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37章 143别生气嘛
    ,精彩小说免费!

    “你终于醒了?”邓萧立刻反应过来。神雨也总于松了一口气。

    “我怎么会在这里了?哦,对了,紫昙花······”郁小南突然想起她记忆力的最后一幕。

    神雨温柔的握住郁小南的手,语调柔和的说:“你不要担心了。紫昙花已经在我这里了。你做的非常的好,大家都很感谢你。”

    郁小南一听脸上顿时神采奕奕,“我抓到了那个纳盒。真的吗?我都不记得了。”她嫣然一笑,正想下床,却突然碰到了屁股上的伤处,立刻又皱起眉头叫唤了一声。

    “你不要乱动了,你身上有很多地方都是淤青的,虽然不用住在这里但是医师已经嘱咐过了,每天都要擦药,过个十天半月的才会好。”邓萧将医师的话转述给郁小南。

    “啊!怪不得我觉得全身酸痛的。”郁小南抱怨了一句,撇了撇嘴。

    “郁小南你先好好休息,什么事都不要操心,过几天我再去看你。”神雨说完就起身离去了。

    邓萧见神雨离去,这才坐在郁小南的身边,摆出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

    郁小南看着她很是诧异,“你干嘛,有什么秘密要跟我说?”

    “嘿嘿!”邓萧坏笑了一下,说道:“我是有秘密要说。”结果秘密还没说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邓萧,有什么你就快说吧,光顾着自己傻笑你想急死我呀!”郁小南焦急的抓着邓萧的手臂,催促道。

    “好了,我说,我说。”邓萧立刻凑到郁小南跟前,小声的说;“你知道是谁把你救上来的吗?”

    郁小南仔细回想了一下,摇摇头。

    “是蒋浩然。”

    邓萧给出的答案合情合理,毕竟蒋浩然也和她一起掉进水里。“这不奇怪啊。”

    邓萧又偷偷笑了一下,郁小南更加的不理解了,有什么秘密可以让邓萧这样?

    “你知道他是怎么救你的吗?”邓萧睁大了双眼,一副坏坏的笑容。

    “哎呦,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说。”邓萧一句一个问题的快把郁小南急死了。

    “没有了,就是我们赶到的时候,发现蒋浩然在给你做人工呼吸。是嘴对嘴的那种。”邓萧说着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郁小南一听,整个人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天啊,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呢?”

    “我们赶到的时候,发现你和蒋浩然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听说是掉下悬崖了,后来那个方静怡也被红衣救了上来。当时你手里紧紧的握着纳盒,蒋浩然也是费了些力气才从你手里拿出来的。在后来就送你到这里了。”

    郁小南羞愧的抓起被子蒙住脸,大叫:“天啊,我的初吻没了。”

    早上一般都是大家上专业课的时间,每个画室里都坐满了学生,大家一边小声的聊着天,一边画画气氛很愉悦,有的人甚至拿出m2播放音乐,就连导师都没有阻止的。

    一个大画室里导师刚刚出去,郁小南坐在一张大桌子的面前,正用铅笔勾勒着她的作品。时不时的会抬眼瞥一下在她旁边的蒋浩然。

    她一看到蒋浩然,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天他为了救她给她做人工呼吸的事。想到这里她就羞愧的低下头。

    蒋浩然发觉她今天怪怪的。“喂,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啊?”他皱了皱眉头不解的问道。

    “我哪有发神经。”郁小南故意装出一幅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其实心里有n多的问题。这个蒋浩然怎么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还是这么淡定,该不会邓萧是骗我的吧?也不可能啊,她没理由要骗我啊!她正在思考着,突然听到一阵笑声,接着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什么湿漉漉的东西砸中了。她回头一看,自己的衣服上,被人溅了一滩黑色墨迹,大小不一的圆圈在她美丽的白色丝绸衬衣上特别的扎眼。

    她略有些生气的望向元凶。没想到竟然是谢秋铭,他脸上起初是有些歉意的,但是一看到郁小南的那张脸,歉意就悄悄减退。他很无所谓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溅了你一身,我不介意帮你洗的,只要你现在脱下来。”他的话说的特别的大声,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当他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不少的男生都在窃笑,大家都是一副看的好戏的样子。

    这是什么话?我就只穿了这件衣服。他根本是故意的,他再报复我上次害他没能动到蒋浩然吗?郁小南握着笔的手越发的用力,她皱紧了眉头,想着要怎么回击这个不要脸的男生。

    “怎么?我肯负责你还不愿意吗?”谢秋铭双手抱于胸前,嘴角牵起一抹坏坏的笑意,俯视着郁小南。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郁小南在心里大喊,她刚想起来反击,就听见旁边的一张座椅吱呀的响了一声。蒋浩然冰寒着脸站了起来,走到谢秋铭的面前。一字一顿的说:“认真道歉。”

    蒋浩然比谢秋铭略为高一点点,现在换他被别人俯视。他愣了一下,旋即嗤笑了一声,望着蒋浩然说道:“如果我说不呢?”他一脸挑衅的模样。

    蒋浩然显然被这个答案激怒了,他冰寒的眸子,紧紧盯着谢秋铭,右手刚想举起来,就被拉住了。回头一看发现拉住他的人正是郁小南。他刚想让她放手,没想到她却迅速的把他拉出了教室。

    “你干嘛把我拉出来,忍气吞声可不是我的作风。”蒋浩然黑着一张脸,质问道。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跟别人起冲突。”郁小南认真的说。

    蒋浩然的眼里有一丝光亮一闪而过,他望着郁小南的脸,眉头舒缓了些,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柔和了些。“谁说我是为了你的?我是为我自己。谢秋铭是冲着我来的,我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突然他话锋一转,“这种时候你倒是不计较了,那为什么在水里的时候就那么较劲,非要去捡那个纳盒?”

    郁小南听到蒋浩然的答案,很不解。“这跟那件事有什么关系?”她眨着眼睛疑惑的望着他。

    蒋浩然听到郁小南的回答,一脸郁闷的走了。

    郁小南看着他的背影,自己也来气了。“搞什么嘛!莫名其妙!”她也郁闷是转身走了。

    晚上在公共休息室的大包厢里,大家围坐在一起。蒋浩然依然坐在最远的角落里,而郁小南却做在其他的地方。

    邓萧不解的问:“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啊!难道我们一定要和他坐在一起才可以吗?”郁小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怪怪的模样让邓萧只好在这个问题上暂时作罢。

    郎毅突然从门外进来看到了郁小南他们,立刻笑着走了过去。“你的伤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了。”郁小南笑着回应郎毅的关切。

    “咦?蒋浩然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啊?”郎毅伸了伸脖子望了一眼坐在远处的蒋浩然。

    邓萧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略有深意的暗示了郎毅一眼。

    郎毅立刻心领会神的笑着闭上了嘴巴。

    这时,神雨走到了正前方,站在大家的面前,手里拿着一个装有香槟的杯子,轻轻的敲了几下,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我相信大家都听到一个好消息。”她顿了一下,带笑的眼睛向大家扫了扫。“我们终于成功的得到了紫昙花。”

    队员们瞬间欢呼。那一瞬间的振奋让郁小南也禁不住的雀跃起来。

    “当然这少不了我们大家的努力,但是,有一人我们要特别的感谢,她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去阻止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对手。郁小南!你做的很好!”神雨对郁小南举起香槟杯。队员们立刻跟随神雨也向她举起了香槟杯,大家都是一脸的热切和兴奋。

    郁小南看着大家,大家笑着举起酒杯向她祝贺,每一张笑脸都在她眼里放大。这些笑容里没有看不起她的眼神,有的是赞许和感谢,这是她一直渴望看到的眼神。看着这些人的目光,她心里特别的激动,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她兴奋的扭头望向邓萧,后者也同她一样的欢喜。

    她举起酒杯,周围的人都笑着和她一一碰杯,不时的有赞许的话语传进她的耳朵里。越是渴望得到的,在拥有后就越是珍惜。她的心里会永远都会记住这一天,记住这个时刻,记住这些笑脸。

    “我想,大家不会介意,郁小南得到双倍的奖励吧。”神雨宣布了这个消息之后,刻意的查看着大家的脸色。

    “多劳多得,她得双倍是应该的。”不远处的一个陌生的男生举着香槟说道。

    “没错。”不少人都跟着附和道。

    郁小南突然觉得,得不得双倍都不重要了,能被肯定才是她最大的收获。

    邓萧凑到郁小南的耳边悄悄的对她说:“你为了抢那个纳盒差点被水淹死了,这件事都是蒋浩然告诉大家的。”

    郁小南的心里突然一阵波动,她又望向蒋浩然,刚好看到对方的视线。蒋浩然却立刻避开了她的目光。

    “目前紫昙花已经交给我们的专属炼药团,不久之后便会分发给各位,大家请耐心的等待。”神雨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迫使郁小南望向了她。

    “专属制药团?”郁小南诧异的望向郎毅,仿佛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郎毅笑了一下解释道:“我们的专属制药团是暗地里进行的,不向一队和九队都是摆在明面上做生意。神雨当时也是为了大家少花些冤枉钱才组建了这个团,我们的收费可比那两队合理多了。但是为了保密,我们一般不会为其他人制药,如果被金震南知道了,后果会很麻烦的。这可是我们第八队的秘密!”

    这时邓萧了也搀和进来,“对了,上次我拿了一些幻灵草给一队的人帮我炼制成药液,就这么一小瓶。”邓萧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也就比她的大拇指小一些,“就要了五百金盾金盾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害的我心痛了好久,在这里只要一半的价格就可以了。”

    郁小南一听深刻的了解到这个专属制药团是多么的好。“那团长是谁啊?”她好奇的问。

    “神露,她做这种暗地里的事特别让人放心,不是制药团的都人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制药的,包括我和神雨。”

    “连神雨都不知道?”这点倒是让那个郁小南颇为意外。

    “有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郎毅说完,又将目光投向前方的神雨。郁小南理解的点点头,又喝了口香槟,瞥见郎毅的目光一直跟随着神雨,细想了一下,就猜出个大概。

    “郎毅大哥,你喜欢神雨学姐吧!”郁小南的声音虽然很小但都一字不落的传进了郎毅的耳朵里。他脸上立刻想点亮一把火一样红了起来。郁小南没想到他一个大男生还害羞,掩嘴一笑。可是转眼间郎毅的脸色又被忧愁取代。

    “都被你看出了。”他顿了一下,缓缓的说:“不过,她的心已经在别人那里了。”

    郁小南一阵惭愧,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郎毅笑了一下,但是笑容有些勉强。“没关系。”他说着走到了窗户边上,外面夜幕清冷,月亮遮着半边脸洒下银色的月光。郁小南也跟了上去想安慰一下他,却听见他悠悠的说:“天要转冷了,每年这个时候都要举行皇冠之夜,神雨会挽着那个人手出席的。”

    “皇冠之夜?”郁小南又听到一个她不知道的事情。

    “是一个全校女生都必须参加的舞会,而且要带男伴才能参加。没有参加的人会被所有的女生嘲笑的,你也好好准备吧。”郎毅说出的这个消息让她好意外,第一她想跳舞,那不是她的专长,第二男伴找谁啊?突然脑海里冒出“蒋浩然”这三个字。

    她又望向了蒋浩然,却发现他正在和一个女生聊天,而且还面带微笑。她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转身回到人群里。

    一个星期之后天气就开始转冷了,气温陡然下降,大家都套上了厚厚的毛衣,常常看到缩着脖子和手的学生们穿梭于教室和宿舍之间。皇冠之夜的舞会宣传海报也张贴在学校的宣传栏里。

    海报上有一个美丽女人的侧面剪影,头上的皇冠却被特殊处理过犹如真的皇冠一般闪闪发光。上面还标有特殊注明:舞会上会选出皇冠女王,她将得到学生会女生部颁发的美容丹药一组,而女王的男伴将得到一周的免费餐票。学生们的焦点都被舞会吸引了去。

    郁小南穿了一件白色的钩花长款毛衣外套,搭配着长长的白色围巾和钩花贝雷帽,捧着几本书,从大画室里走了出来,刚巧碰上邓萧和孙耀廷,他们穿着灰色的套头毛衣,很有默契的情侣装打扮,轻声交谈着着走向郁小南。

    “小南。”邓萧远远的就雀跃着以她独有方式跟郁小南打招呼。

    洋溢着爱情的女生就是那么漂亮的!郁小南浅浅一笑。朝他们走过去。

    “你的男伴找到了吗?”刚一碰面邓萧就迫不及待的问。

    郁小南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没有。”

    “小南这件事不能再拖了,你再不行动,好男生会被选走的。更何况是像蒋浩然那么帅的。”邓萧说到最后一句还刻意的压低了声音,眼睛向郁小南的身后瞟了瞟。

    郁小南回望过去,正好看见一个娇小的女生被另外两个女生推到了蒋浩然的面前。他们虽然离自己有点远,但是也能猜测到他们在说什么。无非是邀请他参加舞会呗!郁小南看到那些女生突然雀跃了一下,就立刻跑开了。她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拉着邓萧转身就走。

    郁小南和大家正在膳堂吃饭,邓萧忍不住又提起舞会的话题。“小南,打算要找谁做男伴啊?”

    “不知道。”郁小南吃了一口很有弹性的芙蓉蛋悠悠的说。

    “蒋浩然不是挺好的吗!又帅,又厉害,很有男子气概。”

    “还很神经质。”

    “可是我觉得他对你挺好的,你们到底怎么了?”邓萧不解的问。

    “没什么。”他们正在聊着,突然一个装满饭菜的托盘重重的放到郁小南的旁边。

    她看到蒋浩然有些烦躁的指着自己大声的宣布:“她已经邀请我了,而我也已经答应了,现在你可以死心了吗?”说完就毫不客气的坐下吃饭。

    郁小南愣了一下,看看蒋浩然,他意味深长的对郁小南一笑,然后坐下自顾自的吃着饭。接着她又看看那个站长他旁边的花枝招展的时髦富家女。后者正气愤的上下打量着郁小南。

    邓萧也诧异了,眼神略带审问的望向郁小南。郁小南一脸纳闷的回望邓萧,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是她吗?传说中的失败者,你和这样的人一起出席舞会会被耻笑的!”那个女生依然不依不饶的继续游说蒋浩然。她明明心情很不爽却还是让自己的话语显得温柔些,以便给蒋浩然一个好映像。

    蒋浩然却不领她的情,极不耐烦的说:“我想我说的很清楚了。”

    “难道我还比不过她吗?她只是一个失败者,而且还是被人抛弃的失败者。”那个女生终于发下了淑女应有的气质,快速的说。

    郁小南突然站了起来,眼睛瞪着对方说道:“开口闭口就是失败者,我没有名字吗?还是你不识字?”

    那个女生愣了一下,她大概也没想到郁小南会反击,一时间眼神诧异,嘴微微张着,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但是她胸口起伏的程度说明了她很生气。“你,你······”她吱吱呜呜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我想蒋浩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请你有点淑女的风范,谢谢!”郁小南说完刚想坐下,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补充了一句,“请你马上离开,你在这里会影响我的食欲。”说完就不再理她了。

    那个女生气愤的狠狠地跺了跺脚,发现大家都在看她,她又羞又恼的哭着跑开了。

    邓萧和孙耀廷诧异的望着郁小南,连蒋浩然也有些愕然,接着三个都扑哧一声笑开了。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郁小南的脸还是气鼓鼓的。她瞥了一眼邓萧他们,又瞥了一眼蒋浩然。后者正单手握拳在掩嘴偷笑。

    “蒋浩然!他们笑也就算了,你笑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笑?”蒋浩然一边说一边面带笑意的望着她。

    郁小南看了看大家,自己的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刚刚是不是很凶啊?”

    邓萧笑着揽过郁小南,“今天你让我看到了你埋藏在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一面。”

    “哪有那么夸张。”郁小南故意推了邓萧一把。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有那么大的火,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莫名其妙的就这么站了出来。也许是那“失败者”三个字,也许是别的什么,但是她自己也懒得去弄明白。

    “对了,我还没质问你呢,为什么说我邀请了你?”郁小南突然质问起蒋浩然。

    “因为把你摆出来会省很多麻烦。”蒋浩然一边说一边收起笑容。

    郁小南皱起了眉,“什么意思?你拿我当挡箭牌?”

    蒋浩然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低下头继续吃饭。

    郁小南盯着蒋浩然,心里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好,既然你要拿我当挡箭牌,你就要付出代价,就做我的舞伴吧,不是开玩笑的。”

    蒋浩然浅笑了一下头也没抬的说了声,“好啊。”

    郁小南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她原本还想着要怎么跟他讨价还价,现在都不用了。这倒使她楞了一下,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周末在大家的期盼中终于到来,今天是郁小南和邓萧约好要去露云小镇,那是个隶属于学校的小镇,导师们大多数都是住在那里的。而且那里有许多的商业街,这也是她们要去那里的原因。她们要为舞会做准备了。

    早上两人睡到自然醒,精神饱满的来到圆形操场,孙耀廷已经催了她们三遍了。

    “两位大小姐······”在孙耀廷准备滔滔不绝的抱怨一番时,被邓萧及时打断。

    “哎呦!别生气嘛,等下我请你吃好吃的。”邓萧陪着笑,煽动着她浓密的睫毛。

    孙耀廷看了看她无奈的叹口气,“哎,败给你了。”

    “好了那我们出发。”邓萧说着高举起一只手臂,欢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