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42章 148旋转念力
    ,精彩小说免费!

    郁小南再次挣扎着浮出海面,却看见鬼烁那张阴笑着的脸,她的心几乎和海水一样冰冷了。又一波更大的海浪袭来。她又被冲进海里,她不停的划着水,想要冲破重重海浪,她需要空气。可是海水的冰冷和黑暗让她的很难受,可是人心的冰冷和黑暗,却让她的心被瞬间冻结。为什么?我竟然是个牺牲品?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命运?这就是我的人生吗?她越想越凄凉。这时候的脑海里浮现出曾经美好的过往。

    她第一次遇见邓萧,她第一次成功收服妖玉,她第一次和蒋浩然四目相对,她第一次和蒋浩然跳舞。她的嘴角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在这种时候我想的最多的竟然是他!她笑了,渐渐失去知觉。

    “叫你早点救,你偏偏磨磨蹭蹭的,你看,这丫头到现在都没醒过来。”

    “是你一会儿说救,一会儿又说不救的,搞得的我不知道是救好,还是不救好。这才晚些出手的!这你也怪到我头上?”

    郁小南在昏迷中感觉到有两个声音在不停的争执着,吵得她不得安宁。“不要吵了。”她有气无力的说,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两个模糊的身影印在郁小南的眸子里,她又努力的眨了眨眼睛,这两人的形象才渐渐的清晰起来。

    一个是活泼可爱的妙龄少女,一个是温柔的白面书生。那两人都一脸关切的望着她。

    郁小南望着他们笑了一下,“你们是来迎接我的使者吗?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都像你们这么好看吗?”。

    那两人诧异的的对望了一眼,接着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那个可爱的少女更是笑得前俯后仰的,她甜甜的声音传来,“小姑娘,你以为你自己已经死了吗?”

    小姑娘?郁小南皱起了眉头,这个看上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竟然叫我小姑娘。以为自己死了?是什么意识?难道没死?郁小南诧异的问道:“小妹妹你搞错了吧!怎么看都是我比你大啊!还有,难道我没死吗?”

    那个小女孩一听到小妹妹这三个字顿时跳了起来,气愤的撅起了嘴,“我不是小妹妹。”她大声的辩解。这倒是让郁小南颇为诧异。

    “小珍就是这样,最在意别人说她小。”那个身穿一身粉色长袍的书生缓缓的说道,脸上带着笑意。“还有你的确没死,你现在可是活的好好的。”

    郁小南望着那个书生,看了他第一眼,就对他有好感。听到那个书生的最后一句话,她才醒悟原来自己是活着的,她睁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这两个人,“我真的没死?”

    “哼!早知道就不救你了。”小珍双手抱于胸前,看来她还在生气。

    郁小南立刻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手上传来的疼痛感,让她皱起了眉头。她立刻起身冲出房间,外面的是一片安静的海面。我还活着!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是劫后余生的喜悦,也是重获生命的感激。

    她在船上,但却是一艘略小一些的船。船还在海上,海上波光粼粼一片的平静。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书生和小珍也跟了出来。

    郁小南转身满怀感激的望着他们,“谢谢两位的救命之恩,哦对了!你们救我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大商船。”她忽然想起了鬼烁他们。

    “这到没有,上午的时候这附近下了一场大暴雨,掀起了不小的浪,我们是在暴雨中发现你的。当时你的身边什么都没有。”书生和气的说道。“你是和朋友一起出海的吗?”

    “不是。他们不是我朋友。他们是对我下毒的人。”郁小南那原本因获救而高兴的神情,却又因为这个话题而陷入低谷。

    “笨啊!你能活着毒当然也解了。”小珍毫不客气的数落郁小南。

    郁小南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不但救了她,还替她解了毒。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她因为感激而眼眶红红。

    书生立刻换了个话题,“那你胸口的情花是怎么回事?”

    “你也知道情花?”郁小南反问书生,猜测他会不会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这一下轮到小珍诧异了,“他当然知道情花了,就是他种的嘛!”

    这一回又轮到郁小南诧异了,“情花是你种的?,可是这种花我是第一次听说,以前从没看见。”

    小珍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对着书生说道:“月老头,她竟然不知道你的情花!要不要让她见识一下,你也可以好好的审问一下,她的那朵情花是怎么来的。”她脸上荡漾着稚嫩的笑容。

    书生笑而不答,郁小南更是诧异了。

    没过多久,小船缓缓地驶进一个三面环山的小岛,海岸上立刻涌出两三个壮丁,帮忙固定小船。

    郁小南随着那个被称呼为月老头的书生以及一蹦一跳的小珍上了岸。他们走上一条被木桩铺成的小路,顺着小路走进树林里。蜿蜒的小路一直蔓延到一座两层式的高脚楼上。小楼建造的面积不算大,但却很精致。

    在小楼的右边还有一个更加简单小巧的木楼,郁小南猜测那也许是给家丁们住的吧!

    她随着书生上了小楼,坐在客厅的木椅上,整个客厅可是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什么都有,不过样式都很简单。厅中央有个小圆桌,靠墙的位子有一个卧榻,左侧是书房,右侧是一扇关着的木门。

    不多时一个衣着简单的少女端着冒着热气的茶壶走了上来,给大家沏了一壶茶。茶盖一掀,一股扑鼻的茶香弥漫在整个屋内。

    茶过五巡,郁小南就把她来这里的经历,以及如何得到胸口上的情花,都大致的讲了一遍。但是略去了她穿越时空的部分,她可不相信一个古人会相信她是一个未来的人。

    说完之后只见那个小珍气呼呼的拍案而起,“那些人真是个混蛋!遇到海难就把你丢下船,这分明是把你当祭品嘛!更何况了,要丢祭品的话,也应该丢个男的,丢女的估计没用。”小珍晃了晃脑袋,眼神向上瞥了一下,后面那几句话让郁小南大惑不解。

    “为什么要男的而不是女的呢?”郁小南端着茶杯问道。

    小珍眼珠转了转,讪讪一笑,“嘿嘿,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不过听你这么说,他们也是要到这里的。”说着她扭头望向书生,“月老头,你打算什么办?”

    书生一直都是很平静的听着郁小南的叙述,未曾打断过,这会儿听到小珍的问题,轻轻一笑,喝了口茶,说道:“该来的来,该走的走。”他说着顿了顿,“既然郁姑娘和我情花有缘不如就去我院子里赏玩一番吧!”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郁小南正巴不得呢,立刻起身跟随书生前往。小珍也兴奋的跟了上去。

    三人继续走在木板铺成的路上,郁小南望着书生的背影,越看越觉得眼熟。她忍不住发问,“恩,那个,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呢?”

    小珍走在郁小南的身边,热情的介绍:“我叫小珍,前面那个叫月老头。”

    书生在前方微微偏了一下头,没说话。

    “可是他一点都不像老头,为什么要叫老头呢?”

    “那是因为······”小珍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书生爽朗的笑声。

    “哈哈!有的些事情不是看外表来决定的。”说着他转了个身面对着郁小南,身后的不远有一片粉色的世界,“到了。”他笑着说。

    郁小南透过书生的肩膀望了过去,他身后一大片粉红色,她一瞬间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升腾而起。她迅速的冲进粉色的世界里。没错这里和我梦里的桃花一模一样!她又继续向深处跑去,一棵开满粉色渐变花瓣的情花也显现在她的面前,接着是一大片的情花。这些渐变色的花朵都争先恐后的绽放着,这样的风景和梦里的分毫不差。她惊讶的迅速转身望向书生,她看到书生那一身粉色的衣衫正随风飘舞着,在这一刻她才想起,为什么一见的书生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她在梦里见过他。

    “你就是我梦里见过的人,是你把情花给我的,你还记得吗?”郁小南有些激动的跑到书生的身边。

    书生倒是困惑了起来,最后摇了摇头,“我可不记得有给过你情花这件事,更可况,今天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

    “不可能啊!”郁小南诧异。突然又想到,自己做梦的时候是在现代,而这里却是古代,她糊涂了,脑子里像是塞满了柳絮一般。她敲了敲额头,一脸的困惑。如果这个人是古人,那么我为什么会梦到一个自己从来都没见过,也不认识的古人呢?她无法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书生到显得很无所谓,“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该明白的迟早会明白,郁姑娘不必太过执着于谜底,解密的过程或许会更有意思。”

    正在这时,那个端茶来的少女急匆匆的赶过来,呼气急促的说道:“主人,外面有一艘大船,看样子想要进来。”

    “可能是丢我下船的那五人?”郁小南焦急的望向书生,她担心是因为自己而连累了他们。可是书生却并没有慌乱,依然气定神闲的笑了一下。“这不,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月花吩咐下去,所有人统统落进园洞里,五日之后才可出来。”

    “是。”那奔来的少女又奔跑着离去了。

    “我想你也不愿回到那些害你的朋友身边吧!”书生和气的说着,“有没有兴趣与我和小珍一同去大千世界走一遭?”

    小珍听到书生的邀请立刻露出甜美的笑容,望向郁小南,期盼她的答案。“对呀!一起来吧,跟着月老头会有很好玩的事情呢!”小珍天真烂漫的样子着实让人喜欢。

    郁小南看着他们俩,细想了一下,她现在的确不愿再跟着那五个黑衣人了,她也就断了回去的路了,倒不如和这两位一起去外面走走,说不定还会打听到一些回去的方法。想到这里她立刻打定了主意,点点头。

    “几位大人,我们在这里已经转了好几圈了,你们也看到了,这个神仙岛根本就没有可以上岸的地方,整座山都是陡峭的悬崖,几位还是放弃吧!”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毕恭毕敬的对着站在甲板上一直闷不做声鬼烁说道。

    鬼烁一直在仔细的观察这些山壁,按理说,他们不可能走错的。他皱了一下眉头,对站在身边的肖鹏说:“让他们放下小船,我们去岛上看看,让炫凌留在大船上等着。”肖鹏点点头,立刻吩咐下去。

    船长听到这样的安排,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他已经陪着这些人航行了十来天,前不久还见他们把自己人都丢到了海里,他一想到这里心里就一阵后怕,这个钱挣得还真是心惊胆颤的。他巴不得在这里甩下他们直接跑了,但他们五人却精明的很,竟然还留下了一个。船长的眼睛里有一丝精光闪过。

    鬼烁带着其余三人借着小船靠到了山壁的边缘,这山虽然陡峭但是却还有一些藤蔓或树枝长在上面,四人迅速的攀爬上去。

    约莫半小时的时间他们就爬上了山顶,从最顶端俯视而下,底下是一个凹地,里面有一个海湾。“原来这里被某种东西封锁了外观,才会看不见这个出入口。”鬼烁站在一棵大树旁,盯着那个海湾,“这个岁月老人倒是很谨慎。”说完就率先冲向凹地。

    鬼烁发现下面的凹地里,有一块地方什么都没长,和周围的绿色树木和灌木格格不入。他直奔那里,到达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土地很特殊,是一种黑白相间的土壤,但是两种颜色却没有融合,互相靠近却又互相排斥着。鬼烁望了一眼前面的土地,他谨慎的迈出第一步,没有任何异样。接着是第二步,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土地上依然空空如也。接着是第三步,第四步。最后他焦急的在这里到处走动。

    “这里一定是情花的生长地。为什么没有情花?那个老头呢?快去给我找!”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鬼烁阴寒的看着周围,眼里在细细的捕捉着每一个细节,看看还有什么是他遗漏的。

    小船里。

    郁小南坐在唯一的小厅里,喝了口茶,听到书生的一句话,她惊得被水呛了一下。“什么?你早料到他们是为了你的情花?那你那些花不就······”郁小南想像着那五个黑衣人大肆破坏的场面,不寒而栗。

    书生依然一笑,极为平静的说:“情花,只为有缘人开。无缘之人是看不到的,甚至连桃花也看不到。”

    郁小南还是很担心,那么美的情花要是被破坏了就真的太可惜了。“可是你刚刚也说了,他们只是看不到,并不是摸不到啊!只要他们踏上那片土地,不就会撞到情花了吗?”

    书生笑了笑,“我的意识是说他们不但看的不到,也摸不到。我种的情花,我懂它们的性格。”

    性格?一朵花还能有性格?郁小南笑了一下,看到书生那么淡定的样子,想来自己也太操心了。人家主人都没说什么,我一个外人还需要担心吗?郁小南转过身依依不舍的透过窗户回望了一眼,小岛在她的眼里已经小的只有手掌那么大了。

    郁小南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我怎没看见其他的船员?大家都在船舱里面,那谁来掌舵呢?”

    小珍与书生对望了一眼,笑嘻嘻的说道:“我们这条船可神奇了,不用掌舵,它自己能把我们带到目的地。”

    郁小南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难道这条船上只有我们三人?”

    小珍使劲的点点,身后的马尾辫也跟着晃动。

    郁小南真的不相信,她跑到甲板上,没人!又跑到后面的两个房间里,还有没人。又下到底下的仓库里,除了吃的,什么都没有。

    当她从新坐回到位置上时,已经相信她碰上的绝对不是普通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船呢?”

    书生望着郁小南,许久他才答道:“有些事,知道的越少对你越有好处。”

    郁小南只能收回好奇心。

    “就是,虽然我们有不能说的秘密,但是,我们不会像你那五个人,害你的。对了,我有样好东西送给你。”小珍突然跑进里面的房间,不一会儿又跑了出来,欢欢喜喜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郁小南的手里。

    书生的脸上倒是有些诧异的神色。

    郁小南一看是一颗黑色的表面凹凸不平的直径大概有一厘米的珠子。“这是什么?”她好奇的问。

    “这东西你不认识?”小珍睁大到了双眼望着郁小南。

    郁小南摇摇头。小珍继续解释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可以帮助你修炼念力。它叫做刺胆珠,是从几百年的海胆身体里取出来的。前些日子我就是为了找它,才会碰上月老头的。”

    “哦,这样啊!我们要到下学期才会开丹药的鉴赏课,所有我对这些东西的认识也很有限。”郁小南拿着这个小珠子仔细观察着。

    这时书生开口了,“看来小珍是挺喜欢你的,要不这么珍贵的刺胆珠,她可舍得不拿出来。”

    郁小南听书生这么一说,又立刻把珠子还给了小珍。

    她那张可爱、活泼的脸上立刻露出不解的表情。

    郁小南解释道:“无功不受禄!这么好的东西我不能要。再说了君子不夺人所爱。”

    小珍反倒不高兴了,“你怎么跟那个月老头一样!我不管!送你了就是你的,不准拒绝。”小珍又将珠子塞到郁小南的手里。

    郁小南刚想谢绝,书生又开口了。

    “郁姑娘就别拒绝了,小珍也是一番好意,其实她自己根本不需要那个刺胆珠的,只是觉得好玩才取来的。”

    郁小南简直无语了。几百年的海胆身体里的珠子,在小珍这里就这么容易拿到?他们一定不简单!

    郁小南想到这里忽然发现小珍还在她身边热切的望着她,一脸期盼的样子。并且还催促道:“快点试试它的功效,听说这种刺胆珠还能让服用者的念力多一层刺状的保护罩,不知道会不会很好玩呢?”

    郁小南一听有刺状的保护罩,她的心里也有所动容。如果自己的念力能多一层保护,就意味着自己多一分安全。是,我要马上使用它。“那要怎么使用它呢?”她问。

    “用念力化形啊!”小珍解释道。“将念力转变成火焰包裹它,它会慢慢的化在你的念力的,成为你念力的补品。

    “念力化形?这个我没学过呢!”郁小南失望的望了一眼小珍。“看来我用不了这个。”

    “念力化形,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教你。”小珍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郁小南没料到小珍的本事已经可以当导师了,旋即想起自己刚醒来管她叫小姑娘时的情景,这的确是会让她不高兴的。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旋转念力啊!”小珍的话打断了郁小南尴尬的回忆。

    郁小南立刻开始旋转念力,接着又听见小珍的声音,“攻击我。”

    郁小南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发动了攻击。她的额头上一股水柱喷涌而出,瞬间就和小珍的念力碰撞上了,感觉好像撞到大树上,郁小南可以肯定小珍的属性一定是木。

    “想象着要把攻击的力道扩散开来,包围住我的攻击,就好像水被冲散的感觉。”

    郁小南照做了,可是无论她怎么想着扩散,那股念力的攻击依然没有分开。

    “郁姑娘你有没有想啊?”小珍的话语里有些不耐烦。

    “我有啊!我一直都这儿想着,可是念力就是没办法分开。”郁小南也很焦急的解释道。

    小珍深吸了口气,收回念力。郁小南也收回了念力望着她。

    “好吧,也许这个缓和的方式不适合你,我还有另外的方法,不过那种方法不好受,你要不要试试?”小珍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郁小南看到小珍严肃的样子,知道这个方法肯定比她说的更难忍受。她咬了咬牙,做了一个深呼吸,鉴定的说。“来吧。”

    “好!接下来,我会攻击你,会是很痛的攻击,但是你不能后退,只能扩散开来,包裹住我的攻击。你什么时候成功,我们什么时候停止。”

    郁小南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