呢!”

    “邓萧!”孙耀廷用眼神扫了一下邓萧。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这个沈魏宁,但是也不想惹麻烦。

    “我们被血幼针追着掉了进来,现在正在找出去的路。”郁小南答道,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沈魏宁露出优雅的笑容,说道:“要不我们结伴吧,反正我们也在找出去的路。”

    “不必了吧,跟你们在一起,讲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性命不保。”邓萧没好气的说。

    “邓萧!”郁小南说着拉了拉邓萧的手。

    “好,我闭嘴行啦吧!”邓萧说着转过身不在看他们了。

    郁小南看了看邓萧,叹了口气。她知道邓萧是为她好,可是她也不希望是以这种方式。郁小南看向孙耀廷和蒋浩然,“多些人一起找出口会快些吧!你们觉得呢?”

    “反正都是要找出口的,就一起吧!”孙耀廷客气的说道。

    蒋浩然说:“我无所谓!”

    启程之后,大家跟着沈魏宁走向了有暖风的洞口。邓萧、孙耀廷和蒋浩然他们三人被沈魏宁的一行人夹在中间走着。

    黑暗的山洞里没有其他的声音,只是时不时的会有几滴水顺着头顶的钟乳石滴下来,啪的一声打落在下方的石头上。有水滴的山壁上生了许多的青苔,其他的地方就再也米有绿色了。怪石嶙峋的洞穴,有的路段还能宽阔,有的路段却很狭窄,

    郁小南与沈魏宁并肩走在前面,弯腰通过一处较为低矮的地段。

    “小南,你们是怎么碰上血幼针的?”沈魏宁一边举着电筒查看着前方的路一边问道。

    “还不是蒋浩然,都是他引过来的。”郁小南说着回头望了望蒋浩然,沈魏宁向后方瞥了一眼。接着说道:“这样啊,那你们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不知道,跑着跑着就掉进来了。”郁小南回忆起自己掉进来的经过,突然觉得很后怕。他们少说都下坠了至少一百米左右,要不是有精灵在保护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摔断胳膊或腿了。

    沈魏宁瞥了她一眼,思索了一下问道:“难道你们迷路了?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郁小南摇摇头,“也许吧!这里是哪里啊?你知道吗?”

    沈魏宁笑了笑,说道:“这里是奇门山涧的地下洞穴,整座山就有无数的山洞,里面有无数的岔路,我们也是误打误撞才进来的。”沈魏宁笑着答道。

    郁小南也笑了笑,接着彼此沉默着。

    “这些日子你过的还好吗?”沈魏宁突然打破沉默问道。

    “还好。”郁小南敷衍的答道。除了这样的回答,她想不到别的答案。

    “前些日子,课业比较忙,也没有时间去看你,以后你要是有事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沈魏宁的这番话,郁小南听着特别的讽刺。慕容萱还找过她叫她不要在接近沈魏宁。她突然间觉得特别的疲惫,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路面,脑海里却回忆起她和沈魏宁的曾经。记忆中的一些画面断断续续的浮现,她这才意识到,沈魏宁由始至终都没有对她说过喜欢这两个字,更加没有任何对她的承诺。也许沈魏宁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认为他们是在一起的,从来就没有开始,也就没有所谓的结束。

    郁小南好像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望向沈魏宁。沈魏宁不解,却依然笑着望向郁小南。“小南!你怎么了?”沈魏宁问

    “没什么!”郁小南赶紧低下了头,突然觉得自己很傻。

    沈魏宁没发现郁小南的异样,他举着的手电筒照到了前方的岔路口。他转身对大家说:“前方有岔路大家先休息一下。”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沈魏宁的那帮人聚到了一起,开始大吃大喝,沈魏宁也走过去加入他们。

    邓萧走到郁小南的身边,发现她眼眶有些红,立刻生气的问道:“那个沈魏宁欺负你了?”

    郁小南摇摇头,轻轻的拭去眼角的一滴泪,露出一个笑脸。“没有,是我想太多了。”

    邓萧对这个答案显然不是很满意,却也不好对自己的朋友再说责备的话,拉着郁小南回到孙耀廷的身边,坐了下来。

    他们四个人围坐在一起,邓萧故意大声的说道:“哎呀,这里闷死了,快点放些歌来听听。”孙耀廷立刻拿出一个白色、小巧的小方盒,按下播放键,悠扬的音乐缓缓的响起,沈魏宁那帮人扭头看了他们一眼也没说什么。

    这时,邓萧小声的说:“小南,我们大家都觉得,沈魏宁他们那一伙人怪怪的,我觉得我们最好立刻分开。”

    郁小南疑惑了一下问道:“哪里奇怪呢?”

    “你没看到他们时时刻刻都盯着我们吗?”孙耀廷说着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些人。他们还在吃着东西谈笑着。

    郁小南也望了那些人一眼,刚好碰上沈魏宁微笑的目光,她也笑点了点头。“是不是你们想太多了!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啊。”

    “等你感觉到,就晚了。”蒋浩然皱起了眉头不悦的说。

    “可是,他们那么多人,一起找出口会快一点吧!”

    “如果他们要找的不是出口呢?”孙耀廷的一句话让郁小南当场愣住,半晌都没说出一句话。

    “小南,我也是个神经很大条的人,对这种小细节我是不太能发现的,不过我真的觉得沈魏宁他们那帮人好像有什么秘密,总是在窃窃私语的说些什么,我们还是赶紧离开他们吧!”邓萧如此认真的看着郁小南。

    郁小南一瞬间迷惑了。她从没想过沈魏宁会是个耍手段的人,一瞬间要她接受别人对他这样的评价,她脑袋里一片混乱。

    “你这犹犹豫豫的个性能不能改改。你若不想离开他,自己跟着就好了,我可不想被你们卷入什么奇怪的事件。”蒋浩然不耐烦的收拾起背包,准备一个人离去。

    “蒋浩然你不要冲动!你没听到他们说吗,这个山洞又大,岔路又多,光凭你一个人是很难走出去,更可况外面还有一些神出鬼没的血幼针,你一个人要怎么对付?”孙耀廷立刻拉住蒋浩然。“我们要一起行动,才能有转机。”

    蒋浩然被孙耀廷的话动容了,深深的叹了口气。

    郁小南看到蒋浩然的举动,心里有些动容了,又看看孙耀廷和邓萧,大家都迫切的希望她做出决定。她想了想最后点点头。

    这时沈魏宁背上背包对大家喊了一声:“大家都休息好了吧,我们启程吧。”说着走到郁小南的身边,对她柔声细语的说道:“走吧。”

    郁小南刚想跟他说话,却见到他毫不犹豫的转身走进右边的那条岔路。郁小南见他走的太快,还没来得及说,只好一脸抱歉的看了大家一眼,邓萧拍拍她的肩说:“不要怕,去跟他说。”

    郁小南又跟了上去,其他人也只好跟了上去。

    “沈魏宁。”郁小南追上沈魏宁,“那个······”

    沈魏宁突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又对着后面的人说道;“大家安静一点。”

    全体人员立刻安静,大家都疑惑的望着沈魏宁。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周围响了起来。大家立刻将电筒指向声音的方向。

    一只通体黑色的甲虫类的动物晃着自己的触须,从山壁的缝隙间钻了出来,接着是两只、三只,越来越多。

    “天啊,是尸甲虫,它们是活在黑暗中专门啃食肉类的动物,你们快跑。”妖玉面色凝重的挥舞着蝴蝶扑向那些尸甲虫,无奈她所控制的蝴蝶数量远远不能跟尸甲虫的数量相比,只有冲在最前面的一批被麻痹。

    一时间大家都显得有些慌乱,沈魏宁大声喊道:“大家跟我来。”说完就向前面奔去,他的精灵在前面为他开路。不时的有甲虫被利器削的一份为二。

    郁小南惊恐的拉着邓萧跟上去,每个人的精灵都发挥出自己的力量抵抗着这些甲虫,可是甲虫的数量太多,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上来,打死一波,又来一波,又小又多,密密麻麻的郁小南不由自主的起来起皮疙瘩。

    大家一股脑的跟着沈魏宁往前跑,突然狭窄的山壁不见了,在他们的面前是一条没有任何扶手的桥梁,桥梁之下是万丈深渊,漆黑的看不到底。四周的空间一下子变得很宽阔,只是太黑了,手电筒的光根本照不到尽头。

    沈魏宁发现桥梁的尽头有一处宽阔的空地,中间有一个石台,四周还有几条桥梁连接着中间的空地和其他的山壁。石台上泛着微弱的五彩光芒,柔和且不刺眼,照亮着石台周围。

    “大家快点跟着我到石台那边,那些甲虫是不会靠近那里的。”沈魏宁对着后面的人喊了一声,就率先跑向石台。

    后面的甲虫紧紧跟随,大家根本没有犹豫的时间,只能一头扎进中间的石台。到了石台之后,那些黑压压的甲虫,果然止步不前了,它们停在桥上,围着他们窸窸窣窣的叫着,仿佛在咒骂他们,却没有一只敢靠近,也没有一只离去的,它们就像猎人一样守在旁边等待猎物的靠近。

    郁小南看着那些不再前进的甲虫总算松了口气。她拍了拍还在狂跳的心,回头望向沈魏宁,却发现他正向石台中心的那个五彩光芒处靠近,心生疑虑。刚想上前询问却在一瞬间被五彩光芒中散发出来的白雾包围。

    白雾来的太快,一出现就已经到身边了,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所有的人都瞬间消失不见。“邓萧!孙耀廷!蒋浩然!你们还在旁边吗?”她焦急的喊着,却没有人回答她,她左顾右盼的需找他们。突然感觉懂啊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再睁开眼就看见一只蝴蝶飞到她身边,她立刻认出是她的精灵妖玉。“妖玉你在这里吗?”

    又有更多的蝴蝶飞了过来,在郁小南的身边围成了一个圆,将她包裹进去。妖玉现出原形。

    “我想起这里是哪里了。这里是我上次为了进阶来抢夺山石心液的地方。这个白雾会让大家陷入幻象之中。”

    “山石心液是什么?大家陷入幻象是怎么回事?”郁小南皱起眉头焦急的问。

    “山石心液一种能快速提升精灵级别的灵液,当时我抢到了五滴,服用后修炼了五天就从一色高阶跨到二色中阶了。”妖玉回忆了一下说道。“哦,他们恐怕还有危险,要赶紧去救他们。”妖玉突然想起这些,立刻行动了起来。

    一团蝴蝶围成的球体在白雾之中游动着。妖玉在里面双掌合实,不一会儿掌心形成一个粉色的光团,她大声喝道:“破幻境!”手中的光球瞬间飞出。郁小南看到不远处的邓萧正用自己的手,紧紧的勒住自己的脖子,脸色涨红,舌头都伸了出来。她身边有一朵鲜红色的花朵悬浮着。当光团打在邓萧的身上时,周围的白雾,好像看见恐怖的怪物一样立刻散去,郁小南和这一团蝴蝶立刻朝她飞去,将她包裹进去。

    那朵红色的花立刻变回人形,原来是邓萧的精灵段姐姐。她和邓萧都是惊魂未定,大口大口喘着气。

    “刚刚怎么回事,郁小南我看到你在掐我。”邓萧既害怕又迷惑的望着郁小南,不敢靠近她。

    妖玉飞到邓萧的身边说道:“你中了幻象,不是郁小南要掐你,是你自己在掐自己。”

    邓萧显然被这个结果吓到了,她捂着自己的脖子,不敢相信的说道:“不会吧!那些都是幻象?”

    郁小南点点头,“让我看看你的脖子。”

    “现在没时间查看了,还有人要救呢!”妖玉说着又驾驭着整个蝴蝶团,飞了起来。

    “对,我没什么事的,小耀和蒋浩然呢?”

    “大概还被困着吧!”郁小南担忧的说。

    不多时,只见妖玉又凝练出了一个粉色光团打了出去,郁小南和邓萧看到孙耀廷疯狂的对着周围猛烈的挥拳再挥拳。他身边有个黑色的石块悬浮着。光团打中了他,蝴蝶立刻将他包围。他身边的石块立刻变成了小牧。孙耀廷一瞬间清醒了过来,立刻大喊一声:“邓萧?”

    “我在这。”邓萧立刻抱住了他。两人紧紧的相拥。

    “我看到你死了,这不是真的对不对。”孙耀廷眼睛泛着泪光,仿佛他曾经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他紧紧的抱着邓萧害怕再次失去。

    “不是真的,我在这里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你刚刚中了幻象,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她说着推开孙耀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孙耀廷这才放下了心,不过刚刚梦境里的事情太真实,还是让他心有余悸。

    妖玉深呼吸了一下,开始凝练粉色光团,这一次比上一次的时间要长了一些,郁小南能感觉到妖玉有些吃力了,赶紧询问道:“妖玉,你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我要怎么帮你?”

    “集中精神,把你的念力传输给压进我的种子里就可以了。”妖玉淡淡的说,手下的事情仍然没停。

    郁小南集中精神想着,仿佛念力空间里有一双手,抓着里面的彩色雾气,压进中间的两颗彩色的精灵种子里。

    妖玉感觉到郁小南念力的力量,光团显现,并且用力的打了出去。这一次郁小南从缺口处,看到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的蒋浩然,他的表情很痛苦。她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她不曾想过看上去冷静又淡漠的他,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她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梦境能让他如此痛苦。

    蒋浩然最后被获救,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担忧的看着他,尤其是郁小南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温柔的注视着他。

    “你中了幻象,刚刚看到的都不是真的。”郁小南说着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现在没事了”。

    蒋浩然在郁小南的怀里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却立刻恢复过来。他轻轻的推开郁小南,回避了大家的目光。“我没事的。”

    大家也不在追问了,毕竟那些幻象都是每个人的弱点。

    “妖玉还有沈魏宁他们!”郁小南提醒道。

    “他们早就跑了。”妖玉无奈的说道。

    “什么?”郁小南很怀疑她听到的话。

    “我说,他们跑了!”妖玉又提高一个一个分贝说道。

    郁小南一下变得呆滞了。沈魏宁会在这种时候抛弃她,她无法相信,震惊的张着嘴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会不会是他们出事了?”郁小南还在为他找借口。

    “郁小南你醒醒吧!他们在找到奇门心液的时候就跑了,如果不是动了奇门心液,这迷惑人心智的白雾也不会出现,你们被困在这里都是他造成的。”妖玉淡淡的一番话,打碎郁小南所有的念想,所有的希望。

    “不会的,他不可能不管我啊。”郁小南不想相信这个结果,其实也不是不相信只是害怕一旦相信就再也没有纠缠下去的借口了。放手这两个字说的容易,做起来真的好难。

    “很多人都是把利字摆在第一位的,说不定这个沈魏宁就是这样的人,你不相信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认识他。”邓萧气急败坏的说,她一想到那么家伙就这么跑了就来气。

    郁小南的心陡然一沉,她软弱无力的跪倒在地。

    “也许他也有他的难处吧!你不要把所有人都想的那么坏。”孙耀廷立刻劝说道。

    “小耀,你总是这样,老帮别人说话。”邓萧气氛的捶了一下孙耀廷的手臂。

    郁小南低着头,心里难过之极。不管他出于什么理由,他抛弃她是事实,她不想相信也没办法,也许她真的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沈魏宁。她无法控制泪水,任它洗刷着自己的脸。

    邓萧叹了口气,抱着郁小南轻拍着她的背。“小南,有些人真的不适合你,该放下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们还想不想活了,我的能力支持不了多久的,要想办法赶快出去啊。”妖玉焦急的说。

    郁小南这才止住了哭,抬起头。

    这时红衣蒋浩然的精灵突然说道:“我听说,奇门心液并不是最好的东西,如果能找到奇门石乳,不但不用在怕那些尸甲虫,连这迷雾也会消失,而且还奇门石乳的功效比奇门心液更好。”

    “你怎么知道的?”所有人异口同声。

    “现在不是追究出处的时候吧,只要是能出去的方法都应该试一试不是吗?”红衣说着向每个人都扫了一眼。

    “要怎么找?”蒋浩然很爽快的问。

    “在拿走奇门心液的地方。”红衣说。

    妖玉还没等郁小南吩咐就带着大家朝中间石台奔去。到了那里发现石台中间有一个凹洞,但却并不深,就如普通家里吃饭的碗那么大。里面空空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

    “山石灵乳到底是什么样的?”邓萧好奇的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