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34章 140有些不舍
    ,精彩小说免费!

    “混蛋,快点放手!”鹰典愤怒的大喊,手里的长剑,立刻变成匕首,手腕用力一转,割向藤蔓。可是刚刚隔断的藤蔓,立刻就被周围其他的藤蔓代替,他砍断几根就来几根,他恼羞成怒,放弃匕首,抓着藤蔓用尽全身的力量再一次把红衣甩向高空,准备重重的砸下。

    红衣的身体在即将落地之前,突然消失。鹰典发现死死缠住自己手臂的鞭子和藤蔓消失了。红衣安稳的立在他的对面,眼神入炬。

    此时的沈魏宁也感觉到自己的念力随着鹰典一同流逝,立刻愤怒的瞪着蒋浩然说道:“你真卑鄙。”

    “随你怎么说。”蒋浩然根本就懒得理他,轻飘飘的甩了一句。

    沈魏宁气的牙痒痒,立刻分出一股念力向蒋浩然冲去。

    郁小南一看,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着急的在心里呐喊着:蒋浩然小心啊!

    空中红衣盯着鹰典,大声喝道:“腾龙诀。”手里挥舞着的鞭子迅速转变着冲向鹰典。

    此时的鹰典已经损失了一部分的力量,速度也慢了下来。他望着红衣那宛如愤怒的巨龙一般的攻势,舞起自己的流风刃冲向红衣。

    一瞬间大家看见鹰典被鞭子狠狠的撞飞了出去。他被撞倒了地板上,划出好几米。他愤怒的起身,身上的铠甲在胸口的位置上裂开了一条缝,他粗鲁的擦去嘴角的血迹,大喝一声:“金弹衣。”身上立刻被无数的金线缠绕了一层又一层。

    “来吧,有本事打烂我的金弹衣。”鹰典狂放的说。

    红衣面色凝重,她的直觉告诉自己,鹰典身上的衣服很特别。当下蓄力又是一击腾龙诀,这一次虽然也让鹰典退后了几步,但是她却感觉到了攻击力的反弹,手臂一阵麻痹。她抖了抖自己的手臂。

    对面的鹰典大笑,“怎么样?被自己的攻击力反弹的滋味不好受吧。”

    红衣咬着嘴唇,立刻传音给蒋浩然。

    “蒋浩然,我要发动最后一击,我需要你的力量。”

    蒋浩然抬头瞥了一样红衣点点头。

    这时沈魏宁的念力攻击突然降临,他那金属般的念力撞到蒋浩然的旋转念力墙壁上,仿佛有一把尖刀拼命的想要钻进一抬高速旋转的机器,一时间大家仿佛看见了摩擦的火花。蒋浩然一边抵抗着沈魏宁的攻击,一边分出一部分的力量传给红衣,他的脸颊上不时的有汗水流下。

    红衣嘴里默念了几句,突然左手一挥,密密麻麻的藤蔓从她手臂飞奔向鹰典,鹰典不惧,一记流风刃打出,割断了无数的藤蔓,可是那些藤蔓就像恼人的蚊子纠缠着他,砍断了又来。在他抵挡这些藤蔓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冒了出来,他立刻望见,红衣右手狠狠的甩出一记,鞭子在空中长出尖尖的刺,在鞭子的最顶端开出一朵红色的花。鹰典本能的觉得不能被那朵花碰到,立刻抽身要躲开,却被藤蔓绊住,他焦急中舞起双剑砍向那朵花,不料又有藤蔓挡在前面,那朵花最终碰到了他的胸口,瞬间绽放,喷出一股黑色的液体。那黑色液体在碰到鹰典的金弹衣时立刻腐蚀掉并且继续向里面延伸。眨眼间鹰典的胸膛被开了个小洞。

    鹰典望了一眼还在冒着烟的胸膛,惨叫了一声,到处乱撞,完全没有了刚刚嚣张。

    “没有人能受的了我的刺鞭血骨花。”红衣淡淡的说,身形变得很虚弱。

    沈魏宁惊讶的望着这一幕,完全无法接受。。

    “带着你的精灵好好回去疗伤吧。”蒋浩然缓缓的开口,气息有些喘。

    沈魏宁也喘着粗气,他付出的也不小,可是自己的精灵被对方打得只剩下尖叫了,他知道自己败了。他望着蒋浩然的脸,暗暗的下着决定。

    看台上的人们激烈的鼓起掌,大喊着。大家情绪高昂不少人站起身。

    “第三场神雨胜,第八队队长诞生,欢迎我们的团长金震南为队长颁发队标。”

    看台上的金震南,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步入看台,此时,神雨已经在场中央了。

    一身黑衣的金震南,从助手的手里接过一条特殊的项链,那是一条和他的项链很像的项链,只不过,坠子的底是白色加银色方形,里面还有一个灵动的“灵”字。

    “恭喜你了,第八队队长。”金震南露出客气的笑脸,替她带上项链。

    神雨微微一笑,“以后还要团长多多关照。”神雨望着金震南的目光意味深长,金震南看着神雨的眼神也是颇有深意。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知肚明。

    队长之争,在关贤的落败中结束。

    隔天刚好是周末,大家可以好好的休息恢复一下,邓萧一如既往的去跟男朋友约会了,留下郁小南一人无所事事。

    郁小南在宿舍里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出门了,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看望一下蒋浩然。毕竟他昨天基本是被人抬回去的,虽然听说只是丹药的一些副作用,但她还是想去看看蒋浩然究竟怎么样了。

    郁小南来到了男生宿舍的负一层,之所以是负一层,那是因为这里是以江水为界定的,水面以上为一层二层以此类推,水面以下就是负一层以此类推。

    郁小南走到门上挂着118的房间,她第一次到男生宿舍不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也不知道会碰上什么人,或者蒋浩然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舍友呢?一想到会见到陌生人她又胆怯了,脚步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她想就此转身离去,但是一想到昨天蒋浩然的状况她又犹豫了。她盯着房门看了许久,深吸了一口气,最终伸出了手。刚想敲门,不料房门一瞬间从里面打开了,一个身穿深绿色运动夹克的男生出现在郁小南的面前。

    郁小南看到他额前的复发轻轻的遮住一边的眼睛,薄嘴唇开始说话,“你找谁?”

    “我,我找蒋浩然。”郁小南有些紧张的说。

    蒋浩然从那男人的身后探出头来,诧异的问道:“郁小南?你来这里干嘛?”

    那个穿深绿色夹克的男人侧过了身子,好奇的望向蒋浩然问道:“你们认识?”

    “是。”蒋浩然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一双乌黑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一切似的望向那个男人。“贺森你想毁约不成?

    贺森忙陪上笑容,“呵呵,我觉得你现在需要的不是我,而是美女,现在就有一个,正好,我还有事你知道的。”贺森一边说一边狡猾的快速闪出了门口朝电梯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对郁小南说,“蒋浩然随时都会晕倒的,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他。”

    蒋浩然想伸手去抓他的,却慢了一步,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轻轻的握了几下,自言自语的说:“看来木灵丸的副作用还是挺大的,换了平时怎么可能让他跑掉。”他说着向贺森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

    “你随时会晕倒?这是怎么回事?”郁小南焦急的询问他。

    “没什么只是服用丹药的一些后遗症。过两天就没事了。”蒋浩然把书包甩到了肩上,对着郁小南说:“你既然坏了我的计划就得做出赔偿。”

    “赔偿?怎么赔?”

    “陪我去图书馆。”

    图书馆?郁小南的脑海里浮现出图书馆的样子。那是一栋独立的建筑物,与医疗中心并肩坐落于圆形操场的东面五十米处。

    医疗中心是一栋全白的建筑,而图书馆则是一栋通体黑色的建筑,从外观上来看,整栋楼就像是古时候的竹制的书简组合而成。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来到图书馆的大门口。门外黑色的墙壁包裹着里面书简形状的大楼。大门的上方悬挂着鎏金的三个大字——图书馆,这三个字字体饱满、浑圆,打破了图书馆给人的严肃、安静的感觉。

    “你还要在门口站多久?”蒋浩然的话打断了郁小南的欣赏。她立刻跟了上去。

    “你没来过这里吗?”蒋浩然边走边问。

    “嗯!”郁小南点点,四处张望着。

    “在学校这么久你竟然都没来过图书馆?”蒋浩然诧异的望向她。

    “不是了,我只是不敢来这里。我是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话,看到我的人都要在旁边议论一番,哪里还敢到人多的地方来。”郁小南想到过去的事情,无奈的叹了口气。

    蒋浩然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深究。

    两人穿过一片茂密的凤尾竹林,走进图书馆的大门,里面顿时凉快了许多。原本在外面肆无忌惮的放射着高温的太阳,对这黑色的建筑物似乎没有影响。

    郁小南第一次来这里,免不了要观察一番。只见整个大厅呈半圆形,中间挂着一个复杂且华丽的吸顶水晶吊灯,整个大厅都是令人舒服的米黄色调。弧形的墙上均匀的分布着三道玻璃门门,门上挂着牌子,分别是远古、中古、近代。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美丽的叫不上名字的植物,以及一些出入图书馆的同学们,便再无其他的东西了。

    蒋浩然一进来便走向中古的那道门。郁小南不知道那几个牌子是什么意识,有些好奇却又不敢开口,只好默默的跟着他。当他们走到门口时,玻璃门“哗”的一声打开了。

    一进门就是一条大约宽两米,长十米的走廊。走廊的左侧都挂满了字画,每一件作品都很精致并且完整。右侧则是一些雕塑品,大小不一,形状各异,颜色丰富,美不胜收。

    “哇!”郁小南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忽然看见一幅书法,笔力险劲,结构独特,于平正间见险绝,于规矩中见飘逸。看着这幅字着实让人舒服。她好奇的瞥了一眼作者的落款处,却见欧阳简三个字。顿时眼睛睁大,又眨了眨眼睛再看一遍,没有错,就是欧阳简。她立刻叫住了蒋浩然。

    蒋浩然回身,看见她正在一幅书法作品前停留,不耐烦了走了过去。“又怎么了?”

    “你看!”郁小南激动的指着作者的名字,望向蒋浩然。“是欧阳简耶!他可是严末荆初有名的书法家,这里的这个真的是他写的吗?”郁小南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等待答案。

    蒋浩然无奈的叹口气。“这里的都是真迹,不要说欧阳简了,什么颜本卿、苏词、唐演等等都有。你还真是孤陋寡闻。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学校的历史,保证你下巴都能掉下来。快点走吧!”说完也不管她的疑惑,直接转身就走。

    郁小南惊讶的反倒是说不出话了。这个没来过的图书馆还真是有宝呢!她想多看看这些真迹,却无奈被前面的人牵制着,她立刻跑上去,跟着他穿过一个白色拱门,来到馆内。

    一进来便看见一条宽阔的大斜坡一路向下延伸而去,似乎还蛮远的,少说也有个一百米吧!坡度比较平缓,走在上面并没有那种被迫想要冲下去的感觉。左侧则是像阶梯状一层一层的读书区,依次递减的顺着坡度往下,每一层都放着两张大方桌和两个软皮沙发,同学们可以在桌前安静的书写,也可以在沙发上舒服的。右侧则是一层层的图书区,每层都有四排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图书,浩如烟海。时不时的有人在其中穿梭而过。门口的左侧还有一个柜台,有个学生正在那里办理借书的事宜。整个馆内宽大且安静,四周都是玻璃窗,光线充足。虽然图书馆的外部是黑色的,可是馆内却都是明亮的米色,让人觉得这里很神圣。

    看到这样的环境,郁小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紧紧的跟在蒋浩然后面。

    “喂!你到底想借什么书啊!”郁小南刻意压低了声音。

    “字帖。”蒋浩然说着走进了第三层的书架,开始寻找。

    “那你想要什么字体的呢?”

    “狂草。帮忙找吧,我要张询的。”

    “哇,你的胃口还真大,直接就要草圣的。”

    蒋浩然还在寻找着。“不错嘛!你还知道他是草圣。”

    “我小时候一个人无聊,什么书都看过。”

    “这么厉害?”蒋浩然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

    “呵呵,不过只是三分钟热度,就看了前面几页。”郁小南讪讪一笑。

    “快点来帮忙。”蒋浩然似乎找到他想要的书,不过有点大,不太好拿。

    郁小南立刻帮忙去拽那本书,两个人的力量拿那本书就变的很轻松。

    蒋浩然把那本书拿在手里。那本大概有八开纸那么大的书,书略有一公分那么厚,拿起来还是有点重的。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书籍,粗浅的翻阅了一下,就丢到了郁小南的手里。“帮我拿着。”说完转身走向其他的书架。

    不知不觉他们在图书馆也待了半个多小时了,此时郁小南的手里已经抱了,五六本书,都是又厚又重的,她有些不堪负重,摇摇晃晃的。

    “蒋浩然!这些书你真的都要看吗?这么多哦。”

    “当然。”蒋浩然笑着又把一本书放在她手里的那堆书上面。

    郁小南的身子微微的向后仰,才能保持书不掉下去。她看着蒋浩然一副气定神闲样子总觉得不太对劲,她小声的嘟囔着,“有没有搞错,还说他会晕倒,我看他那里都好,我才要晕倒呢!”

    “你在说什么?”蒋浩然突然停下来望着郁小南。

    “没!没什么,你想要借什么赶快。呵呵!”郁小南说着挤出一丝笑容,又把书使劲抬了抬。

    蒋浩然看看她,说了一句让她很想骂人的话,“我只要第一本,和最后一本,其他的你都放回去吧!”

    “什么?”郁小南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好几分贝,立刻引来了其他同学不满的眼光。她立刻压低了声音,却仍然很生气的说:“你刚才说什么?”

    “我想你已经听清楚了。”蒋浩然说着又拿了一本书,“我要看会儿书,你就自便吧!”说完转身朝读书区处走去。

    郁小南气的想骂人,却骂不了,想打人,也腾不出手。她只好努力做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才怪!蒋浩然,你等着!郁小南在心里大喊,鼻子闷哼了一声。

    郁小南终于将那些不要的书从新放回书架上,一身轻松的拍了拍手掌,拿着蒋浩然说要借的书去找他。现在她可以好好跟他算算帐了。

    她在一片明亮的读书区里穿行着,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在最后一排靠进窗边的地方里看见了蒋浩然。她快步朝他走去,这才注意到他正在坐在沙发里,专注的看着一本书,微微的低着头。一阵风从窗户外面吹了进来,他的头发也跟着飞舞起来。他浓密的眉毛,舒展着,长长的睫毛低垂着,不苟言笑的嘴角有那么一瞬间微微的上扬。他专注的神情都映在了郁小南的眼里,一瞬间烙进在她的心里。

    突然,蒋浩然心灵感应一般的抬起了头,对上她的眸子。她的心脏突然加快跳动,她立刻转移目光,但却无法转移自己脸上的热度。

    蒋浩然看到郁小南手里的那两本书,笑着说道:“谢谢了。”说完从她手里接过书籍,继续他手里的那本书。

    郁小南坐到了他身边,她注意到他手里的书是一本小说。“你在看什么?”她问。

    “黑夜魅影人。”

    郁小南想起这是一部很精典的悬疑小说,“你喜欢看悬疑类的小说?”

    蒋浩然从书里抬起头,望向她,“你的问题还真是多!”

    “好好,我不打扰你,你继续。”郁小南对蒋浩然笑了笑。

    蒋浩然又继续投入书籍中,不一会儿他突然开口说道:“如果我等下晕倒了你不要大叫,我会自己醒过来的。”他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起来。

    “啊!”郁小南诧异的望着他。却见到他的手突然猛的放到自己的腿上,整个人向她靠了过来,郁小南这才发现他已经晕了。她将他的头轻轻的靠在自己的肩上,又叹了口气。说晕就晕,不用这么快嘛!她无可奈何的瞥了一眼靠在身边的蒋浩然,顺手拿起他正在看的小说,胡乱的翻着。

    队长之争已经结束一个多星期了,大家还在津津乐道的讨论。有不少女生都因为那一战注意到了蒋浩然,这个很有潜力的新生。郁小南走在去绘画大楼上课的路上,听着身边那些女生的夸张描述,不禁嫣然一笑。

    “小南,我们要在这里分手了。”邓萧转身对郁小南说道,脸上有些不舍。

    郁小南抬头望了一眼,耸立在自己面前的红砖楼房。这个绘画大楼底下三层都是展览馆,用来展览老师或学生的作品,三层以上都是大的画室,每一间画室都能容纳三十左右。而这个一次,郁小南和邓萧却没能分在一个班,她低下头对邓萧微微一笑,“没事的,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不能在一起上专业课,不要这样嘛!”

    “我是担心你,什么事情都忍气吞声,我怕我不在你身边会被人欺负的!”

    “好,我答应你谁欺负我,我也欺负她,实在不行的话,不是还有你帮我吗?”

    邓萧叹了口气,“好好照顾自己啊!”说完两个人都各自分开一个上了三楼,一个上了二楼。

    郁小南刚刚踏上三楼的走廊就看到不远处有一群男生聚集在一起正在嬉笑着讨论什么。

    郁小南最怕看到这样的情景,眉峰一紧,快步走向教室。突然一个嘹亮的声音喝止了她。

    “站住!郁小南。”

    郁小南感觉的到声音是从那群聚集在一起的男生中传出来的,她忐忑的转过身,望向那个声音的方向。

    一个身穿军装款双排扣外套的男生,正踩着他那双酷酷的黑色马丁靴向她走来。郁小南看到他黝黑的面容一下子想起来,这个人就是在新生鉴定会上,想要对蒋浩然下手而被自己阻止的那个谢秋铭。郁小南在心里大叫糟糕。

    “看来这个月的课程我们会是同班的哦。”谢秋铭特意将笑容展露的特别灿烂。“不过,我也要警告你,以后少管一些闲事。”一边说一边向郁小南步步逼近,郁小南被迫退到墙边上,背后已经没有退路了。

    谢秋铭的脸慢慢靠了过来,嘴里还说了些什么。“听说你一直是个失败者,那么新生第三名的名次是怎么得到的,真让人怀疑啊!”话音一落,周围那些看好戏的男生哄然大笑。

    郁小南羞愧的低下了头,即便是她把真相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相信。她早已经被大家定下了失败者的标签,可是她讨厌这个标签,她更讨厌被看不起。谢秋铭的话,每一句都在她脑海里回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